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4/2012
   
   
   作者: 黄闽
   

   正在进行的阿拉伯革命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引发了全球性民主浪潮,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中向往民主的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鼓舞。这一波民主浪潮下虽不会在短期内给中国带来民主巨变,但长期而言必将给中国民主转型造成有利形势。中国民主运动的前途取决于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科技等诸多内外因素。民主人士当前的主要任务是集结整合力量、教育组织群众、研究形势发展并增强筹划领导水平,以便在时机成熟时快速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阿拉伯革命对国际格局的影响
   
   席卷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浪潮,使2011年成为与1989年同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也将对世界政治格局产生深远影响。中国政治进程也因此增添了变数——民主化是大势所趋,短期走向则取决于国内外、政治经济、科技等多方面因素。
   
   1989-91年,东欧国家及前苏联共产政权在两年内迅速解体,但对中国民主进程促进不大。阿拉伯国家与中国相距遥远,各方面往来不密切,在世界政治上的战略地位又远不如前苏联及东欧,因此可以说,短期内阿拉伯之春不会对中国有太大的直接外部影响。
   
   六四及前苏联东欧演变之后,中共受到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力增加,在国际上一度相当孤立。但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俄罗斯和某些前共产国家的民主化过程中受挫、911以后伊斯兰极端主义对西方国家的牵制、以及中共增进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专制国家的关系,中共在国际舞台中空间又有所拓展。正在进行的阿拉伯革命会使国际社会增加对中共的人权压力,特别是利比亚和叙利亚等与西方国家敌对的政权的倒台和即将倒台,会使西方国家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阿拉伯革命对中国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如何向东蔓延至非阿拉伯的伊斯兰国家,如伊朗、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其中历来和西方国家为敌的地区大国伊朗伊朗局势的发展尤其重要。如果伊朗专制政府在核设施遭受打击后垮台,拥有核武器的北朝鲜必将面临国际社会的更大压力,而经济极度虚弱的北朝鲜如果被南韩合并,将对中国民众的心理产生巨大震撼。此外,在阿拉伯革命的鼓舞下东南亚各国(如缅甸、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也会对中国产生重要影响。
   
   中国实现和平民主演变的探讨
   
   和前苏联一样,中共是本土成长起来的共产政权,加上以下原因,中国实现和平民主转型要大大难于前苏联:1、前苏联与东欧国家关系密切,不少东欧国家历史上曾有民主时期,只要苏联放松对其管制便很容易开始民主化进程,并反过来影响苏联,而中国没有这样的外部环境;2、前苏联是多民族国家,俄罗斯人只占总人口的一半,而且拥有波罗的海三国这样经济文化较先进的加盟共和国,而中国可以说是单一民族国家,从秦始皇到中共都是集权专制,民主人文思想对民众影响比前苏联更小;3、前苏联为了冷战的需要,国内外要花费巨额军费,加之没有成功实现经济改革,财政上逐渐被拖垮,而中共现已使中国经济半市场化,冷战结束后无需巨额军费,习惯于容忍的民众尚未对微薄的社会福利进行强烈抗议,故财政状况尚可;4、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任苏共总书记后为挽回共产主义运动的颓势而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后,苏联东欧四年内便开始转型,而经历六四及苏东转型的中共实质上已抛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并意识到深入的政改会导致民众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挑战而迟迟不予开展。
   
   在阿拉伯民主革命的四个主要国家(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中,突尼斯和埃及通过和平方式推翻了独裁统治,利比亚通过内战的方式结束了卡扎菲四十年之久的残暴专制,叙利亚的民主革命则正在以暴力的方式进行着。中国民主改革有两条途径,一是中共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与民间的民主运动相结合,二是通过类似现在阿拉伯国家的革命方式推翻专制统治。第一种方式一般可以和平方式进行,第二种方式则和平方式与暴力革命都很有可能。
   
   从茉莉花革命的进程可以看出和平或是暴力演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现有制度、文化传统、民族觉悟。本阿里和穆巴拉克也动用了军队和警察镇压群众,但军队和警察并非绝对听众独裁者的意志,当政府和群众的冲突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不少军队和警察中在成员往往采取观望态度甚至倒戈到人民这一边。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是由于这两个政府的专制和残酷程度较轻,这又与文化与民众素质关系密切。以突尼斯为例,其在独立前为法国的移民殖民地,深受法国文化影响,是阿拉伯国家中最西方化的国家之一,虽然资源匮乏经济落后,其教育水平却较高。鉴于以上原因,突尼斯成为阿拉伯革命国家中民主转型最和平、最顺利的国家。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形势之所以发展为大规模的暴力,取决这两个国家更残酷的专制统治和较保守的文化传统。例如,利比亚石油资源丰富,人口较少,自然条件比海湾国家为好,其经济是海湾以外阿拉伯国家中最富有的,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又由于卡扎菲政权对教育投入很少,其国民素质并不高,这一方面造成了和平抗议迅速转为内战,也造成推翻卡扎菲后出现的许多问题。
   
   目前中国政治的专制腐败、贫富差距之大与突尼斯与埃及相仿,但在短期内发生由自下而上的和平演变的可能性却小得多。这主要有以下原因:1、中国经济尚处于高速发展阶段;2、中国是大国,外部势力的影响不如对阿拉伯国家那么大;3、中共对社会的控制比突尼斯和埃及要严密得多。
   
   至于发生内战的可能性则更小。叙利亚和利比亚是小国,与周围的阿拉伯国家关系密切,西方国家的干涉也很容易起到效果。中国的人口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外部属于同一民族的地区只有香港台湾,人口只有大陆的百分之二。利比亚的内战使五万人丧生,占其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而中国人口的百分之五则为六千多万,又是核大国,内战是使国际社会很难接受的,也就不会像对利比亚那样武力干涉中国局势。
   
   不过,对于中国统治阶级而言,在当前国内国际形势下,像利比亚和叙利亚那样完全以武力镇压群众的民主抗议也是下策。根据联合国数据,目前中国百分之一的人口拥有百分之四十一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必须依靠与国外贸易金融的往来以实现。如果中共对未来出现的大规模抗议事件武力镇压,虽然国际社会不会像对利比亚那样直接军事援助,但至少可以作出经济制裁,尤其是针对统治集团的制裁将使中国的特权阶级的利益严重受损。
   
   随着民主革命在中东和北非的蔓延,作为独裁大国的中国会日渐孤立,而中国民众的觉醒意识势必会逐渐增强。在国内外因素的影响下,中共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很可能在经济政策方面作出某些调整以减弱民众的不满情绪,与之同时也有可能作出一些浅层的政治改革。另外,在统治集团内部发生重大矛盾并很难协商解决时,冲突中的某方可能以政治民主化以争取民众支持。
   
   经济因素在民主运动中的作用
   
   在发生革命的阿拉伯国家中,经济形势都比较严峻,发展基本停滞。也门是阿拉伯国家中最贫穷的,埃及、叙利亚和突尼斯都是地区穷国,失业率很高,尤其是青年的失业率。利比亚石油资源丰富,在2003年放弃发展核武器并于2008年赔偿洛克比空难后,西方国家解除了对它的经济制裁。之后大量的石油美元使利比亚财政状况大为好转,但绝大部分利益注入以卡扎菲家族为首的统治集团手中,普通民众的生活很少甚至没有得到改善。盛产石油的海湾国家巴林是发生革命的阿拉伯国家中经济条件最好的,其人均GDP与欧美国家接近。可由于政权掌握在占人口少数的什叶派王室手中,财富分配很不平均,普通民众尤其是占人口多数的逊尼派人民对经济状况的不满情绪依然很高。
   
   中国与突尼斯、埃及和叙利亚同属于低收入国家,但三十年多来经济发展速度很快。1989年时东德的人均GDP是西德的40%,如今中国的人均GDP只有台湾和韩国的20%。如果中国与韩国台湾的经济差距在现有体制下能缩小到前东西德的水平,则中国经济还可快速发展十五年左右,这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中共能否成功实现产业转型、缩小贫富差距及提升教育科技实力。即使中共采取有力措施保证今后十余年的经济发展,由于腐败、分配不均和低效是专制体制内无法根本解决的问题,中国经济必然在一定时期内出现问题并停止高增长。到那个时候,人民对经济状况的不满情绪会高涨,现时不断涌现的官民经济纠纷会加剧,民众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也会随之加强。
   
   教育与组织群众
   
   民主转型是一个长期艰巨的过程,有许多困难具体的工作要做,首当其冲的是教育与组织群众。在中共内部出现激进政治改革派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中国政治变革与进步的主要希望来自民间,广大了解真相并具有民主意识的群众是自下而上进行的民主运动成功的必要条件。如果缺乏群众基础,即使在独裁政权倒台后民主进程仍会很坎坷,现在埃及和利比亚的混乱情形可以为证。目前的总体情况是,中国民众的对政治的关心程度很低,愿意为社会的根本改革做不懈努力并付出牺牲的人很少。举例而言,在发生革命的阿拉伯国家和伊朗,脸书、推特和YouTube等社交网站成为人们发表、交流政治见解的主要途径,而中国网民使用这些自由平台的人数要远远低于使用受中共严格控制的QQ和新浪等网站,虽然翻墙会有一定麻烦。
   觉悟的群众还必须组织起来才能推动民主,要组织群众就必须有一批取得群众信任、能领导并团结群众的社会团体。这些社团应该是独立于官方的,关注社会问题并努力寻求答案的组织。这些组织可以是宗教的、文化的、行业邻里或阶层互助型的。像冷战时期匈牙利的裴多菲俱乐部、波兰的天主教会和团结工会、捷克的为数众多的小剧社都对推动民主运动起关键作用。
   
   信息发布与国际援助
   
   互联网是二十一世纪争取民主的人们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其中也有很多值得学习和探讨的课题,如新闻的制作发布的即时性、准确性、可读性以及如何与各方尤其是国外媒体合作的问题。毫不夸张地说,缺乏互联网与国际支持,突尼斯、埃有和利比亚革命的成功是不可能的。国内群众既可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可以了解最新消息,还可以随时保持联络,信息的即时性使更多活跃分子加入行动行列。当地群众和记者将发生的事情以文字和声像的形式即时向外界发布,平面特别是网络新闻媒体大量采用公民报道的材料,使全世界可在第一时间了解事态发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