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徐水良文集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短评]
   

徐水良


   

2012-4-19日


   
   
   中国共产党从建立的那一天开始,就是苏联和国际共产社会主义极左势力策划、组织和扶植起来的卖国叛乱流氓土匪黑社会式的犯罪集团。
   
   可是,有的人,不仅声称自己不是共产党人,而且声称自己是反对共产党的反对派人士。但是,这些披着非共产党的外人外衣、而且是披着反对共产党的反对派外衣的人士,却不仅不把自己当共产党外人,并且还救党心切,把这个犯罪集团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在犯罪集团中分出左、中、右,为这个集团出谋策划,要他们变危机为转机,要这个犯罪集团努力实行左中右共存、共荣、共竞、和谐共治的永久统治,说这是执行共产党的党内生活准则,为中共和中国建立长治久安的民主制度。其中有的人,还站到最反动的毛式极左派土匪黑社会势力一边,反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等等最起码的基本正义,曲意庇护、反对处罚这个集团中最反动的罪犯,曲意把犯罪集团的共存共治说成合法,说成是民主法治。
   
   这些人鼓吹建立的这种犯罪集团左中右各派共存、共荣、共竞、和谐共治的中共土匪黑社会集团的永久统治,不仅完全是幻想,而且把这种黑社会土匪统治说成民主法治,是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欺骗,是企图让受骗者不知不觉中,承认犯罪集团的土匪黑社会统治的合法性,把犯罪集团的土匪黑社会非法统治与民主法治混淆起来。他们用这种在犯罪集团中用划分左中右,然后通过鼓吹左中右共存、共荣、共治,建立和维护党内生活准则,把这种共存、共荣、共治和犯罪集团内部的正常生活准则,说成是民主法治,通过这种戏法,颠倒黑白,就把中共土匪黑社会犯罪集团,包括其中最反动的毛式极左派极权专制反动集团,变戏法洗白了。
   
   犯罪集团,是各个犯罪派别的单独统治,还是共同统治,不改变犯罪统治的本质。尤其是,目前宣扬共存共荣共治的人们,是要保护最反动的极左毛派的派别统治,这就使他们显得更加反动。
   
   当然,我们说共产党一开始就是叛乱卖国流氓土匪黑社会式的犯罪集团。是说的共产党整体。并不是说其中的成员都是罪犯。现在的中国,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我们不仅不应该把共产党看成铁板一块,而且应该努力争取绝大多数共产党员站到反对共产党极权专制的自由民主阵营一边来,包括争取共产党内部比较开明的各级领导人,包括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领导人,从共产党中分离出来,站到自由民主一边。
   
   共产党坏的,是这个党的本质,是这个党执行的极权专制制度,是由这个极权专制制度决定的共产党整体的犯罪集团性质,是这个党流氓黑社会式的犯罪统治。对这一点,对共产党的这种本质,我们不能抱任何幻想。我们必须坚决揭露越来越小丑化的中共地下势力和救党策士们变戏法抹杀共产党犯罪集团犯罪统治的本质,把犯罪集团土匪黑社会统治说成民主法治的一切欺骗。
   
   这些地下救党势力、救党策士,还胡吹海吹欺骗被骗者,把用计和博弈挂在嘴上,说他们的共存共荣共治等等许多救党策略,是与中共博弈。其实,大吹博弈的这些人士,基本是一群根本不懂博弈的白痴。他们只能骗骗不懂用计和博弈的人士。很多年以前,我曾经对胡安宁说过:用计最高水平是不用计,博弈最高水平是不博弈。用计和博弈次高水平是用计于无形,博弈于无形。相反,不懂用计和博弈的白痴们,却往往时刻把用计和博弈挂在嘴上。(大意)
   
   我对胡安宁讲过的这些道理和其它相关道理,这些人和其它许多人,永远不会懂得。
   
   
   

胡温打薄,你心疼个啥


   

老乐


   
   
   薄熙来胸中装的什么,装的野心,他到重庆的所作所为明摆着是翻江倒海。野心本来不是负面词,但搭配着他带毒的面相和张狂的行为,这野心显然于国不利。从另一面看,薄熙来屡屡做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举动,显然是把重庆当成了他的大赌桌。
   
   对文革深怀恐惧的人是历史的过来人,看见薄熙来无法无天刚愎自用打回车,自然深恶痛绝,他们敢怒、敢言,不敢碰——大公子来头不小,背景深厚。眼看薄熙来动用重庆的财力、人力、社科资源及部分国家资源炒作自己,日渐红透半边天,明眼人无不为中国捏把汗。
   
   人算不如天算,胡温终于向薄熙来出手了,而且出得极狠。看好薄熙来的人大跌眼镜,跌眼镜其实也没啥,要命的是有人如丧考妣,仿若左心房被人狠狠地剜了一刀,哭哭啼啼为他鸣不平。薄熙来不是中国的救星、不是人民的恩人,不是政治发展方向的终极标的,他只是一个演员,说准确点,是个性格演员,他倒霉,犯得着你以民主、公平、正义的名义去主持公道么?薄熙来他在历史上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的,他拚搏,他死而无憾(愿赌服输)。然而,自由民主派人士却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很投入地为他憾了一番,自我思想解放都这么久了,乍看已是登高临风、大海行船,然则罗盘却是对着阴沟。
   
   整肃薄熙来的原因,不应该是你我这些局外人去关心和追究的。我们只关心谁是一目了然的危险人物,谁是毛左极端派混蛋。不错,薄熙来是一个公民,可作为一个公开的政治标签和重要的身份归属,他首先是党的人,党内家法伺候,你党外人士忙不迭地举一块法制的尺子去比试个啥?你想给他讨公道,来日他若得势,刀杀一片,谁来为你打抱不平?等你做了文革式的囚徒,你的家属被他黑整,你才知道什么叫政治手段、什么叫法制治国。
   
   薄熙来在重庆“打老虎”、拿公款给老百姓尝甜头,都是为了笼住人心。是借老百姓对现实的不满大作其秀,以此为支点去撬动中央。中国老百姓身在庐山,云遮雾绕看不透个中机窍,把薄熙来当成大救星那是因为他们目光等身,没有办法。你自由派人士早已觉悟、自成一体,也跟着瞎起哄,跟着上书,要为薄熙来寻求正义,这专制国家就你懂法、就你抓着真民主的牌、就你是真君子不小人。退一万步讲,中国要实现你所谓的程序正义、要实现公平法制也轮不到从薄案开步,排在他前边的人多海了去了。
   
   整肃薄熙来这事儿,看是玩政治还是玩法律。玩政治,党外人士帮不上忙,那叫内部倾轧;玩法律,海伍德案亮了,杀人,是个刑事案,跑不脱。推出这个案子,说明胡温懂法,能堵住你们的嘴。由此看来,走哪条路薄熙来都是死路。这事儿,党外人士要有个默契,不要急匆匆迫不及待地要去当个明白人,一副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样子。照这架势,放几十年前,还不在美国猪湾登陆时帮卡斯特罗打抱不平----美国不合法嘛。薄熙来这事儿,什么样的说法不是关键,也别去抓什么逻辑关系,关键是要看谁倒下了,这个是实质。自由派人士在这一点上要懂得起,捉迷藏没意思。
   
   中国之事,目前最可怕的是极左,潮流不小,如果自由派人士不分黑白要去帮极左派领军人物站台,文革后几十年的思想解放活儿就白瞎了;胡耀邦殚精竭虑、以命相搏的努力也是白瞎了。
   
   自由民主派最重要的是要有定力,卖自己的货、干自己的事。对党内斗争要关心,关心的前提是要判明各派的倾向,感情上有个取舍,仅此而已。千万莫把衣服裤子脱得精光扑进冰冷的水里去救这个救那个,弄不好被拦腰一抱死一块儿。
   
   (2012、4、18老乐于澳洲)
(2012/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