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守卫家园]
槟郎文集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守卫家园

   
   
   
   守卫家园
     槟郎


     
     从混沌中走出的历史,
     褪去肥皂泡的光芒,
     裸露出生存最残酷的本相。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在一场残酷的土地战争里,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发现金属矿的消息,
     从科学家的案头飞到了
     贫困县党部的主席台上。
     一个拎着空皮包的外籍华人,
     在掌声中接过公函,
     进入专政机器的操作舱。
     
     宁静的小村惺忪着眼,
     不屑顾公告栏上的呓语,
     却被全副武装的城管包围。
     在洋话通过翻译的命令下,
     向风雨中飘摇了五千年的
     家园发动凶猛的进攻。
     
     被苦难泡大的同胞啊,
     首先发现被村党部出卖。
     内奸在乡亲的怒斥声中移民。
     迟迟而来的公安拉起了偏架,
     十个领头的被抓进了衙门,
     数辆警车被愤怒的人群掀翻。
     
     奴隶的反抗迅速结束,
     被封锁的消息多年后泄密。
     审讯室里的村民死了三个:
     躲猫猫死喝凉水死做俯卧撑死,
     没有一件制服需要对此负责。
     强拆现场死了五个村民:
     
     一个身浇汽油自焚死,
     一个被挖掘机碾压死,
     一个被拆下的砖头砸死,
     一个被倾倒的泥土活埋死。
     最后一个抱着司机同归于尽,
     黄种人也变成了人肉炸弹。
     
     小山村成了一片废墟,
     再成了灰土飞扬的矿场。
     被镇压的种族做了地下的矿工,
     宝藏从他们佝偻的背上升井,
     变成金子流入了少数人的腰包,
     再被转移进了美国的银行。
     
     多年后这片矿地被遗弃,
     绝大多数本地人已逃离。
     只有零星的几户在矿渣中刨食,
     其中有人体炸弹的妻儿。
     那个华人早已回了美国,
     县党部主席也去与全家团圆。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我们被外国华人和他们的爹妈
     代表着、统治着与蹂躏着。
     他们把故土变成了一片垃圾场,
     难道我们都能跟过太平洋?
     2012-5-23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