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槟郎文集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08涉外文秘 徐珊珊
     
     前两天,我在网络上的“槟郎博客”里看到了李老师才写不久的一篇诗《南京牛首山记游》。老师的诗似乎有着一种魔力,牵引着我迫不及待地读完。
     寻游金陵春色的第一圣山—牛首山的情形,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帘。融洽欢乐的师生情谊着实让人向往。跟随着李老师的笔触,眼前的景色如万花筒。扑面而来的青草的芳香,漫天飞舞的鲜花舞带,身心一下子轻快舒适起来。牛首山像一头充满智慧的老者,带领着李老师和他学生一路徜徉在春天的盎然之中。不知是充满青春的朝气的学生领引着老师沉醉在春天里,还是沉着稳重的老师引导着学生欣赏着美丽的景色。从诗篇中,我看到了老师的浪漫和活力。一路上有着很多的名胜古迹,老师一一为学生解说,渊博的知识与浪漫的情境相得益彰。


     青年时要有所求,中年时要有所思,老年时要有所悟。步入唐代遗物的弘觉寺塔,拜谒牛头禅宗创始人法融禅师的塑像,人到中年的老师似乎思索到了人间的真谛,看穿了红尘中的悲欢离合。而正值青少年的我们更多地依然是追求,追逐梦想。与学生同游牛首山的老师不仅丰富了学生的历史知识,增长了学生的见识,而且促进了师生之间的感情。而且敬业的他依旧不忘自己的本职,在桃红松绿的围绕的山间草地上帮助学生指导起毕业论文来。我想,在这种环境下学生一定会对论文领悟更多吧!
     这首诗写的的确好,内容好,艺术上也好。诗歌用了比喻、拟人、排比等技巧,使形象语言生动活泼。全诗读起来朗朗上口,音韵和谐。更重要的是,这首诗使我想到我自己与槟郎老师的交往。
     初次见李老师依稀记得是大二的专业选修课上,我选了他的“新诗赏析”这门课。坐在挤满了同学的教室里,我庆幸我能挤得一席位子听这么深受学生热爱的课,同时也好奇是什么样的老师有如此的魅力。
     在上课铃声响起的前几分钟,一个约摸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同学们的视线中,身后的学姐小声地喊着:槟郎、槟郎。“槟榔”那不是吃的果子么?我疑惑道:推推身旁的朋友,她也充满问号。哦,老师在上课之前就解答了我这个疑问。他用很平淡温和的声音自我介绍,从而我知道了原来“槟郎”是他的笔名,此“郎”非彼“榔”。除了孤陋如我外,这么令人熟知的笔名,应该老师有很多诗迷吧?
     老师上课时话语节奏分明。满腹经纶的他,似乎早就对现代诗歌的知识了如指掌了,并且有一套独特的看法,使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以往漫长难捱的两节课那天过得飞快。后来上了大三,李老师还成了我们班“中国现当代文学”这门必修课的老师,这使我们几个上过他选修课的学生兴奋了好久。果然不出所料,老师深受我们班的欢迎。槟郎的笔名成了我们学生之间称呼李老师的代名词。
     常常听其他同学说,李老师不仅在课堂上与学生积极交流,认真耐心地指导同学们的疑难问题,而且私下人也十分亲和,常常一起出去郊游踏青。我对老师敬爱又多了一层,大学里的老师大多都是随着上课铃声的来,踏着上课铃声走,从来不会主动与学生交流。在课堂之外更是很少能够见到。能够像李老师那样亲和友善的老师几乎只出现在书里面。由于我的内向胆怯,我与李老师的交流几乎少之又少,这成了大学四年的憾事之一。但是当我和闺蜜同学吴丹丹,一起申报他作为我的毕业论文导师,并取得成功,我们的交往增多了。我们去他的办公室接收论文指导,我们还有机会在校食堂的餐桌上一起吃饭聊天、谈论文。
     槟郎老师是我见过最真实可爱的老师,他的诗文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老师身上有着浓重的浪漫主义色彩,而当见到社会中的丑恶的一面时,他则用笔尖对之进行无情的批判。他热爱生活中的美好,揭露社会中的丑陋。活出了真实精彩的人生。我即将大学毕业,作为基础课选修课的老师,更作为论文导师,他都是我的大学教师中最重要最难忘的一位,我必永难忘记他。
     2012-4-30
(2012/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