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悬崖与长蛇之间]
槟郎文集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悬崖与长蛇之间

   
   
   
   悬崖与长蛇之间
     槟郎


     
     他奇怪自己小时候的梦,差不多都忘记了,却有一个梦他永远记得。仿佛就像是古代侠士腋下的宝剑,只要遇到危险,随时会飞出剑鞘。
     这个梦什么时候第一次做的呢,记不清了,六、七岁吧,肯定是十岁前的。这个梦如今只剩下片段的记忆,或者第一次做它便是这样了。在这个梦里,他在一个悬崖下的巨石边上,一条长蛇向他游来,他心里充满恐惧,他唯一的逃路就是爬上这陡峭的悬崖巨石,巨石很大很光滑,更主要的,他连爬上的尝试都不能,他的两条腿掉动弹不得。
     他一直忘不了小时侯的一个梦。在梦中,身在悬崖与长蛇之间,他充满恐惧,他动弹不得。他一直坚信这是他小时候做的一个梦,这个梦只做过一次,从此不复在梦中出现,而是在记忆里出现。
     只在小时候做过一次的梦,每每在这种情况下,被他的记忆提醒。这种情况就是:他的忧郁症发作。这症状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比长蛇梦早还是晚呢?他不能肯定。但在似乎明确的记忆里,是在小学毕业那年,那个寒假里的春节,大年初一,他没有找小伙伴们玩,也没有同伴来找他。他没有尝试出门,而是笼罩在一种情绪里:他孤僻,他无能,他无助。后来知道这便是抑郁症,他是抑郁气质,他是B型血。
     每次在这种情况下,放佛就像是古代侠士腋下的宝剑,只要遇到危险,随时会飞出剑鞘。只是如飞出的宝剑般的梦,总是在抑郁时出现,不是为了拯救,而是加重病情。
     一次又一次,被人际交往中的事项所激发,他开始沉迷在一种情绪中。这种情绪抑郁,悲哀,绝望。他感到自己的一生全都是失败的,他感到万事不如人,他感到自己在一个困境里无法摆脱。他沉迷在绝望的忧伤中,脑中记忆的片段飞闪,全是为加重病情的,如蛇在啮着他的心。他困苦不堪, 如在夜晚,则肯定一夜失眠。
     每当他沉浸在抑郁的情绪里的时候,全为加重病情的记忆的片段在脑中飞闪。突然一个片段在旋转的记忆隧道里飞近,重重地撞在出口的铁门上。他在悬崖与长蛇之间动弹不得,抑郁啮着他的心,他感到两者有一种宿命关系,前者是表征或象征,后者是他的生命的本真。
     他觉得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个梦了,这个儿时做过一次便被一次次记起的梦。他觉得一辈子也摆脱不了抑郁的控制,让他悲观绝望沮丧困苦失眠的抑郁心魔。它们就藏在他的腋下的剑鞘里,一旦被外在事项所激发,就会如神奇的宝剑般自行飞出。
     他已经不指望这个小时候做过一次的梦被他忘记,尽管他已经忘了许许多多过去的梦。他在一个悬崖下的巨石边上,一条长蛇向他游来,他心里充满恐惧,他的两条腿动弹不得。
     他明白他的宿命,他的一切努力都是枉然。他注定一辈子不得志,他注定终身布衣,他注定永远沉沦在社会的最下层,他一辈子摆脱不了贫穷与困苦,摆脱不了被人管被人欺。更甚的,他还有一颗敏感的易受伤害的心,随时供如此命运养育的毒蛇的咬啮。他或许有两条出路,坐牢或者出家,但这只能缓解,或者反而加重,而不能解脱宿命。或者死亡能解决一切,但死亡不是出路。
     他还能抓住笔,但这个梦不断提醒他:他成就不了文人,没人会重视,也不能给自己以安慰;他的拙重愤激的文字没有人会喜欢,他如烟尘地消散沉没。
     他还能抓住笔,他感到报复的快感。
     2012-5-10
     
(2012/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