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万润南:我的1989(1)悲剧序幕]
万润南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润南:我的1989(1)悲剧序幕

   万润南: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1989年在北京发生的那场风暴,对我、对四通、对赵紫阳、对邓小平、对我们的国家、甚至对我们整个民族,都是一场悲剧。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心脏病突发溘然离世,揭开了这场悲剧的序幕。当年他被老人帮用不公正的“非程序权力更迭”手段搞下台,民众对他充满了同情。民间积累的种种怨愤,终于爆发了。
   
   听说北大贴出了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我预感要出大事,所以第一时间去了北大。我想起了23年前,清华园的大字报。啊,久违了,大字报……
   
   我西装革履的挤在熙熙攘攘的大字报区,很引人注目。发现不停有人从不同的角度给我拍照留念,我知道自己被“有关部门”盯上了,便淡然一笑,依旧神闲气定地看大字报。看到一些有文采的句子,不禁莞尔。至今印象深刻的,有这样两则:
   
   “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
   
   据说原话出自冰心,她在悼念耀邦时说:“我已经90了……”,所以“该死的”,很明确是自指。但贴到北大校园里,显然是另有所指。
   
   还有一首改变自《奉献歌》的歌词,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把长寿奉献给小平,把短命奉献给耀邦;把捐赠奉献给邓儿,把彩电奉献给赵子。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呢?我的苦难的百姓。”
   
   有人贴出了一份错误百出的关系图:其中把贾春旺编派为贾廷三的儿子,万润南则被指为万里的儿子(侄子)。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之前就听到过这种传闻,我曾经感叹过:在中国搞改革真难,连姓什么都要仔细选择一下。也郑重其事地辟过谣,但无济于事。
   
   1989年6月以后,我到了海外。在洛杉矶巧遇到万里家的老大。我和他开玩笑:“哈,有人说我们是本家,不过应该是500年前的本家。”
   
   万老大认真地说:“我们500年前也不是本家。你的那个‘万’是真的,我们家这个‘万’是假的。‘万里’是我父亲参加革命后用的化名。”记不确切了,好像说他们原来姓张。这样的情况,在共产党的老一代里很普遍,例如,李玉家就不姓李,而是姓雷。于光远其实也不姓于,而是姓郁。那时候,好像很兴这一套。
   
   悼念胡耀邦的挽联和大字报很快就贴到了天安门广场。纪念碑的铁栏杆下有这样一副对联:
   
   民主先驱,社稷为先,千秋耀;
   开明公仆,天下为公,兴华邦。
   
   从4月18日开始,北大、人大等北京高校的学生开始走出校门游行,并且在人大会堂前静坐,提出七条要求,并且要求中央领导接见。
   
   七条的大致内容是:
   
   一、重新评价和肯定胡耀邦;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自由化;
   三、领导人及其子女公布财产;
   四、解除报禁;
   五、增加教育经费;
   六、取销限制游行的“十条”;
   七、政府领导人就失误公开检讨。
   
   周舵负责的综合计划部和总裁办编发了《消息参考》,随时向我通报社会上的最新动态。这份小报只供极少数人阅读。
   
   4月19日,《世界经济导报》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悼念胡耀邦的座谈会。与会者有李昌、冯兰瑞(李玉的母亲)、胡绩伟、李锐、严家祺和戴晴等近百人。
   
   《世经导报》把座谈会上的发言整理编发了五个版面,出报前却被江泽民主政的上海市委腰斩,据说江还拍了桌子。但《导报》的总编钦本立表现了凛然的风骨,坚持不同意上海市委的处理意见,宁可被撤销了总编辑的职务。
   
   这位铁骨铮铮的钦老板,和李玉的父母是故交,与四通也关系匪浅。我这里披露一件鲜为人知的往事:四通其实是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幕后“金主”之一。其来龙去脉,明天接着交代。
(2012/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