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熊飞骏的博客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熊飞骏

   

   十、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今天的中国,有一股妖魔化“普世价值”的“毛左阴风”。

   在毛左嘴里(不一定是心里),普世价值是和大动乱大屠杀连在一起的。如果某专制国家接受了“普世价值”,举行民主选举之类的西方玩艺,就注定会发生社会大动乱和大的流血事件。

   毛左的论调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在不爱思考的国民中有很大的煽惑力。

   因为在某些民主转型国家确然发生了骚乱甚至流血:

   台湾在国民党独裁时期表面看上去铁板一块,可一旦实现民主政治,城市广场街道上就经常出现非政府组织性的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民主投票选举出来的议员甚至在立法院拳脚相向。

   俄罗斯在民主转型期虽然没有出现大的社会骚乱,但车臣却跳出来和国家政权武装对抗,独立阴谋失败后又制造了别斯兰人质惨案。

   伊拉克被强制性输入“普世价值”后,国家就在恐怖分子制造的爆炸声浪中艰难地走出阵痛。

   乌克兰总统选举居然出现了投票舞弊现象,几十万选民在首都街头静坐示威。四年后同样的事件又发生的伊朗,不但投票舞弊选民聚会游行抗议如故,还发生了暴力流血事件,导致近二十人死亡。

   泰国的民主诉求最终走向骚乱和流血,人民民主联盟和政府警察发生暴力冲突,造成至少几十人死亡。

   …………

   除此之外,毛左还振振有词的声称:美国在全球推行“普世价值”是“自己搬砖砸自己的脚”,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中东伊斯兰国家。埃及、叙利亚等民选政府多坚定反美;沙特、科威特等皇权国家则是美国难以动摇的盟友;巴勒斯坦甚至选出了恐怖政府哈马斯?

   毛左列举上述事例的意图是不言自明的:无论是“普世价值”的接受国还是输出国,自身的利益都会受到损害。所以专制国家最好不要接受普世价值;民主国家也不要输出普世价值,否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问题的核心是:上述事例有必然性和代表性吗?

   没有!!!

   其一:专制国家的民主转型不一定都发生动乱和流血。二战以来世界上有几十个专制国家实现了民主转型,出现骚乱和流血的国家就只有那么几个。前苏联集团的十多个民主转型国家,只有乌克兰出现了暂时的骚乱。俄罗斯的车臣问题是极权专制时代种下的苦果,就算没有民主转型迟早也会发生流血惨剧,并且结果更残酷更惨烈。前苏联一样发生过民族反叛和平反屠杀,车臣问题就是斯大林时期播下的民族仇恨种子。

   其二:专制国家在和平时期一样避免不了动乱和流血,且动乱常演变为大屠杀,制造巨大的生命灾难。前苏联在农业集体化时期就发生过土地所有者的反叛,斯大林政府出动军队镇压,屠杀了五百多万无辜平民。至于民族反叛和屠杀事件则不胜枚举,斯大林时期在车臣的大屠杀远远大于车臣战争造成的生命灾难。毛时代的中国文革动乱前后持续了十年之久,国家几乎每天都在动荡流血。南美各国独立后,除巴西外都实行军事独裁,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政治局面几乎就是动荡、腐败、屠杀的宿影。阿根庭军事独裁政府屠杀了首都近六分之一的人口。就算没有反叛者,专制统治集团也会制造假想的敌人实施有组织性的合法大屠杀。斯大林肃反消灭了前苏联的整个精英阶层。红色高棉在柬埔寨执政时间只有短短三年时间,却消灭了这个国家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知识分子则被屠杀罄尽。萨达姆则定期对自己的国民实施大屠杀,前后共屠杀了三十多万人,别忘了伊拉克只有区区两千万人……

   除了大屠杀外,专制暴政常造成大量国民非正常死亡。毛时代的中国大饥荒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北朝鲜在人类普享现代文明物质成果的今天,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口在饥饿中死于非命。

   和专制暴政造成的巨大生命灾难相比,民主骚乱事件造成的意外死亡根本不值一提。

   其三:民主转型造成的骚乱是局部、短期和暂时的,要不了多久就转入长治久安。台湾立法院打架只持续了几年就停止了,乌克兰选举骚乱也没持续多久。俄罗斯民主转型期除车臣地区外,基本没发生什么生命灾难。其实有秩序的游行、静坐、抗议是民主国家的常见现象,是民众通过和平手段表达政治诉求的一种方式,只要没掺杂暴力冲突就不属骚乱范畴。从这种意义上看,台湾的民主转型就基本没发生什么动乱。美国也经常发生街头游行事件,甚至发生局部的暴力骚乱,洛杉矶黑人骚乱就死亡了几十人,可谁说这个国家因此动乱了?相比之下,专制国家的动乱则是长期和周期性的,一段时期的“稳定”往往是又一次大动乱的前奏,政府只有通过周期性的屠杀和恐怖政策才能维持表面上的“稳定”。

   其四、专制国家不可避免会出现因权力交接造成的社会转型,民主转型可能会出现动乱和流血,却是生命代价最小的转型方式。民主转型一旦成功,权力交接造成的生命灾难就会成为历史。如果拒绝民主转型,暴力革命转型就不可避免。和某些国家民主转型死亡几十几百人相比,暴力革命造成的生命灾难则是几百几千倍。皇权中国周期性改朝换代战争就是最生动的例证,换代之战死亡人数多在国民总数的一半以上,有几次内战近乎人口灭绝式大屠杀。三国时期中国有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口死于非命,从五千万人下降到五百万人。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执政集团,统治者企图永操国家权柄就和秦始皇幻想自己的家族千世万世而为君一样不切实际。既然权力交接社会转型不可避免,主动实施民主转型比被动接受暴力革命结果不可同日而语。

   …………

   在中东出现的反常现象,主要是宗教因素在起作用,而不是民主政治和普世价值的过错。在地球上更为辽阔的领域,接受普世价值的民选政府无疑更靠近民主阵营,前苏联卫星国就是最好的例证。民主国家输出普世价值是“自己搬砖砸自己脚”的论调显然是以点代面。

   

   可毛左分子无视最显而易见的事实,象他们的先辈一样危言耸听妖魔化“普世价值”。三十年前毛左的先辈就曾在中国刮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把明智务实的邓阵营划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并在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和电台媒体声嘶力竭地叫嚷如下论调:

   “如果让走资派的阴谋得逞,几千万人头就要落地……”

   几年后邓政府在中国实行引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改革开放,按毛左先辈的逻辑就是“阴谋得逞”了,可中国几千万人头落地了吗?

   

   “普世价值”就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我想问毛左几个问题:

   有哪个民主法治国家发生过毛中国和金朝鲜那样的大饥荒没有?

   有哪个民主法治国家在和平时期发生过苏联大清洗、红色高棉大屠杀、萨达姆大屠杀、阿根庭大屠杀和文革大迫害没有?

   前苏联和美国是冷战世界的黑白老大哥,哪一个国家更腐败?

   冷战时期,走近英美的国家都富强进步;走近苏联的国家都贫困落后,这是为什么?

   东德和北朝鲜选择极权政体;西德和南朝鲜接受“普世价值”,哪一方更为富强文明?

   如果香港在回归前一直和国家保持高度一致拒绝普世价值,今天的香港会是什么样子?

   输入普世价值的伊拉克虽然经常发生爆炸和死亡,可和萨达姆政府的三十万大屠杀比起来哪一方死人更多?

   …………

   这些问题是不言自明的,除非他是白痴或别有用心。

   

   毛左分子把苏联阵营的民主化归因于西方的“和平演变”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搅局,同样是一个荒诞可笑的逻辑。和平演变是相互的,当初红色极权阵营的公开口号就是“把红旗插遍全世界”和“一定要解放美国人民”。为什么红色阵营在英、美的和平演变没有成功?苏联阵营的民主化真个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造成的吗?假设美国白宫一样出现斯大林、卡斯特罗,美国会走向极权专制吗?不会!就算出现一百个斯大林和一百个卡斯特罗也不会。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不但不是苏联阵营崩溃的始作甬者,相反还给国家民族和极权统治集团自身带来福祉。没有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民主推动作用,苏联各民族将面临毁灭性的暴力革命,等待特权集团的命运将是血腥的清算。

   毛左分子不但把苏联阵营的崩溃归罪于西方阴谋,连专制国家发生的抗暴民变和突发事件也归罪于西方阴谋。按照毛左的逻辑,民主转型国家的动乱流血是西方民主阵营的过错;专制国家的动乱流血也是西方民主阵营的阴谋。总之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动乱流血都是民主国家的阴谋,都是普世价值造成的。

   

   毛左逻辑让我想起了半个世纪前的“信阳事件”。大饥荒时期,当信阳地区饿死百万人的消息传到中央后,毛太阳把信阳大饥荒归罪于“国民党特务和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对劳动人民的阶级报复和反攻倒算”?

   有其师必有其徒,今天的毛左分子把祖师爷的“大饥荒理论”发扬光大了。

   综上所述: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是毛左分子最别有用心的谎言。

   

   十一、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近期写了几篇呼吁中国尽快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不少读者的回复和来信显示了一个带普遍性的“认识误区”:

   不民主会亡国,民主会亡党?

   执政党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所以宁可亡国也不会改革?

   2006年11月我写了《民主问题》一文,针对部分国民关于民主的“认识误区”: 一、中国公民素质低下,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二、民主会造成国家的长期动荡,甚至分裂;三、民主会亡党,是对既得利益者的大清算……进行了分析和正误。对于“民主会亡党”一说特拿日本“明治维新”和满清“戊戌维新”来举证,说明统治集团为了一己私利逆潮流顽抗拒绝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必然灭亡;胸怀国家民族顺应潮流实行民主法治变革才会获得新生。

   执政党自上而下实行民主改革真的是“革自己的命”吗?

   非也!

   当今世界保留王室君主的民主法治国家有哪些?

   日本和英国,包括英联邦成员国。

   日本和英国这两个现代化强国何以能在“共和制”成为世界政治主流的情势下长久保留皇帝和国王呢?

   因为这两个国家在现代化早期君主自上而下主动实行民主法治改革。

   英国前国王查理一世在十七世纪四十年代因为拒不“开放民权限制王权”,拒不实行民主法治改革,被愤起反抗专制王权的英国人民砍头示众。拒绝民主改革的悲剧是“革自己的命”。

   暴力革命之后的英国经历了短暂的军事独裁和专制复辟。1689年,英国发生“光荣革命”,荷兰执政威廉亲王继任英国国王。新任国王富有智慧远见,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和王室家族的长远利益与英国人民达成权力妥协,颁布《权利法案》,主动开放民权限制王权,自上而下进行民主法治变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