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的1989(6)刘晓波]
万润南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6)刘晓波
   
   刘晓波后来被官方媒体公开指控为操纵学运的“黑手”,并发表了批判他的长篇文章《刘晓波其人其事》,其中有这样的文字:


   
   “今年4月,北京发生动乱后,刘晓波决定提前结束在美国的访问讲学活动,接受‘中国民联’的派遣,于当月27日匆忙回到北京,直接插手学潮,极力煽动动乱。四、五月间,他经常奔走于天安门广场与四通集团公司之间,与该公司总裁万润南多次密谋策划,对于动乱的不断升级起了极其恶劣的作用。”
   
   中共的许多官方文章,常常夸大其词,有的地方甚至要反其意而读之。“经常奔走于天安门广场与四通集团公司之间”,其实是“偶尔有过来往”;“多次密谋策划”,其实是“有过一次谈话”;“对于动乱的不断升级起了极其恶劣的作用。”,其实是“为了使学运的和平结束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以前我提到过,我和刘晓波初识是在1988年初,我们承包云南电子设备厂以后,四通管理学院在昆明开班,曾经邀请他来给我们讲“美学”。他讲话有点结巴,越是结巴的时候,往往言辞越见其精彩。他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范儿,许多提法惊世骇俗,记得他讲到美国民主女神像手中的火炬的时候,用了一个非常不雅的比喻,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当时,他的妻妹陶宁,是我的英语翻译兼秘书。她原来是北大的英语老师,气质、风度、同声传译的水平,皆是一流。
   
   4月29日,刘晓波和吾尔开希联袂到四通来找我,地点是在我的办公室。晓波刚从美国回来,我说他是回来“趟浑水”的,那时候他意气风发,挽起了袖子,摆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刘晓波在美国的访问工作本来要到1990年才结束,他提前回国的情况,贝岭在《别无选择——记1989年前后的刘晓波》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
   
   刘晓波在纽约给他打来电话,“说决心已下,后天就要启程返国,为了不让自己再犹豫,索性买了不能更改日期的机票。”
   
   “我放下电话,立即赶到他的住处,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晓波,我为你骄傲。你先走,我随后就到。’此时的他,一扫前些日子的迷惘,有一种罕有的平静,他有些结巴地说:‘贝岭,咱……咱们这时不……不能只待在纽约,我们此生不都是在为这一时刻做准备吗?’”
   
   应该说,他有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
   
   第一次见到吾尔开希,感觉很好:阳光、帅气……而且有灵气。一开口,就和我套近乎:“万总,我以前就找过你,却让你的部下给挡住了……”
   
   “什么事情?”我有点好奇。
   
   “我们想组建一个北京高校联合的文工团,希望能够得到四通的赞助和支持。”
   
   “嗯,不错的想法。不过,先得等大家回到学校,回复正常秩序之后才有可能。”于是,我讲起了和陈东访谈时讲过的那些车轱辘话。在表示对学运的理解和支持之后,开始诉苦:“你看,你们一上街,交通就堵塞,顾客就上不了门,我们就做不了生意。我们的铺面是租来的,要付租金;资金是从银行借来的,要付利息;四通里里外外2000多员工,端的是泥饭碗,你们要考虑到我们的承受能力。”
   
   我说,我们原来预计过了“头七”,4月22日耀邦的追悼会开过以后,就可以消停。大家刚想偃旗息鼓,结果出来一个“4.26社论”,又把大家的火给拱了起来。昨天的大游行组织得很好,看来,大家的情绪一时难以平复,马上就是“五一”假期,接着又是“五四”70周年,估计要过了5月4日才能消停了。
   
   刘晓波当时就向吾尔开希建议,以后不要再搞这种大游行了。应该回到校园里,借这个机会把校园民主搞好。学生成立了自治联合会,教师也可以成立教师联合会。或者教师和学生一起成立校园自治的民间组织,像北大的三角地那样,在师大的校园里也开辟一个类似的自由论坛园地。这个自治会主要是为了争取学生的权益,增加校务的公开性、透明性,学生和教师应该能参加校务管理。
   
   应该说,这些想法很务实,也很平和。我由衷地赞成。
   
   而且,我们对政府到目前为止的表现,除了4.26社论的定调离谱,其他方面的应对都持正面肯定的态度。例如对耀邦悼念活动的安排,对耀邦生平的评价,新闻媒体对学生游行的正面报导,在4.27大游行中警察的克制和容忍。特别是,政府已经开始和学生对话,这是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
   
   是的,4月29日,政府和学生展开了第一次对话。政府方面由“国务院发言人”袁木领衔,学生方面为首的是“对话团团长”项小吉。
   
   @
(2012/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