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问与答的彻底]
槟郎文集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问与答的彻底

   
   
   
   问与答的彻底
     槟郎


     
     你天资很平庸吗?
     是的,我实在很笨。
     你承认你拙于交际吗?
     是的,我不习惯于人事应酬。
     那么你更承认你出身卑微?
     是的,我家是三代老贫农。
     
     你入不了伟大的党吧?
     你指的是伟光正吗?我不入。
     它并不伟大,治国无能。
     而今多少民族苦难与它有关!
     我倒愿参加它的反对派,
     但目前对所有政党不感兴趣。
     
     你这辈子当不了官,
     连最小的股长、科长之类?
     是的,我都不屑于一顾。
     我以终生布衣为自豪,
     纯洁过清贫、寂寞一生,
     同李白平交王侯,笑傲权贵。
     
     你的志向是什么呢?
     我槟郎只有一支秃笔,
     写诗歌,担道义、抒愤激。
     可是你的诗进不了主流诗坛,
     你的文字只能在网上浮沉。
     我不在乎,只要有粉丝!
     
     你不怕被抓去坐牢吗?
     为什么?我凭着良心说和做。
     真那样,我也不怕。
     我在那年春夏之交后
     便去了那儿,呆了五年。
     知道滋味,已经有最坏准备。
     
     你不怕被人杀死吗?
     我一介寒士,害我何益?
     我绝不自戕,如果与某集团
     有关,那定是被迫害。
     老天爷会为我的冤屈大旱三年,
     未来的历史终为我平反昭雪。
     
     那你的死亡观是怎样的?
     尽量活得长久多做点贡献,
     但也随时终止操劳跟死神去。
     死则死耳,何须悲伤?
     亲友只管将我化灰撒扬子江里,
     文字会把名字流传得更远。
     2012-5-16
(2012/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