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曾节明文集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最近终于有明眼人惊觉:打倒薄熙来不等于政改到来。其实薄熙来的倒台何止不等于政改的到来,恰恰相反,这意味着比薄熙来“重庆模式”更专制、更阴毒的胡记北韩化特务军警“维稳”统治的强化和扩充,如果温家宝政改派不能抓住当前毛左受挫的机会,以果断、强硬的措施扭转现状的话,中国离民主变革不会更近,只会更远。
   薄熙来下野后,海外民运异议信仰人士一边倒的欢呼叫好,好像随着薄熙来的倒台,重庆人民已经获得解放,中国人民已经得到新生;庆祝胡锦涛拿下薄熙来的这种狂喜,中国简直比庆祝中共垮台、民国复国还要热烈,但是众人几乎对薄倒台后的系列事实视而不见:
   


   一则,随着薄熙来的倒掉,中共当局封锁网络、钳制媒体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大半个月来,在胡锦涛“中办”的指挥下,当局发起追谣“清网”的镇压行动,半月之内,十多个网站被封,上千人被抓,“实名制”全面施行...其疯狂和阴狠,比江青当年“追查政治谣言“运动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则,全国范围内开始“取缔”红歌、红色集会。中国民众集会、结社的自由空间,进一步萎缩,现在连“打着红旗反红旗”、甚至以红色方式发泄不满的缝隙都没有了。(有人说:红歌、红色集会都是倒退的东西,取缔得好。这种人其实是毫无宪政民主理念的伪民主人士,按照这种人的逻辑,他们自己被中共专政纯属活该,因为谁让你观点“反动”?)
   
   最为恶劣的一幕幕在重庆上演:正如我的预判,随着胡共中央钦差大臣“张北韩”的空降接管,重庆人民的人权境遇已沉入三十年来最黑暗的深渊。汕尾屠民及活埋动车幸存者的双料杀人犯张德江,自接管日起,即凶恶阴狠地全面“取缔”重庆老百姓原有的一点“红色”缝隙,张德江一到重庆,就迫不及待地望全城遍布军警装甲车,张德江和胡锦涛一样,一边高唱“改革开放”、“和谐社会”,一面赤裸裸施行北韩式超法西斯“维稳”统治,试问:赤裸裸地以军警、装甲车统治,江青“四人帮”有过吗?这比起薄熙来的(假)毛左统治,哪一点进步了?
   最近,重庆万盛区老百姓因不满万盛区与簒江区的强行合并,几百民众上街经济维权,张德江立即穷凶极恶地使出当年制造汕尾血案的本事,出动特警将一群举举横幅老百姓打得满街流血,孰不知重庆不是广东,强悍而团结的川人义愤填膺、热血沸腾、越打越多,“见坏就上”,事态已发展到几万民众与军警对峙的恶劣程度,而张德江不思检讨,反而霸王硬上弓,出动几千武警大举镇压,十足当年胡锦涛“拉萨平暴”的屠夫流氓嘴脸!本来一点小事,经过胡锦涛、张德江的“维稳”,居然变成了几万人的“恶性群体事件”,请问胡正日同志、张北韩同志,你们是不是又要指责“海外敌对势力煽动”(事实是:“海外敌对势力”这次根本就选择失明,他们为胡中央拿下薄熙来欢欣鼓舞还来不及),以及群众“不明真相”?
   请问张鹤慈、周亚辉等欢欣鼓舞的人士,随着薄熙来的倒台,重庆的进步在哪里?(你们所说)的中共的“进步”在哪里?中国的进步又在哪里?
   
   张鹤慈、周亚辉等人肯定会起而辩曰:万盛区与簒江区的强行合并,是薄熙来搞的,与胡锦涛、张德江无关!
   这诚然是事实,薄熙来是一个专制独裁者,我也从没有否认。但专制独裁者之间,却有着鄙劣程度之分、僵硬与可变之别。试问:同为专制独裁者,拿破仑与乾隆能划等号吗?蒋介石与毛泽东能划等号吗?蒋经国与邓小平能划等号吗?
   万盛区与簒江区的强行合并虽然是薄熙来搞的,但我深信:以薄熙来的能力、魅力和自信,在面对这类事件时,决不会采取如此野蛮、愚蠢而又粗笨的低级手段,他决不会如张德江那般虚弱和草木皆兵。万盛区抗议的性质,起因于两区合并后,原来经济状况较好的万盛区居民,福利待遇下降,这本来纯属经济维权性质,对话和妥协的空间很大。以薄熙来口若悬河、长袖善舞的素质来看,根本是小事一桩。当年薄熙来以对话平息重庆出租车司机万人集会罢工,与今日胡锦涛、张德江处理万盛区事件的手法,何止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专制的鄙劣程度之别、僵硬与可变之别。
   
   可惜以张鹤慈为代表的一大批中国异议人士,至今摇唇鼓舌地为更鄙劣、更僵硬的专制取得胜利欢呼叫好。
   反毛拥邓的资深“右派”人士张鹤慈,一向以显微镜查找中国民运异议活动,以及高智晟、胡佳、艾未未等诸多中国民运异议维权人士的缺点,同时三十年如一日地以显微镜查找中共统治的“进步”,发出阵阵莫名其妙的欢欣鼓舞声。
   面对薄熙来倒台后中国人权状况不进反退的恶劣现实,比如重庆的暴力“构建和谐社会”,张鹤慈
   先是选择性失明,现在继续失明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就出来扭扭捏捏地说:
   “此次政治地震是否有可能如四人帮倒台后引发的政治改革需要耐心;机遇是肯定的,但欲速则不达...国内的人要懂的安全,邓小平向右走的时刻都会压制民间的右,这是政治不得不采用的手段。”
   张鹤慈还强调:
   “邓小平文革后向右走了几大步,但伴随者向右走,对民间的右派力量反而是打压,这是在左派压力大的情况下不得不采用的政治手段。”
   (以上见张鹤慈《是机遇也仍然有风险---回答有关薄熙来事件的几个问题》
   
   堂哉、皇哉、奇哉!按照这个逻辑,邓小平把魏京生、徐文立、陈泱潮、任畹町等大批异议人士投入大牢是为了“向右走”(就是张鹤慈们眼中的“进步”);而邓小平制造“六四”大屠杀,更是为了中国的进步(所谓的“向右走”),是在“左派压力大的情况下不得不采用的(张鹤慈视为正当的)政治手段。”
   张鹤慈的这些心声,让明眼人看清了:他一贯自我标榜的“客观公正”,是怎样的“客观公正”;他所向往的自由民主,是怎样的“自由民主”。说穿了,张鹤慈的“客观公正”,就是邓小平等(毛共)右派独裁者反人类都有理的“客观公正”;张鹤慈向往的“自由民主”,就是一切信仰毛泽东的人活该被抓、被整、被杀的“自由民主”。
   
   笔者无意为薄熙来的罪责辩护,也无意为毛左派辩护。笔者坚决反对薄熙来的毛左路线,但认为:薄熙来势力的存在,其对胡锦涛共产党正统势力的挑战,有利于变局的到来,而变局的到来,对中国民主化只是机会,而维持现今的政治稳定,只有利于胡锦涛等当权的顽固势力,中国政治变革的希望则渺茫。
   有人说,毛左势力很危险,所以薄熙来倒得好。这种观念似是而非,一则薄熙来并未掌握中央权力;二则毛共的经济基础在现今中国已不存在。因此,中国政治的破局,更有利于民主改革派而不是毛左派。
   笔者坚决反对毛左派的专政和平均主义观念,坚决反对毛左派谋权搞专政,但坚决支持毛左派的人权和言论自由。因为,民主人士倘若认定毛左派被专政活该,等于认定自己被中共专政是应该的,都是认定镇压异见有理。
   宪政的要点是平衡和保护少数人,以张鹤慈为代表的一大批中国异议人士,不知此理,或为一己之私愤而无视此理,竟堕落到摇唇鼓舌地为更鄙劣、更僵硬的专制暂时取胜而欢呼叫好地步。徒让人叹息:中国的民主化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只要不是瞎子或脑残,都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气数已尽,不久必退出历史舞台;但我断言:中国的宪政民主,不会随着中共的倒台而出现,张鹤慈们向往的中国普京必然起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专制独裁统治必然出现,而且,这种专制独裁统治,一定比俄国普京的统治等而下之。
   
   曾节明 写于2012四月十一日下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