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徐水良文集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以下文章尚未恢复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再谈左派右派问题)


   

徐水良


   

2012-4-28日


   
   
   把极左派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说成极右,是挺薄左派的胡言乱语。
   
   左右概念,在法国大革命产生时,右是维护君主制旧王朝,左是反对旧君主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新制度。罗伯斯比尔的极左派则把一般左派都打成右派,建立极左专制。使旧专制改以极左面目重现。
   
   到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尤其是在二十世纪左倾大倒退浪潮中,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被误认为新制度。因此左的概念,就是主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右的概念就是主张维持资本主义。
   
   共产党,一直是极左派。把其它社会主义左派政党都打成右派。在苏联和中国,极左派最高领导,还把许多极左派人士打成右派。57年的反右,基本上就是打的左派,把投靠极左派的大批左派人士,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则把极左派中最左的大批共产党极左派人士,打成右派。
   
   及到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还是极左派。把极左派中的最高领导人胡、温,说成极右,是挺薄左派极左派们的胡说八道。
   
   挺薄左派造出这个党内胡温极右派的伪概念,是为了用党内斗争,替换整个社会的左右矛盾,从而把极左派共产党黑社会内部分派和谐共治的土匪统治,美化成民主,以便保护极左派共产党中最反动的毛左势力,并为共产党继续其黑社会式的统治,制造合法性根据。
   
   这是过去革命与改良,及革命与解合作幻想的争论,在新的情况下改头换面继续进行。并且过去反对革命的和解合作派,是幻想共产党与反对派和解合作,挺薄左派们的幻想,则变成幻想共产党黑社会内部和解合作,因此,他们比过去的和解合作派更反动。
   
   有朋友说:“胡是思想宗于极左,意识型态本质也是极左。但所在利益与所代表的利益是中国最大的垄断官僚资本和与官僚资本相勾结而爆发的民间资产集团(事实上很多就是他们的亲属和友好)。在中国极左与极右同宗同源,对一个思想意识极左,利益极右的结合体来说,应以利益作为定性的主要根据,思想只作为参考;所以我定性胡为极右。”
   
   这种说法是混乱糊涂透顶。左右从来都是政治或意识形态派别,从来都是是按政治和意识形态划分,不是按经济利益划分。
   
   即使说到经济和经济利益,极左的共产社会主义,全世界到迄今为止,其实都只是国家资本主义。本人三十多年前,对此有过许多详细论述。我被定罪的主要罪名之一,就是污蔑苏联和中国等等所有的所谓社会主义,不过是国家垄断官僚资本主义。
   
   迄今为止,挺薄左派们的认识,都没有超过我三十多年前的水平。
   
   这种资国家本主义的老板,政治国家和经济企事业单位的各级官僚,CEO,不过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代理人而已。因为这些极左国家的国家资本主义代理人,包括斯大林毛泽东等等极左派代理人,在政治上搞一党极权专制,在经济上就是搞一党极权专制的国家资本主义,因此在经济上,他们是国家官僚资本主义代理人。因为他们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代理人,就说他们是极右,完全是自相矛盾混乱透顶。
   
   这也是挺薄左派,还有过去维基百科条目编辑者,以是否维护弱势群体利益等等似是而非的标准划分左右,以及其它许多极其无知的人物在内的许多人的通病。这些无知人物中有的人,甚至以这种似是而非的方式,把极左派最大头子毛泽东斯大林,说成极右。
   
   改革开放,迄今为止,基本上是国家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范畴的内部的改革。我多次说过,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说到底,只是从马列共产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走到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的范畴。而且还远没有改革进步达到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那样的程度。(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也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大范畴。)改革开放,不过是把共产社会主义变成国家社会主义或者国家资本主义,在国家社会主义或国家资本主义的大范畴内,依靠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把部分国家和集体财产,变成官僚资本的私人财产,外加国家和官僚控制下的部分民营资本而已。改来改去,仍然不出政治极权专制统治下,国家官僚资本主义的大范畴,连老的新民主主义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的状况,都还没有恢复和达到。
   
   而且,特权官僚的极权专制政治,和极权官僚的特权经济,两者是一致的。把同一个极左派共产党极权极左官僚,一会儿按政治和意识形态说成极左,一会儿又以自己完全错误的经济定性,说成极右,完全是混乱不堪。

此文于2012年04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