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曾节明文集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薄熙来被摘除顶戴花翎后,近一个月既无解释、也无处理下文,受胡锦涛袒护的迹象很明显。最近突然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开除出党,同时“胡锦涛亲自下令彻查薄熙来”的“内幕消息疯传”,令人倍感唐突。一直以来都在传温家宝力主严查薄熙来,胡锦涛一直在闷声装蒜,甚至风传胡河蟹在利用薄熙来一案漫天要价,企图赖着军委主席不退,怎么一夜之间,胡某人突然变身“粉碎四人帮”的华国锋了?
   很明显,薄熙来突遭严办,说明温家宝的意见主导了政治局常委;见势不妙,十年来鬼鬼祟祟纵容和利用薄熙来等毛左势力的胡锦涛,忽然间摇身一变,一夜之间成了粉碎当代“四人帮”——薄熙来反党政变集团的“英明领袖”,反过来抢夺温家宝苦心经营的名誉成果。
   这实在让人开了眼界,世间竟有这等懦夫无赖烂痞,明明自己是抢劫杀人团伙的元凶老大,现在眼见抢劫杀人干将被群众包围殴斗、败局已定,就于最后一刻从幕后跳出来扮演擒拿劫匪的英雄,比谁都英勇、比谁都高调、奋不顾身地望死老虎的屁股上接连踏脚。就等于扶持义和团向八国宣战的慈禧,在被联军痛殴后,一边痛杀“拳匪”,一边堂皇宣称:清国人民在慈禧的领导下,一举粉碎了义和拳邪教集团。事实上,这等的无赖无耻,连慈禧都做不来,慈禧再流氓也只是说:她当初受了拳匪迷惑,现在幡然悔悟了。


   胡锦涛之所以急不可耐地演变脸戏,一是企图挽回因薄王事件而大挫的形象,顺便欺世盗名,象华国锋窃取“英明领袖”之名;二是顺水推舟,以保持主导权,继续力压温家宝一头,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以骗取党内各派支持、麻痹体制外反对派神经,最终达到连任军委主席不退的目的。连任了军委主席,“太上皇”的目标就实现了大半,因为江泽民毕竟年事已高,一旦江死,胡记红朝即可建成,届时不仅可以连任军委主席,即使象金正日那样掌权到死,也不是黄粱虚梦。
   
   俗话说:“假的真不了。”胡锦涛心中的太阳毛泽东也说过:“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胡锦涛的“英明领袖”伪装不用别人去剥,还在表演途中就穿了帮。
   胡锦涛还仿效毛泽东处理林彪事件,将有关薄熙来的文件下发至市局一级。但大流氓毛泽东毕竟有几分枭雄气,敢于将所谓要刺毛搞政变《五七一工程纪要》完完整整、明明白白摆上台面,下发县市一级;胡锦涛在“紧套”套不住的情况下,方掐头去尾、遮遮掩掩地抛出一个什么“薄熙来严重违纪”的由头,又以火箭般的速度,紧急勾兑出一个不伦不类、疑点重重的“薄谷开来杀人案”,简直比毛泽东还黑、还虚、还妄,明眼人不禁要问:煞费苦心却炮制出这样的破烂,何以服党政军?当年毛泽东敢于在黄金时段通报“九一三”事件,江泽民更敢于现场直播对陈希同的审判,现在胡锦涛连查办薄熙来的消息,都要在偷偷摸摸在半夜播出,形同做贼。明白人不禁要问:到底谁是贼?薄熙来倒了,封网抓人更猖狂了,小老百姓举举横幅都打得满街流血,追查政治谣言要狂抓千人...薄熙来走了,装甲车来了...人们不禁要问:到底谁是贼?
   
   
   今天一大早读了廖亦武蘸泪含血的越境流亡追记,看得我浊泪盈眶,余不禁拍案大骂曰:“胡锦涛,你个麻批不如的东西!你个政治太监、假货、烂货、贱货,实实在在狗彘不如!
   多年来,廖亦武扎根底层,以中国土壤为母体脐带,写出了当代真正诺奖水平文学大家作品,自流亡泰国以来,老廖的作品我几乎每篇必读,廖亦武本来要象帕斯捷尔纳克一样,深植中华故土,可望攀上文学的峰顶,如今这脐带,却被胡正日北韩化“维稳”的剪刀,狠狠地剪断了。胡锦涛扩编的国保,还以捅下体的方式,把余杰——另一个一心要留在中国的作家驱赶出国。正如廖亦武所说的,现在的中国,是“六四”以来最黑暗时期(不,是“文革”以来最黑暗的时期——曾节明),一个连玩笑都不准开、连聚餐都要取缔的时期。
   
   胡锦涛是不是“国王转世”、“高层生命?”我不知道,但胡锦涛确确实实不一样。
   胡锦涛与胡耀邦、赵紫阳等“老革命”过来人不一样,民国过来人胡、赵,尚存善根良知与传统道德,胡锦涛只是个惟党性是从的毛共辅导员。
   胡锦涛也与江泽民不一样,“汪伪”大学教育出来的江泽民,多少有点眼界学识和国际观念,内心向往西方文明,胡锦涛则是只闻卓娅、苏拉、马列斯毛的党机器标准件,张口不说人话。
   胡锦涛与薄熙来也不一样,薄熙来仰仗“根正苗红”,颇有有特立独行、敢作敢当的自信和胆魄,薄熙来再不是东西,任何人都无法否定:此公浑身充满“谋大事”的不俗之气,而小资本家出身的胡锦涛,本非共产党的纯正根系,完全依凭数典忘祖、欺师卖友、六亲不认、凶残恶毒等垃圾品性(所谓的“党性”)蹿升至中南海。胡锦涛这样出身的人要想腾达,得拿出比“太子党”们更多的党性才行——也就是更冷酷、更卑鄙、更混账、更凶残,薄熙来的发迹,多少还靠一些行政管理的能力和实在的政绩,而胡锦涛主政地方时,走到哪里都是一塌糊涂,其飞升全靠两大“功勋”:一是“拉萨平暴”大屠杀;二是于地方官中率先表态,坚决支持邓小平的“六四”大屠杀。薄熙来好歹敢于横刀立马于高层官场搏杀,敢作敢当,至今无悔;胡锦涛十年来对高层谨小慎微如小媳妇,对老百姓的镇压则大刀阔斧肆无忌惮,诚乃毒如蛇蝎,凶如暴龙:昔年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上街大杀喇嘛,注定千秋不灭,而今对文人、艺人、盲人大搞超限战,“被失踪”、捅下体,必然彪炳史章。
   薄熙来是我的敌人,但他面对“双规”的淫威,凛然无惧、敢作敢当、拒不认罪、拒不交代、拒(与妻子)划界限,这种“何惧风流”的“三拒”表现,不能不说是高贵的表现。薄熙来有无贵族气质我不敢说,但参照中国古代“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标准,薄熙来至少符合“威武不能屈”的标准。薄熙来真正算得上男人,我佩服这样的敌人。
   可叹某团体和某些人士,既没有本事损及专制一根毛,也没有本事损及薄熙来一根毛,却跟在绊倒薄熙来的更劣势力屁股后面欢欣起舞,甚至把薄熙来走后横遭更残暴打压的可怜的经济维权老百姓,打成“薄熙来余孽”、“江系阴谋”,为张北韩的镇压辩污叫好,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你们到底是走火入魔,还是原本就黑心烂肝?
   胡锦涛算得上男人吗?一个连男人算不上的政治太监,正在审问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共产党的另一种耻辱。
   前苏联产生了戈尔巴乔夫,是苏联共产党的幸运、俄罗斯民族的光荣;中共国在最需要戈尔巴乔夫的时刻,却冒出了连卡扎菲、齐奥塞斯库都不如的胡锦涛,这不仅是中国人的悲哀,也是中国共产党的超级耻辱。试问江泽民、曾庆红、温家宝等人,你们遵从邓小平庸俗自私的“隔代指定”,让一个懦夫和政治太监一个假货、烂货、贱货坐在一把手位置上胡混十年,你们今天有何面目见人?倘若胡锦涛不幸再成“太上皇”,你们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曾节明 愤笔书于2012年“四一二”政变日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