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万沐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朝鮮是中國的禍害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孔子歸來 馬列式微
· 天寒地凍 茉莉難開
·駱家輝能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麽
·雪滿山中
·高科技的代價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鄉 行
·公理需要強權推動
·生命,走過三月
·加拿大聯邦又要大選了
·國殤 ——清明節寫給前線陣亡加軍
·南安省的早春
· 華國鋒陵與華國鋒
·今夜 山中花开
· 日本對內負責對外破壞的文化
·拉登已死 朝伊危殆
·本次聯邦大選的幾個看點
·五月的梨花
·力薦一篇好文《太上感應篇》
·超市塑料袋該不該收費
·抗中! 美國戰略 聚焦亞洲
·中國爲什麽失去亞太
·错乱的价值观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余杰在幫中國民主的倒忙
· 關於中國轉型的一次私人對話
·王立軍打響了中國政治轉型的第一槍
·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 薄熙來倒了,但中國不能沒有左派!
· 平反姜維平、特赦王立軍
· 骆家辉——世界华人之光
·目盲与心盲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萬沐

   身為太子党的薄熙來,在一黨專制的政治環境中,官運可謂一帆風順,即使在大連、遼寧草菅人命、醜聞迭出的時候,仍然是布帆無恙,乘長風破萬里浪。但在今年卻徹底栽了,只因這座熙來號的泰坦尼克巨輪撞在了中南海號的巨型冰山上,幾十年的輝煌日暮途窮,舉世震驚!

   從目前透露出來的新聞看,薄熙來牽涉殺人滅口、貪腐、濫用權力、謀反等,令人錯愕!而尤其令人惶恐不解的是,除謀反外,其它犯罪行為早已有之,爲什麽一直沒有得到遏制,相反薄本人還步步高升,被媒體捧為政治明星,這期間除薄熙來的奸詐狡猾、長袖善舞等因素外,我想體制應該負很大責任。

   筆者以為,薄熙來以前的種種犯罪其所以不被發現,關鍵原因在於薄熙來當時損害的是逆來順受的下級和普通百姓的利益,屬於“犯下”,並沒有傷害到共產黨的利益,準確說,沒有傷害到共產黨核心層的利益,所以,他一路挾紅二代的威風,一路飆升至政治局委員,直到劍指政治局常委以至總書記,才因犯上而被假以其它罪名押解京師治罪,名為刑事惹禍,實因犯上招罪。設若薄熙來未開罪最高當局,以其封疆大吏之尊,可能其它各款滔天罪行,也就堙沒無聞了。薄熙來不僅可以常委之尊分掌紅色江山,還可以“青天”、“鐵面”、“廉潔”等臉孔昭示黎民。然由於其不知天高地厚,野心膨脹,逆龍鱗、捋虎鬚,碰上了比自己更強更硬的對手,也就只有做階下囚的份。中國政治的弱肉強食、叢林規則由此可見一斑。

   我們假設一下,如果中國是西方式的民主國家,薄熙來根本不可能長期貪贓枉法,從大連、遼寧以至重慶的百姓、幹部、社會可以免於薄熙來的魚肉和折騰,薄熙來也可保一份官德。

   如果薄熙來想在政治上有進一步作為,也完全可以在民主法治的基礎上進行競選,以他出眾的才華、俊朗的外表完全可以出人頭地,即使問鼎九五之尊也並非沒有可能,斷不會投機取巧,出唱紅打黑這樣的昏招及謀反這樣的險招,以至落到身敗名裂、家破人亡的地步。

   然而,在他堅決擁護的一黨專制的體制下,薄熙來卻要不分場合、不識時務地別出心裁、另立山頭、我行我素,那麼,他被“薄”、被拿下實屬咎由自取、自然而然的事了。

   所以,今天薄熙來的醜陋,無不出於長此以往國家政治制度的醜陋,薄熙來的悲劇其實也是中國的悲劇。

   如果制度不改變,今天關了薄熙來,明天還有張熙來、李熙來。

   如果制度變了,薄熙來們為官,只有勤政廉政、討老百姓歡喜的份,斷不敢視民眾如草蟲螻蟻,肆意虐殺;薄熙來們要博上位,也只敢以君子之爭問鼎大寶,斷不會以刀劍威逼而篡奪天下。

   要不想再出現薄熙來現象,就只有徹底改變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政治格局。

   

(2012/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