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北明文集
[主页]->[大家]->[北明文集]->[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五封公开信(圖)]
北明文集
·作者简历
【最新上網】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五封公开信(圖)
【有关西藏】
·流亡西藏點燃希望之光——自序《藏土出中國》
·遺失的桂冠 ——甘地陵前的沉思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专访曹长青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圖文)
·詩僧——十七世噶瑪巴素描(圖文)
·袈裟中的慈威——記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桑
【纪实、随笔与采访】
·流亡母親——給高耀潔的信
·意義的追尋 —— 致友人書
·广而告之:流亡大记者刘宾雁五周年祭(图)
·民國最後一個背影——記中國醫生高耀潔
·刘霞的世界——與劉霞碎語
·高耀潔,儒教文化精神的血肉文本
·專訪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 - 談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
·即日消息(什麼也沒有發生)——僅以此詩獻給我的故國第六十一個國殤日
·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
·求仁得仁——廖亦武出國無門有感 
·中国冥路(上)——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中国冥路(下)——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王康赴美签证经历纪实
·盛世谵语 ——致友人的一封信(注)
·波蘭的卡廷森林悲劇——紀念波蘭4•10空難
·布衣孤筆說老康
·《尋找共同點》•全球漢藏討論會——達賴喇嘛在中文記者招待會問答 實錄(修訂版)
·故里探親,立此存照
·零八憲章——中國又一次叩響人類大門
·紅樓里的林姑娘(圖文)——紀念林昭蒙難四十周年
·致信四川安縣桑棗中學校長葉志平
·未完成的涅槃——痛忆包遵信
·新年好,新的悲伤好!(圖文)
·中国“驼峰天使”的故事(图文)——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上)
·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下)
·你走之前----寫在美國陣亡將士日
·女囚們( 五 “秦大姐”)
·女囚们(四 “假小子”)
·女囚们(三 “胖胖”)
·女囚们(二 “川姑”)
·女囚们(一 “孙女”)
·母难日的对话
·弥留之际的刘宾雁
·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
·捷克前总统、作家哈维尔印象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难,阵亡军人母亲反战引发争议
·风的色彩
·自由的现状――境外通信节选
·中国西北民歌漫谈
·中国记者谈中国新闻禁区
·中国新闻禁区一览
·不成句的话――《证词》读后给廖亦武的信
·《病隙碎笔》碎感
·尸骨的记忆(上)
·尸骨的记忆 (下)
·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 杰克斯
·一个美国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 玛尔提丝
·断代中国
·沉默的海洋----伊拉克战后随想
·先生的情人---郑义“中国之毁灭”代后记
·北明日记:不明荣耻的年代
·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北明日记:赵品潞
·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北明日记:纽约废墟上的美国精神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北明日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中国专家SARS辩词随感
·北明日记: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旧年礼物
·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
·生命的尊嚴----黃翔《夢巢隨筆》 讀前讀后
·我的书房
·上帝的弃地
·流浪人
·公安姐特写
·遭遇警察
·纪念金色冒险号难民被囚禁三周年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你是我的见证人(下)---- 黑账: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人数总调查
·音乐不是什么
·运动
·一歲的故事(圖)
【解讀美國】
·解讀美國 一:無規則與法制的獨立乃是一盤散沙
·解讀美國 二:制定憲法的暗箱作業原則
·解讀美國 三:偉大的妥協挽救危機
·解讀美國 四:美國憲法的通過
·解讀美國 五: 美國的公民權利法案
【评论】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追求自由与崇高----读北明的《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
·路標——劉賓雁的遺産(註)
【音响与视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五封公开信(圖)

北明
   2012年2月16日——20日
   
   第一封:陳光誠是誰
   第二封:你的惡行奇觀

   第三封:你的惡行是中國精神道德解體的標誌
   第四封:齊魯巾幗袁偉靜
   第五封:你的救贖
   
   

陈光诚是谁?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公开信(第一封)


   
   所有参与迫害陈光诚及家人的乡亲:
   
     早想给你写这信,犹豫至今已经一年过去,此念不绝,今日看见消息:陈光诚袁伟静状况危难,偶然出门,前者竟至昏倒,后者举步维艰,二人双双不知所终。此消息无法确证,果真如此,这信写得太晚了。
   
   还记得1996年,你周围那些身有残障的乡亲不需再向政府交税吗?你该知道是谁为他们讨回了残疾人的公道,是你的乡亲陈光诚。
     还记得你们东师古村1998年终止了“两田制”吗?当时政府对你和你的家人、乡亲“农业税”和“承包税”并收,你们不堪重负,敢怒不敢言。你该知道是谁挺身而出为你们代言,多方交涉并上访京城,最终减轻了你们的负担,是你的乡亲陈光诚。
   没忘记你们现在一旦多生一胎的结果吧?哪怕有些经过批准,也面临残忍的强迫堕胎手段,甚至株连亲属、抓捕暴打。情况之普遍令人瞠目,你该知道2005年曾有一人为你们多方呼告申诉,揭露政府非人道计生手段,并为代你们起草诉状,依法上诉控告这种非法行径,要争取你们做夫妻、做父母、做子女、做农人的尊严和权利,他就是你的乡亲陈光诚。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五封公开信(圖)

    图1-1:世界著名的中国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盲人维权者陈光诚
   
     知道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当初为什么百里之外远嫁陈光诚吧?是因为她感动于陈光诚对你们的爱,要辅佐陈光诚帮助你们。自从在你们那有限广播喇叭播音中认识了陈光诚,她出则随他一同到你或你的穷乡亲家中调查情况,提供法律援助,消弭绝望情绪,使你们在贫瘠无助、绝望孤独中找到支撑的勇气;入则帮他抄写文件、念诵数据、整理资料、传递消息。你们都知道,袁伟静娘家家境不错,她人聪慧能干,本是个受人尊敬,令人仰慕的中学英文教师,没必要嫁到东师古村自讨苦吃。
     陈光诚为何2006年春季被捕坐牢?你们无人不知。用你们的话说是“他与政府作对”,他确实得罪了县、镇、村政府的官员,他触怒当局却是为了你们。官员们自知理亏,不肯放弃巨大的利益,更不能让陈光诚继续把事情闹大,因而要他闭嘴。但劝诫威胁均无效,最后指使法院违法判他四年多徒刑,罪名是“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罪”。你们再迟钝,也能明白这两项罪名是多么荒唐可笑:你们的同乡陈光诚是一个盲人,而且并无三头六臂;他不仅是你们县里一等守法良民,而且他给你们提供的正是法律援助,要求政府的也正是依法办事,他怎么“破坏财务”还“故意破坏”?他何以“扰乱交通”还“聚众扰乱”?
     在你生活的艰难岁月,陈光诚是你权益的守护神,袁伟静是你的守护神的守护神。
   对此你们扪心自问,心知肚明。全世界更是一清二楚:陈光诚不仅如你们所知是你县选出的2003年的十大新闻人物之一,他还是2005年香港《亚洲周刊》选出的“风云人物”、2006年美国《时代周刊》选出的“全球最有影响力百人榜”人物之一、2007年(在他被迫秘密转监服刑之后)英国人权组织“禁查目录”颁发的“言论自由奖”获得者、同年美国《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信托人创立的“麦格赛赛新星领袖奖”获得者。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五封公开信(圖)

   图1-2:陈光诚登上美国《时代周刊》选出的2006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百人榜”.
   
   陈光诚被捕入狱后,你们对这一对夫妇曾有疑惑,这我能理解。因为除了你们县城镇上村里那只高音喇叭,除了政府把持的宣传工具,你们没有别的消息来源,政府的谎言成了你们主要的信息渠道,而他们为了持续迫害陈光诚夫妇并逃脱舆论谴责编造谎言。
   他们借助2003年陈光诚夫妇应邀出访美国引起县里轰动这件事,利用民族仇外情绪和仇富心理,挑唆你们与他们的关系,破坏你们对他们的信任竟歪曲事实,说他们夫妇去美国是为了向外国出卖中国情报,编造谎言说他家藏有情报所得四、五百美金。
   此一刻意诬陷我现在为他们澄清:他们到美国干什麽去了?是参观、研究美国残疾人机构去了,是为了造福於你们,做学术访问去了。人在乡间偏僻,他们怎麽有这样的机会?是因为他们献身于你们基本权利的行为感动了国际社会,所以美国相关机构邀请他们去的。在此之後,陈光诚确实曾经向国际社会披露过你们那里骇人听闻的暴力绝育堕胎手段,那是因为,他呼吁乡县各级政府改善对非人道计生政策手段无效,他不得不借助国际舆论的压力,继续呼吁。
   在这件事情上我希望你们明白下列事实:
   第一,应邀出访外国做短期学者访问,食宿差旅费用,当然是邀请方出。一般是按照当地最低生活费标准核算。既非商业盈利形式,所以无钱可赚。
   第二, 而你们当地政府的计生残暴手段毫何情报价值,只有新闻价值,只与你
   们自己的生育权利有关。
   第三,西方世界的媒体都是民营机构,客观公正地报道消息以便取信于读者,乃是职业本分;提供报酬收买新闻属违法行为,要负法律责任。举个例子:就在前几天(2012年2月12号),刚刚传来消息:英国因为一桩新闻贿赂丑闻,逮捕了受贿而提供新闻线索的警察、军人和国防部雇员和提供贿赂的《太阳报》图片编辑、首席记者、首席驻外记者、驻外记者和副总编辑。一桩新闻因为收受贿赂舆论大哗、八人被捕,你们该体会出这广大的世界跟你们的世界有多不同。
   第四,只有在言论禁忌的社会如中国沂南县,才有愚蠢的勇气为开托自己的罪行,编造这类谎言愚弄民众。
   第五,中国政府为了欺压百姓,随意将任何消息,甚至大白菜的价格、被审讯者自己的家庭状况,都冠之以“国家机密”,以便用“泄露国机密罪”迫害那些呼吁国际舆论帮助改善人权的勇士。
   
    我知道,陈光诚的事迹将在数年之后被你们淡化、忘却。就象中国历史上无数重要事件经过官方宣传扭曲,从人们记忆中消失。暴力和谎言是天生孪生兄弟,相互感应相互依存,如果这个政权继续存在,这一代官员不能下台,他们会把陈光诚修改为一个专门与政府作对的刺儿头,让他不齿于安分守己的庶民。为此,此信先要立此存照。
   
   今天先写到此,重要的话题还没说。时间关系,下次再写。
   
   北明
   2012年2月16日 于 美国•华盛顿
   
   原載《纵览中国》 2012年2月20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4282
   

   

你的恶行奇观


——给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乡亲们的公开信(第二封)


   
   所有参与迫害陈光诚及家人的乡亲:
   
    上次信中,为历史存照,为免疫于谎言,我陈述了陈光诚为双堠镇乡里残疾人的基本人权、普通人的减免税权、生育权、免除暴力绝育权所作出的努力和付出的牺牲,澄清了政府关于陈光诚袁伟静出卖中国情报、收取美国报酬的谎言,指出了这谎言的目的。时间刚刚过去不到五年,你们是当事者,那些经验和往事,不应当故意忘记。
    政府当局是迫害陈光诚的主谋,为什却写信给你?是因为这个政府不是民选的,大小官员只对任命他们的上级负责;司法不独立,法律沦为他们手中的铁链皮鞭,专门整治不服从奴役的人。如果不迫害陈光诚,他们就不是专制下的恶吏了。所以,要求他们停止迫害陈光诚,相当于与虎谋皮。
    而你,你是陈光诚的乡亲,你与他同根相生,同喝一河水,同种一方地,你的利益与他的相同,你的权益与他的一样被剥夺。更重要的是,你是他维权行为的受益者,是因为见坚持讨还你的公道、维护你的权益,他才承受牢狱之灾。
    尽管如此,面对强权和暴政、不公和欺凌,你躲在自家门窗后看陈光诚一个盲人挺身而出,我能理解;你沉默噤声于他的苦难,我也能理解。你不愿为了他人招惹麻烦,而一条岁月不能消弭的真理是:举凡圣贤皆寂寞。
    令我震骇的是,你并不甘于站在门窗之后沉默噤声,面对发生在你身边的陈光诚事件,你要站起来行动。你的行动竟然是与官府恶吏一起迫害陈光诚!迫害这个对你有恩、为你受难的人,迫害他的家庭和他的所有亲属!
   
   你们当中有乡镇当局和县当局官员的亲戚或其他关系人,有游手好闲懒于劳作的“滚刀肉”式混混,也有普通农户人家如你、远亲近邻如你、还有乡镇市井小民如你、小商小贩如你、你、还有你。……如今,你们被公众社会称为“看守”、“流氓”、“便衣”。虽然你拥有了这些称号,我不会因为你的这类行为特质,将你归为社会另类。否则,就意味着你被正常社会抛弃,被中国民间和国际舆论当作社会渣滓而鄙夷不屑,被公义和道义原则无视,因而失去审判与忏悔的机会,失去自我救赎的可能。所以,无论你穿上怎样的制服或不穿,对陈光诚、袁伟静及其家人执行看守任务还是抓捕任务,你是政府临时雇用的陈光诚的乡里乡亲,而不是政府各部门原本职工作人员,不是那个专制机器上运转多年的齿轮、螺丝钉或方向盘、传动器。因此,这是我对你们有话要说的原因:
   我把你们当作可以讲道理、明人伦、论是非、知善恶的人。古人说,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我当你是载舟覆舟之水,而不是当代漏水沉疴之舟。
   
   你配合当地官吏,按照县乡衙门相关部门的安排,封锁陈光诚的家院,阻止陈光诚外出;陈光诚入狱後,你继续封锁,阻止他的妻子袁伟静外出。你们联手不分昼夜,不计晴雨,不论寒暑,把陈家的农人之宅变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监牢。
   从2005年至今(2012年)七年之间,除了袁伟静三次归于失败的短暂出逃,除了2010年3月3号到23号期间20天的消停,你们的监控未有一天一丝的松懈。这种情况,在千年中国皇权专制史上也是闻所未闻,这是你们的“伟大”创举。
   不仅如此,随着你们的恶行露布天下,导致八方义士仁人接连到访,你们开始了封锁村庄的联防战役:你们划地为牢,在东师古村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步步为营,不仅村里的各门户、各巷口、各路段都有你们分工把手,村外举凡通往东师古的各条路口,你们更是轮流值班、联防把手,无论黑夜白昼、冬夏春秋、阴晴雨雪。这是你们的另一个旷古“壮举”:你们相互合作,把东师古村这个坐落在京沪高速公路两公里处的普通村庄,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禁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