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蔡楚作品选编
·艾晓明:“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修改稿)(图)
·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筹备委员会在纽约成立(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图)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联合国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图)
·政府对媒体报道7.23动车事故再下禁令
·艾晓明:人物专访: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与视频围观(图)
·冯正虎等上海市民第16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王丹演讲会在纽约举行(图)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讀《大江
·专家揭露政府故意降低中国奶业标准牟私利(图)
·历时两天的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研讨会在纽约结束(图)
·传被失踪网友胡荻在精神病院治疗
·冉云飞改监视居住回家(图)
·网友号召8月12日到法院围观王荔蕻案开庭
·范燕琼:三网民无罪!王荔蕻无罪!(图)
·王荔蕻案今开庭,众网友现场网上齐声援
·冯正虎:上海访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评地方法院司法不作为(图、视频)
·大连市民今天上街散步反对PX项目(图)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图)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推友公布迫害维权人士的国保罪恶档案
·《南风窗》杂志社长和采编主任停职,广东版文字狱再现
·国际人权组织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刘霞
·北明著《藏土出中國》在香港出版(图)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文广: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女警仗势逞凶纪实之二(图)
·网友庆贺卡扎菲垮台 期冀中共是下一个
·吕耿松今天出西郊监狱,杭州异议人士仍然被控
·骆家辉好平民,成都一顿饭180元
·社会各界冲破阻扰 隆重迎接吕耿松先生归来!(多图)
·胡耀邦之子批胡锦涛让百姓现在创业很难(图)
·艾晓明纪录片:让阳光洒到地上
·网络评论员(五毛)工作者指南曝光(图)
·网民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而被捕的网友“渺小”(图)
·金拂晓:美利坚合众国成功的秘密
·多个城市基督教神学培训点遭查抄
·环球时报吁严防“持不同政见者”
·洪哲胜:中国左右派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上)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下)
·清流浦:中国军队如不脱胎换骨必内战
·王维洛:三十年后怎么办?——三峡工程砾石泥沙淤积问题的真相
·杨光:杂谈国体与政体
·陕西华阴为造人工湖毁青两万亩(图)
·“零八宪章”第二十六批联署者名单(412人)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治安总队递游行申请被押送久敬庄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网友质疑当局枉判王荔蕻9个月刑期
·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禁令到,网友唏嘘
·中国网友在推特上纪念“9.11”十周年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上)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张敏:郭飞雄13日刑满出狱回到广州家中
·网民抗议中南海以“四个9.13”混淆罪责
·十位中国作家维权人士获今年赫尔曼-哈米特奖
·秦永敏: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第一到第三)
·西藏人民议会确定六位新任部长(图)
·“守望教會事件與家庭教會合法化 ”研討會将在洛杉矶举办
·央视记者芮成钢遭网友炮轰
·刘晓波被囚在狱中 其父于中秋节去世
·铁流:中共十八大应彻底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国际非政府组织呼吁联合国促中国保护人权
·中国人权活动者参加非政府组织高峰会(多图)
·耿和出席非政府组织高峰会,呼吁救援高智晟(多图)
·北京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第五号》
·上海艾福荣,葛丽芳、杨律联合国上访记(9月22日)(多图)
·中共为了“维稳”准备修改身份证法
·新闻出版总署宣布正在关闭全国民营出版业
·上海当局严控有关上海地铁追尾的网络信息(图)
·于浩成:怀念谢韬,兼谈当前中国的出路——纪念谢韬去世一周年座谈会的讲话
·胡佳:删除克格勃条款的意见
·网民痛斥温家宝是上海地铁十号线追尾事故祸首(图)
·中国网友发动十一探访陈光诚活动邀骆家辉加入
·中国网友以“国殇日”纪念中共的“国庆日”(图)
·从刘晓波获诺奖看中国的未来
·冯正虎:中国有多少人被非法剥夺诉权?(图)
·铁流:我支持六位八旬老人向中共上书:去毛、蒋,尊孙中山先生是全球华人声
·山东当局开枪追杀探访陈光诚的网友
·中共宣传部下令禁止高调悼念乔布斯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中俄反对制裁叙利亚 中国网友谴责中共
·支聯會致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公開信:「六四」非不幸,追究屠殺責任,要求
·网友以“国殇日”纪念中共的“国庆日”(二)
·铁流:希望中共的大脑不要再注水了--孙中山肖像10月10日撤走杂谈
·中国大陆正在掀起“自由陈光诚”的公民行动
·艺术家排名第一 环球时报狂咬艾未未
·网民抗议六中全会推“文改”引发新动乱(图)
·王荔蕻寻衅滋事罪案将于10月20日二审宣判
·声援陈光诚,海外展开对李群的国际追责
·中共“文化体制改革”就是新“文革”
·凤凰台批评六中全会透明度大倒退(图)
·中共政权禁止炒作卡扎菲死亡
·调查记者石玉因探望陈光诚而被开除
·最大的网友探访团今天探访陈光诚(图)
·拜访著名作家铁流先生纪事——一个铁骨铮铮硬汉的人生经历给国人留下的思考
·洪深:上海以GDP腐败猛攻胡锦涛
·中共修改身份证法的目的被本网言中
·浙江湖州织里抗税事件暴露中共政权税赋沉重(多图)
·杭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朱虞夫案撤诉
·贺卫方、崔卫平因参加万圣书园店庆被阻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4/2012
   
   
   作者: 赵常青
   

   2010年代必将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黄金时代”。“国际大气候”是这样,中国国内的“小气候”也渐趋成型。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八九一代”当奋然崛起,团结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团结执政党内的健康力量,重新扛起青春时代的伟大旗帜,重新肩负起学生时代的光荣使命,重新唱响呼唤民主、呼唤自由的“国歌”和“国际歌”, 为伟大祖国的民主事业、为中华民族的进步事业、为2010年代的中国民主转型事业策马扬鞭、勇敢奋斗!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民主导师方励之先生已经去世半个多月了。
   
   伴随着方先生的去世,因86学潮而被执政党公开处理的四位民主先辈胡耀邦、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已全部驾鹤仙游——这实在是一个沉重得令人深感窒息的话题!我不知道中南海的政治达人面对方先生的去世会作何感想,但对于成长于八十年代而又在政治风雨中走向中年的我来说,是有许多心里话要说的……
   
   一、批判方、刘、王的中学生
   
   说起来令人惭愧——第一次知道方励之先生的名字是在1986年冬。当时我还是陕西山阳中学高二年级文科班的学生。当合肥、上海、北京等地发生学潮后,政治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了“反自由化”的问题,并要求学习比较好的几个同学写一篇“批判‘自由化’”、批判方励之等人“错误观点”的文章,说要办“批判墙报”。我作为“优秀学生”在那个时候是完全相信共产党、相信教科书和政治老师所灌输给我们的那一套的,也相信“中央”对胡耀邦的处理决定。因此积极响应老师的号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写出了一篇歌颂社会主义、歌颂共产党的文章,并通过查阅《人民日报》相关信息点名批判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人的“自由化”观点,人云亦云的认为这些“自由化的头面人物”居心不良、妄图搞乱中国,号召青年学生要分辨是非、认清方向,坚定不移地跟随中国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 。
   
   这篇“文章”交上去后,政治老师认为很好,稍作修改后便与其他同学的文章一起贴在外面的黑板报上,看到开饭时间有不少同学前去翻阅,心里还颇为得意,觉得自己在 “批自由化”问题上又在其他同学面前“优秀”了一次。
   
   二、在方励之等人的精神影响下
   
   1988年秋天,我进入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读书,当时正值“文化大讨论”的高潮期,我的眼界、视域空前扩大,我阅读了包括《文革十年史》(高皋 严家其著)、《中国现代思想史论》(李泽厚著),《河殇》以及传统反思与东西方化比较方面的图书和文章,这种阅读使我的思想认识渐渐走出了“中小学时期”的“红色教育”陷阱。通过比较我发现,从物质技术的现代化层面讲,社会主义国家远远不如资本主义国家,不仅苏联不如美国、东欧不如西欧,北朝鲜赶不上南朝鲜,就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大陆也远落后于资本主义的台、港、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差距?为什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会发生“文化大革命”那样为期十年的悲剧?资本主义“垂死”了吗?共产主义会实现吗?伴随着这些问题我开始努力寻找答案。
   
   1989年春开学后不久,校团委和《大学春秋》编辑部为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在全校范围举行“五四精神与现代化”的征文活动,我用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写了一篇题为“西化与现代化”的应征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我的思想第一次表现出对官方逻辑的彻底否定和反叛。我认为“西化”与“现代代”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不仅作为“五四精神”的“科学”是我们应该追赶的目标,而且作为“五四精神”的“民主”也应该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主要内容。
   
   也正是在这篇文章中,我重新审视了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人的“自由化”思想,通过在图书馆过刊阅览室的查找,我从1986年12月到87年春的过期报刊中寻找到了许多碎片化的方、刘、王言论,再将这些言论碎片集中整理,我得出的结论便是: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人对社会主义的批评和反思,对“民主”、“自由”、“多党制”、“三权分立”一类理念的倡导和宣扬是正确的。想到自己曾经对他们的批判,心里真是甚为自责和惭愧!好在自己已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迷思中走了出来,我第一次在自己书写的论文中公开表示:中国也必须走民主、自由和多党政治的道路。我的这篇文章写得比较成功,尽管当时还是大一学生,但评委老师的评语是:“全文体系庞大,前后贯通,但字数太多,可作毕业论文入选。”也就在我写这篇论文的过程中,通过收听VOA、BBC,我知道了方励之等人在北京签名上书要求释放魏京生,心里更是油然而生敬意,就这样,方励之等人在我心中取得了非常崇高的地位。
   
   我对方励之等人的看法变了,自然的我对胡耀邦的看法也变了——既然方、刘、王因为搞“自由化”而受到批判,胡耀邦又因为“纵容自由化”而下台,那么,已经归心于民主、自由阵线的我自然认为“纵容自由化”的胡耀邦才是正确的,相应的,逼迫胡耀邦下台的邓小平就是错误的,这便是我当时的逻辑。在此逻辑支配下,我不仅在自己心中为中国民主“四先驱”评了反,而且胡耀邦、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还成为一个二十岁的中国青年心灵圣殿中的启蒙导师。虽然我没有王丹、刘刚等北大学生那样幸运,能够当面聆听方先生的教诲,但正是在他们的精神影响下,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开始了比较彻底的“哥白尼式革命”。
   
   在此心灵背景下,1989年4月15日,当胡耀邦逝世,而且听说是被李鹏等人“气死”的时候,与千千万万的青年学生一样,我迅速的投身于“悼胡”运动中。悼胡运动结束后,又积极参与反官倒、反腐败、争民主的学生运动中。我与其他系的同学共同发起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并担任自治会宣传部长,“五四”大游行时,我亲自制作了游行队伍的第一面旗帜,上书“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八个大字。5月19号深夜,李鹏宣布戒严后,我辞去自治会职务,另组学生团体到达北京声援并参加“外高联”,“六四”后我被戒严当局赶入秦城监狱……
   
   学生时代结束后,我开始探索中国民主化的可能道路,并以自己认可的方式投身到民主实践当中,也因此我被执政党以所谓“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两次判刑入狱。但这并没有能够阻止我对民主中国的向往和追求。2007年底出狱后,2008年底积极参与《零八宪章》的讨论和修改并成为《零八宪章》首批签名人之一。尽管近年来也受到过这样或者那样的打压,但结晶于1989年的民主中国理想仍象冉冉升起的朝阳一样照耀着我人生的前程和方向,我愿意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奋斗!
   
   三、“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什么是“八九一代”?
   
   狭义的说,乃是指1989年春仍在高等学校学习并积极投身于广场民主运动的学生群体,其涵盖的范围大体包括85、86、87、88四届大学生和研究生。这四届学生的绝大部分都参与过89学生民主运动(85级和86级的部分学生还参与过86年的学潮),都经历过街头化民主运动的洗礼,都曾有过为民主、自由、人权而哭泣、歌唱、呐喊的青春记忆——毫无疑问,这四届学生是名副其实的“八九一代”。
   
   广义地说,我认为,所有生于六十年代而在思想上成长于八十年代的中国青年,所有在八十年代接受过“欧风美雨”的心灵滋润、接收过方励之等人思想影响并认可民主、自由、人权、博爱等普世价值的中国青年都可以称为“八九一代”。成长于八十年代的“八九一代”最可宝贵的精神便是民主精神、自由精神,以及为民主、为自由而奋斗抗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从“八九一代”的思想养分上讲,执政党系统对于“文革”的反思和检讨,学者群对“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的讨论,方励之、王若望等人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引导以及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文化大讨论”名义开展的“民主启蒙”运动,都对“八九一代”的思想成长起到很大影响。八十年代的自由思想运动和多次发生的街头化民主运动使得“民主、自由”成为上帝插向“八九一代”心灵高地的最鲜艳、最光辉的旗帜!
   
   六四之后,迫于形势,“八九一代”也有分野,部分流亡海外,在港、台、欧美为民主理想而呐喊,如王丹、吾尔开希等人;部分坚守国内,继续为民主理想而努力,过着入狱、再入狱的生活,如刘贤斌、陈卫等人。但更多的“八九一代”则选择了沉默——甚至更多的“八九一代”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体制,在各行各业为生活、为家庭而勤勉地工作着。
   
   如今,“八九一代”都已步入中年时期,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已过“知天命”之年,六十年代末出生的人也早已跨越“不惑之年”,都从当年的“青葱”岁月进入年富力强的时期,“八九一代”大部分人在生活、家庭、工作与个人事业层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无论体制内外、无论政界、学界还是工商界,“八九一代”都相当有力的进入到把控中下层资源的社会中坚阶层。
   
   从思想层面和阅历上讲,中国民主运动虽然以血腥悲剧而收场,但世界民主运动却波澜起伏,好戏连台。借助现代资讯,“八九一代”不仅见证了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民主化,也目睹了苏联东欧各国社会主义政权的民主演进,不仅看到了台湾政权的民主化,也看到了北非中东伊斯兰世界的民主化浪潮。“民主”正成为引领全人类阔步前进的理想旗帜!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八九一代”——曾经为民主、为自由而呐喊、抗争的“中国青年”,该重新肩负起青春时代的理想了,该重新肩负起属于我们的历史大使命了。这个使命不是别的,那就是继续为二十多年前曾经选择的中国民主事业而奋斗!
   
   “八九一代”必须明白:今天的中国在制度层面仍然是世界大家庭中的“落后分子”,在全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里,中国是少数几十个不民主的国家之一,而在所有的世界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中国则是唯一一个仍然奉行不民主制度的国家,难道——我们的祖国要永远这样落后下去吗?
   
   “八九一代”必须明白: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重重矛盾和危机,由于缺少民主化改革和分权制衡,使得三十年的中国改革渐渐扭曲蜕变为一场官僚权贵集团以合法、变相合法或非法的方式侵吞国家社会财富的饕餮盛宴,也因此导致官民矛盾、贫富矛盾、社会失公和两极分化的不断增大,腐败更象不治之症一样侵蚀着整个官僚体系和整个国家的健康。难道——我们的祖国要永远怀抱这些病变和危机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