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问与答的彻底]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问与答的彻底

   
   
   
   问与答的彻底
     槟郎


     
     你天资很平庸吗?
     是的,我实在很笨。
     你承认你拙于交际吗?
     是的,我不习惯于人事应酬。
     那么你更承认你出身卑微?
     是的,我家是三代老贫农。
     
     你入不了伟大的党吧?
     你指的是伟光正吗?我不入。
     它并不伟大,治国无能。
     而今多少民族苦难与它有关!
     我倒愿参加它的反对派,
     但目前对所有政党不感兴趣。
     
     你这辈子当不了官,
     连最小的股长、科长之类?
     是的,我都不屑于一顾。
     我以终生布衣为自豪,
     纯洁过清贫、寂寞一生,
     同李白平交王侯,笑傲权贵。
     
     你的志向是什么呢?
     我槟郎只有一支秃笔,
     写诗歌,担道义、抒愤激。
     可是你的诗进不了主流诗坛,
     你的文字只能在网上浮沉。
     我不在乎,只要有粉丝!
     
     你不怕被抓去坐牢吗?
     为什么?我凭着良心说和做。
     真那样,我也不怕。
     我在那年春夏之交后
     便去了那儿,呆了五年。
     知道滋味,已经有最坏准备。
     
     你不怕被人杀死吗?
     我一介寒士,害我何益?
     我绝不自戕,如果与某集团
     有关,那定是被迫害。
     老天爷会为我的冤屈大旱三年,
     未来的历史终为我平反昭雪。
     
     那你的死亡观是怎样的?
     尽量活得长久多做点贡献,
     但也随时终止操劳跟死神去。
     死则死耳,何须悲伤?
     亲友只管将我化灰撒扬子江里,
     文字会把名字流传得更远。
     2012-5-16
(2012/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