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茅于轼真的关心穷人上不起学吗?作者:郭松民]
稻草计划
· 国内网友表扬“两姓家奴茅于轼”:收回钓鱼岛能创造多少GDP?
·稻草小组宣言(往日文集)
· 卡扎菲终于死了,我却难以欢呼!(往日文集)
·判“上访户99%有精神病”,是 逼 人 民 造 反!(2009年旧文)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匪黑榜-----盘锦匪警张研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机场警署翻译! (第一位)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幸福旅行社翻译!
· 我装 windows系统给300,共匪出数万偷装病毒!
·如果我“被意外”,死亡,一定是共匪谋杀!
·请各位难民署官员保留证据:
·对面来美女,我拔腿就跑!
·各位难民署官员:
·共匪小丑跟帖欣赏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于轼真的关心穷人上不起学吗?作者:郭松民

   一向以“为富人说话”而闻名的茅于轼,日前忽然又为穷人说话了。他在南方的一次演讲中“旗帜鲜明地表示”:应该通过提高高校学费的方式,解决穷人的上学问题。他说:“目前的中国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如果高校学费降低,是让不穷的人,有能力支付高学费的人搭了这个便车。”因此“最好的方法应该是提高学费,通过提高的学费,以增加更多的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的问题”(1月6日《南方都市报》)。
   
     茅于轼的这个观点,其实并不新鲜,张维迎就曾经反复地表述过类似的看法。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套逻辑虽然听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但实际情况却刚好相反:学费越高,穷人的孩子就越上不起学。近十几年来,高校的学费一路走高,穷人“上不起学”却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是证明。
   
     茅于轼的逻辑之站不住脚,从他自己的讲话和文章中就可以找到根据。茅于轼说,“目前的中国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那么,在全社会范围内,穷人的比例是多高呢?不久前,茅于轼在一篇题为《中国建设和谐社会的主要对立面是什么》的文章中说,“目前中国的富人在总人口只占5%”——只占5%的富人的孩子,在高校学生中却占了80%,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如果茅于轼真的关注穷孩子的上学问题,他首先就应该对这种现象提出质疑,但很奇怪,他对此却未置一词。

   
     也许茅于轼会辩解说,这是因为高校没有把收上来的学费用于发放奖学金或者助学贷款。但经验告诉我们,钱收上去容易,发下来就难了。中国的高校许多目前已经负债累累,它又能够拿出多少钱来发放奖学金呢?此其一;其二,即便高校愿意发放,但它要对每一个申请者进行甄别,这其中巨大的交易成本也是高校所无法承担的,很多钱都会在中间环节流失掉。实践的结果,奖学金很可能会便宜了那些腐败分子和“有关系”的人,而真正需要帮助的穷学生却拿不到一分钱。
   
     至于说到助学贷款,就更不应该成为解决穷孩子上不起学的主要渠道了,道理很简单:这会使那些穷孩子从高校一毕业,就背上巨额债务,和那些富人家的孩子又不在一条起跑线上了,结果使大学缩小社会差距、促进社会平等的功能丧失殆尽。此外,由于就业形势日趋严峻,使得许多穷学生根本就没有能力偿还贷款,助学贷款制度只能成为陷他们于不义的制度。最新的数据显示,去年有100万大学毕业生失业。失业大学生生存都成问题,还谈什么偿还助学贷款呢?
   
     茅于轼的这个主意,在最理想的状态下,还会使高校成为“中产阶级”的榨汁机。如果我们完全排除制度在执行过程中的扭曲和变形的话(这是不可能的),那提高学费无疑会导致这样一种情况:富人不在乎学费,穷人无须承担学费,学费的重担就完全压在那些不能不在乎、又不能不承担的“中产阶级”的肩上,使他们迅速从“中产阶级”向下滑落到贫困阶层,如此而已。
   
     通过加大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力度,使公办大学以低廉的收费,向穷人敞开大门,这是全世界解决穷人上学难的不二法门。至于富人的孩子“搭便车”的问题,可以通过征收高额累进税的方式得到解决。即便是在最富有的国家美国,根据2003年的《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公布的数字,公立大学的学费也仅相当于私立大学的1/5。茅于轼提出这个建议,说明他既昧于中国的现实,又不了解国际潮流,不过是凭着一点过时的教条在想当然罢了——想当然又要提出重大的政策建议,还真是不怕误国病民啊!
(2012/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