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倒薄大戏,胡温如何收场?]
陈破空文集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倒薄大戏,胡温如何收场?

   胡温习等人倒薄,激起反弹;其激烈程度,超乎想像。反弹首先来自党内左派和保守派,在他们眼里,扳倒「太子党」大员薄熙来,仿佛「在太岁头上动土」,开了不该开的先例,动摇了党国根本。
   
   倒薄,胡温遭遇激烈反弹
   
   反弹,更出自普通中共党员及中共党外支持者。胡温习等人倒薄,非但令左派、极左派、毛左派暴怒,也极大地刺激了共产党死忠者,即那些原教旨主义的共产党人及外围拥趸,在海外,就是亲共人士,他们都是红色王子、英俊小生薄熙来的粉丝。在他们眼里,薄才是共产党,胡温不是;薄是正统,胡温是叛逆。


   
   由是,呈现一个弔诡:那些歷来蔑视人权、讴歌镇压的共产党原教旨主义者,忽然要为薄熙来「维权」,要求对薄「公开审判」,谴责胡温习等人以「政变阴谋」倒薄。一名叫做王铮的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女教师,向最高法院举报并要起诉倒薄的政治局常委会涉嫌刑事犯罪。对摊在薄头上的罪名,他们一概不信,认定是「栽赃陷害」,甚至使用了饱受打压的中国民间反对派如民运人士的用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温家宝遭到共产党人围攻
   
   在网上,领军倒薄的温家宝,遭到共产党人、亲共人士和「五毛党」的群起围攻。毛左文人张宏良声讨温家宝:「身为共产党和共和国高层领导人,在任期间没有唱过一首红歌,没有去过一个红色景点,没有引用过一句红色语录,没有瞻仰过一次开国领袖……」由此张宏良咒骂温是「砍旗派首领」「亡国之相」「一代奸相」。
   
   一个署名黎阳的写手,抛出一篇题为《窃国大盗温家宝》的「宏文」,在网上广为散发。黎文洋洋数千言,从家庭歷史、个人经歷到经济问题、政治问题、「里通外国」,列数温累累「罪状」,揭发:「温家宝念念不忘与共产党的这一家族仇恨,祖父受迫害,父亲受迫害……随着权力越来越大,温家宝再也不掩饰心中对共产党的仇恨,反共本性一步步暴露了出来……」
   真实的温家宝,是否「身在曹营心在汉」?人们不得而知;但中共死忠者对温的咒骂,登峰造极,已经超过任何民间反对派如民运人士对温的批评。
   
   空气紧张,爆料「出口转内销」
   
   正因反弹激烈,中南海才出现了「更紧密团结」和「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连篇喊话。胡温要求全党全军「统一思想」,下令逐级逐个表态,毫不掩饰的焦虑,为文革后仅见。为此又遭来讥讽:胡温以文革手段对付薄熙来的文革路线。
   
   针对薄案发展,胡温习等人,採取对境外媒体或网站放风、「出口转内销」的方式,点点滴滴,迂回辗转,次第释放;故而,「谣言四起」;而正式报导,则採取「午夜惊魂」形式,在最不引人注意的时刻,突然公开,以期达到一夜消化的效果。煞费苦心,无非都是为了减少震动、舒缓压力,或曰:维持社会稳定。这说明,胡温习等人倒薄,在党内国内面临的反弹、对抗、压力,非同小可。
   
   胡温习倒薄,原本是一场权力斗争,不便说出口;如今,因左派反弹强烈,连路线斗争也说不出口,只能集中推说到经济和刑事问题。尽管后者也是事实,却让胡温习等人陷入两难:只提经济和刑事问题,无法让左派服气,他们会说,摊出来亮一亮,又有几个高官没有经济问题、甚至刑事问题?不提路线斗争,又无法让自由派服气,重庆「唱红」遭废止,难导不是明摆着的政治斗争?
   
   中国式权力交接,国际信誉破产
   
   王立军投奔美国领事馆,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使薄熙来一案国际化。尽管中共唿吁外国媒体「不要炒作」,但国际媒体持久聚焦薄熙来丑闻,诸如美国《纽约时报》、英国《金融时报》等国际大报,几乎每一、两天,就会刊登有关薄熙来事件的新闻、进展和评述。而中共高层有意对外放风,实际上也给足了国际媒体炒作空间。
   
   国际舆论的一个焦点还在于:薄熙来丑闻及其倒台事件,让所谓「中国特色」的现行政治制度,受到最大质疑。在此之前,中共一度让国际上相信,不经选举而由小圈子内定的中国领导人任期制、接班制,同样可以维持一个国家的稳定,且更符合「中国国情」。
   
   但薄熙来事件,跌破外国人眼镜:一个原本要升入党国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竟是谋杀兇嫌、腐败巨蠹,更要命的是,薄竟在党内、军内、警界、知识界遍招人马,广布爪牙,监听最高领导人,收买最高领导人身边警卫主管,并与更高层的周永康等人通谋,企图以某种政变手段,夺取党国最高权力。这一切,让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丧失逻辑而无法再取信于国际社会。
   
   「江落石出」:十七年后预言成真?
   
   中南海通过美国资深撰稿人放风:中共元老、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对扳倒薄熙来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使人联想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盛行北京的一个政治传言:「江落石出」,意指江泽民会落败于乔石。但随后的情形相反,在一九九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乔石被江泽民排挤出局,提前退休。乔石主张「以法治国」,即法治;江泽民提出「以德治国」,即人治。江压倒石,意味着人治压倒法治。
   
   邓小平曾立下一条潜规则:「婆婆只能有一个」。意思是,中共元老众多,但必须有一人拍板,一般情况下,当政者只须请示这一个「婆婆」。因而,从胡耀邦到赵紫阳再到江泽民时代,要请示的这个「婆婆」,是邓小平。到了胡锦涛时代,这个「婆婆」变成江泽民。这一回,传言胡温习等人请示了乔石并得到支持后,才坚定倒薄决心,大抵表明:江不再起多大作用。
   
   或许,「江落石出」的传言,经十七年后,终于兑现?鉴于乔石有意改革而江泽民属于保守派,或也标志着党内改革派再次集结、成军、重新出发?有关乔石发声的传言来自胡温一派放风,这一动作本身,传递出一个信息:关于党内事务,胡温不再听命于江。
   
   随后,又有美国媒体报导,江泽民于四月十七日进京,会见到访的美国星巴克执行长舒尔茨。江此举,要显示他仍有能力左右政局,但江毕竟老迈,影响力肯定大不如前。所谓「江系」,未必还有那么严实有力,从薄、王反目护咬,就知道中共帮派义气之脆弱和靠不住。
   
   「六四」元老之后,权力格局翻覆
   
   如果把「六四」时期的中共元老划分成「镇压派」和「反镇压派」两类,当时,「镇压派」佔尽上风,「反镇压派」居于下风,故而八九民运以流血落幕。属于「镇压派」的,包括邓小平、陈云、李先念、邓颖超、薄一波、王震等党内大鳄;属于「反镇压派」的,则包括习仲勋、万里、以及彭沖等多名副委员长、张爱萍等多名上将;杨尚昆则属于「被动镇压派」。
   
   二十多年过去,众元老之下一代,形转势易。「镇压派」之后,堪称凋零,举凡邓家、陈家、李家等,均无后起之秀,唯独薄家出了个薄熙来,风头一时,如今也以惨败收场,薄氏既倒,「镇压派」之后,再无强人领军。反观「反镇压派」之后,羽翼正丰,习近平为王储,迟早大权在握;其余如胡德平、胡德华(胡耀邦之子),叶选平、叶选宁(叶剑英之子)等,也都颇具影响。
   
   倒薄,强大支持力量在民间
   
   与党员挺薄同样弔诡的是,胡温习等人倒薄的支持力量,不在党内,而在党外,包括自由派知识分子、主流民运人士、法轮功,以及渴望社会变革的民间大众。
   
   笔者说过:薄熙来倒台,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与中共最高当权者里应外合与分进合击的结果,不是指组织上,而是指精神上。多年来,海内外自由派知识分子对薄式「打黑」持续不断的质疑、对薄式「唱红」深恶痛绝的抨击,构成了舆论上倒薄的强大声势。
   
   按照薄熙来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敌对势力在信息舆论方面可谓煞费苦心,我们哪里出点事,它就会可劲儿地忽悠、造谣,其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这个『战场』是隐形的,但斗争是激烈的。」
   
   不厉行政改,胡温恐遭毛左报復
   
   亲共者挺薄,反共者倒薄,这一奇特现象,实为中共建政后、尤其文革结束后所罕见。既然,胡温习倒薄,反弹力在体制内,支持力在体制外,要转危为安,就只能超越体制,走向民间。民间有所期待,那便是:政治变革。而此时,条件相对成熟,政改,正是时机。
   
   笔者先前阐明:胡温目光,如果仅仅局限于党内,倒薄之举,恐埋下重大隐患。因为,现行体制,有利于左派或毛左派的生存与壮大,他们才是现行制度下的正统、法统,可以大声嚷嚷而无所顾忌;相反,被视为现行制度「敌对势力」的自由派,遭到「合法性」压制。
   
   而十八大之后,胡温等人应交权退休,只要现行制度不变,未来中共,并无法排除左派或者毛左派重新崛起的可能,一个薄熙来倒下去,另一个「李熙来」或「张熙来」可能异军突起。一旦左派或者毛左派再度得势,已经退休的胡温个人,极可能遭到他们报復性清算。其祸不远。
   
   倒薄,犹如捅了马蜂窝,胡温习有进无退。当此之际,顺应民意,推行政改,清剿毛左,除恶务尽,才是胡温习应走的正道。否则,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有这些成语,都值得胡温习等人记取和深思。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5月号。该刊所用标题为: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764
   

此文于2012年05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