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1]
谢选骏文集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1

   第三章《对中国观念的重新理解》
   
   [1975年4月27日──1982年6月7日]
   
   


   (121)
   
   为了成功进入第三期中国文明,我们需要对第一期中国文明和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流行观念,进行一番重新的分析和理解。
   
   1、分别列出──根据重要性质或循序渐进的精神──中国文化所特有的基本观念数十条至百余条,并重新解释其精髓。
   2、重新的理解与估价,不仅是一种“学术”与“整理国故”,而且是对它们的未来发展作出展望──并通过作者的预见来引导未来中国的行动。
   
   3、顺序:《易》、《书》、《三礼》(周礼、仪礼、礼记、)《诗经》、《楚辞》、《论语》、《孟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
   
   4、新的沉思是“高级理解”;而非训诂小学。用“述自不作”的本土来开辟欧化的新文明。用黑暗时代的隐士趣味,超越布满了深渊和陷阱的现实。
   
   5、我们的复兴大计:非理论性、反样板化、超社会效用。
   
   6、主轴:如何创造不同于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的新文明,“沉思第三中国的构图”。
   
   7、对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基本观念及其价值的预判。
   
   8、写作上述观念所采取的形式,不是诠释、不是发挥、不是述而不作,而是无所不在的沉思。不是教条与论证的,而是随笔集成的:即,把我若干年代形成、累积的思想精华,凝聚在一连串不同的标题之下。
   
   换言之,连续性的书写只能产生讲义或理论,而真正的思想精华却不是一个时间刻度内能够连续分泌出来的……因此我们不要求“全面”;而要求“深刻”;不要求“平直公允”,而要求“独到体验”;不要求逻辑性,而要求预见性。
   
   (122)
   
   我第一次读《周易》,是在1974年,那时中共推动“批孔”运动,我很反感,于是反其道而行之,开始啃读《四书五经》。读了以后,感觉《周易》最为难懂,因为没有人教,只好自己进入,我化了最大力气,钻研注解,三个月才读懂入门,了解《周易》的基本内容。通过注解,首先接触的是《易传》,然后才是《易经》的文本,最后通过经文,才能慢慢摸索其卦象系统的象征意义。经文与卦象所构成的系统,可以容纳许多观念,组构不同时空。
   
   当时我看《易传》的文字,觉得它主要是战国时代的产物,不会太早;但《易经》的文字显然更早,而八卦的卦象就更不用说了,可能起源于文明初期。
   
   在我看来,《周易》精神体现了相对主义的原则。在衰世,刺激感官的音乐更优于陶冶精神的音乐,不但是因为它能流行,更在于它能消除焦虑,更能作用于一个狂乱的时代如当代世界。当易道进入衰世,自然产生衰颓的方式予以应付,那就形成了易经的机会主义。
   
   (123)
   
   经学也就是对“经”的解释,这在西周就产生了,《左传》上已有记载,国王和诸侯都利用释经学来说明自己的想法。这样的世界观在《易传》里面得到了发挥,这是我们运用来推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宝贵财富,有些话说得言简意赅,寥寥数语,意趣横生,很好发挥,不像西方与俄国的大部头那么繁琐。
   
   先秦精神,给个人很大自由,没有繁琐哲学。当时的社会不仅具有多元性质,而且崇尚国家主义,还有责任与义务的统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易”本身就带有一种“交换”的观念在里面,可以说是相当“现代化”的精神。
   
   先秦的王国时代是竞争时代,那是上升的时代、活力的时代,就像现代全球化世界这样多元化。秦汉以后的帝国时代发展起来的“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则是“世界主义”的、“大一统”的,不再是国家主义的、地方自治的了。老百姓连出国的自由都被剥夺了,外国人也不能进入中国,整个世界好像统一了,其实却被隔离分割了。臣子在一元统治下就没办法讲道理,叫你死你不得不死,整个社会完全沦为家天下的了。
   
   家天下的致命之处,首先还不是“不公正”,而是它会导致了“社会退化”。因为人性在本质上都是自我中心的,如果整个社会都为皇帝服务,那么其他人活着就会无精打采,并且缺乏必要的自觉、自信、自强了,整个社会的能量与积极性显然无从调动起来了。
   
   如果遵循合理的政治法则,强调义务和权利的平衡,每个人既有社会义务又有个人权利,这样人们的热情就不会遭到窃国者的滥用。例如“文革”,毛泽东滥用人们的热情,导致社会感情透支太多,导致后来的人们极端冷漠、自私自利,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其实这是对毛泽东篡权时代滥用社会权力的一个反弹和报复。所以我们现在提倡义务和权利的平衡,是非常必要的,这能导致社会公平的出现,目的是要确保社会获得长期发展的持续能力。其实中国古人很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往而不来亦非礼也。”(《礼记•曲礼上》)
   
   (124)
   
   《礼记•曲礼》是一部深入人心的书。小时候听我母亲告诉我一些规矩,比如“食不言,寝不语”,出门之前要告诉家人自己去哪里了等等,后来一看书,全是《礼记•曲礼》上面的。
   
   遵守礼节,可以把人们引导到文明的、中庸的道路上面去。只有做到了《中庸》,摆正了自己,才能达到《大学》所谓的“八目”这个终极目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就是观察,致知就是归纳,诚意就是端正自己,正心就是确立世界观,修身就是锻炼身心使之适应社会需要,齐家就是整合集团力量,治国就是治理国家,平天下就是建立公正的国际秩序。当然,《中庸》、《大学》所开化的对象,不仅限于哲学家、革命者,而是所有的公民。如果从王国时代的国家主义而不是从帝国时代的世界主义,去解读《中庸》、《大学》,一定能读出不同的味道。对于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而不是共产主义这个“伪世界主义”,才是继往开来的新国家之桥。
   
   (125)
   
   先秦学说中,有金有沙。金者,万代不变之真道也,沙者,适时应用之时器也。我们必须区分,何者是圣人的真思想真精神,何者是他为了使同时代的人了解与接受而临时应用的道具玩艺儿。
   
   (126)
   
   先秦儒家子书自宋代以后也被渐次归入“十三经”范畴,例如汉代称《易》、《诗》、《书》、《礼》、《春秋》为五经,而《左传》、《公羊传》、《谷梁传》是传,《礼记》、《孝经》、《论语》、《孟子》均为“记”,《尔雅》则是汉代经师的训诂之作。唐代则将五经加上《周礼》、《仪礼》、《春秋》三传,扩大为九经,南宋朱熹以《礼记》中的《大学》、《中庸》与《论语》、《孟子》并列,形成了今天人们所熟知的《四书》,并为官方所认可,《孟子》正式成为“经”。清爱新觉罗弘历(1711-1799年),刻《十三经》于石,奠定十三经的地位。可见春秋时代的子书与经书,本有明确界限,后来的汉唐宋尤其是伪清的执政者根据政治需要来随意更改,混乱经典。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5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