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113)
   
   中国文化的解放,就是对中国文化精魂的解放,也就是让“天子”真正来到人民中间。中国持久而剧烈的苦难中,将释放一道空前的精神能力,这个能力就是天子,也就是未来中国文化的创造者,也是历来中国文化的参透者……
   
   中国民族的解放,首先必须是中国精神的解放,也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在此之前,必须是“对文化创造者天子的深切信念及永恒期待”。这是“中国文化精魂的崭露头角”。死灰尚可复燃”,何况是中国的精魂。


   
   民族的灵魂是其文化精神──文化衰亡了,民族还能复兴?所以,中国民族若不转向创造者,若不恢复“对天子的深切信念及永恒期待”,则中国无法获得前进的动力、无法获得协调的机能、无法获得正确的方向,如此,则中国的得救将是无望的,中国的苦难将是无尽的。
   
   (114)
   
   新风的喧嚣:“天子”、“一尊”、“创造者”──就是生命的本原。他只在“喧宾夺主”的浮游生物们都被剥落之后,才显露出金色的光。一切都要归顺他,一切都由他来肯定。
   
   中国历史的整个衰弱过程──就是对这创造本原的逐渐遗忘过程;中国民族重新振奋的过程──就是重行恢复对这本原的追随过程!
   
   (115)
   
   天朝的理想作为陈旧的古装已经破碎不堪、甚至随风而弃了。在今天,还有谁能理解它?甚至还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它并珍藏着对它的追忆?中国的一切都似乎已经完结;中国的历史好像已经“到此为止”了,人类好像已经“达到顶峰”了。但是嘲笑“天朝”的理想,也许到头来自己也会变成一个笑料。
   
   且慢!且不要大笑于失声──“天朝”虽然已归乌有;但酝酿了它的那种“需要”并未消失。中国文明失去了天朝的心灵,因此而奄奄一息,陷入深刻的病态。我深深知道:形式的破败不能否定内容的必要,褴褛的衣衫装着的不一定就是死尸……华贵更不是生命力的可靠标记……
   
   (116)
   
   一座大厦可以坍塌,但也可以重新建立,甚至建造得更好、更出人意表──只要建造这大厦的心灵具有虎虎生气。一个真正的生命冲动决不会被限定于单一形式的牢笼中,命运告诉我们:富于生机和魅力的崭新形式,很快就将展示在世人面前!放胆创造吧。放胆跟着创造者,跟他前去纵横天下!
   
   成为巨流中的微滴,是水的福气;成为社会成员,是人的福气,流亡者无法得到平安,只有地头蛇才有“长生久视之道”。人类的文明也是这样,只有融洽地活在自然中,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不致萎缩。个人反抗历史、人类反抗自然,是同样没有希望的挣扎,也是历史对个人、自然对人类的更深的奴役……
   
   
   (117)
   
   能够创造历史的那个人,是文明的再创者,是真正意义的“天子”。其意志不仅是控制人群的意志,而且是超人一等的意志。他的创造性愈是受到抑制就愈是增多,就像我们要统治世界、塑造历史的意志一样。他就是为了这个而生存、而斗争、而胜利的。他受到的抑制愈强,他的成长就愈是成倍增长。“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
   
   (118)
   
   明成祖的雄才远略、唐太宗的左右逢源、汉高祖的知人善变、秦始皇的登山刻石──在他面前,都是小小的把戏、小小的半成品。并不是因为他“生得伟大”,仿佛那些权欲熏心的帝王神话,而是因为他面临的挑战,比那些古代帝王曾经面临过的,要严峻得多、复杂得多、急迫得多。如果他不具备“超帝王”的天赋与修炼,难免被这空前的挑战碾为齑粉,甚至死无葬身之地。他必将完成中国百年未成的慢性革命,否则中国的健康发展将永远是个苍白的白日梦。
   
   (119)
   
   永恒的期待、命定的兑现:中国心灵对“真命天子──文明的创造者”的永恒期待,是不会消失的。从真挚的孩童般的赤子之心中涌现而出的这种情感十分顽固,他是中国文明论的灵魂!只要这一期待还存在着,中国民族的生命力量就不会断绝。“真命天子”是强有力的精神凝聚剂,是无法毁灭的精神引力,他聚揽五光十色的人类物质──造就新的机体、分泌新的社会。
   
   (120)
   
   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是百折不挠,富于耐心的。他们永远都在真诚地等待,永远都怀着最动人的希望默默等待,等待什么?──等待“真命天子”来横空出世。希望什么?──希望这惊天动地的横空出世会创造“超越理性”的奇迹。
   
   有人说这种希望是可怜的,注定要落空;有人说这一等待是徒劳的自我麻醉──但其实这种纯朴的信仰才是中国历史的基调、才是中国文化借以发光的基本动力。
   
   在历史上,这种永恒的期待多次把中国从可怕的困境中解救出来,给中国人民以新的存在形式,新的生活方向;为中国文化披上新的圣装;注入新的内力……整个中国历史都这样写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北山》)这是一个充满了创造力的国度。
   
   这种纯朴的、基本的信仰并未消灭,它还在各类事变的表层、各种生活的万花筒之后,闪烁着不朽的微光……这是“中国文明的原教旨”。
   
   哀哉!自暴自弃的支那人!悲哉!自怨自艾的支那人!你们看不见这一微光──因为你们的眼已被现代文明的霓虹灯,炫耀得半瞎了!你们忘记了在中国深厚而坚定的沃壤中──永远会徘徊着这样一个富于创造能力的心灵!一个永不消逝的电波。
   
   现代中国被欧洲文明弄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在国内外的复杂压力下趋于分裂瓦解、对峙自残、阶级斗争……这时,充满创造能力的心灵,满带着祝福与诅咒的电波并未消散:他只是暂且隐居、伺机复出……让我们期待他,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创造者。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