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忆巢湖姥山岛]
槟郎文集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巢湖姥山岛

   
   
     忆巢湖姥山岛
     槟郎
     


     故乡是一片山水,
     湖成了地方的名称。
     走出湖边小山村的少年,
     最爱那巢湖中的蓬莱仙境。
     一副最经典的图案:
     湖岛塔影,夕阳归帆。
     模糊了游子的泪洗眼帘。
     
     像青螺卧在碧波里,
     恍然便化成传说中的仙子。
     像宝石镶嵌在白锦缎上,
     将故乡大地凝晶成个象征。
     巢湖中最大的天然奇岛,
     茂林修竹,三山九峰。
     而今是故园凝望我的眼睛。
     
     从巢城坐船由水路,
     或坐车到忠庙再换船。
     疾步迈上了世外的桃园,
     多想从此成为弃世的隐逸。
     小渔村里相逢只谈鱼儿美,
     桃花林中相谈只道花儿香,
     最醉人夕阳西沉、帆歌归港。
     
     擎天一柱的望儿塔,
     七级浮屠尽收巢州的烟岚。
     传说中舍己救人的老姥,
     正将远处的姑山岛守望,
     两块鞋山礁依偎在西南面。
     圣妃庙的礼忏声将英雄传唱,
     古老的民声回味悠长。
     
     那石块垒成的南塘,
     曾是元末巢湖水师的军港。
     文峰塔里的匾额文字,
     记载了清淮军的武盛文昌,
     可辫子国的中兴梦最终破灭,
     留给后人感慨千古兴亡。
     国朝又新增多少怆伤。
     
     登岛次数屈指可数,
     最难忘大学时的春游,
     得到机会与她同行并合影。
     雎鸠冲着叫的美丽女郎,
     激发了情窦初开时的恋想。
     毕业后她去了乡下中学教书,
     久别的中年可是啥模样?
     
     故乡是一片山水,
     湖成了地方的名称。
     一副最经典的图案:
     湖岛塔影,夕阳归帆。
     模糊了游子的泪洗眼帘。
     那位女郎如今一切安好?
     祝愿旧日的知交一切安康。
     2012-5-21
     
     
(2012/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