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曾节明文集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去年乃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不少人渴盼中共的统治在辛亥百年结束,有人甚至想象第二次武昌起义,但结果再次证明:历史惊人相似,但决不重复。中国共产党何时退出历史舞台,实乃天机,只有上帝和极少数受天启的人才晓得,否则就不叫天机了;天机不可泄露,因此得知天机者缄口不(明)言,不知天机者竞相胡言。自1999年以来,某团体对《推背图》、《梅花诗》、《马前课》七歪八邪解读了一大堆,结果一错再错、丑态百出,就是这个道理。
   “六四”会不会平反?何时平反?也是天机。中共何时垮台、“六四”何时平反,都是上帝的事情。古话说:“尽人事,安天命。我们不应该去管上帝的事情,没得道的凡人们,一个个躁躁然地去解读玄奥的《推背图》、《梅花诗》,实属为人不安份,竟管起神的闲事来,只徒然惹得上帝恼怒,本来终结中共的时间,也得往后推迟十数年;我猜测:本来天父上帝已定好在2005年解体中共,但看着某团体做出比上帝还要高明的样子,到处嚷嚷:“乙酉新春共产亡”,上帝一怒之下,就把终结中共的时间表往后推了。
   中国共产党何时垮台?我看要到海外民运和某团体的绝大多数人尽皆垂头丧气,觉得中共还有几十年的运时,它倒真地垮了。现在张鹤慈等一大批异议人士看见薄熙来倒了、中央不仅镇压右派,也镇压毛左了...无不欢欣鼓舞,自以为“六四”今年就要平反,因为中南海“已经没有别的牌可打”了,这,说不定恰恰是“六四”平不了反的征兆。


   
   政治算命是毫无益处的,如果中国政治精英们不能从“六四”和共产党的统治中学到东西,“六四”平反也好、共产党垮台也好,都不过是新专制的开始。
   另类异议人士、帝制追求者金复新已经看到了“六四”平反的一种极有可能的真实前景:“六四”平反了,精英回国了、难属赔偿了,但截访、黑头套、捅下体...依旧;党禁、报禁、封网依旧...试问,这样的“六四”平反有何意义?这样“平反”,无非是为一场下一场“六四”作掩护。
   笔者叹服金复新慧眼独具。当今民运异议衮衮诸公,竟不如一个帝制社会的精神遗民有眼力,令人徒叹百年来中国社会人文进步在哪里?金复新恍若当代辜鸿铭,中国人太忽视辜鸿铭,是百年国难的原因之一。
   
   金复新诗作《祭六四》,显示出早已参透“六四”的高超境界,其诗曰:
   
   “最恨人间六月天,
   幽州二十二年前;
   纸灰化作白蝴蝶,
   碧血染成红杜鹃;
   生死无常慈母泪,
   乾坤独少伟男肩;
   仙家妙语浑如梦,
   参破方知日已偏。”
   
   这首七律的头两句,有模仿毛泽东的七律的痕迹,但场景套用得当,情景也拿捏得恰到好处,因“六四”是决定中国命运转折的大事件,事件的结局又若莎士比亚悲剧般的凄美,州迪兄“最恨”和“年前”的仿效可谓传神。实事求是而论,毛泽东诗词的艺术成就在中国一流的,毛润之当年若没有从政,而潜心于文学创作,以此人的天赋,绝对能成为世界一流文学家。毛泽东的诗词,因其特有的气势、雄奇的想象、强烈的帝王欲,极难模仿,金复新的成功仿效,反映出他深厚的汉学功底、丰富的想象力和相似的帝王欲。
   
   “纸灰化作白蝴蝶,
   碧血染成红杜鹃;”
   
   这两句不仅对仗较好,而且诗意和韵律都堪称惊艳,肝肠寸断的悲慛哀恸既淋漓尽致,又能超越情感升华至艺术境界。草虾先生已经抢在我前面指出:“纸灰”两字实在传神,但我以为这与“四二六”社论、“平暴”布告等等无涉,而是指凭吊“六四”亡灵时焚烧的纸钱和花圈。《圣经》上说:人的灵魂就像鸽子;《梁祝》则把人的灵魂喻作蝴蝶,在州迪的诗中,“六四”死难者的灵魂,就如清明同凭吊时春风吹起纸灰那样,在草香和花芬中片片飞扬;转世而出的亡灵们,托身碧血染红的杜鹃,在轮回间凄飞、冤鸣。
   有妒贤嫉能的庸碌小人,自以为是地将这两句改为:
   
   “白花朵朵化蝴蝶,
   碧血点点染杜鹃。”
   
   孰不知这一改,意境全无,恰如暴殄天物。“纸灰”中饱含的轮回出世、浴火转生、灵魂轻飙意意味韵味荡然无存,只剩下肤浅、平白的“白花”了。
   有食古不化、满脑子机械唯物论的偏瘫类杂碎,打开显微镜,鼓着眼睛迷糊糊地死盯到半夜,终于于两句之间,终于抠出了一个普通话发音的第三声“错误”,他立即如美国最高大法官一样的宣布:普通话第三声不算仄声,普通话的第四声才算仄声。这种权威的宣布,让人跌碎了三副眼镜:众所周知,棋圣聂“昏招”在高手中以瞎眼棋闻名,但老聂偶尔走瞎眼棋的时候,也绝不敢这样牛气冲天,高中语文常识伶不清之人,心理素质独好,令人不得不叹:真理确实是“牛”出来的。
   
   州迪的诗又写道:
   
   “ 生死无常慈母泪,
   乾坤独少伟男肩;”
   
   这个工整的对仗,不仅蕴含有“六四”的教训,还隐隐闪现出佛光异彩。人生苦短、生死无常、痛彻心腑的丧子母亲,这些都是人生的痛苦;从入世的角度看:“六四”大屠杀惨剧之所以酿成,在于关键时刻中国缺少一位顶天立地的伟男扭转乾坤。“八一九”的关键时刻,叶利钦奋勇登上坦克召集军队,赵紫阳当时的处境比叶利钦有利得多,却消极退避、束手就擒,赵紫阳是好人而非伟男,即使从共产党的职务层面看,赵紫阳也是严重失职。不能不说,“六四”运动惨遭失败,总书记赵紫阳负有主要责任,因为他缺乏担当的肩膀,天安门母亲的眼泪空留了二十三年,赵先生自己也被关到死。叶利钦不比赵紫阳心慈手软,但绝对算得上伟男子,危难时刻他刚烈的奋勇拼搏,不仅救了自己,也挽救了整个俄罗斯民族,比起只求保全个人名节的赵紫阳,叶利钦的举动才是大善之举。
   最后两句:
   
   “仙家妙语浑如梦,
   参破方知日已偏。”
   
   这是全诗的升华,行诗至此,全诗已经超越了”六四“悲剧,诗意已进入蝉的境界。州迪恐怕已经读罢邵雍《梅花诗》中的“火龙蛰起燕门秋,完璧应难赵氏收”之句而恍然大悟了。原来天命前定,兴衰有时。“六四”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中国民主化无可能先于俄国民主化的天命,危难时刻,之所以俄国叶利钦,而中国赵紫阳截然不同两种选择、两种命运,既是偶然,有是两个民族、两种文化的、两种阶段的必然。俄国的叶利钦已辞世,中国的叶利钦还有待时日。
   《梅花诗》最后两句:
   
   “寰中自有承平主,
   连宵风雨不须愁。”
   
   州迪参透这两句,日已偏斜,忽生空灵脱世之心,忽而想起《推背图》最后两句:
   
   “千言万语说不尽,
   不如推背去归休。”
   
   但是金某人脑后拖着辫子,说明还有执著心,凡心未泯,还不算最高境界。金复新的座下格言:
   
   “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
   
   前一句是真人般的灼见,是很少人看得到百年祸国根源;后一句,您就当荒诞剧的入戏台词吧。
   
   曾节明 写于四月二十二日雨夜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