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曾节明文集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我早就认定:薄王事件必然导致中南海全面内讧。最近,中共高层内讧大升级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任何人,只要不是瞎子或脑残,中南海寡头们在激斗。高层大内讧的一大特征就是“谣言”漫天、媒体失控、国家机器各部分口径相左。从江泽民的“死”而复生,到王立军、薄熙来的种种内幕传闻、到“北京政变”消息、到《解放军报》与《北京日报》、公安部针锋相对的说辞...其极度的混乱和摇摆,二十三年来前所未有,只有1989年四、五月间时局,可以与之比拟。今天北京的形式,再次给人山雨欲来的感觉。
   
   薄熙来倒台后,解放军进京的消息疯传,“北京政变”的“谣言”满天飞,旋即胡锦涛中办下旨,在全国范围内发起追查“谣言”的“清网”行动,一周之内狂抓五百人,半月内十几家网站被关、上千人被捕,其疯狂和阴狠,比起1976年春夏之交江青发起的“追查政治谣言”运动,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的团体和人士说:近期的“清网”行动,是周永康等挺薄势力的反扑。这种说法实在可笑,试问:
   随着薄熙来的倒台,急需言论空间,以便从舆论上反击胡锦涛和右派的,必定是受挫的周薄势力,周永康、孔庆东等人现在和民运异议人士一样,也需要新闻自由以造舆论,他去“清网”干什么?
   再则,在“清网”行动中受到打压的,许多是毛左派人士及其网站,周永康等挺薄势力,竟然打压自己的舆论阵地以“反扑”胡、温?
   
   (有人说:封杀毛左派封得好,因为毛派是倒退势力。持这种观念的人其实根本不懂宪政民主为何物?真宪政民主坚定反对毛派专政,但坚定保障毛派分子的言论自由及其他人权。有的人,反专制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对别人帽子乱扣、棍子乱舞,一口一个“投降派”、“捧臭脚”、“共产信徒”,动辄指责别人“文革语言”,殊不知自己才是满脑子的唯我独革、唯我独真的文革专政思维。我要告诉这些人:“文革语言”有什么不好?文革语言深入浅出、简单明了、是去伪存真剥画皮的匕首投枪,真正不好的,是伪右邪运们吆喝“毛派封得好”的文革专政思维。)
   
   第三,从权力上讲: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管不了宣传系统,如何发起“清网”运动?有人自以为是地说:管宣传的常委李长春是“江系人马”,薄熙来、周永康也是江系人马,因此,“清网”运动,就是江系挺薄势力发动的!姑且不论薄熙来、周永康、是不是他们臆想的“江系人马”,就算李长春是“江系人马”,他对宣传系统远没有完整的控制权,因为中宣部部长刘云山,是众所周知的胡团派亲信,李长春实际上被架空,胡锦涛以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身份,直接指挥刘云山,李长春能拦得住?
   
   现在谁最想封堵“谣言”?当然是胡锦涛。薄王事件的爆发,不仅造成左派重挫,也令胡锦涛的权威受到严重打击。因为毛左派的最大纵容者,不是薄熙来、周永康,而是胡锦涛;没有总书记胡锦涛的支持,西南王薄熙来的唱红兴左,不可能走向全国。王立军“叛逃”事发后,我第一次事件判断:此事必令胡锦涛非常难堪。现在已有人追问:王立军的事薄熙来要负责,薄熙来的事谁负责?矛头直指胡锦涛。胡锦涛的难堪和恐慌,可想而知,于是急忙使出“胡紧套”的拉萨经验治国老套路,追谣“清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胡锦涛一方面使出装蒜嫁祸的一贯伎俩,放出谣言,说近期的抓人封网是“江系”挺薄势力的反扑,另一方面使出抓权的厚黑法术,对薄熙来的问题拖着不处理,实实在在是“别有用心”;樵夫先生透露的内幕消息:胡锦涛对薄熙来故意拖延不办,企图以此要挟党内各派同意他留任军委主席,恋栈不退,这一消息能够完满地解释胡锦涛近期作为,应该是可信的。我早有估计,王立军事发后,胡锦涛必然竭力袒护薄熙来。后来袒护不下去,就极力拖着不办。我还判断:胡锦涛还会借清洗薄熙来势力之机,扩充一己之权力,这已被钦差大臣“张北韩”等人在重庆和全国的系列行为所证实。
   意想不到的是,胡锦涛利用薄王事件谋夺太上皇大位的消息传出不久,三月三十一日《北京日报》竟以头条发出炮打胡锦涛的文章,扬言:总书记不能凌驾于党中央之上。有人在网上爆料说:发出此文是社长梅宁华的意思,梅宁华是薄熙来收买的人物。此说根本经不起推敲:就算梅宁华是挺薄人物,在薄熙来跌瘫、孔庆东噤言、司马南逃跑、“追查政治谣言”一片风声鹤唳之时,梅宁华敢“不识时务”地在头条发出这种文章,他梅某人有几个胆?梅宁华的行为,有实力派高层后台撑腰是肯定的。
   虽然现在无从判断到底是周永康、还是温家宝、抑或江泽民授意了炮打胡锦涛的文章发表,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周永康,还是温家宝、江泽民,都强烈反对胡锦涛连任军委主席,胡锦涛在无德无能无功无威的情况下,企图象江泽民那样恋栈不退,遭到各派强烈抵制是必然的。
   《北京日报》炮打胡锦涛后,一周内一百八十度转弯,连续刊登对胡表忠、声讨谣言的文章,这显然是胡锦涛、令计划一伙在反扑,胡锦涛还让《解放军报》连续表忠文章,强调“不为谣言所惑”、坚定忠于胡主席,企图挟军媒以令诸侯。看起来好像胡锦涛得到军队的牢牢支持,这盘棋是要赢定了。
   
   熟料,四月九日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突然发炮,宣称:“掌握信息的人越封堵,越不告知,谣言就越盛行”,武和平尖锐斥责胡锦涛十年来瞒、封、堵、压的“胡紧套”做法,说:“……政府及职能部门应当将公开透明作为常态,不公开作为特例,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可现在这个问题还存在瓶颈,一遇突发事件,由于缺乏透明度,公众就会质疑你的公信力,你越是不敢讲,不愿讲,就等于拱手把椅子让给别人坐,麦克风让别人说,形成一个怪圈:事发——隐瞒——瞒不住——流言四起——被迫公布真相,然后再有事发还重蹈覆辙。”这简直是公开地和胡锦涛追谣“清网”的主旋律唱反调,随着武和平的放炮,新一轮“胡紧套”的“和谐”局面瞬间破产。武和平的讲话,导致胡锦涛威信扫地,连个公安部发言人,都敢和他唱对台戏。胡锦涛频频利用军报表忠威慑众常委的做法,也有色厉内荏的副作用。
   作为一个发言人,武和平的讲话不可能擅自拟定,讲话表达的,当然是公安部长孟建柱的意思。早有传闻称孟建柱思想开明,与温家宝关系紧密。去年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就着孟建柱的上书,坚决反对胡锦涛“严惩”艾未未的主张,导致其他常委转向,胡锦涛不得不放人。以此来看:武和平 炮打胡锦涛的讲话,是温家宝的意思。温家宝去年在全国企业家会上,就公开尖锐地批评了胡锦涛“党政不分”、“以党代政”,胡锦涛、温家宝不仅早就分道扬镳,而且相互间的争斗日趋激烈,可怜现在还有好些迷糊人,仍然僵硬地开口闭口“胡温”,还以为胡、温是连体人。
   由武和平的放炮看,温家宝通过孟建柱,部分地架空了周永康,周永康在与温家宝的争斗中,并未占得上风。
   
   紧接着武和平的放炮,薄熙来被开除出党的消息蓦然传来,这表明温家宝严查薄熙来的主张在中南海占了上风,而声望扫地的胡锦涛,其统治开始失控,温家宝夺权上台在望,“六四”平反在即,中国的民主化前景,前所未有的光明!十年来,温相不动声色的迂回渗透、设子布局...终成大气,等到对手惊觉时,已大势已去。“赵紫阳余孽”温家宝,诚乃顶尖太极高手、围棋高手也!
   但温家宝也需要警惕周薄残余势力。如今没有了党票护身符,薄熙来命运凶险,要想翻身,唯有放手一搏、另立新党了,中共中央对薄熙来的严查,对周永康也很不利,不排除其纠合残余势力作困兽斗。温家宝尤其需要警惕胡锦涛,中国最大的、最为阴险的顽固派头子胡锦涛及其佞臣令狐计划,决不会甘心失势,不排除胡锦涛一伙纵容、利用周薄残余势力,向党内政改派发动突然袭击。
   温家宝要和江泽民、习近平搞好关系,江泽民追求新加坡模式,与政改派和民运人士有着去共产党化的共同点,当然,单单驱除共产党不等于实现民主,但去共产党至少是第一步。扬言“五个要全搞”的江泽民,绝非共产党正统顽固势力,关键时期会帮中国民运的大忙。总有人说,温家宝家族腐败、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因此温家宝、江泽民都不行。这种观点愚蠢而又迂腐,政治事业不是慈善事业,孟子曰:“徒善无以为政”,搞政治的,有几个没有污点的?叶利钦、蒋经国就没有罪行?能因为叶利钦、蒋经国犯过罪,就能否定其事业?看人要看大节,江泽民要是能改天换地,迫害了什么功又何妨?温家宝要是能带领中国民主化,就是贪污了整个中国,又何妨?
   
   现在有人急于鼓动民众上街,要搞什么“全民起义”,但现在与八十年代已完全不同,这次中国面临的变天只可能是自上而下的,不会再以街头的方式出现。民主革命不一定要以街头形式进行,试问: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运动难道不是民主革命?戈氏实施根本性政治改革时,俄罗斯人没有瞎胡闹,亚纳耶夫发起反动的“八一九”事变时,俄罗斯人则愤怒地走上了街头,“见坏就上”,结果苏联和平演变成功了。
   而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则身怀顺民——刁民的劣根性,见好就闹,见坏就躲:胡耀邦、赵紫阳宽松,就大闹特闹,谁激进谁正确,哪个开明搞哪个,及至把江泽民、胡锦涛闹上了台,就舒服了、犬儒了...结果二十年来一塌糊涂,至今连共产党都请不走,更不要说什么实现民主了。胡平先生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总结是正确的。今天,类“六四”的大变局又要来了,中国人这次一定要汲取教训。
   
   曾节明(中国社会民主党成员) 写于2012年四月十日下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