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谢选骏文集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71)
   
   中国的大悲剧──就是由于中国人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国本,从而使自己一再战败、沦为日本人心目中的“支那人”了,沦为一群无所适从的新蛮人。现在,观察家们只看见构成这一悲剧并由它所包括的那些小悲剧;而忘记这个大悲剧本身、忘记了“忘记国本”这才是一切中国悲剧的根由。“忘记国本”这个大悲剧的几部曲,分别是历史悲剧、文化悲剧、宗教悲剧,其共同旋律是:天子被漠视的悲剧。
   
   自从中国人抛弃了“文化创造者──天子”之后,连串的灾难就成为不可免除的了;如果还以轻慢的态度和卑污的语言来对待主宰命运的创造者──那么,可以想象,遭到可怕的报应和无穷的惩罚就是“必然的宿命”了。也许这些苦苦的折磨和慢性的屠杀──意在使中国人醒悟过来并且行动起来:归向并事奉自己的规矩?从而挽救中国于“命定覆灭”的厄运;并震新(而非“振兴”)中国古旧而尘蒙的一切。否则,中国的苦难怨谁呢?

   (72)
   
   上面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在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应该理解:制度是秩序之源,也是罪恶之源。商标常常是“货物的疮疤”,而广告业已流为“商品的病毒”,包装更是成了“用户的负担”。这就是“角色冲突”。教师与学生、神职与信徒、总统与人民的关系,大抵也是如此,不论其社会形态具体如何。
   
   “国家的消亡”虽然可贵,却是难能的。因为我们都知道,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个人的自由会遇到越来越多限制,否则文明的大厦将会因为管理难度日大而难以为继。这样一来,“国家”的形态不论如何变幻,总会趋向于“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总有一天会使整个人类都不幸沦为其附庸及“建筑材料”。
   
   (73)
   
   汉唐式“社会民主”社会的复活
   
   思考题:
   
   1、社会民主与政治民主
   
   2、社会民主与政治威权
   
   3、社会民主与政治活力
   
   4、社会民主制度的几大要素
   
   A)多元化的社会权力分离
   
   B)作为社会精神支柱的信仰(或曰:强有力的种族向心力)
   
   C)文化阶层的崛起
   
   D)劳力阶层的安定
   
   答案:
   
   “汉唐式的民主社会及其历史意义”:说明一切繁荣昌盛的社会必然都是“社会民主”社会,甚至连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也可以算是“社会民主”的、平民社会的。至少和阿拉伯人专政的倭马亚王朝(661年──750年)相比之下,确实可以这样说。倭马亚王朝比较近似秦朝和元朝和中共,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政”,而阿拔斯王朝就比较接近汉朝和明朝,是多数人“汉承秦制”的结果。正如明清的许多特征,也是在元那里形成的,甚至明清的首都也承袭了元。未来中国、第三中国对中共制度的继承与发展,也可能采取这个路线。
   
   (1982年8月25日)
   
   [
   
   倭马亚王朝是哈里发帝国的第一个世袭王朝。在伊斯兰教最初的四位哈里发(即所谓“纯洁的哈里发”或“正统哈里发”)的执政结束之后,由哈里发帝国的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即后来的哈里发穆阿维叶一世)建立。从661年至750年,该王朝是穆斯林世界的统治王朝。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倭马亚家族是麦加贵族古来氏族中12个支系中最强盛的一支,为四世纪时古来氏族部落首领库赛伊的长子阿卜杜勒•马纳夫的后代。至于“倭马亚”一名,则得自于阿卜杜勒•马纳夫的后代倭马亚•伊本•阿卜杜勒•沙姆斯的名字。先知穆罕默德传教时期,倭马亚家族首领阿布•苏富扬是麦加贵族的代表,以坚决反对穆罕默德闻名,曾迫使穆罕默德迁居麦地那(希吉来)。但同时,作为狡猾的家族投机伎俩,倭马亚家族的另一位重要成员奥斯曼•伊本•阿凡却是穆罕默德最初的追随者和最亲密的战友之一。
   
   由于穆罕默德生前未对其继承人的产生方式作出任何指示,伊斯兰教世界在哈里发王朝的人选问题上不久即发生分裂。倭马亚家族的奥斯曼•伊本•阿凡于644年成为哈里发,他大力扶持本家族成员在帝国境内担任要职,引起很多人的不满。倭马亚家族在奥斯曼时代势力大为扩张,尽管许多人记得他们是先知创教初期最凶恶的对手。656年奥斯曼•伊本•阿凡遇刺,其堂弟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反对先知的侄子和女婿阿里•伊本•艾比•塔里卜继任哈里发,从而引起大规模内战。
     
   穆阿维叶系穆罕默德传教时代的宿敌阿布•苏富扬的儿子,在630年麦加被穆罕默德占领后与父亲一起皈依伊斯兰教。他于633年参加伊斯兰军队对叙利亚的征服之战,战后成为大马士革总督。后来穆阿维叶在其堂兄奥斯曼任哈里发时代获得对整个叙利亚的统治权,他完全把叙利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来经营。穆阿维叶在657年的隋芬战役中依靠“神裁”的方式战胜阿里,并在阿里(最后一位“纯洁的哈里发”)于661年被刺杀后压服反对者,成为哈里发。679年,穆阿维叶一世宣布其子叶齐德一世为哈里发继承人,从而将哈里发的选举制破坏。从此阿拉伯帝国成为一个由世袭王朝统治的封建国家。
   
   倭马亚王朝的建立伴随着其最大的反对者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兴起。什叶派不承认马亚王朝亚王朝的哈里发地位为合法,坚持哈里发一职只能从先知女婿阿里的后代中产生。由于阿里的长子哈桑主动放弃哈里发地位并于穆阿维叶一世统治时期被毒死,什叶派转而支持阿里的次子侯赛因成为哈里发。侯赛因在682年(叶齐德一世统治时期)于库法附近被倭马亚王朝军队杀害,使什叶派极为震怒。阿卜杜拉•伊本•祖拜尔(穆罕默德最初的信徒和战友祖拜尔之子)强烈反对倭马亚王朝,他实际上占领了阿拉伯帝国境内的很多地区,并于汉志(希贾兹)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在哈里发阿卜杜勒•马利克时代,倭马亚王朝才消灭了麦加的什叶派政权。在整个倭马亚王朝时期,政府与什叶派一直发生战斗,但什叶派从未被彻底剪除。而且什叶派最后协助阿拔斯王朝终结了倭马亚家族的统治。
   
   由于与什叶派和哈瓦利吉派的持续冲突,倭马亚王朝的统治长年陷于不稳定的情况之中。两派都采取暴力手段抵抗倭马亚王朝的镇压行动,以至数位倭马亚王朝哈里发死于刺客之手。而且,几乎所有倭马亚王朝哈里发的在位时间都极短。国内的政治敌对最后葬送了倭马亚王朝。穆罕默德的叔父阿拔斯•伊本•阿卜杜勒•穆塔里卜的后代阿布•阿拔斯-萨法赫利用什叶派与哈瓦利吉派暴动之机,借助波斯人阿布•穆斯里姆的军事力量最终推翻了倭马亚王朝。所有倭马亚家族成员不久都遭屠杀。
   
   阿拔斯王朝是哈里发帝国的第二个世袭王朝,旗帜尚黑,故中国史书称该朝为“黑衣大食”,欧洲人称之为“东萨拉森帝国”。阿拔斯王朝的特点是向阿拉伯人以外的各族人民实行开放政策,从而扩大了统治基础。
   
   747年,阿拔斯的后裔阿布•阿拔斯利用波斯籍释奴艾卜•穆斯林在呼罗珊的力量,联合什叶派穆斯林,于750年推翻了倭马亚王朝的统治,建立了阿拔斯王朝,定都库法,倭马亚王朝势力退缩到伊比利亚半岛,中国称之为“白衣大食”。阿巴斯王朝762年迁新都巴格达。1258年,忽必烈之弟旭烈兀率西征的蒙古军攻陷阿拉伯帝国首都巴格达,哈里发穆斯台绥木被杀,前阿拔斯王朝结束。其后的后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们,虽于1260年名义上复位,实际上仅仅是埃及马木留克苏丹的廷臣,阿巴斯帝国哈里发逐渐沦为苏丹的傀儡。
   
   阿拔斯王朝的建立,标志着哈里发帝国进入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已不再是征服者阿拉伯贵族阶级,新帝国的高级官吏不仅有阿拉伯人,也有伊拉克人、叙利亚人、埃及人,特别是波斯人。新的官僚阶级代替了阿拉伯贵族的统治。在这个时代,帝国境内各民族基本上实现了阿拉伯化或伊斯兰化,阿拉伯血统已不再是决定人们社会地位的重要因素。迁都巴格达,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帝国的重心由地中海沿岸的叙利亚转移到美索不达米亚,这里不仅是两河流域的肥沃地带,而且正处于四通八达商道交接的要冲。巴格达的商业很快发展起来。另方面,首都由大马士革东迁巴格达以后,波斯政治因素以及波斯的社会风尚,对帝国发生了巨大的影响。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倭马亚王朝已经征服了东起中亚、西至大西洋的广大地区,但哈里发帝国控制下的大多数地区却是在阿拔斯王朝统治时期完成文化信仰方面的转变,彻底伊斯兰化的。
   
   ]
   
   (74)
   
   上面所谓的“民主”,非指现代欧洲意义的政治民主,而是指欧洲以外的“社会民主”。在这种意义上,汉、唐不仅是“社会民主”的社会,还是确立了社会择优制度的社会。在某种意义上说,唐宋以后的“第二期中国文明”,正是在晋末及南北朝大混乱中酝酿及成长的。酝酿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摇篮,发挥类似中东和欧洲的宗教组织的作用的,在中国南方是士族系谱,在中国北方是蛮族部落,因为这二者在当时的中国比佛教组织的独立性更大,少受皇朝更迭之影响,反之它们却可以影响皇朝的更迭。南方士族为新文明酝酿了新文化,而北方蛮族及其政权,为新时代带来了新结构,二者融合之后,成为一个新的中国社会。我们从“武则天的女权主义”等一大批现象中可发现北朝的新气象、新布局。从诗乐服饰等一大批现象也可发现南朝的新文化。由此可说,一切新文明都是在老文明毁灭的灰烬中酝酿的,虽然毁灭的程度有所不同。
   
   (75)
   
   在第三中国出现的过程中,不要幻想“奇迹会突然显现”;在第三期中国文明成熟的过程中,不要迷信“渺茫难测的天命”,作为理解生命的哲学家,应在内心里恬淡、坚忍:在现实里求得不现实,在不现实中求得最大的现实。这就是“超越现实”,就是孤魂的梦想。所以,从功能主义的角度、现实政治的层面来观察,王道与礼制的精神征服,需要配合以王道与礼制为掩饰的暴力。王国时代的圣王、春秋战国的霸王,多少都是这样一脉相承的。
   
   
   (76)
   
   直接统治是间接统治的继承者,这是因为统治者的权力欲望和内心贪婪都在增长。另一方面,直接统治也是继间接统治之衰而卓然兴起的。直接统治的各类分化为:
   
   1、“独裁君主制”(如秦始皇和路易十四、伊凡雷帝);2、“独裁共和制”(雅各宾专政、共产党专政);3、“独裁民主制”(林肯、小罗斯福操纵之下的非常时期的美国);4、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特别流行“军事独裁制”(流行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上述各类直接统治的后裔几乎构成了今日世界的主要图谱,尽管它们互相间表现出巨大的差异,却有一个深刻的共同点:握有统治权的人直接参与行政工作,统权与治权的高度合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