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09涉外文秘 李冬梅
     
     偶然间,与先生开始了课外联系,而今想写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实在惶恐。虽说先生教我将近三学期了,对他的了解实在不多,惭愧至极。
      从小到大,我很少去写一篇关于某人的文章,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因为我总觉得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特点,丰富而复杂,且我们无法了解到全部,妄自去评论一个人,实在有失公允。


      在花了一定时间,查阅了相关资料后,我开始尝试着写写咱们这位可爱的先生吧。
     其貌不扬的外貌,简单朴素的穿着,黑框眼镜,斜挎包,习惯低着头走路,这便是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
     先生是在大二下学期开始教我的,如今已将近三学期了,出于对“中国现当代文学”这门课的喜爱,也出于对这样一位看上去平凡的先生的好奇,我跟随他进入这段文学的世界。
     先生,习惯低头走路。本以为他的课堂会是沉闷枯燥的,谁知,竟是活泼多彩,幽默诙谐的。对于热爱文学的我,不禁欣喜万分。
     课堂上,先生谆谆教导,督促大家认真听讲。大学的课堂,是活泼自由的,少了高中时的沉闷压抑,但随之也少了那时的严肃认真,不免有很多同学开始懈怠。每每这时,先生总是好心提醒,劝说同学仔细听讲。他说,课堂所讲,是精华所在,是课外自学所无法获取的。他劝我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好好把握青春这段学习的大好年华。
     先复习,后授课,是先生授课的一大特色,使我们受益颇深。每堂课开始之前,先提问复习,而后开始教授新知,这是先生授课的惯例,也是颇受学生欢迎的风格。这种授课方式,可以帮助我们弥补上堂课漏听的内容,同时巩固之前所学的知识,并更好地辅助我们接受新的知识。所谓,“温故而知新”,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喜欢听先生讲作家的生平轶事,因为总能从中了解到,我所不知的,作家的另一面。比如,曾经我最喜欢顾城的一首诗《一代人》,那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总是萦绕于我的耳边。然而,当了解了他的婚姻爱情史。一个不一样的顾城,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震撼。我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诗人。他的诗句是如此的优美迷人,但他的性格却如孩童般,且他的行为又是如此的激进。自此,顾城的形象,在我的心中有了一个很大的颠覆。通过先生的讲述,我感悟到作家与他笔下的那个世界的区别。因而,我也不再仅仅迷恋作家本人,就如对海子的痴迷一样,此后我更爱的只是他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世界,而非卧轨自杀的海子。谢谢先生,通过你的精彩的课堂讲授,让我走近不一样的作家,感受不一样的人生。
     喜欢听先生讲作品,最难忘的莫过于他曾给我们讲过的《围城》。《围城》,一部经典,复杂的人物关系,曲折的故事情节。在先生的认真详细的讲解之下,即使是没有读过这部作品的同学,都能够理清作品的整体脉络。通过先生生动有趣的讲解,不仅使我们理清作品的整体脉络,且对曾经的那句耳熟能详的话——“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其实对婚姻如此,对职业亦如此,人生的大多愿望都如此。因而,面对生活的种种烦恼,生活在围城内外的我,不再那样纠结了。谢谢先生,让我从文学作品中感悟到了些许生活的真谛。
     就是这样,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先生的授课内容,给我的感觉是既有广度,而又不失深度。这也许是他授课的一大特色。讲解丰富而又详细,几乎书中涉及的所有知识点,他都会进行讲解,有时还会扩充一些书本没有的相关内容。感觉先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书库,不得不使人佩服他的阅读量。他的授课虽面面俱到,但亦详略得当。对一些重点的知识,如重点的作家、作品,他会仔细讲解,对于一些不重要的,则几句话带过。这不仅使我们在上课的时候能够更好地接收知识,同时,也使我们在课后的复习中,掌握了尺度。他的讲解不仅丰富详尽,而且有趣,吸引人的同时还引人深思。他独特的授课方式,有时再加上他那诙谐而又独有韵味的话语,使他的讲解别具风格,使人印象深刻,同时,也会能使我们进行深深地反思,反思生活,反思人生。
     喜欢听先生讲作家的生平轶事,喜欢听先生讲作品,但其实,也许大家更多的是喜欢欣赏先生的诗作。先生是一位高产的诗人,创作了大量的诗歌。为了调节课堂的气氛,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及他的作品,也为了与同学互动,先生会在课堂上,讲述他的作品或是请同学朗读。他的诗,有反映当今社会种种问题的,有写与学生的美好交往的。
     对于时事的诗,我无法评价,原谅我狭隘的视野,原谅我有限的阅历。但我对先生那纯美的,写与学生交往的诗,更为感兴趣。那一首《爱满亭边有座桥》,那一篇《学士服的风采》,是何等的真挚,何等的感人。小学时,我对老师是畏惧的,害怕做错事;初中时,我对老师是亲昵的,肆意抒发情感;高中时,对老师是尊崇的,以之为偶像;而到大学,我对老师的感觉只是陌生的,除了上课接触,也许一学期下来,彼此互不知姓名,师生情渐渐淡化。欣赏到先生的这两首诗,我暗暗称奇,惊讶大学里,竟然有亦师亦友的先生,难怪诗中的“阿籽”学姐,会写下那篇感人的《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诗之情感人,诗之境诱人。
     读先生的诗,总觉得其中有那么一股神奇的魅力,深深地吸引我,也许是那真挚的情感,也许是那优美的境界。再如那篇《方山仙子》,先生将美女学生比喻成仙子。一次普通的师生之间,一同去方山的游玩,竟写得如此美妙,不得不佩服先生的文采与想象,更佩服他那诗意的情怀。本想挑一两句最为优美的,但实在无法取舍,只得拉来第一段,与大家分享。“神奇的天印,从天国里坠落人间,化为璀璨的明珠,点缀在秦淮河二水的合源处。方山仙子,美丽的少女,方山因你而增色”。唯美的笔触,曾经不以为然的方山,成为了先生笔下,神奇璀璨的明珠,竟然一点也不突兀,从来都没有感悟到方山如此之美,更没有想象到,在先生笔下,同龄的学姐或学妹,犹如那仙子般,此情此景,该是何等的令人神往?当我再一次回望方山之时,它不再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而是一个披着神秘面纱的仙境。先生因方山而引发诗意创作大量的诗歌,而我相信终有一天,方山也会因先生而闻名。
     先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亦是一位平易近人的朋友。
     之前对先生的了解,仅仅只是局限于先生的作品,以及课堂上的一些感悟。可以说,我除了对先生上课内容的了解外,其余基本是一片空白。直到前些日,偶然的一次机会,与先生有了课下的接触,才发现,先生是如此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对学生亦是如此的关爱。
     记得那日坐在先生后边旁听答辩,先生主动与我交谈,并拿了答辩的论文给我参考,真是感谢之至,因为听了那么多场答辩,对其中一些答辩老师严厉指责的问题,因为没有样本,我一直云里雾里。真的很感谢先生的细心,感谢之余,更多的是感动,因为那么多场旁听下来,更多的老师,关注的老师只是关注于台上答辩的学长学姐,而忽略了台下旁听的我们。当然,这里无意于批判任何一位老师,毕竟我们只是旁听的,而负责答辩的老师,任务艰巨,而精力有限,无暇顾及太多,换位思考,没有对与错。
     好像先生说过,每一次的交流,都能有一次对对方的不一样的了解。的确如此,在先生的热情邀约下,倍感荣幸的我,与先生一起去食堂吃饭,无论是点菜还是就餐,我发现先生是一个细心热情而又慷慨的人。点菜时,他认真指引我并让我多点菜;就餐前,他从包中拿出面巾纸递给我;就餐时,他夹菜给我吃。这一切的一切,虽然当时的我,并未做任何的表达,但是我内心深处,被这样的细心,这样的慷慨,这样的热情所感动。当时的我,觉得眼前坐的不是一位老师,而是一位朋友,一位如此亲切的朋友。我说我想考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先生热情鼓励并提出建议。在与先生的交谈中,我更多的是聆听,因为惊诧于先生的博学,惊诧于先生的思想。他与我同姓,听我说是南通通州的,便似有所悟地说,元代状元李黼公是他的祖先,也有同宗在通州,我们可能同为状元公的后人,这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他说他愿意与学生交流,,因为能从中受益。其实,我想说,更多的学生,是愿意与老师交流的,只是我们太久的呆在了讲台下,习惯了仰视讲台上的老师,习惯了把他们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有的只是畏惧与崇敬。而今,在与先生为数不多的接触后,我也许该改变我的观点了。
     我想说,我是幸运的,能在大学里结识到这样一位亦师亦友的先生;我想说,所有先生的学生都是幸运的,因为能认识到这样一位性情中人。
     末了,想起忘了介绍这位可亲可敬的先生是谁了,也许母校的校友们会猜出他是谁了?对了,他就是我们的槟郎老师。至于槟郎这个笔名,我不想再多说了,因为有太多的人去介绍了。
     在此祝福槟郎老师,祝福天下所有的有情之人,愿大家一切安好,幸福常伴!
     2012-5-22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