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同志耶?先生耶?]
张成觉文集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志耶?先生耶?

   随着此次到中南海接受温家宝总理的任命状,以及陛见胡锦涛,CY正式黄袍加身。但其本人的政治身份依然扑朔迷离。此前王光亚以“先生”称之,等于把“人民网”一度赠予的“同志”名分撤回。
   
   尽管如此,由于CY当选后第一时间到西环谢票,中共香港地下党组织近期备受瞩目。市民固然不能接受西环治港,对新特首会否沦为屈从此地下组织之傀儡,更是忧心忡忡。
   
   该组织正式名称为中共香港工委,回归前挂“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招牌,1997年7月1日起改称“中央人民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


   
   香港工委地位微妙,港英管治末期,许家屯和周南相继出掌,对外称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级别却是正部级,比作为大陆最高新闻机构的新华总社之社长,还要略高半级。且许、周二人均不主理新闻事务。
   
   尽管第一把手位列封疆大吏,但香港地下党毕竟从未在港正式注册,故如若公开活动则属违法。其成员也因此闪闪缩缩,不能光明正大地坦陈自己的政见,但囿于极其严格的党纪,又必须和中央保持一致。比如六四的平反问题,就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赞成平反,便忤逆北京意旨;反对的话,又成过街老鼠。只能兜圈子,顾左右而言他。
   
   马克思丶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上说过:“共产党人认为隐秘自己的观点与意图是可耻的事。”毛尝云:“全党同志,更不待说是党的高级干部,在政治上都要光明磊落,应该随时公开说出自己的政治见解,对於每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表示自己或者赞成或者反对的态度,对的就坚持,错的就改正,这是党的作风问题,党性问题。”(《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1955年3月)
   
   被梁慕娴指证为地下党的叶国华,被一再质疑是否党员的曾钰成,以及被金尧如多次透露身份的CY,对于马、恩、毛的上述谆谆“教导”,不知作何感想?
   
   由此觉得,特区新主被视为“狼”,不无以偏概全之弊。忍辱负重,支吾其词,甚至赌咒发誓并非任何政党成员而面不改容,此等能耐岂一个“狼”字可以概括?
   陈方安生所云“变色龙”也许贴切得多。
   
   香港地下党何故至今仍不堂堂正正地走出地面,公开亮相面对广大市民呢?《开放》杂志老总金钟有如下解释::
   
   “中共为香港地下党制定了一个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丶积蓄力量丶长期埋伏丶以待时机。」据说这是大跃进时期的指示,距今已是五十有三年了,这是港共保密的「法源」。”(《地下党开始家喻户晓---记梁慕娴访港三日》,载《开放》第4期)
   
   上述说法不确。“十六字方针”绝非1958年大跃进时期的指示,当时也根本无必要发出这样的指示。它首见于1940年5月4日,在毛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对东南局之指示中。毛提出在国民党区域的方针为:
   
   “荫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反对急性和暴露。”(见《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同年12月25日,毛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对党内指示重申:
   
   “在敌占区和国民党统治区的政策,是一方面尽量地发展统一战线的工作,一方面采取荫蔽精干的政策;是在组织方式和斗争方式上采取荫蔽精干丶长期埋伏丶积蓄力量丶以待时机的政策。”(《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6年3月第一版,760页)
   
   因此,只能说港共沿袭了1949年之前,中共“在敌占区和国统区的政策”。不过,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后,身为大陆执政党兼全世界最大的共产党,中共于蕞尔小岛的香江,依然采取“地下活动”方式,实在耐人寻味。
   
   对此,曾钰成不肯正面回答其是否党员时说过:“(党员)被标签,带负面色彩。”(大意)此乃大实话。在港人心目中,正如社会主义招牌始终受抗拒,“伟光正”也一直不馨香。
   
   邓小平当年提出“一国两制”,即基于当时的现实,承认资本主义在本港被大多数人接受。邓没有将社会主义强加于港人,应该说不失为一项明智之举!
   
   一项72年前提出的政策至今不变,亦可见中共始终视港人为敌,最低限度归之入异类。由是观之,到邓所云“五十年不变”的日子,即2049年7月1日之前,CY的真实政治身份绝不会公之于世。届时彼就算健在亦届95岁高龄,垂垂老矣,如此大半生不明不白,哀哉!
   
   (4-11)修订
(2012/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