百家争鸣
狄村
[主页]->[百家争鸣]->[狄村]->[不一致陈光诚逃亡版本暴露了什么]
狄村
·航母不会提升中国的话语权和软实力
·资产产业新论
·让我们以另外一种眼光看待美国精神
·拉登给五毛的信
·长亭十里泪淋淋,难尽英雄不了情《新版》
·国际五一和我们不能再怂来的现在
·主权人权暴政
·论《土地供应新政:拍卖不再价高者得》
·
·卡扎菲还能扛多久
·利比亚会有持久战吗
·快阻止,藏胞已经有三十六人自焚
·学习雷锋爱照相
·甚把孔三妈憋得喷粪
·献给四儿六知识产权日
·为什么晋语是客家话最近的表亲 2010-04-09 21:13:13
·晋语打硪歌
·陈光诚炒作成功启示
·复国大合唱------又名《亡共九唱》
·实在不想要的两个国际奖和我们希望得到的奖
·泰森级军事战略思想精髓《大朗怒举擀面杖》
·论腐儒文化就是吞噬中国智慧的黑洞——献给4.26国际知识产权日
·读《美国人为何抗议孔子课堂》随想
·读《美国人为何抗议孔子课堂》随想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中国神曲---序言
·闻联军贵州捷报
·闾丘露薇,君莫笑那晋语山里话--2010年两会评
·奴性的认识----观朝鲜大妈哭晕后感想
·拉登给五毛的信
·看案例找寻真实的陈光诚
·盛世赞歌-----获悉世博前三天一半购票者放
·不一致陈光诚逃亡版本暴露了什么
·蓦然回首一视,陈光诚暴露假瞎
·根据常识推定陈光诚三假面目
·识破造假的〈陈光诚视频演讲〉
·再揭〈陈光诚视频演讲〉的假话
·揭〈陈光诚视频演讲〉的假话
·悼旺阳--真瞎假瞎感
·从越来越揪心的西南旱情想到的(2010-03-23 15:08:58)[编辑][删除]转载▼标
·看满地积雪到公务员高薪薪养廉
·致胡星斗
·推特一天揭露陈光诚精彩推文
·是谁的黑手
·复兴中华必须光复民国
·民国13《1924》年国父在广州的演讲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一致陈光诚逃亡版本暴露了什么

不一致陈光诚逃亡版本暴露了什么
    一个月来,陈光诚已从中国山东农村,成功的飞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尽管媒体对他到美后发言大失所望,他本人及家属人身安排总算告一段落,可不争的是,对他的质疑,也真正有力的开始。
    我们知道,对陈光诚出逃事件描述,有数个版本,这几个版本都是帮助陈光诚或者陈光诚的大哥,或者陈光诚本人描述的,这些各自描述的逃亡经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不一致?
   答案只有一个!假的!原本就是假的!
    世界数十亿人,难道不懂得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即,真实的事情,无论怎么描述,经过多少层多少人传播,都不会走调,大至就是一种基本事实范围内的描述,即便经过数个层体人群的扩散,只有程度轻重描述的变化,基本事实不会有什么变化,反之,那假的就难说的多了,即便他们开会定调,统一口径,获得当时一致对外解答的效果,他们分开一段时间以后,再对提问,还会出现分歧的,这就是假话好说却难成真的道理所在。

    我们看看以下陈光诚逃亡版本,自己做比较,看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但是,只要你相信人间还有公理,世界还存有道义,你不的不服从一条涵盖古今中外的普世真理!真相只有一个!经不住真相质疑考验的任何解答,皆为虚假,那么,人为制造虚假的骗人事件,怎么能有合法性和道义性?
    第一版,滕彪版,请看滕彪推文:“陈光诚利用看守打水的十秒钟的时间差,翻跃第一道墙,之后又穿过至少7道障碍,穿过一条河,摔了几百个跤,大腿受伤,浑身泥水,联系上珍珠,被珍珠开车接走。整整4天之后,看守才发现光诚不见了,恼羞成怒,闯入陈光福家找人,陈克贵举刀自卫,血溅看守。”
    第二版,郭玉闪版:本人也曾被当局询问多日,他说:“除非你亲耳听陈光诚自己说,你很难相信他的出逃经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陈光诚只身一共翻过八道墙,十几条陇,19个小时内跌倒了几百次,才最后过了一条小溪,逃出了他的村子。”“所有这些翻、爬、跌倒让他全身都是伤痕,右脚也崴了,都站不住。最后他只能爬了很长一段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很惨。”
    据郭玉闪说,陈光诚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向美国或任何外国大使馆寻求庇护。陈光诚在过去两个多月一直留在自己的房间内,目的只有两个,一是找到看守他的人的活动规律,二是给看守一个错觉,认为他不会离开房间,也不想走开。
    看守和村里的干部都被他麻痹了,以为他整天卧床不起,等他逃走了之后才发现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郭玉闪不愿透露陈光诚目前的确切所在,但坚持说,如果让他自己选,他一定不会离开中国。
   
    第三版,何培蓉版,也就是化名珍珠的,请看珍珠的:营救陈光诚连出状况 竟出奇顺利 2012-05-06 04:16 AM (美国之音记者叶兵5月5日华盛顿报导)帮助盲人维权活动人士陈光诚逃离软禁的珍珠(何培蓉)説,陈光诚完全是一个人从东师古村居所跑出去的,没有网上传説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还透露当时她接应陈光诚的过程非常顺利,尽管出了一些“乌龙”之事。【营救连爆乌龙 仍出奇顺利】 珍珠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记者説,从珍珠那里接走陈光诚的并不是郭玉闪,把陈光诚送进美使馆的也另有其人。珍珠指出,陈光诚逃离东师古村居所时完全是一个人跑出去的,没有网上传説的得到良心未泯的看守相助。珍珠还透露当时她接应陈光诚的过程出奇地顺利,甚至在遭遇汽车“爆胎、走错路、找不到人甚至把人搞丢”等“乌龙”之后仍很能成功解救脚骨受伤的陈光诚。 她説:“这应该没有什么惊险,但是可能预想的跟大家一样,做了很多最坏的准备、最坏的打算。结果是一样都没用上。非常顺利。连每一件乌龙的事情都也非常顺利。”
    第四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何培蓉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驻中国记者蒋欣(Steven Jiang)星期五从北京发出的报导,:“(陈光诚的朋友和支持者)何培蓉说,为了逃脱,这位盲人活动家准备了好几个月。他长时间在家卧床,好让那些昼夜监控他的人长时间看不到他活动也不会起疑心。“何培蓉说,陈光诚逃脱之后,立即跟何培蓉和另外几个活动人士取得了联系。他们在一个预约好的地方碰头,然后开车把他送到北京,把他藏到一个安全的居所。” 不知道何培蓉如何和重围中的陈光诚保持联系,并安排了逃亡计划,这也是一个“奇迹”。
    第五版,据何培蓉另一“鸟儿已经出笼版所述,“鸟儿出笼”的邮件是4月21日白天由陈光诚的朋友发过来的,当时自己在北京。参与这次营救计划的6人中有一半都素未谋面,而何培蓉被分配的工作是安排车辆并与陈光诚取得联络。22日白天,何培蓉驱车从北京出发前往山东省。但据记者所知,截至目前为止的报道均称,陈光诚从家出逃的时间是22日晚。而何培蓉则表示:“因为不想立即被当局掌握详细情况,所以支持者们的回答都很含糊。其实他是19日晚上9点左右出逃的。”直至何培蓉23日去接陈光诚,他至少在山东省境内隐匿了三天。
   但据记者所知,截至目前为止的报道均称,陈光诚从家出逃的时间是22日晚。而何培蓉则表示:“因为不想立即被当局掌握详细情况,所以支持者们的回答都很含糊。其实他是19日晚上9点左右出逃的。”直至何培蓉23日去接陈光诚,他至少在山东省境内隐匿了三天。
   
   
   
    第六版,请看玉闪珍珠化妆进村妙文版,妙文先是说:“盲人律师陈光诚用看守打水的十秒钟的时间差,翻跃第一道墙,之后又穿过至少7道障碍,穿过一条河,摔了几百个跤,大腿受伤,浑身泥水,联系上珍珠,被珍珠开车接走。整整4天之后,看守才发现光诚不见了,恼羞成怒 ,闯入陈光福家找人,陈克贵举刀自卫,血溅看守。”
   
    后又说: “4月22日,何培蓉与郭玉闪乔装打扮进入东师古村,郭玉闪化装成收电费的,何培蓉化妆成顺丰快递。他们二人成功骗过看守大队长,接近了陈光诚被囚禁的地方。这时候,陈光诚联系上了我们的女主角——何培蓉。下面是《玩命速递》的情节,何培蓉迅速用拉货的小棚车把陈光诚速递到北京安全地方。”
    的确有许多质疑的例证,陈光诚和他的支持者们都没有给出正面解答,我,渺小的一个崇尚真实的人,不由的要和这三位质疑者站在一起,尽管还没有被大众接受,但我相信,寻找真相的脚步,不会因为对手力量强大而隐没与压力之下,我还相信跟多的人会参与这个质疑。
   
    第七版,陈光诚大哥版:看到陈光诚,大吃一惊的刘元成赶紧把他藏到了家里,派妻子去东师古村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家送信。陈光福不在家,陈光福的妻子任宗举被领到刘元成家,见到了陈光诚。她随后联繫在临沂市区的陈光福。任宗举很谨慎,她没有直接拨打丈夫的电话,而是接通了另一个朋友的手机,让他把手机交给陈光福,告诉他:「光诚跑出来了。」
   
    一年多没有见到五弟的陈光福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感觉并不是高兴,而是疑虑和恐惧。他不相信在那么严密的监控下,一个盲人能够逃走:「我第一感觉是他们故意放他逃走,然后在逃走的过程中製造个车祸,用这种方式结束这个事情。」有这种想法的不仅是他,几天后陈光诚逃走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后,很多村民也不相信:「大家都认为是干部把陈光诚祸害(害死)了,就说他逃走了。」西师古村的苏先生说。 确认消息后,陈光福马上联繫北京的学者郭玉闪。
    郭玉闪的直接反应也是吃惊和不相信,再三确认。陈光福说告诉他,消息确实,他的妻子已经见到陈光诚了。两人商定,郭玉闪派车将陈光诚接到北京。
    来自南京的网友珍珠当时正好和郭玉闪在一起,于是开车赶赴临沂。
   珍珠赶到的时候是4月22日,此时陈光诚已经被陈华开车送出了临沂,将之藏在山东新泰市一个安全的地方。陈华是东师古村人,陈光诚家的近邻,2006年因爲看不惯看守们对陈光诚的严密监管,与看守们起了冲突,因此被拘留10天。
    陈光福请陈华的父亲陈光存带自己乘珍珠的车子赶到新泰市,终于找到了陈光诚。
   儘管是一年多来首次与五弟见面,陈光福和陈光诚来不及多说话,就请珍珠载着陈光诚匆匆离去。
    第八版,东师古村民刘老汉把门看守版:儘管陈光诚已经逃走半个多月了,这里依旧戒备森严。东师古村四周几个主要出入口——向东通往205国道的路口和桥头、东南邻村崖子村的桥头、西北连接西师古村的小桥、西南通向京沪高速公路方向的路口,甚至连接东、西师古村的河湾和村东部的进村入口,都有人车把守。 2012年5月9日下午,东师古村外围不同的监控点,至少可以发现7辆汽车、近二十名看守。
    「五瞎子不是跑了么,站岗的少多了。」东师古村民刘老汉把看守们统称爲「站岗的」。据村民说,陈光诚逃跑之前,全村的看守约有百人,分两班二十四小时驻守,从陈光诚家至村外设置了四、五层封锁綫。除此以外,看守们还在村里以及陈光诚家周围安装了手机信号屏蔽仪和大量电子监控摄像头。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在囚禁期间传递出的一份影像资料显示,有一个电子监控摄像头就装在她家的墙上,直对着院内。
    第九版,陈光诚赴美后自述的逃亡版,
    陈光诚告诉法新社,他是如何躺在床上数周假装生病,并观察看守的轮班模式。到了4月20日,他决定时机成熟。当看守没有在监视的时候,他的妻子很快地把他推过了他家的房子周围的围墙,然而就在他从墙上往下跳时摔伤了脚。但他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脚已经骨折,直到几天后才知道。但他并没有气馁,他忍着疼痛躲进了邻居的猪圈中,在那里等到夜幕降临,然后设法逃出了村。
    “我在猪圈里待了数小时... 那是我最忐忑的时候,”陈光诚说。
    “村里至少有60个人看守我。如果他们发现我已经逃跑,他们会把我往死里打。当时的情况非常非常危险。”
    当晚,陈光诚逃到离家仅一公里的西师古庄村,忍着脚痛踉跄地穿过农田,并翻过几座围墙。所幸他对那个地区很熟悉。
   
    在逃离软禁约20小时后,他到达了一名西师古庄村的朋友的家门口(出于安全考虑,法新社隐去了他的姓名)。这位朋友将陈光诚藏在自己家中,并秘密地向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发了一个短信。
    “没有人相信我能逃出来,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都震惊了,”陈光诚说。
    陈光福向他认识的北京的人权活动家们发了一个短信称:“瞎子逃出来了。”与此同时,他安排了一辆车将陈光诚带到临沂市管辖范围之外最近的城市-新泰市,在那里要稍微安全一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