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3]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3


   
   
   
   

   (134)
   
   商王常自称为一人或余一人(《金璋所藏甲骨卜辞》第124片、《国语周语》所引《汤誓》、《盘庚》)。
   
   王位传受,盘庚以前是兄终弟及,以后大都是父死子继,我想这不仅和继承制度有关,也和当时人们的包括殷王的寿命。殷代晚期,大宗、小宗和庶嫡的宗法制度已逐渐形成……周人入主时已奉行严格的嫡长子继承制,故周公姬旦其才虽大却不得继位。
   
   末代两位殷王才开始“称帝”:帝乙、帝辛(纣)。但是周朝却拒绝称帝,直到异种族的秦国才重新开始称帝。
   
   殷官名:武官有“多马”、“多亚”、“多射”;文官有:“多尹”、“乍册”、“卜”、“多卜”、“工”、“多工”、“史”、“卿吏”。
   
   古文献和青铜器铭文中有“百执事”、“殷正百辟”、“惟亚”、“惟服”、“宗工”。
   
   分封制的雏形商代已有:武丁之子,受命戍守奠地,命为子奠或奠侯。异姓受封的有犬侯、周侯等,均见于卜辞;但还不是主流模式。
   
   (135)
   
   从周幽王的故事,可知其人之狂妄与自信。别人不敢发的事他敢发,别人不敢做的游戏──烽火戏诸侯,他都敢做,故而终至身败丧国。可见那个时代也充满着危机,周后王不再有周先王之警惕精神而日趋腐败堕落,骄奢淫逸。其丧国亦是因那时是怀疑时代,怀疑主义盛行,即是一个社会的文明开始衰落的徵兆与证迹,一切祸乱皆由此起!
   
   从褒姒的故事可以看到类似希腊悲剧命运之主题。须知褒姒亦非一个凶恶妇人,实乃一位姣美的丽人。褒姒也是神秘命运的可怜工具。褒姒何其不笑,而一笑竟致失国?悲剧中并无好人恶人之分,有的只是神秘命运的拨弄,褒姒之事验矣。这是人类的命运,历史的悲剧,岂可以“祸水”一词而概之呢!
   
   (136)
   
   《春秋》
   
   《春秋》本是“记事的简策”,有各种各样流水帐,所以有各种各样的“春秋”。现存的《春秋》据说是经过孔子编修的鲁国史记,囊括了二百四十一年的历史。它用编年的体裁,简短、平易的散文,仅有大纲而无详细的事实记录。
   
   《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则是鲁国史官左丘明所撰,十八万余字。他博览天文、地理、文学、历史等大量古籍,学识渊博。孔子曾说:“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见《论语公冶长篇》【译文】孔子说:“甜言蜜语、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可耻;心怀怨恨跟人交朋友,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可耻。”)由此可见,左丘明确有其人。但此《论语》左丘明是否彼《左传》左丘明,学术界有不同看法。
   
   《春秋》的提纲式历史大事记,在《左传》那里成为事实详备、讲叙生动的画卷。
   
   《左传》1、叙事富于戏剧性,2、善于描写战争和复杂事件。3、描写人物富于形象性。4、生动洗炼的语言。5、通过歌谣反映人民爱憎,增强感染力。《左传》规模宏大、组织完整、散文发展新里程碑。对后世文学、历史作品不可磨灭的影响。且开小说的先河。
   
   《国语》记事起于周穆王,终于鲁悼公(前1000-前440年)。凡二十一篇,体例由分国记事。司马迁、班固以左丘明为《国语》作者,实际上《国语》与《春秋左传》颇有抵触之处,作者应为熟悉王庭历史掌故的人。体例由分国记事。《国语》文学成就不如《左传》,但也有生动之处。《国语》中的韵语、对话,生动表现人物性格及史事政情。
   
   战国策三十三卷,杂记东西周、多诸侯之事,上接春秋,下至秦灭六国,跨度二百四十年,秦汉间人杂采史料而成。
   
   在创造性方面,中国先秦史的丰富程度要超过后来的二十五史,真是无奇不有。尤其对现代人来说,想象与发挥的余地非常之大,实是激励民族再生之绝妙题材。因为在“文明史”的意义上,先秦的王国时代而不是秦后的帝国时代,才是我们的“同时代人”!
   
   (137)
   
   我对《春秋》的理解不是经今文学派的,而是古文经学派的。我并不企图在《春秋》中寻求什么微言大义,这种微言大义纯属形而下学,已不适于现时代之需要了。相反,我却非常愿意读研春秋左传,我认为这是真正的历史,这也是真正的大义所在,用腐儒们的观念是不能找到天上的星辰的。
   
   我要在《左传》中寻求什么呢?寻求英雄业绩!寻求那些华夏民族的生命力量最为沸腾的时代里的业绩,用《左传》来告诉自己也告诉世界:中华民族并非从来就是而且将来也是一个情性的、奴性的、缺乏生命力的民族!用它《左传》告诉自己也告诉世界:总有一天“萎缩中的支那”能够恢复生命与光荣,复兴为“再度生长的中国”!用《左传》来告诉自己也告诉世界:中国民族并非愚钝,在许多方面它甚至是世界的先行者!中国在现代的种种波折以致沦落为滞纳的支那,只不过是一种命运的曲线所致,而并非生来如此并将永远如此的。
   
   我热爱春秋时代的“《左传》人物”,以致超过了战国时代的“《战国策》人物”,是因为我觉得在他们身上蕴含着一股忠义的力量。我觉得我的灵魂与他们的气息遥遥相通,他们比《战国策》上的人物较多古风,较多宗教的力量,较少盘算的诡计。同时又比《书经》上的人物更生动、更丰满。另外一面,他们比较帝国时代尤其是两大统一的帝国时代(秦两汉与元明清)的人物,充满蓬勃的生命力与种种只有在国际环境下才可能发展起来的美德。《战国策》在这方面也是一样的。
   
   我的这种偏爱,也许是由于当今世界并非统一时代,而是一个“全球的春秋战国时代”的分裂状态的缘故吧,所以我们才对“同时代的春秋人物”如此敏感、如此向往吧!尽管他们是位于先秦中国。
   
   《春秋左传》中有许多美妙的故事,每一次重读都给我以启迪。它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中国人并非一个天生劣败的民族。我因此对这个民族还怀有最后一点绝望中的希望,理由就在“中国的古代”,而不在“中国的现实”之中。
   
   《春秋左传》中的无次数的征服、役使、反抗、解放等运动形式出现的英雄业绩真是精彩,而且先于世界其他文明,且其留下的丰富记载在世界各族中都算是首屈一指的。我希望,第三中国的新民族、新社会总有一天会兴起,并踏着中国书经时代、春秋时代的英雄们的足迹,去创建比中国自己的帝国时代更伟大、更持久的世界秩序,在人类历史上刻上一个统一的印记!
   
   (138)
   
   为了催活中国人的民族意识,我们不妨为中国还原一大批精神上的创造者、空间上的征服者。上自黄帝及颛顼、少昊、帝喾、帝挚;然后是禹、汤、文、武,春秋的“霸”、战国的“帝”……那时,大一统的衰势尚未凝成,国人还怀抱着一颗新奇的心在从事拓殖。这种格局与秦至清的两千年间的帝制守成,是根本相反的。这段极珍贵的早期历史,就是“先秦”的“前帝国主义时代”、贵族时代。它无疑昭示人们:中国人并非只是内耗与兄弟阋墙的行家。中国人也有过征服与扩散文明之光的历史!那时,中国人曾经具有的品格,对现代的中国和将来的世界无疑都具有格外重大的意义。
   
   读《春秋左传》,吾知礼之真髓矣,非儒家之杜撰也。我要从《春秋三传》中获取古代的政治哲学的精华,而不仅仅是《易经》所示的历史哲学。古代的政治哲学常把社会的兴衰归之于人心,这是非常高妙的。人心就像一座桥梁,从现实中来又到现实中去!现实常常通过人心折射出来,又通过人心改变现实的发展,这是一个循环。人心,并不仅仅是人心,它是现实的总和,正如钱币不仅仅是钱币而是商品的总和;社会的兴衰过程,正是由于一切的总和而完成的……我们应好好发挥这种“人心政治哲学”,这也是通往历史哲学的途径,值得认真研究。
   
   (139)
   
   《春秋•左传》是以“郑庄公克段于鄢”以及“郑人伐卫”即“诸侯专征伐之始”为开端,至勾践灭吴以终的。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春秋”的特点就是违抗天子的秩序、消灭别人的国家。“三家分晋”则为战国之开端矣。“战国”的特点不仅是消灭别人的国家,而且是消灭自己的国家,也就是所谓的“革命”。这就是孔子所说的“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这明显地违背了“礼”的精义:《左传》曰,“礼,经国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者也。”
   
   (140)
   
   读韩信传,方知韩信确为胆怯的人。当然他的胆怯并不在于不敢拼命,而在于缺乏果断的判断力及“一经计定就不再犹豫”的意志。在作战方面他多用权谋,这固然表示了他的机智,另一方面也与他犹豫不决的性格有关。这与“不顾形势”的项羽适成反比:项羽是决断力多于权谋的,其缺点是“执而不通,不亡几希”。
   
   韩信青年时代曾有胯下之辱,此为其性格怯懦的表现,我就不信一个人会用这种奇怪的方法来激励自己,何况他根本不必杀人,只需要拖延磨蹭就可过此一关,何必胯下一游?难道屠夫会杀他么?不,他们只不过是在寻开心呢!惜哉!天才之于韩信!白白死于妇人吕雉(前241年-前180年)之手。这个妇人由于比其丈夫刘邦(前256年—前195年),小了十五岁,所以能够利用年龄优势把持朝政十五年。最为怪异的是,刘邦比他所取代的秦皇帝嬴政(前259年—前210年),还大了三岁。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的。
   
   (141)
   
   刘邦的成功是由于他的“无赖”,项羽的失败是由于他的“英雄气慨”,这不是历史的嘲弄吗?一般而言,在这种斗争中贵族总不如庶民之易于取胜,盖蔽于性情也。另外一面,我也想到:刘邦的成功也由于他曾经出任亭长、有些统治经验;而项羽的失败则和他始终流亡、与社会脱节,有些关系。
   
   项羽的失败还因为他的屠杀政策,他模仿秦国将领活埋战俘的方法,而不知时代已不同,他尤其未注意:在内战中是“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的。秦末的中国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国家,而不再是七个国家了。因此任何人对屠杀都不会采取完全赞助的态度的。项羽是一个征服者,征服者容易落入骄兵必败的陷阱;项羽却不是一个政治家,政治家善于玩弄哀兵必胜的把戏。
   
   项羽就像后唐庄宗一样:天下无敌、从未打过败仗,但却以失败告终,这是为何?我看项羽即使消灭了刘邦,最后仍不免要失败的!刘邦收拾了韩信、彭越后,把彭越的肉汁分赠诸候,这明明是刺激诸侯造反,从而得到一个借口,可以名正言顺地消灭他们。不料这些人没有一个像张良那样看透了刘邦,反而愚蠢地冒然起兵,正中刘邦之下怀!因为刘邦早已布置好了陷阱在等着他们,否则,还会继续低声下气地哀求他们不要造反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