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谢选骏文集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025)
   
   略论中国进入“新王国时代”的几大步骤——十年前我心中的“梭仑热”之复萌。
   
   (一)中国解体过程和普遍无序状态


   1、革命精神的崛起
   
   2、新权威之凝集
   
   (二)新锁国政策
   
   1、新权力的第一步:内在的封锁,反抗与压制
   
   2、新权力的第二步:对外联络的相对闭锁
   
   3、中国一体化政策的贯彻
   
   值得一提的是,未来中国重振其民族精神的新锁国政策──决不是要把中国带回满洲人及共产党的旧时代去;而是要把中国带到新未来。中国若欲作为现代文明的救助主出现:势必还要经历长达百年的相对隔离与闭门苦修。对于中国,这是再度隐退;对于世界,这意味更好地复出。
   
   新锁国政策是中国自新运动的有力武器。“自新运动”最终将反射过来,加强而不是削弱这一武器──“我们要在新的基础上,用新的精神及新的手段来复兴汉唐帝国”──这不过只是新复古主义的一个口号罢了!如果我们稍有一点历史哲学家的眼光,就会看破这个灿烂辉煌的障眼法,而透入了它的底蕴:不过在于激励人心。
   
   根据对人性的理解,我们知道“种族潜意识”的能量是多么雄厚强韧!什么“民族主义”,什么“怀古的幽情”,什么“光复的狂澜”,什么“完好如初”,什么“推陈出新”……不过都是它的伪装,至多是枝蔓……因为在新时代的光芒下──“现代化”的贯彻,终究只是个时间问题!那时,人们所担心的不是现代化的不够,而是现代化的过了头。
   
   但是为了振兴中国,还请好好利用“复古”这股至今尚未开发出来的潜力;这种潜力超越物质性,却能够激发物质性,因而并非可以车载斗量。
   
   (026)
   
   勇敢的人们!要是我们只能停留在汉唐等“两千年局限的集权生活与压抑精神”里──试问我们的生存如何突破现代的死局呢?
   
   中国复兴的关键在于强化“社会的可塑性”──不再死抱某个现成的“模式”、“道路”、“理论”、“主义”,并且和它载浮载沉、一道陨灭。我们要认清“模式”、“道路”、“理论”、“主义”之类的工具性质。对于一个还有远大前程的民族而言,要“善于更换工具以求续航”;否则,与某种工具一道沉沦,仅仅充当其陪葬品,是可悲的,并非什么“伟大光荣正确”,而是比刻舟求剑更为可笑。
   
   (027)
   
   少数具有“笼罩性”(“垄断性”)和“渗透性”(“革命性”)的野蛮人(“先锋队”),加上一大片废墟和一连串传说──这就是红区、共产党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留下的历史遗产。这里除了苏联的恶毒影响之外,还因为中国人很早就不知道民族与国家为何物了,因而也就忘却了“责任和建设”的要义。细细考究下来,“民族与国家”这类概念只能是在“与外部敌人的对峙中”产生并发展的。而追随一个外国(如苏联)充当其卫星国(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正好与此高贵的状态背道而驰。而所谓“民主与法治”,其实是命运在赏赐那些给予敢于和外国对着干并且取得了真正胜利和优势的民族与国家。过分的例子则是:罗马共和国消灭了一切外敌,结果反而导致自己变成了帝国,导致了拉丁民族的殖民化终致衰颓,结果就是民主的死亡、法治的腐烂。罗马这还是一个世界霸权的下场,如果一开始就像中共这样充当外国独裁者(如斯大林)的打手,那又怎能达到建设民族国家的目标呢?
   
   而近代兴起之前的欧洲人,则是在与罗马帝国的相反的趋势中(“封建化”、地方分权),确立了民族与国家的意识和民主与法治的传统。但这后来也造成了弊端:欧洲中心论者的历史视野其实是局促的!他们以为只有他们自己那种历史形态,而不知即使在同一种历史形态之内,仍有春夏秋冬等不同季节的分别……而中国古代的天下政治的视野则有助于消除欧洲人的小家子气。中国历史哲学明言:我们自己只是为某一历史形态中的某一季节而准备出来的等候使用的道具。所以,我们不该为“弃而不用”的偶然,而感到什么失落甚至悲伤的。
   
   (1984年2月11日,乙亥日)
   
   (028)
   
   中国所急需的,不是“正确的政治理论”,而是某种“新信仰的基础”!政治理论的救世,已经太晚太晚了,已经太多太多了。“不断的思想改造”,哪有“行为规范的定型”来得重要?“新的社会制度”,怎能与“新的生活方式”相提并论!干瘪的定义、枯燥的条例,应当见鬼去——见卡尔•马克思去。
   
   中国,需要的是一种激动人心的内在醒悟。它势如燎原,不可控御。它类似于历史上的“人民道教”(从“五斗米教”到“白莲教”),是真正的人民运动而不是运动人民──没有这种来自底层的活力,中国的彻底变革和巨大建设所要消耗的超级能量,是不可能产生的。
   
   这个巨型的人民运动,不仅席卷“寻求个人温饱的流民”,而且打动“寻求民族出路的志士”。它以全新的符咒指引全新的方向,它不是要破坏旧的国家机器,而是要建设新的民族国家。这场既超越政治又超越宗教、既囊括政治又囊括宗教的人民运动,将把外在的崇拜和内心的服从有机结合起来——“它不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也不是武装夺权的掩护;它是为中国的社会复兴和精神复活而斗争的一个武器”。它延伸出:“从中王国走向新王国的桥”。这桥本身并不是新大陆,但能通向新大陆。
   
   它说:宗教是人生战略的终极形态;战略的人生,则是一切虔诚者的归宿!
   
   它说:往世的宗教,并没有认识到,自己只是创教者的内心战略──一个征服潜意识的“水一般的利器”!新的宗教,则不执著于自己,而自觉于自己之作为人生的战略!它是至高者的思想星空,而非宗教实相的终极目标。
   
   (029)
   
   中国必须恢复自信。中国必能恢复自信。中国的自由,取决于精神的自信与独立。有了自信与独立,中国将拒绝做“晚期欧洲文明的学步者”,而宁肯是“自说自话的新蛮族”!晚期的学步者是没有前途的,新蛮族反倒可能创造历史。
   
   中国的自由,将是民族的自由而非个人的自由;因为任何个人的自由必须以民族的自由为前提!中国人要获得个人的自由,还有很长的争取民族独立的道路要走,而它的第一步,就是焚毁“半殖民地时代最后的遗产”──共产主义的奴性枷锁!
   
   为了扫荡这一枷锁及其的残渣余孽,中国人民必须实现全面的动员──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和平!为了在这枷锁粉碎之后的真空里建立秩序,就需要“恢复”对中国传统资源的某种尊崇。天神一般的汉官威仪,才能使得世人重新侧目。这不是“新儒学”,这不是“新礼教”;而是有“更广背景”和“更深根须”的人民宗教。只有这种全民运动,才能重新唤起全民的热情,并使之持久、且无法“被证伪”。
   
   )
   
   新王国时代是以“伪民国”(实际是军阀的国家)、“伪人民共和国”(实际是党阀的国家)开端的,它们是否能转化为“真民国”、“真人民共和国”呢?这是一个大问号。但是无需质疑的是,“伪民国”、“伪人民共和国”已经作为一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新王国”在中国大地上“统治”了将近一个世纪了!
   
   “名正言顺的新王国”则不同于“伪民国”、“伪人民共和国”。
   
   名正言顺的新王国,其大保衡对内是爱国者,对外是征服者,他们都是永恒者的体现。《中庸》说圣人之道曰:“譬如四时之错行、日月之代明。”这深合我们历史思想之精髓。错行、代明,貌似不同,实则为一。不错行、不代明,则会造成文明的解体、历史的断层。伪民国、伪人民共和国的独裁者强行之,则浩劫来临,社会混乱、暴乱迭起。
   
   (1988年6月23日)
   
   (031)
   
   新王国需要一位──“反对秦始皇的始皇帝”!他将实现治权与统权的分离,以此反对中王国“帝国时代”的主要价值,如君主独裁(他将代之以立宪君主)、官僚制(他将代之以代议制)、中央集权的霸道(他将代之以地方自治的王道);而代之以“中国社会政治的双层抗震结构”:
   
   1、统权与治权的分离。
   
   2、多党制并不比一党制高明:都是单层结构。
   
   3、最高法院(宪法法院)可以代行天子事,但却无法代践天子位。
   
   4、无一元则不免于乱(故所谓“一放就乱”)。故统权的一元与治权的多元之间的有效平衡,才能使中国统而不死,放而不乱。
   
   5、不是“统一思想”,而是建立统权一元性的精神向心力!
   
   6、思想应该多元,但社会的基本价值准则应当互通、源于一。不互通、不源于一,则无从对话;不多元,则无以对话。
   
   7、治权更迭时,统权起稳定及过渡作用;统权发生问题时,治权亦可依据程序、习惯法来协助解决。
   
   8、在中国,统权实行多元化竞选,易动摇国本;治权实行一元化专制,易导致腐败;合一的统权如实行多元化,很容易分裂中国社会;合一的统治权又实行一元化,在中国历史上仅有秦、隋、元明清初期这些军事强权,但结果皆不甚理想。
   (032)
   
   1、主权在民。
   
   2、主权之下可以分为统权与治权。
   
   3、统权的代表是国家元首,具有人格化象征,维护信仰、进行监督,是真理与意志,体现民族的自豪感和价值感;
   
   4,治权的代表是政府机构,没有人格化象征,进行操作、握有权柄,是方法与道路,是民主的机制、自由的保障。
   
   5、统权与治权的双重构造,可以形成捍卫主权的防震抗震结构。
   
   (033)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这个问题对上述结构来说也许是过于幼稚、不着边际了。中国的问题,已不仅仅是个“政治体制”的问题,甚至不仅仅是个“社会结构”、“文化传统”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已然是个生态失衡的问题,是一场人与环境破裂尤其是与自然环境之间关系破裂的生态灾难。可怜的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所能交出的政治答案仅仅是:“要什么样的专制?”以及“怎样推行比较开明的专制?”就“专制”这词最无贬义的意义而言,也就是“集权”。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4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