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修改稿)]
徐沛文集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修改稿)

   德国现在是复活节,友人忙着度假,我则忙着还各种欠债。
   
   2012年4月6日,我终于有空查阅不止一人向我提起的顾彬访谈。我先找到德国之声的译稿,读后,通过推特向再次被顾彬辱骂的艾未未表示:
   
   今天得空查阅了顾彬的最新采访。这次他给你扣的帽子是“江湖骗子”,比上次的四顶脏帽子要好多了,哈哈……我在《无耻的洋人》里专门评介了这个以鲁迅为榜样,替共产党骂人的昔日毛分子,刚发在网上:请看http://t.co/gylddP8H


   
   鉴于德国之声中文节目是反共华人公认的红朝“大外宣”的标本,不值得信任,4月8日我又找到德国电台发表的原稿。读后进一步确认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依然算“红色孤岛”。
   
   顾彬的访谈于3月20日发表后,德国之声在当天就翻译发表。译者不是别人正是2008年与张丹红一起公器私用,在德国之声中文网站上诋毁何清涟的雨涵。张丹红们的问题不在于诋毁何清涟个人,而在于她们自觉按照中共国新办的指示办事;然后还仗势欺人,在自己任职的公共媒体发表充满谎言(包含同事间互相欺骗)的自我采访来攻击披露真相的何清涟,严重违反了记者的职业道德。
   
   张丹红与雨涵合作在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的自我采访已经被删除,但可通过何清涟的回应了解其内容。
   
   张丹红为什么不能面对事实?――驳张丹红2008年12月4日发表于德国之声的采访
   
   http://tw.epochtimes.com/gb/8/12/6/n2353313.htm
   
   为此张丹红们被调出中文节目,可惜雨涵们至今还在违背德国之声是“德国的人权之声”的台训,不仅传播违背普世价值的谬论,而且还蓄意添油加醋。
   
   德国电台的原稿标题引用了顾彬的话“这儿没人知道刘晓波”。
   
   http://www.dradio.de/dkultur/sendungen/interview/1708275/
   
   德国之声的译稿标题却变成了“中国的问题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我支持三妹们痛斥刘无敌,一个原因就是发现被红色渗透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一直在哄抬刘无敌!德国的人权之声被用来传播刘无敌的媚共谎言“我没有敌人”和其拥趸对刘无敌批评者的谩骂……却不给批评者以及受害者反驳的机会。
   
   德国电台的顾彬专访下特别注明:被采访者的言论只代表自己的观点。德国电台不会以被采访者在采访中或讨论中的言论为准。
   
   就是说,顾彬的缪论令德国电台的记者和编辑觉得有必要特别强调言责自负。
   
   2009年我也接受过德国电台的采访。在这篇标题是“中国是权力经济”访谈下没有这样的声明。
   
   http://www.dradio.de/dlf/sendungen/interview_dlf/911465/
   
   译稿除了擅自改动原稿的标题外,还篡改了原意。在此我只列举两例。
   
   在原稿里顾彬说:
   
   Das heißt, Sie haben andere Informationen als ich. Ich muss allerdings gestehen, dass mir zugesteckt wurde, dass es eine solche Gesetzesnovelle möglicherweise doch gebe, aber diese gelte nur für Terroristen.
   
   正常的理解应该为:
   
   就是说,您得到的信息和我的不同。不过我得承认,在别人特地给我的(信息)中可能也有这样的条款,但它只是针对恐怖分子的。
   
   可是在德国之声的译稿却变成:
   
   也就是说,您得到的信息和我的完全不同。我必须承认,我觉得这样的条款还是说得过去的,因为它只是针对恐怖分子的。
   
   就是说顾彬没有表示认同所说的条款。
   
   
   在原稿里顾彬说:
   
   Die Menschen hier haben ganz andere Probleme, als wir das uns in deutschen Landen vorstellen. Das sogenannte einfache Volk denkt einfach nur ans überleben und die Menschenrechte, so wie wir sie hochdefinieren, werden hier viel kürzer diskutiert, nämlich wie kann ich den morgigen Tag erreichen.
   
   正常的理解应该为:
   
   这儿的人们面临的是跟我们在德国想象的不一样的问题。所谓的普通民众想的只是如何生存。我们定义得如此高的人权在这儿很少被讨论,简言之,我如何才能过到明天。
   
   顾彬在电话访谈中表述不准确,但不难明白他象中共一样强调人权在大陆还是生存权。
   
   但在德国之声的译稿却变成:
   
   在中国,人们所真正面临的问题,跟我们德国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那些所谓的普通民众想的只是生存,我们德国人定义如此之高的人权,在中国人那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理解的人权就是我们明天能得到什么。
   
   在中国“奥运年”恶意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在德国“中国年”又蓄意曲解顾彬,原因何在?!
   
   
   以下是我从德国之声中文网站拷贝来的译稿全文,立此存档:
   
   
   
   顾彬:中国的问题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汉学家顾彬用矛盾的心态看待声援像刘晓波和艾未未这样的政府批评人士的全球性活动。他在接受德意志广播电台文化节目采访时指出,中国人面临的是完全不同的问题。
   
   问:3月20日,在所谓的国际“政治谎言日”,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民权人士自发组织了呼吁释放刘晓波的声援朗读会活动。与此同时,刚刚结束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其中允许了在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下,可以秘密关押犯罪嫌疑人,顾彬教授,您对这一法律条款怎么看?
   
   答:我不确定事实是否真的如同您刚刚所表述的那样。我曾经试图去寻找这一法律修订本,我在中文原本里看到的内容与您所说的完全相反。也就是说,您得到的信息和我的完全不同。我必须承认,我觉得这样的条款还是说得过去的,因为它只是针对恐怖分子的。
   
   问:那么,是我们还是您的信息有误呢?
   
   答:这我无法判断。
   
   问:让我们来谈谈这部法律的另一个部分吧,我们在德国也有所耳闻的。就在同一天,中国人大会议表决决定,未来网络博客都必须进行实名登记。由此是否可以看出,网络的应用将会发生改变?还是您对此也没有确切的信息?
   
   答:有的,我对这方面了解得相当多。但我的信息仍然和普通人的观点不一样。请不要忘记,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思考者,我看事物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我每天都会从中国人那里收到电子邮件,而发信人没有附上真名实姓,而是署名叫什么“姜宝宝”(Ginger Baby)或“玫瑰女孩”(Rose Girl)。而在博客上也是如此。也就是说,一些人不断地对另一些人进行猛烈的攻击,但同时却不道出自己姓甚名谁。我自己也受到过这样的攻击。因此,一位来自清华大学的民权人士对这一新规定表示欢迎,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为什么呢?他要求,那些提出批评的中国人必须要给出自己的姓名,并承担相关的责任。
   
   问:也就是说,他们不需要对博客实名制登记抱有任何安全上的顾虑……
   
   答:可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啊!如果你要表达观点,就必须报上姓名!如果您的节目受到了攻击,然后批评者署名是“玫瑰女孩”或者“姜宝宝”,您感觉如何?
   
   问:我们又不是生活在中国,也不是在中国做广播节目。这也许就是区别所在。
   
   答:不不不不不!每个人都必须承认自己的观点。我现在在中国的大学里教课,我在这儿讲的话和在德国一样。这儿的教室里没有国安人员,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问题在于,我在课堂上讲的话是不能发表的。我写的东西在中国经常受到审查,但我说的话没人审查。
   
   问:听起来,您的意思是,我们在德国,也许整个西方世界对这个中国政府的看法都是完全错误的?
   
   答:我可没有这么说。事实要比我们想象的错综复杂的多。我们必须要从这种非黑即白的模式中走出来,也就是说:某些地方有一定的规则,人们有权批评,但批评的同时也要遵守这些规则;但这些规则可能拿到别的地方就完全行不通了,这才是这个国家的混乱之处。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人们就是这么浑浑噩噩地一天一天混下去。打个比方,假如说日本人相当于东亚的普鲁士人的话,那么中国人就是东亚的奥地利人。中国人始终就是在混日子。我们在德国抱着一种穷追猛打的态度来观察中国所发生事情,而真正身在中国的外国人,比如我现在就是这样,可以身临其境地观看这场游戏,才知道怎样才能做到两全其美,既坚持了我们的观点,同时又不和对方发生严重的碰撞。
   
   问:您的这个看法很有意思,顾彬先生。那么您认为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呢,还是什么都不要做?
   
   答:我们需要做的是,和中国人进行讨论。我们德国方面并不是总有对话的意愿。两国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和分歧,我们对于启蒙思想、对于人权的看法截然不同,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必须通过对话交谈来取得互相之间的理解。冷战时期已经过去了,世界如今所处的形势不允许我们当缩头乌龟。
   
   问:顾彬先生,我们今天采访的契机是全球声援刘晓波的活动。这样的声援活动是无可厚非的,尤其是为了这样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然而像去年德雷斯顿博物馆馆长罗特(Martin Roth)在启蒙艺术展开幕之际指责媒体只关注艾未未事件,不关注展览本身这样的言论却很快成为众矢之的。顾彬先生,您认为像今天全球举行的刘晓波作品朗读会有多重要呢?
   
   答:我们在德国支持的全都是一些在中国没有任何意义的人。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刘晓波。艾未未虽然很知名,但却不是什么正面人物,因为人们把他视为江湖骗子。在中国,人们所真正面临的问题,跟我们德国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那些所谓的普通民众想的只是生存,我们德国人定义如此之高的人权,在中国人那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理解的人权就是我们明天能得到什么。
   
   也就是说,德国人所做的这一切,在中国人眼中完全是精英阶层的事情。我也是非常意外和遗憾地发现,许多许多中国人对于德国追捧艾未未的做法感到非常反感。
   
   采访记者:Marietta Schwarz(德意志广播电台) 编译:雨涵
   责编:石涛
   
   日期 20.03.2012

此文于2012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