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的1989(3)存亡之秋]
万润南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4月22日,150余位知识分子发表了一份请愿书,希望中央和学生对话,呼吁政府不要对学生的抗议活动采取暴力手段。我虽然没有签名,但认同,因为这也是我的心愿。


   
   我感觉城门失火,迟早有一天要殃及池鱼。我用一种忐忑的心情,关注着事态每一个细节的发展。
   
   当天,胡耀邦的追悼会按既定程式在人大会堂举行,谢天谢地,没有出什么意外。
   
   4月23日,我从新闻联播中听到赵紫阳启程去朝鲜访问,心头掠过一丝不安。这是一个历史的拐点,每一分钟都可能发生突变,这时候离开关键岗位……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本来,胡耀邦的追悼会开过了,学生如果能够趁势收兵,坚持他们的七点要求,从此开始良性的朝野对话,是和平结束这场运动的第一个机会。可惜,这个机会没有被抓住。
   
   当晚,北京市21所高校决定成立“学生临时筹备委员会”,北大的学生呼吁全国性罢课。学运方兴未艾,完全没有就此收场的意思。
   
   4月25日,我在公司的干部会上第一次谈到了这场学运。地点是在公司的咖啡厅,到会的有事业部经理以上的干部45人。以下是我的讲话:
   
   从悼念胡耀邦开始,学运到今天已经十天了。最初,学生有一个七点要求。最近,又有一个五条,要求保障人权,民主宪法,新闻自由,公布领导人财产,提高教育经费等等。这些要求,政治性很强,并且无限期等待答复。从昨天起全面罢课了。现在,问题变得有点复杂。
   
   怎样对待这样的局面?首先应搞清楚我们四通自己的历史方位——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大家都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学生敏感、热情、要民主、爱国,是国家的希望。但是学生的要求比较空泛,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学运一旦持久,就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据说,长沙有人砸了“五一”路上的商店,西安有人烧汽车……就是说,各种各样的社会力量,会利用学运的机会,纷纷出来,借机发泄自己的不满,甚至是乘机破坏。
   
   对于四通,带来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方面,当听到四通人支持他们或四通人向他们捐钱的时候,学生就高喊“四通万岁!”;另一方面,当学生高喊打倒“官倒”的时候,四通也在他们的打倒之列。我看到一张大字报:“官倒——万里的儿子(侄子)——万润南”。看来这些学生不读《经济日报》。夹在政府和学生之间,四通的位置很微妙。处理得好,四通被两边都接受;处理得不好,四通成为两边的打击对象。
   
   上星期,贺光辉问我有没有去看学生游行?我说:第一,没有时间;第二,企业应当是社会的稳定因素。他就没有再追问。
   
   临走时,他又问我关于“八九宪章”的事,我说我和他们没有关系。
   
   看来,我们被两边都接受的可能性不大,成为两边打击对象的可能性却很大。
   
   要劝学生节制。这次运动,政府的应对尽管有些地方偶尔不够意思,但总的表现还是相当宽容的。另外,我党一贯的做法是外松内紧。我注意到,我去北大看大字报,马上有人照相。这也没什么。如果连看都不行,这个国家也就到头了。这几天,有许多人从各种渠道打电话来,提醒我们要谨慎。
   
   在这种形势下,除了公司成立五周年活动照常进行,其他的大型活动统统从简。本来有人想搞一次大型的答谢歌会,我建议最多开一个座谈会,对支持者表示一下意思就可以了,不宜把动静搞得太大。曹思源那里本来准备开第二次修宪讨论会,我也建议缓一缓。
   
   昨天,有一位美国密西根大学的研究生叫李凡,他要搞一个调查,题目是“世界价值观”,说要和四通合作。他认为四通的目标,是要造就中国第一代中产阶级。他们的文化素质、价值取向是社会的稳定因素。李凡说,你们的社会发展研究所,要成为中产阶级在政治上的代言人。
   
   学生代表了空泛但是激进的要求,我们是实实在在对社会发展有自己的见解、并且实实在在地作贡献,是真正的稳定力量。
   
   我们不是学生的对立面,但也不取简单的支持态度。这是个很复杂、也很敏感的问题。学生一说“倒爷”和教育经费就情绪激动,有一种说法,说四通就是新资产阶级分子。
   
   只有稳定,改革才能按部就班进行下去。社会动乱,首先摧毁的是未来有希望的潜结构。四通就是这样的潜结构。我们刚争取到一点民主,这个民主就被用来反对改革。给深圳立法,这是一件很好的事,但人代会上40%的人反对。如果再次表决肯定会给否决掉。许多代表都以投否决票为荣。有很多人,口头上赞成改革,但当改革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就反对改革。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绷得住劲儿。当中国的大多数人都成为四通这样,中国就有希望了。不要在动乱中把这一点希望也给扫荡光了。
   
   这时候,段永基插话:我们经济上是脆弱的,基本不要介入。
   
   我说:老段是绷得住劲儿的。总的原则是要谨慎,要密切注意各种动向,要作好各种充分准备,包括有人来打砸抢。
   
   1987年初,有人问我对学生运动的评价,我说,历史是一个进程,我们很难站在一个横断面上来评价它。历史会作出自己的评价。
   
   动荡——任何社会动荡,时间长了一定会影响经济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了影响。据海淀区统计,今年的新产业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3%。除了四通,其他公司都有大幅度的下降。中关村的十大公司,今年一季度的总收入10303万元,四通6093万元,占总收入的59%。总利润787万元,四通445.7 万元,占利润总额的56.6%。
   
   我在香港见到张五常,他向我介绍他的一本新书,书名叫《存亡之秋》,他认为,中国的八十年代,是动荡的年代,而现在则到了关键点,是“存亡之秋”。
   
   但愿我们的四通、我们的国家,能安然渡过这危机四伏的存亡之秋。
   
   
   
   
   @
(2012/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