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金复新先生诸多方面与我完全对立,但我却抑制不住对他的钦佩和莫大的兴趣,可以说,在与我对立的人物中,金复新是是唯一一位值得我琢磨参悟的人,这完全应验了赫拉克里特和老子论断:完全相反的事物,其实内在非常的一致。撇开政治观点不论,金复新的汉学功底、文学天赋、宗教悟性和社会洞察力,均异乎寻常的深厚和高度发达,不仅在网上前所未见,在学界也绝对算得上上乘。毫无疑问,金复新是一个天才,一个怪诞的天才。
   但金复新的缺点,就像希特勒、梵高、托尔斯泰那样,一切天才都是本民族优劣性的浓缩者,厚黑天才毛泽东,更是中国两千年糟粕的集大成者。


   
   中国民族的一大劣性,在金复新汪洋恣肆的文采中,集中而又典型地体现了出来,这一劣根性就是残忍。
   金复新的奇文中,时时出现取人首级、割人舌头、食肉寝皮、株连九族等等字眼,老金大概能够在种黑色幽默的语景中把酒临风、谈笑自若,但那种人头滚滚、鲜血飞溅的情景、那种扑鼻而来的前清血腥味,却令我香茗腻口、佳肴难咽。不光是欧美人和少数认同普世价值的中国人,我想,即便是汪伪大学培养出来的假共产党员江泽民,都欣赏不了这种血腥的幽默。二十三年前,在北京大屠杀的腥风血雨中,邓小平镇定自若、王震抚掌大笑,江泽民则吓得面色惨白。
   读到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和誓不杀士大夫的故事,令人有梦回大宋的神往,但老金的这种幽默感,徒把对帝制还有一点留恋的文明人吓跑。但金复新决不是一个人在残忍,海内外众多华人对残忍更习以为常,甚至打开报纸,一天看不到别人死伤遭祸的新闻就浑身不舒服。一条狗穿过马路,被汽车撞得吱吱惨叫,美国的老百姓看了,一定同情得不得了,要设法予以救治,但中国的老百姓则围观嬉笑,好像中了六合彩一样乐不可支,我十年前在桂林街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中国人一直都有很强的残忍习性,满支慈禧开口闭口曰:“杀个干干净净。”于轻剔牙缝之间,把谭嗣同、刘光第、康广仁等六君子在菜市口砍得鲜血迸溅,此妖妇将死之际,还想把租界内的革命党人拉出来凌迟。毛泽东则说:“死人是白喜事”,大笔一挥,四千万人竟成饿殍;又说:“中国有六亿人口,不斗行吗?”一声令下,全国武斗,斗得山河一片红。
   
   从中国女人诅咒男人的口头禅,也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残忍,旧戏中女人常对男人说:“你若负心,我咒你片片肉儿飞”,“你个死砍头短命的。”中国女人甚至习惯对心上说:“你个杀千刀的”,流传至今而浑然不觉其毒,这是其他文明人类都永远无法理解的。
   台独分子冰封三尺,把人类的一切败坏都归咎于中国大陆人,此公披着“自由民主人权”马甲,心中却常揣着数百颗原子弹,恨不得下一秒钟就投放出去,“核平”十几亿大陆人。其实残忍并非大陆华人的专利,台湾人就不残忍?冰封三尺本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前不久加州才爆出命案:谋嫁作白人妇的台湾妇人,因为外遇之故,竟以武士刀乱刃残杀亲夫和两个可爱的混血儿亲生子,谋杀之恶毒血腥,美国历史上空前,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此台湾妇人的作为,实在填补了人类“妇德”的空白。
   不要以为只有海内的华人才残忍,白人黑人杀人,一般只用枪,海外犯下砍头、挖心、碎尸等残忍罪行的,一般都是华人或东南亚裔:加拿大华人李伟光,在大巴上对同座白人施以砍头食肉的酷刑;留美女学生陈丹蕾,为谋杀亲夫,刀捅枪击,第二次终于成功了,杀人后碎尸抛尸;留美学生、拥共愤青朱海洋,在餐馆中菜刀斩杀女友,提头示众...2008年年初,藏人争自由回潮,胡正日同志重操“拉萨平暴”旧业,动用武警在藏区大开杀戒,西方舆论哗然,海外“爱国”华人对西方媒体则忿忿然,女留学生王千源独于愚民傻愤的众口一词中讲了句公道话,就被一大群凶男恶女包围唾骂,这等海外华人呲牙咧嘴,磨拳顿足,恍若武斗来临,看那种气势,若无美国警察压住阵脚,他们绝对将王小妹群殴轮奸分尸而后快。
   不要以为只有拥共愚民才残忍,海外民运异议信仰人士残忍者比比皆是:因嫌社民党不够革命,转而另创中国社会民主革命党的卞和详,主张杀光七千万中共党员;老资格民运分子刘因全,力主将已成孤儿的薄瓜瓜株连问罪,以斩草除根...这真让人开了眼界了,这些人成天呼喊自由民主人权,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特色“普世价值”。
   独评异议人士成玉环女士,不仅力主杀光红色后代,最近还恨恨地说:薄熙来踢断老爸的肋骨不算残忍,如果她是当年的女红卫兵,她就要“踢死”薄一波的“命根”。呜呼,这样的摧残,一个正常的人想到的,绝对是尿道破损后的血尿,和睾丸碎裂后满地打滚地狱般的痛楚,这在成玉环那里,却只有喜洋洋的解气。可见,如果有男人不幸娶到成玉环这样的女人而要想长寿的话,至少要采取两个措施:
   一是菜刀管制;
   二是分房锁门睡觉。
   伤害丈夫生殖器的案件,以华人中最为常见。去年,澳洲广东裔妇人陈蒹,因为仇恨前男友移情别向,刀杀男友不算,还割下其阳具、并把阳皮剥下来泄愤,其残忍叹为观止,超乎白人妇女之想象。从中国女人特别喜好伤害男人生殖器的暴力倾向中,也可以窥见中国人的特别残忍。
   
   某团体把一切残忍的现象都归咎于共产党党文化,但“留发不留头”的满清就不残忍?扒皮肃贪的明朝就不残忍?明、清的时候共产党在哪里?不能不承认,自宋以后,中国的传统就变得越来越残忍,到满清时登峰造极,共产党的上台,只是强化和维系了中国传统中的残忍而已。当年慈禧对刺死“满洲五虎”之一恩铭的徐锡麟恨得咬牙切齿,清廷遂以一种阴毒骇人的酷刑处死徐锡麟:先把其睾丸敲碎,再活挖其心肝。请问某团体:这也是共产党党文化吗?如果说,残忍都是共产党造成的,就不能解释同样是共产党国家,为何中共国、朝鲜会远比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残忍。
   酷刑并不全是政府造成的。试问酷刑逼供难道符合共产党的法律?符合中华民国的法律?为什么前清类的拔指甲、老虎凳、踢打下体、用麻绳搓女阴等等于清亡之后,在民国、在红朝以及至今都存在?现在红朝又发展出电棒塞嘴、电棒捅下体特色文明。
   
   这些东西存在,离不开民间基础,官民都视以为然的东西,必有民间的习惯在支撑。晚年的胡适,以中国儒家对缠足这种不人道的陋习,千年来没有一声抱怨为由,得出中国文化没有文明价值的片面结论;事实上中国儒家对缠足陋习并非没有一声异议,大儒康有为就不遗余力地批判缠足,还在广东发起妇女天足运动。中国儒家上千年来真正没有异议的东西,是惨绝人寰的凌迟死刑和太监制度。这种把人千刀万剐惨杀的人间炼狱死刑,由契丹人辽国传入,自南宋开始为中国用作明正典刑,到满清时滥用至登峰造极的程度,如此鬼魔般的恐怖死刑,全球独一无二,却从无一个儒家士人提出过非议。同样,太监制度自周朝始,绵延四千年,对于太监制度这一比缠足更有违人道的制度,也没有一个士人提出过异议,相反,太监制度因为深符儒家的“男女大防”、君臣长序伦理,还得到儒家的极力维护。满清倒了还在紫禁城里继续存在了十年,直至深受英国教化的废帝溥仪,对之看不过眼,才最终废除。
   两千年来,中国儒家没有推动过任何酷刑的废除。腰斩酷刑的废除,得自于清世宗胤祯因佛教信仰而唤醒的恻隐之心,这也是满清近代以前的唯有的亮点之一。儒家不仅没有推动过任何酷刑的废除,反而产生了大批的暴吏。包公、方孝孺、史可法、林则徐都是为了名节拿人命不当一回事的残忍之徒,大儒洪承畴、曾国藩、左宗棠、叶名琛、李鸿章等等,都是穷凶极恶、人血染红顶子的反人类杀人犯。
   联想到四千年前孔夫子妒贤嫉能、以言治罪砍下少正卯人头的史实,终于恍然大悟:儒家就是以理杀人的残忍学说。中国一直以来没有民族性的宗教,而长期独尊非宗教的儒家,岂有不残忍之理?所以,受儒家影响的朝鲜、日本、越南,也是比较残忍的国家。但日本除儒家外,有神道教和佛教作民族信仰;越南除儒家外,有佛教作民族信仰,所以日本、越南不如中国那样残忍。
   
   我现在还发现:中国人的残忍习性,与饮料也有关系。中国人喝茶太多而摄入蛋白较少,喝茶提神醒脑清热防癌健身,比喝咖啡好得多,但是茶散热性很强、蛋白含量很低,喝多了很容易造成暂时性头脑营养不良,从而产生各种刻薄恶毒的念头,而缺乏设身处地同情他人的想象力。现在大陆的茶叶,重金属普遍超标,喝多了不仅营养不良,还导致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广东民风为何特别残忍,连活吃猴脑都想得出来,就是因为广东人喝茶过多,广东人喝茶多全国有名,广东人好喝功夫茶,功夫茶之浓,也是全国闻名的。喝茶过多过浓,头脑里就容易有各种恶毒冷漠的想法、脾气也不好,所以喝茶多的广东人、福建人民风较冷漠、讲话普遍生硬难听。
   我大宋时期,中国人喝茶是一定要佐点的,不像现在这样喝清茶,所以宋朝人喝茶,不容易造成头脑营养不良,宋徽宗喜好白茶,圣上喝茶的时候,要佐以点心、牛肉干、鱼柳...这就阴阳平衡了。这也能够解释:为甚么宋朝会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但朱元璋三麻子上台后,废除团茶,中国人改喝清茶,越喝越刻薄寡恩,到了清朝,又产生了功夫茶,于是越喝越残忍。
   有人反驳曰:英国人喝茶难道不多?英国人喝茶虽多,但注重平衡,英国茶中掺奶、蜜、国,且饮茶佐点,那似广东功夫茶的饮法?英国人是西方人中,为数不多的通晓中华阴阳平衡之道的聪慧民族。
   要复兴中华民族,必须复兴中华文化;要复兴中华文化,就要恢复宋朝的茶道,非如此,不足以除却中国人残忍之习。
   
   曾节明 成文于2012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