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谢选骏文集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040)
   
   在一个其成员的大多数皆为风派性格所支配的社会中,“形势”的微妙成了决定人们命运的力量,历史发展成了“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事件。只因大多数人都在随时随地风转,准备把自己的灵与肉一概投资给世俗胜利的魔坛,所以成败不仅可以决定王与寇,而且可以在瞬间发生逆转。于是,“天命”的观念形成了,成为无所不在的神。在游移不定的沙滩上建立一座持久屹立的纪念碑──这是一项多么强烈的诱惑啊!孩童都喜欢这一类的沙土工程。
   


   在“风派社会”(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称此为“费拉民族”,Fellah type,即“后文化民族”)中,而对某人的最大嘲讽莫过于“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意谓该人仿佛一个押错了宝的赌徒;对某人的最大恭维莫过于“高瞻远瞩”、“料事如神”,意谓该人是一位牌桌上的博弈高手……
   
   对于风派社会的价值表,“良心”、“原则”是什么呢?“良心”就是“受到表彰”,所以做不做婊子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能不能立牌坊。“婊子牌坊”的现象所示:“风派的人就是最高的原则”!所以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原则;对同一的良心,有分隔的诠释。
   
   风派社会尤如一望无际的沙滩,它憎恨一切比自己更崇高的事物,风派社会只对无理性、无规则的狂风顶礼膜拜,而决不宽容一切敢于和流沙对抗的建树。“运动”成了风派社会的目标,’“运动”成了风派社会的道路,飘忽不定的精神病人自称“癞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却成了风派社会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和伟大的舵手。
   
   谴责风派社会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一位著名的风派诗人称这一谴责为“桀犬吠尧”,尽管把桀与尧相提并论那才真是“风牛马”之类的“公主驸马的婚姻”。另一位风派诗人则自况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改造风派社会是毫无政治意义的。因为,这决非十代八代所能成就的。俄国革命党人对孙文夸说并令孙文惊叹不已的“革命需要百年成功”的海量,于此亦为沧海一粟。百年可以改造千年历史的俄国;但改造不了五千年历史的中国。
   
   这样一来,问题就简化了:重要的是如何顺应风派社会:把沙滩改造成良田并非人力可及,因为这太昂贵了;要在此设立一个大工业基地亦是事倍功不半──何如辟沙滩为“本色的本乡旅游胜地”,或浴日光,或享涉水之乐,以补农工之阙。
   
   (041)
   
   新概念:
   
   1、斯宾格勒氏所谓的“费拉民族”(即如印度人、阿拉伯人、中国人等“后文化民族”),实际上是一些奉行着世界主义的人们,他们早已国破家亡了,所以,在当今的国家主义时代,他们的生存无一不是举步维艰、难以适应。
   
   2、斯宾格勒氏所谓的“文化民族”(如现代欧洲诸国和日本,除了意大利、希腊、土耳其这些半费拉),实际上是奉行着国家主义的人们,他们的国家都是在公元十世纪以后才开始兴起的,所以他们在当今的多国环境下,可谓如鱼得水。
   
   3、原始民族进化到文化民族容易,费拉民族退化为文化民族则难──除非,有罗马世界的崩溃和中世纪的黑暗那样惊天动地的脱胎换骨,否则一个积重难返的社会、一个由烂人组成的民族,如何能够革面洗心!
   
   4、当代费拉民族的变数有二:或退化为国家主义意识指导的文化民族,或等候整个国际环境趋于费拉化。
   
   5、“后现代化社会”,很可能就是整个世界随着自身的成熟身不由已地跌入费拉状态。《后现代化之路》(这将与《天子》、《新王国》一同成为我写下的“第二个三部曲”),因此不仅是“走向世界秩序的过程”,也是走向“无形式”的过程。“凯撒主义”将作为“个人自由的补充”而出现于整个世界,所以孙中山曾说过,传统的中国人所享有的“自由”要比欧美人还丰厚,以致到了一盘散沙的地步。以后,这也许会成为一笔腐蚀世界财富。
   
   不过现代中国人却不得不需要反其道而行之,渴望民主与法治。无奈的是,民主不可能产生于乌合之众,正如法治不可能产生于社会结构的病态、社会组织的无序。
   
   (042)
   
   社会发展的五阶段论:
   
   1、原始社会
   
   2、奴隶社会
   
   3、封建社会
   
   4、自由社会
   
   5、风派社会(“社会主义社会”)
   
   风派社会的意识形态亦是严重风化了的。于是,连“五阶段论”的经典论述本身也最终变得可疑起来!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要用千百万人头去捍卫的“果实”?
   
   换一个更有意思的角度:
   
   我发现,我们的一生实际上经历了另一种意义的社会发展五阶段的浓缩版本:
   
   1、原始社会,1949年──1957年,废除六法全书、取缔一切法规。
   
   2、奴隶社会,1957年──1966年,限制人身自由、镇压一切活物。
   
   3、封建社会,1966年──1978年,推行红色恐怖、摧毁一切建筑。
   
   4、自由社会,1978年──1989年,进行改革开放、许诺一切福利。
   
   5、风派社会(“社会主义社会”),1989年──迄今,放弃游戏规则,交易一切原则,“不再辩论姓资姓社”。
   
   这样,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就不幸成为人类社会上“经历最为丰富的一代人”。从我们这样的不幸中,产生出了最大的幸运之星。
   
   (043)
   
   幸运之星与“新王国”的线索:
   
   1、“六四”:民主运动还是党锢之祸?
   
   2、中国近代史的核心挑战:是英国国际秩序。
   
   3、中国文明的几次变形:三期中国文明之划分。
   
   4、是制度问题还是文化问题?二者的因果关系以及近代思想家对二者因果的争执。
   
   5、联邦之梦:分裂割据与统一专制之间的循环。
   
   6、统权与治权的分离:“礼乐之邦”的脊椎就是“王道”。
   
   7、新王国的历史意义: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8、新王国的现实功能:结束中国的第二南北朝。
   
   9、中国的新王国与后现代世界的关系。
   
   (1991年10月22日晨梦)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4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