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谢选骏文集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导论《新王国的出现》
   
   [1984年2月11日──1991年10月22日]
   
   (013)

   
   我对历史的思索起源于:为什么中国如此衰颓而欧洲如此兴盛?我对文明的思索起源于:为什么中国、日本这两个“同文同种”的民族在近代的命运显示如此巨大的差异?
   
   经过了1972年──1975年这三年的研究,我发现先秦中国的“王国时代”注重地方分权,与后秦中国的“帝国时代”日益膨胀的中央集权,十分不同:前者显然更能保存社会的活力,而后者的极端元明清大一统,显而易见压制甚至扼杀了社会的活力,使中国民族迄今无法在国际舞台上立足。
   
   在我的想法中,先秦的政治制度更能调动社会活力。我看到:其实日本与欧洲在近代化以前,也是奉行类似先秦的地方自治而不是秦后的中央集权的。这样,才有可能让它们完成近代化和“民主法治”。中央集权,导致腐败,道德上缺乏张力,文化上缺乏建树。因为人性经受不住权力的诱惑,即使希腊的火花、罗马的统一,也都先后在马其顿和帝国的带领下走向了腐化堕落和文明涂炭。
   
   西周解体的重要原因就是王政的颓废伴随地方军权的不断增长,结果造成政治的分立。由于这一进程伴随着文明的扩散,使得诸侯具有日益扩大的余力,得以互相兼并,而后势力进一步扩张,进而与中央王国争衡,甚至问鼎中原、步步完成“统一”之举。
   
   后来的西汉就消除了这个缺点,抑制地方势力的增长。当然,西周与西汉这两个朝代的经济与技术力量悬殊很大,西周的军权分立是因为当时中央权力太弱,需要用封建制度拱卫自己所致。封建制度十分有利于文明的生长,中央集权则相反,不利于生长但有利于保存。由此可见,政治制度与文明周期之间,具有密切的关系。这往往表现为“国家兴衰”,其实内容要远为深刻。
   
   西周王国的封建制度尽管有其缺陷,可是秦汉以后的帝国集权制度反而不如它具有活力。这是因为:封建制度是一种相对文明的、制度化的君主政治,它可以包容文雅。而郡县制度表明上是文官制度,其实它的权力来源却是军事力量,而且越是到了晚期就越是演化为一种赤裸裸的、野蛮化的、非制度化的军事专政,不论这一专政是外来的蛮族,还是内生的军阀。军队介入了政治,野心家往往利用军队乘机而起,军队成了国家内部生活的决定因素。这个“钢铁长城”往往还是和特务组织密切结合的:它或是明朝的“太监”,或是清朝的“旗人”,或是现代的“党员”。
   
   普遍的武力压迫也造成了贯通的人民起事。在先秦,我们看不到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在中世纪欧洲我们也同样看不到这种情况。因为封建制度不会形成社会大板块的矛盾冲突,在小的封建领地里,国家与君主对军队的控制基于私人感情,而且贵族政治层层节制,野心家无法通过军队而只能通过宫廷势力来达到目的。
   
   (014)
   
   中国“从先秦地方自治(封建制)走向秦汉以后的中央集权(郡县制)”这一过程,曾经焕发出最大的文明创造的活力;虽然秦汉以后的中央集权(郡县制)尤其是汉武帝的“推恩令”,直接导致了文明的衰落。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在“从秦汉以后的中央集权回归先秦地方自治”这一过程,能否再度唤醒中国社会的创造能力?我们希望如此。我们努力朝这方向前进。
   
   为了保证第三中国在落实“地方自治”的过程中不致发生分裂和武装割据,未来中国必须实行“军队国家化”。
   
   我们的原则是,军队应受国家与法律的支配,而在礼仪上服从宪政权威,例如在君主立宪制度下,服从君主这个三军统帅,就是军人的最高荣誉之所在。服从与勇敢是军人的美德,军队不该只是让人民感到恐惧与憎恨,军队应使人民爱戴并为之骄傲!为了保证这一点,必须做到以下几项:
   
   1、军队完全退出国内政治生活,仅仅作为抵御外侮、扩张国家权力的工具儿存在。即使君主和三军统帅也无权命令军队介入国内争执,更加不能下令向人民开枪。
   
   2、国内治安与镇压叛乱的任务应交由警察、民兵去完成,这样就能避免大规模内战。假使内战不幸出现,军人也不可卷入,免得失败的一方为了自救不得不勾结外敌、出卖国家。
   
   军队应该永远退出政治,回归保卫国家的岗位。“镇压叛乱”这样的垃圾动作,留给警察部队去完成。除非,“叛乱分子”已经勾结了外国势力。如果信守上述原则这样,一个社会实际上不会有内战出现,最多只是小规模的暴动而已,因为一切都由“多数”通过选举决定,而不走这条合法道路的,就是叛乱。对叛乱需要镇压,但决定者不是军事领袖,而是合法选举出来的政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一类的“军阀造国”的语言,千万不能成为法律。
   
   3、中国不再需要什么“人民军队”,而是需要“国家军队”。第三中国的军队将不再是“阶级的还乡团”;而是“民族的国防军”。第三中国不要兄弟阋墙的“阶级斗争”,而要平定天下的“新文化战”;不要兼并称雄的霸权国家;而要为天下一体而奉献自己!
   
   (015)
   
   关于“建设宪政”的几点思考:
   
   1、一切有活力的社会都是相对分权的社会。
   
   2、一切上升的社会都是懂得“权力分享”的社会。
   
   3、唐的分权与明的集权之比较。
   
   4、宋朝延企图垄断权力,是受迫于辽、金、元的军事压力。
   
   5、“宪政”的本质就是“分权”。
   
   6、中国在一百年之内可能还无法消费“普遍的公民权”。
   
   7、教派秘仪在形成公民社会中的象征作用。
   
   8、“公民权”还是“教派组织”?前者易趋官僚化,后者易招分裂之虞。
   
   9、“皇帝”的政治性质,“教派”的宗教性质。
   
   10、罗马公民权与雅典公民权的不同性质。
   
   11、“一人之下的民主政治”:元首拥有最高法官的任命权、兼军队统帅的指挥权等“统权”──但是不能拥有行政权与司法权等“治权”。
   
   (016)
   
   新王国的战略
   
   自从1971年开始系统自学以后,在1974年以前,我崇拜欧洲,作为“社会分权”的信徒,向往古希腊和中世纪。我那时认为社会的活力来自分权的现实以及随之而至的“竞争”。对希腊文明的崇敬和对于立法者梭仑的景仰,成为我这一时期的历史兴趣的中心。
   
   1974年以后我渐渐趋向了社会集权的信念,并认定这是在中国这个惰性如此深重的社会,推动民族自新的唯一可行之路。
   
   时光冉冉,到了1984年,我已较为客观而超脱地看待社会分权与社会集权的问题,并把它看作一个“文明史的季节现象”。这种历史精神的“交汇运动”使我萌发了一个新观念:单纯的分权倾向与单纯的集权倾向都是不可持久的。而追随其中任何一个倾向都不足以使文明摆脱历史的惰性,更无法让中国直趋复兴之途。
   
   基于以上考虑,我设想了“宪政时代的第三中国(区别于王国时代的第一中国、帝国时代的第二中国)的三步战略”:
   
   1、民主的口号、分权的措施,造成普遍的社会革新,激发整个民族的活力。
   
   2、社会动员之后,用新的集权实践来全面重建国家体制。
   
   3、宪政时代的第三中国以自己的创造能力,投入这个“以民主和人权为名的国际无政府状态”,在这个“分权的世界”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唤醒中国传统的世界主义资源,在全球世界的范围内建立整合的权力。结束分权时代,走向集权时代:新的罗马、新的秦汉,于是出现。
   
   第1步为分权,驱散借“集权”之名而大行其道的现代腐败。
   
   第2步为集权,以便在一片废墟之上重建某种过渡性的、“后现代社会”的政治结构。
   
   第3步为“用分权国家实现集权世界”:是从业已制度化了的“分权国家的系统结构”(例如“联合国会员国”)中,归纳出世界性集权的大趋势,从而在根本上弘扬中国“治国平天下”的世界主义精神。至此,“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理想,才可能咸鱼翻身,首次成为具有实际意义的实践指南。前此的这类企图,都是“高中博士”那样的早产儿。
   
   如此看来,分权不是目标,集权也不是目标。真正的目标在于追求政治的适用性,在不断完善的运动中,保持一个社会的长治久安、可以持续的增长……
   
   复兴中国的新战略,不该停留在“兼顾与并用‘分权措施与集权措施’的理论水平”;而应深入“交替与发展‘分权实践与集权实践’的政治堂奥”。也就是说,在非常时期,交替使用极端化的发展,比兼顾使用中庸化的理论,更有效率,更容易从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层面,完成发展的运动。
   (1984年4月20日)
   
   (017)
   
   如果仿照埃及历史的分期,中国文明可以分为相应的三期:
   
   1、“古王国”(夏商周三代、秦两汉);本土时代。
   
   2、“中王国”(魏晋南北朝、唐、两宋、元明);佛教影响时代。
   
   3、“新王国”(明末、有清、“共和”八十年来的“西学东渐”);基督教影响时代。
   
   如果从政治发展的角度观察,则可以三分中国史为“古王国”的王国时代,其政治单元是:三代的“封建制”;“中王国”的帝国时代,其政治单元是:秦两汉至元明清的“大一统”;“新王国”的宪政时代,其政治单位是:自鸦片战争开辟de “第二个南北朝时代”以来的过渡期以及未来几百年的宪政结构。这三个区分,不仅得自埃及史的启发,且得自地层生物史所提示更大背景:如古生代、中生代、新生代等三分概念。也有些接近历史课本上的“上古史”、“中古史”、“近代史”。
   
   诚然,社会史与自然史之间,实具不可比拟性;正如政治史与文化史也不是齐一的。例如在中国事例中,相关年代的政治、文化多有“超前发展”或“滞后发展”现象。如王国时代结束、帝国时代开辟,是在秦汉之际;但其文化改变却相应滞后,“古王国的本土文化”直到四百年后的魏晋时代才告一结束。相反,新王国的文化却有超前现象,新王国的西学东渐始于四百年前,但政治发展却极为滞后,如新王国的宪政政治虽然努力了百年,迄今尚未成形。
   
   (018)
   
   (一)先秦王国的三代文化,各有相应的出土陶器为证:
   
   1、夏人尚黑,约400年(西元前21世纪初──前17世纪初)
   
   2、殷人尚白,约600年(西元前17世纪初──前11世纪)
   
   3、周人尚赤,约800年(西元前11世纪──前256年)
   
   (二)秦后帝国也有三期文化:
   
   1、秦两汉本土文化的统一,第一期中国文明、古王国文化的高度综合、发展。约四百年(西元前256─后220年)。
   
   2、魏晋南北朝(下延包括隋及唐的前期)的佛教渗透、道教应战,约六百年(西元220─824年韩愈死)。
   
   3、韩愈的道统说、古文运动和禅宗的大盛,一同来临,标志第二期中国文明、中王国文化的成熟。开“三教合流”之先河。三教合一,构成了宋明理学之内核,体现为中王国混合型文化之登峰造极。直至明末(西元1644年)西学东渐,骣入新的文化因子,始逐步打破三教合一传统的旧局,准备转入第三期中国文明、新王国文化。此期约为八百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