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谢选骏文集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77)
   
   一般来说,对被统治阶层而言,间接统治比之直接统治,对群众的福利是比较有利的,所以人们总是讴歌“王道”与“仁政”,讴歌“统权与治权的分离”。但在另一方面,间接统治对于暴乱的压制效应则远不如直接统治来得有效。所以,唯有建立起“文明秩序”的社会不过这种有效,才能消费得起“王道”这一间接统治的顶级奢侈品。而直接统治的压制越是有效,就蕴含了越大的爆炸力,一旦引信启动,就会构成“全国起义”。秦两汉、元明清,皆如是也。
   


   我想这实在是同一特征的两个侧面:间接统治对社会福利的促进,实际上也就包含了它对暴乱的压制有所不力。而直接统治对暴乱的有力压制,也就包含了它对群众福利的相应冷漠,或仅有某些应景的表面文章。甚至像顺治还懂得废除人头税,毛泽东还假装要推行平等政策。
   
   关于这个问题我还想说一句话:上述四种现代国家体制好像在不同程度上都表现出“关心人民福利”的样子,然而这更多是一种“国际效应”:其基础是“和外国进行争夺民心的心理战需要”。各国政府为了争取自己的“国际声望”、“国际地位”,有效推动“国际竞争”,而在国内采取了收买人心、笼络人才的“福利措施”。
   
   这是因为,尽管现代世界被各个直接统治的主权国家所瓜分,但由于这一瓜分,也使得“国内的直接统治”,变成了“国际范围的间接统治”。从而使得各个直接统治的主权国家,由于无法彻底管死自己的百姓,而变得比较仁慈一点了。
   
   可以推测,一旦“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形成了,这种“人心争夺战”的需要不再存在了,那时的政府必然是贯彻了直接统治原则的政府,它会对人民福利变得相当冷漠,因为它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唯一的主宰了,不需要“让步政策”了。
   
   我认为这并非臆想,这种现象不但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也在罗马历史上出现过,还在阿拉伯帝国和一切有案可查的“统一国家”的历史上出现过。将来这会在更大范围、在全球世界中重新上演,是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奇怪的。
   
   正因为间接统治与直接统治相比有这么大的差异,所以尽管它是一种宽容的仁政和善政,但随着文明的扩张和秩序的统一,而不能持久,终于敌不过人性中贪婪并吞的强大内驱力,一体化的社会压力,使得统治权再度以严酷的、直接的形式出现了。
   
   (78)
   
   护宪者必非治权的代表而只能是统而不治的统权代表,因为在任何社会,治权总是渴望尽量摆脱礼制和宪章的约束,所以连美国都会发生“水门”、“伊朗门”等丑闻。
   
   而“委员会体制”的统权,则给治权以可乘之机;进一步,被操纵的委员、议员,也可能反过来授权扩大治权,推动它成为专制权力。例如中华民国和纳粹德国就是如此。
   
   作为立宪的统权代表,“委员会制”远不及“神圣家族制”来得有效。
   
   1、委员会制是纷争的温床。
   
   2、在中国,委员会制度极易成为“猪崽国会”和“橡胶图章”。这已有1912年──1926年及1949年──1989年两段历史可鉴。政治的古王国结束于秦,文化的古王国又延续了四百年,贯秦汉而迄魏晋。相比之下,政治的中王国结束于西历1911年,文化的古王国则仅再延续了八年,结束于1919年。这是因为,古王国末期的中国本土文化在当时世界上还算得强磁文化,而中王国末期的中国文化,已沦为弱磁文化。
   
   (79)
   
   相比之下,还是家族形式的“统而不治”,社会成本较小。
   
   孔子家族衍圣公支系出任立宪君主的有利条件:
   
   1、其大陆已断根基,难以构成专制及帮派核心。
   
   2、其西化程度可与大陆的自然状态形成一股“张力”。
   
   3、孔学、“孔家店”、“士大夫阶层”、“儒教官僚系统”……根脉已绝。故衍圣公的立宪君主化,不会形成“封建复辟”。
   
   (80)
   
   中国大地上,正孕育某种空前磅礴的伟大性的徵象,已越来越被经验而不仅仅是“预感”所证明了。尽管这一徵象的结构仍是模糊的,但它的能量之初动,已使世界感到震撼。中国民族,正以越来越引人注目的姿态走向世界历史的中心舞台。在这个过程中,也只有在这个充满周折与世俗苦难的过程中,这巨大规模所具有的轮廓,方能逐步显现出来。无论如何,它都将拥有世界历史上的重要性,更因其“中国特色”而非“苏联特色”的新颖,而激动人心。
   
   无疑,这场结构性的和根本精神的巨型变革,需要耗费相应于此规模的巨大能量。十多亿人!上千万平方公里!而这人类构成的能量,当然只能取自中国国内的大众人头:
   
   1、社会动员的对象
   
   2、承受牺牲的主体
   
   3、政治革命的动力
   
   无疑,这种聚敛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公平的”:处境越艰难的人们将遭受越多的牺牲,社会反差势必日益扩大……但文明的扩张力量向来都是内部的反差造成的。
   
   
   (81)
   
   欧洲列强称霸、瓜分世界的时代,已经结束。二战以后世界已进入了两个阵营统治的时代,今后的欧洲国家只能作为“地区国家”而存在。这就意味着最终“两霸的霸道”也将从历史上消逝,那时一个唯一王道将君临地球。它一开始的时候不是以利己的、掠夺的、经济的“目的”为归宿的;而是以利他的、施予的、和平的政治、礼制的文明等“宣传”为归宿。强──霸──王,就是文明历史的发展所一再显示的“文明公式”。《书经舜典》:“浚哲文明,温恭允塞,玄德升闻,乃命以位。”
   
   新的王道用天下主义的德音,通过社会择优制度推行到各个民族,一视同仁地看待各个种族、地域、阶层的黎民百姓,以此创造新文化。但是到这一切都稳固下来了以后,这个唯一强权将从“王道的宣传”转化为“皇帝的权力”,于是“王道”在其统治下也就蜕化变质成了“皇帝的新衣”。这时由人性里的“原罪”预先决定了的。
   
   这就是我所“看见”的历史前景。中国人如果能再度接受王道,或许就能担负起一个“平天下”的世界使命!否则就只能等待别人来平掉自己了。而且,中国人在两千年的帝国时代里面,已经积攒了足够的接受“唯一强权统治”的历史经验,编成一个“越来越容易征服的民族”,因此不论主动或是被动,都最有资格成为“第一批接受王道者”……并以此面目出现在未来世界的全球环境中。而作为“王道的祖国”,中国再度拥抱王道应非奢望,尽管现代中国曾因背离王道而沦为世界末流。但也许正因为如此,中国急起直追的可能性反而变得更大、更可不择手段、更能再度成为“世界重心”。从而恢复真正意义的“中国”。
(2012/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