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019)
   
   如果中国能够恢复民族的活力,那么等待中国的,还有一个“第三期中国文明”──区别于先秦至秦两汉的第一期本土文明与魏晋南北朝至元明清第二期混合文明。“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内容则是以“基督教元素”取代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佛教元素”,作为中国复兴的内燃机。
   


   第三期中国文明因此可以比较于埃及的“新王国”,继其第一期的“古王国”与第二期的“中王国”之后……埃及新王国是一个颇为新颖的“军国主义”的政治实体;那么第三期中国文明是否也会陷入此一宿命?十分明显,现代以来的中国,已经陷入了“军阀造国”的窠臼。这是因为,古代的希克索斯人与现代的欧洲人,都是擅长征战的“雅利安战士”,第三期文明里的中国人,其反应很可能会和新王国的埃及人相似,变得好斗甚至尚武?
   
   “新王国”的政治分期与其文化分期略有不同:王国时代──先秦;帝国时代──秦至清;新王国时代──军阀混战、党阀专政作为“帝国时代”的结束、“新王国时代”的开幕。
   
   第一期中国文明的居民是“汉人”,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居民是“唐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居民是“华人”。汉人和唐人的区别,起源于南北朝时期,到了宋朝已经相当明显,以至于统一之后的元朝,其法令仍然区别二者,而把唐人叫做“南人”。现代世界各地的华人聚居地为何叫做“唐人街”而不叫做“汉人街”?因为那是南中国(如广东、福建等南朝、南宋故地)人的聚居地,而很少有北中国人光顾。相反,与西部北部各族接触较多的北中国人,则仍然被叫做“汉人”。而第三期中国文明,则将整合汉人与唐人,以及其他亚洲民族,共同形成“华人”。
   
   古王国时期、王国时代:“封建之邦”,由习惯法(“礼”)统治。
   
   中王国时期、帝国时代:“皇帝之邦”,由个人意志(“法”、“律”、“令”)统治。(《老子》:“法令滋章,盗贼多有。”这个意义上的“法令”,是礼乐崩坏之后出现的“意志横行”,因此反而激发了盗贼的反抗,所以帝国时代多有王国时代绝对没有的“大规模农民起义”。《老子》的作者,对于帝国时代确有“先见之明”。)
   
   我所期待的“新王国时期、宪政时代”:是“保民官之邦”、“大保衡之国”,保民官和大保衡,就是新的王。新的元首是由成文宪法治理的“立宪君主”。立宪君主制下的君主,等于罗马共和制度下的保民官、先秦王国时代的大保衡。
   
   (020)
   
   以法律治国,国之大幸。
   
   以政策治国,国之大贼。
   
   只有大能者,才可以在中国遂行一个法治国家的梦想。尽管新王国是从中国民族的自身命运中生长出来的。
   
   (021)
   
   中国字与中国文化:中国之所以历尽沧桑仍能保持为一个完整、连续的政治文化实体,不仅得力于它的地缘环境和它举世无双的政治智慧;且得力于它的文字。
   
   如果中国字早在古代就采取了拼音形式,印度与欧洲的分裂命运早就降临到它的头上。根据其他文化圈的经验推论,那么可望粤语、闽语、吴语等代表的数十种无法互相听懂的方言,早就有机会形成不同的民族语言系统了。
   
   欧洲的拉丁语、日耳曼语、斯拉夫语等语系都经历了这一“由一个母语分化为多种民族语言”的过程。其间,时或有之的政治分裂又可对此推波助澜了。中国之所以能“分久必合”,端赖汉字的凝聚力量。由此可见,保存中国字,就是保存中国“民族”的统一性。
   
   中国字不仅构成世界史上最富于特色的文字体系──而且也是天子精神的外在体现,是文化创造者们的灵魂闪现。
   
   中国字不是人民风俗的傀儡,而所谓“拼音文字”则属此列。中国字,是指导人民风俗的“君子之风”,不是人民风俗的工具。中国民族之所以能延续至今──而没有像印度拉丁那么四分五裂、希腊犹太那么小,中国字的统一是一个领先的纽带。
   
   中国字与中国的及中国文化的命运密不可分。若欲消灭中国,请首先消灭中国文化;若欲消灭中国文化,请首先消灭中国文字。
   
   正如一种语言往往有其独具的思维方式一样:一种文字更具它所特有的思维方式。尤其像中国文字如此独特、如此成熟、如此丰富而自成一体的文字体系──不能设想它没有一种与世殊异的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方式的特征──可以到整个中国文化的系统及其历史中去寻找。
   
   总的说来,中国字促成了一种注重视觉的思维方式,重视与视觉有关的直觉、灵感,结果就不够理性;信任人的智慧与机巧胜过信任工具与机器,信赖人性超过信赖神性,就不容易建立稳固的积累。反抗异化而注重性灵──就是由于中国文字的这类特征而使然的?对普遍“规律”的不信任、对外在事物(非人、超我)的天然反抗──这就是中国文字给予人们的“独特遗产”。
   
   (022)
   
   新王国可能运用的文字是“拼音文字”?
   
   1、古王国的“王字”(甲骨文、金文),到各国文字(秦齐楚燕韩赵魏)的发展;
   
   2、中王国(帝国时代)的“王字”(隶书、楷书),到各国文字的发展(西夏、朝鲜、越南、日本)。
   
   3、新王国的“王字”形成,目前还在一个争夺战之中!简化字、正体字,不过是中王国的遗迹;变体字、拼音字,不过是新王国的尝试。
   
   但无论如何我们已经理解:中国文字(汉字)不是“千篇一律”的应用题,而是因情设施的艺术品,一种超乎群伦的特有结晶。汉字是天子精神变易无穷、出神入化的表现形式。汉字是定居民族世世代代的精血所凝成,并非航海民族应付商业活动所拼凑的“拼音文字工具”。
   
   事实上,文字决不是现代人所想的那样简单,“纯乎是一种工具”,相反,文字是有其生命,而且对民族心理的形成反过去发挥了重大的影响。欧洲人当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的文字太简单太易变也太工具化了,所以他们体会不出其中的蕴奥。现代中国人也不这么认为──因为自己身为欧洲人的俘虏与奴隶,甚至以此自虐且自乐。然而,中国自身文化的历史却在在证明了:中国文字培养了中国人的灵魂与感受力、造就了中国文化接受者们的志趣,其影响无微不至。中国文化的接受者们,最后就成了“中国人”,成了“汉字民族”。
   
   要有一定程度的感受力──才会对中国文字的妙处有所感悟。对于丧尽了感受力的现代中国的芸芸众生——这一点显然是谈不上的。这还有待于未来。
   
   但不论意识与否,中国文字对于中国的命运负有重大的责任是毫无疑问的。汉字对中国文化的定型与发展确实具有决定性。“如果”——中国字不是这样:那中国文化必定呈现另种状态,甚至面目全非。
   (023)
   
   在历史上,中国字征服了多少蛮人?这种不可替代、唯一卓绝的形式。即使日本、越南、朝鲜、西夏这些一个比一个野蛮的民族,他们还是依据汉字来实现了自己的文字,对于中国文字的替代和超越基本上都不存在。他们的失败说明中国文字的精神就只能产生一种形式,其他形式是全然多余的。
   
   回顾历史,拼音文字扩张到了一定限度都会招致人群分裂。这难道是偶然的吗?反过来看,汉字对中国的制约性影响,也要比一切风俗、意识形态甚至社会结构都严重得多,因此一旦废除汉字之后,中国将发生最彻底而不可逆转的“社会核裂变”。这对整个世界历史,都将发生不可估量的“化学反应”。想一想都会令人恐惧:
   
   一群群不识汉字、背着拼音字母的“中国人”将走遍世界,使发达世界饱受蝗灾之苦。世界名城的贫民窟里,将住满此等无传统、无信仰的极力钻营之辈,他们不讲信义,没有约束,什么事情都肯干……他们搓着身上的油污而腐蚀世界。
   
   (024)
   
   难道第三期中国文明──中国新王国时代的降临:有待于“在流通领域废除汉字”?
   
   我们不要忘记:汉语(尤其是汉字)是最古老的世界语!它不像梵语、拉丁语甚至阿拉伯语(以及某种程度的现代英语)等世界语那样,是由部落语言演化而来,而是经历了混同,在各族语言的集合下,在王都里发展起来的“王字语言”。
   
   在失去了“王的凝聚作用”的前提下,“汉字的拼音化方向”,就是中国民族的消解方向,就是一个被动挨打的世界主义方向,就是一个亡国灭种的方向。
   
   (还有语言学者认为,美式英语正在发生一种可以称之为“汉语化”的简炼化、习惯语化的倾向。我们认为,这实际上正是一种世界语正在形成的经典过程。而英语本身,也由于其“西欧世界语”的渊源[凯尔特语/盎格鲁──撒克逊语/维京语/法语],为美式英语的进一步世界化倾向,打下了基础。因此,这不是什么英语的汉语化,而是英语的世界语化。)
   
   (1990年3月23日)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