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万润南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
·[贺新郎]唱和小胡
·关注郭泉
·【七绝】重阳—为黄永玉老补三句诗
·有感于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
·记2009年中国年度汉字
·【七绝】枯木赞
·代课教师叹
·七绝四首叹时政
·宜兴万氏(1)义者宜也
·宜兴万氏(2)毕公苗裔
·宜兴万氏(3)毕万入晋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2)名垂青史
·宜兴万氏(13)明清之交
·宜兴万氏(14)文采风流
·宜兴万氏(15)晚清余韵
·宜兴万氏(16)二度劫难
·《宜兴万氏》缘起(代序)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alt="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曹思源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5月30日,就在香港亚洲电视台播放在四通的访谈节目的同一天,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在新闻联播节目中,四通再次榜上有名。上次是因为4S排版软件和中国印刷技术研究所之间的产权纠纷,这次是因为推动人大召开紧急会议被六名人大常委告了状。
   
   5月25日,香港《文汇报》刊登了“人大常委五十七人上书要求召开常委紧急会议”的消息之后,李鹏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名义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对人大常委签名事件进行调查。结果,有高登榜、王厚德、宋汝棼、李琦、顾明、刘大年等六名常委在5月30日的新闻联播节目中发表声明,声称自己没有同意签名,是被“盗用名义”,是四通社会发展所造谣,要求追究四通的法律责任。
   
   5月31日的早间新闻,又重播了6位常委的指控。当天的《人民日报》也刊登了这一新闻。
   
   当年,CCTV的新闻联播节目的是全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节目。四通的广告就安排在这个节目之前,被称为黄金时段、价格不菲。5月31日的新闻联播节目很有意思,从四通的形象广告开始,以四通被告状结束。
   
   后来发生的事情,那篇为我评功摆好的文章是这样描述的:
   
   5月25日,香港《文汇报》在头版头条位置以“人大常委57人上书要求召开常委紧急会议”的通栏大字标题,发表了综合消息,并强调指出:“据悉,紧急会议的重点包括罢免李鹏。”
   
   其后,知悉香港《文汇报》这条消息的一些人大常委委员,纷纷辟谣,并提出了严正抗议。“四通”内部也议论纷纷,许多员工表示怀疑和不满,插手签名活动的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也乱了阵脚。针对这个情况,5月31 日晚,万润南紧急召开了四通公司全体职工大会。会上。万态度强硬地重申:“四通研究所就是四通集团公司的!”并就5月30日部分人大常委委员的指责,发表了3点意见:“一是血要热,二头脑要冷,三是骨头要硬。”公开为他的同伙撑腰打气,要他们站稳反动立场,与党和政府顽固对抗到底。
   
   “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确实是我当天所说,下面是我这次讲话的录音记录:
   
   时间:1989年5月31日,下午5:00 - 6:00
   地点:公司营业大厅
   
   万:今天临时把全体职工召集在一起,就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做一些说明。因为这个公司是大家的心血创建的,有问题也是大家的问题。我有责任把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我们对这些事情应该采取的态度,告诉大家。
   
   昨天晚上,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中都在比较显要的位置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六名人大常委告了我们的状。
   
   这条新闻播出以后,社会反响很大。昨天晚上和今天一天,许多关心我们的人都纷纷来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公司里职工也很关心,议论纷纷。我们今天请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曹思源同志来向大家做一个说明。
   
   (曹思源宣读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严正声明》,今天的香港《文汇报》和《澳门日报》已发表了该声明。之后,全体职工报以热烈的掌声。)
   
   万:有大家这样热烈的掌声,我看不需要再讲什么了。这个事情我们做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一个公民与人民代表联系,希望就当前人们关心的问题开会讨论,这没有什么错!
   
   昨天我听到这个新闻后,马上给曹思源打了电话,讲了两点:第一,告诉他们不要为这件事背什么包袱,这个工作做得不错;第二,希望对那些发表声明的常委给予谅解,有人屈服于压力,是可以理解的。应该说,中国社会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你想,五十七个委员,只有这么几个表示了一下有不同看法。当然,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要说清楚。
   
   《澳门日报》登了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这个声明,还加了编者按语。其中有这样的话:“作为一名人民代表,应该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硬骨头精神。对于真理,应该服从,不能做随风摇摆的墙头草,更不能倒打一耙。对于历史——其中某一位是历史学家——应该有使命感,尤其是作为历史学家,更不能将历史任意拿捏,应当有史识、史才,而首先应该有史德。”
   
   今天开这个会,一是给大家交个底;二是告诉大家没什么,要沉住气。一定不要外面没乱,自己先乱。外面是“动乱”,内部是“乱动”,这样就不好了。我在上次开会时讲,一、血要热,二、头脑要冷。今天要加一句:三、骨头要硬。没有什么大不了。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帮四通做了一次很好的宣传。通过电视台,我们又成了全国的热点。前有 4S,后有签名事件。
   
   我想,一个国家的公民与人民代表之间的联系被认为是非法或别有用心,那不就奇怪了吗?这其实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在关键时刻,很重要的一条,我们要凝聚共识、同心同德、同舟共济。
   
   当前,我们还是要坚守岗位,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能不能安身立命,取决于我们在市场上做得怎么样,取决于我们的经营情况,因为我们是企业。
   
   最近我们连续开了几次干部会,确定了目前要做的四件事情。
   
   第一是促销,促进销售。这个月销售额只完成了2,800万,四、五月份我们连续两个月没有完成计划目标了,这个月大概只完成了计划的70%。所以销售要抓紧,市场份额才是我们的身份。
   
   第二、压仓,要压缩库存。原来的库存结构本身与销售规模的比例就有问题,在当前销售规模下降的情况下,库存结构就成为更突出的矛盾,要调整,要把库存降下来。
   
   第三、节支,节约开支。要准备过一段紧日子。
   
   第四、还贷,要把信贷规模降下来。
   
   促销、压仓、节支、还贷,这是我们要关心的热点。
   
   今天的《人民日报》很有意思,第二版发了指控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六名常委的声明,旁边发了一则风马牛不相及的新闻:《瑞丽通讯,四通八达》,又在第五版发了一篇关于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成立经过的正面报导。
   
   我说明一下,本来,四通公司和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都是独立的法人,我们可以撇清关系,甚至有人建议要作切割。但在这个时候,我要讲,我们就是有关系。最早,曹思源同志要办一个研究所,要独立于企业,它现在也是独立于企业的。但是,研究所是我们资助他办起来的,所以也叫四通。我们的许多要做的研究,比如民办企业的立法和保护问题,就委托他们做。这种时候我们不用回避这种关系,在困难的时候,我们更要互相支持。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讨论会,会上有一种看法,认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体制改革是要过市场关,政治体制改革要过民主关。这两个关是密切相关的。过不好市场关,民主关也过不好;过不了民主关,市场关也会有问题。最近之所以发生学运,主要是我们经济体制改革遇到了一些问题,很难再深入下去。这时候,许多人提出政治体制改革要配套进行,同步进行。我们作为企业,面临的是市场关,作为社会发展研究所,他们研究的是中国怎样过好民主关。这是两条战线,又是互相配合的。所以,我们之间就是这种唇齿相依的关系,不用隐晦什么。
   
   今天就讲这些,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下面再联系。
   
   想知道当年四通被人大常委告状后的新闻效果吗?通过CCTV嚷这么一嗓子,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推动人大召开紧急会议这样的大好事,背后原来有四通的努力。民众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四通的支持。6月1日、2日这两天,四通的营业大厅顾客爆满,创造了连续两个月萧条后的销售奇迹:
   
   6月1日,营业额208万元;
   6月2日,营业额153万元。
   
   我们真应该套一句本山大叔的话:“感谢领导、感谢CCTV。”
(2012/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