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守卫家园]
槟郎文集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守卫家园

   
   
   
   守卫家园
     槟郎


     
     从混沌中走出的历史,
     褪去肥皂泡的光芒,
     裸露出生存最残酷的本相。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在一场残酷的土地战争里,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发现金属矿的消息,
     从科学家的案头飞到了
     贫困县党部的主席台上。
     一个拎着空皮包的外籍华人,
     在掌声中接过公函,
     进入专政机器的操作舱。
     
     宁静的小村惺忪着眼,
     不屑顾公告栏上的呓语,
     却被全副武装的城管包围。
     在洋话通过翻译的命令下,
     向风雨中飘摇了五千年的
     家园发动凶猛的进攻。
     
     被苦难泡大的同胞啊,
     首先发现被村党部出卖。
     内奸在乡亲的怒斥声中移民。
     迟迟而来的公安拉起了偏架,
     十个领头的被抓进了衙门,
     数辆警车被愤怒的人群掀翻。
     
     奴隶的反抗迅速结束,
     被封锁的消息多年后泄密。
     审讯室里的村民死了三个:
     躲猫猫死喝凉水死做俯卧撑死,
     没有一件制服需要对此负责。
     强拆现场死了五个村民:
     
     一个身浇汽油自焚死,
     一个被挖掘机碾压死,
     一个被拆下的砖头砸死,
     一个被倾倒的泥土活埋死。
     最后一个抱着司机同归于尽,
     黄种人也变成了人肉炸弹。
     
     小山村成了一片废墟,
     再成了灰土飞扬的矿场。
     被镇压的种族做了地下的矿工,
     宝藏从他们佝偻的背上升井,
     变成金子流入了少数人的腰包,
     再被转移进了美国的银行。
     
     多年后这片矿地被遗弃,
     绝大多数本地人已逃离。
     只有零星的几户在矿渣中刨食,
     其中有人体炸弹的妻儿。
     那个华人早已回了美国,
     县党部主席也去与全家团圆。
     
     一个小山村的消失,
     岂不是种族命运的征象?
     我们被外国华人和他们的爹妈
     代表着、统治着与蹂躏着。
     他们把故土变成了一片垃圾场,
     难道我们都能跟过太平洋?
     2012-5-23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