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曾节明文集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越来越多的事实明明白白地昭示:薄熙来的倒台,纯属中共高层争权夺利的结果;而这一结果,根本不是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想当然的那样——是什么“胡温”党内健康力量战胜了薄熙来“毛左”倒退势力,恰恰相反,薄熙来势力的挫败,令胡锦涛一伙少了一大挑战和制衡的势力,徒有利于中共胡锦涛当权派中央集权的重新强化。
   
   如果胡锦涛真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种中央集权的强化当然是好事,因为这有利于自上而下地推动政治民主化变革;不幸的是,胡锦涛恰恰是戈尔巴乔夫的反面,他是毛共极权的崇拜者、他是斯大林和金家父子的好学生、他十年来不遗余力推行的,是地地道道的朝鲜式超法西斯特务阴狠专制:


   现在坚守中国大陆的中国民主党各省骨干分子几乎都抓光了,刘晓波不过写了个“零八宪章”,就阴狠很地重判十一年,竟比“邓六四”、“江法轮”惩治的刑期加起来还多,刘贤斌才坐完十年大牢出来,就因为两篇文章,又被重判十多年...其阴狠毒辣,远超乎邓小平“反自由化”、江泽民反法轮功;政治警察组织、则由江泽民末期公安局部门级别的“政侦支队、大队”,疯长成今天独立于公安、国安体系之外的“国保”大网;现在连买火车票都要实名制,一夜回到毛共“十七年”。
   
   某团体从私仇出发,十年如一日地打江捧胡,摇唇鼓舌、不遗余力地说什么:十年来的倒退都是“江系人马”干的。这就怪了,为什么随着胡锦涛“今上”地位的逐渐巩固,极权倒退反倒变本加厉 ?尤其是“十七大”以后,简直是赤裸裸地拉萨经验治国,动不动戒严、断网、装甲车开上街头...某团体理直气壮地说:胡哥没权,都是周永康搞得鬼!这就怪了,为什么胡哥镇压老百姓浑身都是力量,减轻一点暴政(不必奢谈什么政改)就没有权了?胡哥减轻一点暴政(不必奢谈什么政改)就没有权,为什么抓权卡位的时候浑身都是力量,难道一贯被你们定位为“江系人马”的陈良宇、薄熙来,也是“江系人马”周永康抓捕的?
   
   正因为胡锦涛的这种本质,所以胡锦涛中央对薄熙来地方势力的暂时胜利,根本不是什么“党内健康力量”的胜利,而是一种专制对另一种专制的胜利;而且,是一种更僵化、更鄙劣的专制对更具有可变性专制的胜利。
   
   好些海外民运异议人士从痛恨毛泽东的情绪出发,昏昏然地跟在某团体的屁股后面嚷嚷:薄熙来是毛共余孽,倒得好,死得好!他们认为:薄熙来的留学儿子薄瓜瓜,也应该绳之以法,以“斩草除根”。姑且不说这样人在稀里糊涂幸灾乐祸的时候,已经把他们平时嘴上起劲念叨的“人权”、“法治”抛到了九霄云外,先来看:薄熙来真是“毛共分子”吗?
   
   毛共政治上强调“阶级斗争”(专政)、经济上推行“一大二公”,薄熙来在重庆搞的却是“国民共进”、鼓吹各阶层合作,这种主张其实更接近纳粹和意大利法西斯,而与毛共相去甚远。薄熙来其人,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形左而实右”。事实上,四年多来,在薄熙来治下,重庆的私有经济蓬勃发展,势头远远超过广东。汪洋政治上开明,与胡锦涛“维稳”暴政路线保持距离固然值得肯定,但经济上,他一直在卖力推行胡锦涛的“国进民退”路线。汪洋近来高唱“先把蛋糕做大”的高调,以针对薄熙来的“共同富裕”论,但胡乱切削“蛋糕”的,恰恰是汪洋本人——四年来汪洋不遗余力地奉行胡锦涛的“国进民退”(美其名曰:“科学发展观”),大搞“腾笼换鸟”,搞得珠三角民企哀鸿遍野,好些私企迁到了重庆。这个事实,对那些指控薄熙来的“毛共”的人的来说、对高唱“先把蛋糕做大”的高调的汪洋来说,实在是绝妙的反讽。
   
   比照薄熙来的理念,胡锦涛的所谓“科学发展观”,才是真正接近毛共的倒退经济路线。胡锦涛多年来暗中大力扶持河南共产南街村模式,2005年叫停国企改革、金融改革,纵容国企腐败,大搞国进民退,搞得GDP两大龙头广东、江浙民企凋敝,制造业大滑坡,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指引下,中共国经济结出了“三聚氰胺”、“神七造假”、和车毁人亡式“和谐”号动车“大跃进”三大硕果,胡河蟹治下,改革死亡、人权倒退,老百姓苦不堪言、贪官暴吏猖狂跋扈,均三十年来前所未有。
   
   比起胡锦涛的暴力“维稳”,薄熙来对重庆的统治不仅并不更专制,而且还有一些亮点。薄熙来凭借才具和个人魅力,于2008年不费一兵一卒,以对话解决重庆历史上最大的罢工事件——出租车司机万人罢工。事件中,薄熙来不仅亲赴现场演讲,还对所接见的出租车司机代表说,支持他们成立工会组织。此种自信和“执政能力”,与高高在上、张嘴不说人话、对老百姓动辄暴力“维稳”的胡锦涛,何止天壤之别?薄熙来还针对胡锦涛公开说:“和谐社会”不是管出来的。这,居然也被一些七歪八邪信仰人士当作反中央的“罪状”,试问:薄熙来这话难道不对吗?
   
   既然薄熙来是“毛左余孽”,那么此公应该是一个对异议人士大抓大整的恶魔才是呀。事实却恰恰相反,薄熙来治下的四年多,重庆抓判民运异议人士的案例几乎绝迹;抓判异议人士成灾的地方,反倒是那些胡团派所把持的“改革开放”的地区,如四川、山西、辽宁...而与胡锦涛臭味相投的“张北韩”张德江,走到哪里,哪里抓判异议人士就成灾。
   与江泽民时期一度左得发狂、竭力反对“三个代表”的张德江相反,薄熙来不仅没有毛左的历史,在邓小平、江泽民时期,还是“右”(改革开放)的先锋,主政大连时,竭力开放搞活,创造出大连经贸文化节,经济上处处提倡“与国际接轨”,薄治下的大连和辽宁,是大连、辽宁经济发展的最快时期,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明眼人不难看出:薄熙来决非真“左”,他是一个不择手段谋权的机会主义者。反观胡锦涛,从拉萨到北京,从来就是一个思想僵化、强硬冷酷的专政派,他主政地方时,走到哪里都是政治经济一塌糊涂,他的唯一“本事”就是镇压老百姓。。
   综上可见,薄熙来实属不折不扣的“形左实右”,薄熙来虽然高举毛泽东的旗帜,走的却是意大利法西斯的路。而胡锦涛上台之初就朝拜西柏坡、参拜列宁故居、高唱“两个务必”、接任军委主席时又提出向朝鲜、古巴学习、中共国六十周年大庆上甚至三十年来破天荒地重又高举“毛泽东思想”...胡锦涛才是真正左棍、真正的左王,他才是潜藏在幽暗处的眼镜王蛇蛇头。薄熙来在重庆的“左倾”行为,不过是企图利用胡锦涛左癖以求上位的机会主义演出。事实上,黎阳等真正毛左分子,对薄熙来也很不满意,譬如认为他没有否定私有制,“专政”也很不彻底等等。
   而众多异议人士看见薄熙来身披毛左马甲,就认定他是毛泽东,那么,胡锦涛只要从博物馆里弄出汉文帝的龙袍套上,不也变身汉文帝了?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搞得“官不聊生”,这种运动式的整肃严重践踏法律、破坏程序毫无疑问,但现在中共胡锦涛中央对薄熙来的“双规”、对薄熙来势力整肃就尊重了法律、符合了程序?事由(且莫说真相)在哪里?独立调查在哪里?薄熙来夫妇的律师在哪里?薄熙来“严重违纪”,究竟违了什么纪?共产党的中纪委又不是国家执法部门,有什么权利限制薄熙来的人身自由?突然冒出来的“薄谷开来杀人案”是什么回事?...这些基本知情权的范畴,都被中共胡中央捂得严严实实,其“胡紧套”的程度,远远超过薄熙来对重庆的言论专制,现在大陆网上连bxl三个拼音字母,居然也要拦截过滤,真是“防微杜渐”到了神经病的程度。
   现在胡锦涛一面拼命地封堵薄王事件的真相、释放人身丑化和刑事案的信息,以图把政治案件刑事化,把政敌薄熙来夫妇望死里踹,另一方面阴狠追查于己不利的“谣言”,为之查封十多个网站、狂抓上千人,其无耻、卑劣、阴毒,比当年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毛泽东再坏,也没有下流到把政治案件刑事化的地步)。试问那些莫名其妙欢呼雀跃的异议信仰人士:胡锦涛打倒薄熙来,于民、于国、于社会,究竟利在哪里?
   
   可叹海内外一大帮民运异议人士,居然跟在某团体七歪八邪的屁股后面乱扭,自觉不自觉地随着胡锦涛“维稳”的节拍翩跹起舞,热烈庆祝当代英明领袖华国锋领导下的中共中央,取得了粉碎新“四人帮”——薄熙来反党政变分裂集团的伟大胜利。这些人客观上是在大力帮助中共胡锦涛顽固当权派欺世盗名,他们在维护中共的专制统治上,起到了共特、五毛起不到的作用。
   一直以来,把王秉章、彭明、刘晓波、茉莉花行动等对中共有威胁人物和事件统统打成“共特”、“中共阴谋”的徐水良,这次再次显露出与中共中央高度一致的面目,跳脚庆祝中共中央专政“毛左派”的伟大胜利,平时念叨的人权、法治统统当了手纸...充分暴露了其假民运真专制分子的嘴脸。不久前,徐水良一面把震动中南海的诺奖得主刘晓波打成共特,一面胡吹乱捧对中国民主化百无一用的废物方励之,已经暴露了假民运的真身。对方励之的胡吹乱捧,徐水良狡辩说:方励之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学者。但学者就不可以是政治人物?方励之难道没有参与政治?试问:哈维尔、萨哈罗夫难道不是学者,他们为什么不似方励之那般演出?
   老资格毛共“右派”分子张鹤慈从对毛泽东的私仇出发,一直声嘶力竭地讨伐薄熙来的重庆“黑打”践踏法律,这次敲锣打鼓地为胡中央倒薄大声喝彩,却对胡锦涛对薄熙来地地道道黑打手法完全选择性失明,张鹤慈甚至充分肯定胡锦涛对薄熙来政治案件刑事化,这一比毛泽东还要下流阴毒的做法,认为这是中共的“进步”,令人质疑:张鹤慈先生所追求的“民主法治”究竟是什么?
   三十年来,张鹤慈一方面以显微镜查找中国民运异议行动及民运异议人士的缺点,另一方面以显微镜查找中共中央的点滴“进步”,时时发出阵阵莫名其妙的欢欣鼓舞声,徒令人质疑:张鹤慈先生自我标榜的“客观公正”,究竟是什么货色?
   薄王事件发展至今,异议人士中只有陈维健先生和刘国凯先生批判了胡锦涛的黑打手法,要求了对薄熙来的程序正义,而痛打“毛左”“落水狗”喊打喊杀声一片,这种愚昧野蛮的现象,足以令人对中国异议群体的整体素质产生怀疑。
   
   曾节明 写于2012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