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万润南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3)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5)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所有跟读我这篇回忆文章的朋友,读到现在,都会产生一个疑问:你既然那么冷静,那么平和,那么“置身事外”,后来又何必流亡海外呢?还有一些人,或者是出于好奇心的三毛小朋友,或者是有任务的五-毛-大朋友,希望我讲一些当年的幕后秘密……


   今天,我就回答你们的疑问,讲一个幕后秘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或者帮助你们完成任务。
   
   当戒严部队大军压境、流血冲突不可避免的千钧一发之际,用现在的网络用语,哥Hold不住,终于出手了。后来我出手做了两件事,这是我老万在1989年真正的辉煌。
   
   而且,我做这两件事,确实有“上面”的授意。当时在四通干部会上宣布我“准备介入”时,也提到“这是‘上面’的意思”。后来戒严部队一直追查这个“上面”是谁,却不得要领。今天我就公开解密了。
   
   这个“上面”,是我的岳父大人李昌。
   
   5月20日,当他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要我运用在学生中的影响,说服学生尽快离开广场的时候,我可以想见他的焦灼和不安。李昌原来也是学运出身。当年12.9运动,他是清华物理系的学生,也曾领队游行到天安门,他还担任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全国总队的队长,大概相当于现在广场上的“高自联主席”或者什么“总指挥”吧。我相信,他在广场学生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身影。所以,他对学生运动,和其他党官应该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当他看到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政权,有可能对今天的年轻人开枪,情何以堪。据说,他还找过十位退休的上将、找过紫阳、找过杨尚昆、找过李鹏、找过聂荣臻……
   
   我理解他,不要流血、不能流血,这是我们的共识。但是我一旦介入,我比谁都清楚,这对我、对四通,意味着什么。我当时长叹了一声,心头掠过一阵悲凉:“唉,就算是毁家纾难吧……”。
   
   当时,听说深圳大学的罗征启老师也领衔发表了公开信,就更坚定了我的决心。罗老师是我一生敬佩的师长,老师都出手了,学生岂能落后?
   
   我是行事果断、说干就干的人。5月21日上午10点,我在办公室约见了北大、清华的四位同学,他们是清华大学化工系84级的李英华、清华大学材料系84级的耿学洪、北京大学地理系87级的范九利、北京大学物理系87级的研究生王有才。
   
   以下是我和他们这次谈话的录音记录:
   
   对当前的局势,谈几点我们的看法。这是我们几位(我指了一下当时陪同见面的崔铭山和曹务奇)经过深思熟虑的意见,供你们参考。
   
   第一点,是到了“收”的时候了。现在是收的最好时机。应该说,学运当初提出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你们的目的是要唤起民众,反对腐败、深化改革,已经深入人心了。游行、绝食,本身不是目的。到目前为止,你们的活动组织得非常好,就像写一篇文章,开篇、中篇都写得很好,现在要把尾收好,但这往往是最难的。
   
   第二点,目前的局势已经僵持不下去了。许多学生已经十分疲劳。面对强大的戒严部队和专政机器,打持久战非常不利,也不可能。
   
   第三点,要考虑社会的承受能力。现在已经造成了社会生活的不安定,这又可能成为军队动武的口实。戒严部队进城了,还没有动武,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他们顾虑民心的向背。如果坚持对峙,出现了混乱,你们就会失去民心的支持。
   
   当然,你们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凯旋而归。要部署好每一个行动的细节,要把退出的工作做得井井有条。
   
   国有宪法,党有党章。要按宪法和党章来争取你们的权利。民主政治的建设,要靠一点一滴的积累。我们争取民主,我们的行为就要符合民主的规范。甘地说过:水晶一般的目的,要用水晶一般的手段来达到。
   
   你们要大张旗鼓地号召市民坚持生产,坚守岗位,不要破坏公共秩序,动员公交职工把汽车开起来,社会生活正常运转起来。那些下令戒严的人就在全国人民面前输了理。现在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机会。也许只有一瞬间、也许只有几个小时。你们抓住这个机会,拟定一个可操作的行动方案,然后凯旋归来,那么,这次学运,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杰作。
   
   第二天,我又约见了75名广场上的学生代表。
   
   再说一下我的那位泰山大人,六四后秋后算账,他差一点被清除出党,与他同命运的还有李锐、杜润生、于光远。
   
   2010年,老人家以96岁高龄离世。我在海外不能回去奔丧,只能写一副挽联寄托哀思:
   
   磊磊泰山石九十六年看尽东海日出百潮涌起;
   沁沁半子心廿又一载望断西楼月圆千帆归来。
   
   组织上(李老生前的工作单位中纪委)问家属:“李老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岳母说:“李老有一个心愿就是让小万回来。”于是中纪委办公厅正式给中办发文,提出此项要求。得到的答复是“有关部门”不同意。
   
   TNND,“有关部门”!
   
   @
   
   
   

此文于2012年05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