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曾节明文集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随着薄熙来倒台,毛左派与胡锦涛“维稳”当权派的矛盾激化,中南海内斗大升级。如何对待此次中共内斗?海外反对派阵营的主流观点是:应该对薄熙来落井下石,以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将毛左派彻底打死,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胡锦涛“维稳”当权派。这种主张的理由是:毛左派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威胁。
   海外主流反对派的这种水平,徒让人感觉时光倒流,好像现在还是华主席“粉碎四人帮”的年代。这种认识的偏差,反映了海外诸多异议人士严重脱离中国实际、对中国的现状惊人的陌生。
   


   的确,从“文革”后直至1989年“六四”前,毛左派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障碍,因为从中央到地方,一大批信仰毛泽东的人还在掌权,毛左分子邓力群,甚至还当了几年中宣部长。但二十三年后的今天,昔年当权的毛左分子死的死、老的老、退的退,毛左派已基本上沦为在野派。前毛皇储毛远新、公主李纳、李敏等人既无权力、也无影响力。毛孙毛新宇虽然官至少将,但他的官职,不过是虚职,弱智的毛新宇,徒具娱乐功能耳。
   
   有人说:薄熙来、周永康就是毛左派!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薄熙来踏上仕途以来,从未曾有毛左派的表现,主政大连、辽宁,都是以“改革开放”、“招商引资”的面目出现,只是在2007年调任重庆后,才突然高举毛泽东的旗帜,这明显是机会主义行为。薄熙来的机会主义“左倾”,只有一种解释讲得通:就是他在投合胡锦涛的左癖,以谋求更大的权力。
   薄熙来同时敏锐地看到了邓江权贵私有化造成社会弊病——极端痛苦弱势群体渴求社会公正,再度谬托毛泽东为知己,因此举起毛左的旗帜来笼络人心、捞取民气。今天不能不承认,四年多来,薄熙来披着毛左的马甲,在重庆多少做了一些减轻暴政的实事:如减少政府的盘剥、增加老百姓的福利;以重温毛主席信访工作和拆迁指示的方式,减轻了打压防民、强迫拆迁等方面的暴政;薄熙来黑打黑社会,一方面践踏了法律和程序,但客观上大大改善了重庆的社会治安,这也是客观事实。尽管是为了个人野心,但薄某人实干的能力和胆魄,是胡锦涛乃至温家宝都远不能及的。
   
   薄熙来虽然高举毛泽东旗帜,却大力鼓励民营企业发展,鼓吹“国民共进”,这种主张,不仅与胡锦涛“国进民退”真正左倾主张有本质区别,也比茅于轼等“资改派”鼓吹的全盘私有化更切合中国的实际。
   薄熙来在重庆大力整顿吏治,重典清洗贪官污吏,很大地净化了重庆的投资环境。薄熙来主政重庆四年,重庆的私人经济发展远远超过汪洋“科学发展观”治理下的广东。“一大二公”是毛左派的经济基础,因此,主张“国民共进”的薄熙来,不可能是真毛左。这点,连毛左的笔杆子黎阳都看出来看了,不知中国民运衮衮诸公为何竟看不出?
   
   薄熙来天生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材料,他更像是中国的普京。有人造谣说一旦薄熙来上台,极左专政就要复活,千万颗人头就要落地。这纯属无稽之谈,政客都是现实主义者。试问,普京内心崇拜斯大林,恰如薄熙来崇拜毛泽东的权势一样,但普京上台后走了斯大林的路线吗?谈到为什么不复辟苏联,普京说:“忘记过去是没有良心,回到过去则是没有头脑”。难道薄熙来不懂这个道理?
   
   周永康,则连毛左派的影子都没有,除了抢班夺权的野心之外,他与胡锦涛一伙简直不分你我。
   今天的中国,毛左派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早就没有了,薄熙来、周永康就和中南海内的其他人一样,属于特权官僚资产阶级成员,他们一旦上台,奉行某种法西斯路线是肯定的,但怎么会去推行自毁权力基础的毛主义呢?
   今天的毛左势力基本在野,哪来的能量阻碍政改?当今中国的弱势群体中,虽然有许多人怀念毛泽东、向往毛泽东,但他们哪有变天的政治能量?现在的中国,哪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割据、倭寇入侵的造反缝隙?哪有前苏联那样大国扶持的金钱?
   
   视毛左派为最大威胁的人,请回顾一下,二十三年来顽固阻断政治变革的,究竟是什么势力?很清楚,先后是邓、江资改派集团和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八十年代中后期,一贯反民主宪政、崇尚权贵资产阶级法西斯专制的邓小平抛弃胡耀邦、赵紫阳,与陈云专政派结成同盟,血腥地剿杀了中国八九民运,1992年,邓小平又踢开陈云专政派,完全洞开权贵私有化市场经济闸门,邓小平及其继承者江泽民,以“不争论”和不问政治一切向钱看的两手成功地化解了政治民主化的社会变革压力;江泽民被迫交班后,邓小平“隔代指定”的胡锦涛,暴露出远比邓小平、江泽民倒退、僵硬、野蛮的统治理念,他连邓小平、江泽民半吊子经济改革也反对,十年来大搞拉萨经验治国、阴狠狠地推动中国北韩化、赤裸裸地以暴力维稳。胡锦涛大力扩编政治警察,十年来于国安之外,再建成一张全国性的秘密警察大网,对老百姓实行滴水不漏的监控和黑社会式的打压,全面地推行下三烂特务专制统治,这倒是胡锦涛继毛、邓、江之后的一大创举。
   阮敏先生认为:胡锦涛要比江泽民更像邓小平。这完全看走了眼,试问:胡锦涛连半吊子经济改革都反对,他算什么邓小平的人?邓小平崇尚实用,一直淡化意识形态色彩,胡锦涛一上来就迫不及待地“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高唱“两个务必”、甚至指示“向朝鲜、古巴学习”,胡锦涛拼命要恢复共产党的大红色彩,他算什么邓小平的人?邓小平生前很少搞个人崇拜,胡锦涛在党国六十大庆的典礼,居然让群众演员抬着自己巨幅的麻批像,沿着长安街向全世界招摇,比江泽民、邓小平还厉害。
   这令人徒叹邓小平的丑恶和自私,为了防止“六四”的翻案,不惜故意隔代指定一个毛共辅导员,变本加厉地耽误中国至今,以西藏屠夫为垫背,“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有人说:谁说毛左派不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胡锦涛不正是毛左派?这种看法似是而非、以讹传讹,流传甚广。胡锦涛为什么不是毛左派?一个简明的道理是:“文革”是毛泽东的灵魂,胡锦涛却反对“文革”,胡辅导员一直认为:“文革”带来的动乱,严重地损害了党的形象,予敌对分子以可乘之机,从反面导致了走资派上台,最终酿成了“六四”事件,这个沉痛的教训,我们党一定要汲取。胡主席还独到地指出:我们经济发展那样好还出了“六四”,朝鲜饿死两百万人却没有发生动乱,朝鲜管理社会意识形态的先进经验,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吗?
   
   很多人不加区分地把毛左派和其他左派混为一谈,其实中共国的左派,并不等于毛左,左派还有“新左”、“老左”等划分。陈云、宋平、李先念、王震等也是左派,但他们都反对“毛文革”,他们能算毛左派吗?在中共顽固派阵营中,胡锦涛更接近陈云、宋平、李先念、王震等中共“正统”专政派,而不同于张宏良、巩献田、黎阳等毛左派。
   胡锦涛是陈云、宋平的传人,政治道德和学识却比陈云、宋平皆低一个档次不止,实在是更低一层地狱钻出来恶鬼。试问:以陈云、宋平再僵硬,讲得出“向朝鲜古巴学习”这种话吗?陈云、宋平会对自己的老上级进行阴毒小人式的迫害吗?陈云会动用国保流氓,对曹思源这样的经济学者进行如厕式贴身跟踪吗?
   胡锦涛明明是陈云的传人,走的是朝鲜金家父子特务统治之路,却无耻而又狡诈地至今挂着邓小平“改革开放”的牌子,以欺世盗名、混淆视听,于大搅浑水之间,把中国的耽误延长到最大。
   
   胡锦涛“维稳”当权派虽然至今死死阻断中国的去共产党化进程,但他们已成秋后的蚂蚱了,因为他们碰上了温家宝这一克星。随着温家宝势力的隐然成型,温相终于显露出政改派周恩来的真身,胡下温上的大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六四”之后的二十三年,中国的命运终于否极泰来了。今天读了黎阳的《窃国大盗温家宝》,看得我心花怒放,中共红朝亡于“阶级敌人”温世珍侄子之手,宁非天意乎?
   看人要看大节,袁世凯、蒋经国、叶利钦谁人没有污点?历史证明:右翼的专制要比左翼的专制更接近宪政民主,只要能把共产党请下台,温相纵使富可敌国又何妨?米卢蒂诺维奇说:“一切为了胜利。”为了驱除黄俄,希望温相再巧伪一点、再圆滑一点、再“汉奸”一点。
   
   曾节明 写于四月十九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