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回归(电视短剧)]
王巨文集
·
短篇小说
·无处逃生(短篇小说)
·小说"无处逃生"英文翻译节选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n Excerpt from "Nowhere to Escape"
·纸扎的媳妇(短篇小说)
·菜窖(短篇小说)
·蚁穴(小说)
·黑麻雀(小说)
·变异的厨房(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长篇小说
·魔兽之舞(长篇小说节选)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
文集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诗歌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电视短剧)


         
   
   
   1、 外景 休斯顿市貌 白天

   休斯顿市中心远景。立交桥飞驰的车流。几个具有异国情调的街景。
   2、 外景 中国城 白天
   中国城街景。香港超市、黄金广场等。宽阔的广场上,停满车辆。有的车辆在进进出出。
   此时推出片名。
   镜头摇向一家中餐馆。
   3、 内景 中餐馆 近午 
   中餐馆内,已坐着两三桌客人。企台小姐在忙着招呼。
   一位中年华人男子走进来。他周正的脸颊胡子拉茬,神情疲惫,目光带着与生俱来的忧伤。
   礼仪小姐:先生,请进。
   中年男子:你们老板在吗?
   礼仪小姐:请稍等。
   礼仪小姐向厨房款款走去。
   中年男子好奇地环视着餐厅。一位娴婌的中年妇女从厨房走过来。
   女老板:你找我吗?
   中年男子:你这儿招工吗?
   女老板:厨房倒是缺人手。你会干什么?
   中年男子(惭愧一笑):我刚从大陆来。
   女老板:看你不象是干过粗活的人。(提醒)在餐馆做,可是很辛苦的哟。
   中年男子(悲情地):流亡之人,无他奢求,只要有活干就成。
   女老板(似有同情地):那就留下吧。不过其他事你不会做,只能干洗碗打杂的活。
   中年男子(感激地):行,干什么都行。
   女老板:哎,谈了半天,不知怎么称呼你?
   中年男子:我叫王浩。
   女老板(微笑着伸出手):王先生,欢迎你。
   王浩(握手):谢谢关照。
   4、 内景 厨房
   菜单一张张送进来。
   师傅们在忙着炒菜,火光从锅里不时地冒起,叮咚咣当声不绝于耳。
   洗碗机前,王浩在快速地冲洗着碗盘。待洗的碗盘在旁边堆成一座小山。他把冲洗好的碗盘码在塑料架上,推进洗碗机里,压下挡板。洗碗机轰隆隆地自动冲洗起来。王浩的脸上汗如雨下,整个背心也都被汗水浸透了。他默不作声地干着活,不时地抬起手臂擦一下流进眼里的汗水。等他把所有的碗盘洗完后,已累得精疲力竭了。
   女老板走过来。
   女老板(关心地):怎么样?还行吗?
   王浩(勉强地):还行。
   女老板:刚干时,总感觉累。干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刚来美国时,也在餐馆打工,累得不知哭了多少回。这十多年下来,自己开了餐馆,有时想休息几天,结果一休息,浑身就像有病一样难受。你说怪不怪。这会儿不忙了,休息一会儿去吧。
   女老板说完,有人喊她,又赶紧忙别的去了。
   5、 内景 洗手间
   王浩站在水池前,用双手接着水龙头的水,哗啦哗啦地洗着脸。他洗着洗着,停住了。
   他慢慢地抬起头,慢慢地把双手从脸上往下移,手指缝里露出一只眼睛。他用这只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
     王浩(内心独白):你是谁?
     蒙太奇片段:王浩不同头像的特写。
   6、 内景 长廊
   王浩茫然地走在一条长长的过道里,过道两边是许多关着的门。叠印出王浩背着行囊四处流浪的镜头。
   王浩(内心独白):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7、 内景 厨房
   王浩一边切着肉,一边陷入沉思。旁边堆着一大堆成块成块的肉。
     王浩(内心独白):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经受如此多的苦难?
     特写:菜刀在快速切肉。
     王浩:哎哟。
     特写:菜刀扔在一旁。
     王浩痛苦地蹲在地上,右手紧紧攥着左手食指。女老板跑进来。
     女老板:怎么了?把手切了?
     王浩攥着的手指洇出鲜血。
     女老板找来创伤贴,小心翼翼地为王浩包裹着伤口。
     女老板:在餐馆干活,可得要小心。
     王浩默不吭声地看着女老板为他包扎。
     王浩回忆的镜头:王浩孩提时,不小心摔倒了,母亲惊慌地跑过来,把他抱起。他的膝头擦伤了,母亲轻轻地为他吹着伤口止痛。
     女老板把王浩的伤指包扎好。
     女老板:怎么样?好些了吗?不行就休息吧。
     王浩(动了动伤指):没事。
     王浩拿起菜刀,继续切肉。
   8、 内景 餐厅 夜
   客人散尽,餐馆的工作人员围着一张大圆桌吃饭。前台的四五个青年男女边吃边谈论。
   小姐甲(抱怨地):一整天招呼客人,这日子过的快郁闷死了。
   男生甲(提议):那我们去酒吧唱歌跳舞去吧。
   众青年:好的,我们都该放松放松了。
   小姐甲:我们现在就走。
   众青年:好吧。
   众青年放下碗筷,一窝蜂似的飞走了。
   王浩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王浩(内心独白):这也是生活吗?
   师傅甲:你昨天手气怎么样?
   师傅乙:不太好。
   师傅甲:我也是。
   师傅乙:我感觉今天手气会好的。
   师傅甲:那我们就走吧?
   师傅乙:走。
   他们说着站起身来。
   师傅甲:老王,跟我们一起去吧。
   王浩(迷茫地):去哪?
   师傅乙:去赌场。
   王浩摇摇头。
   两位师傅也走了。
   王浩(内心独白):这也是生活?
   女老板在吧台里正低着头结算着账单。餐桌前只剩下王浩一人坐着。王浩慢慢地站起身,慢慢地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到餐车上。
   王浩(内心独白):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何在?
   王浩推着餐车走进厨房里。不一会,厨房响起老王洗盘的声音。
   餐厅空寂无人的镜头。
   9、 内景 酒吧 夜
   年轻人在酒吧狂欢的镜头。
   10、内景 赌场 夜
     师傅们在赌场赌博的镜头。
   11、内景 公寓 夜
     王浩回到自己独居的公寓,疲惫地倒在沙发上。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坐起身来,合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电话通了,他把手机举在耳边,等待着。
     画面由左向右压缩成一半,另一半是一陋室,茶几上的电话铃在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走过来,拿起话筒。
     老人:喂,谁呀?
     王浩:妈,是我。
     老人(激动地):儿,是你吗?
     王浩:妈,您身体还好吗?
     老人(流着眼泪):妈身体很好。你在那里怎么样?习惯吗?能生活了吗?
     王浩:您放心。我这里很好。孩儿不孝,不能孝敬您,您要多注意身体,多保重。
     老人:你在那里很好,妈就放心了。要常给妈打电话,常报平安。
     王浩(哽咽着):好的。
   12、内景 酒吧 夜
     年轻人在昏暗的灯光里痴情狂舞的镜头。
   13、内景 赌场 夜
     师傅们脸沁着汗水在专注地赌博的镜头。
   14、内景 公寓 夜
     王浩和衣躺在沙发上,双手操着捂在脸上,似乎睡着了。
   15、王浩回忆的镜头:
     王浩坐在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前写着什么,写字台上堆满了书籍和手稿。他的妻子在他背后数落他。
     妻子:你像个男人吗?你看看这个家,都快成破烂店了,还能在那里四平八稳地坐住。看看你们同学,不是当了官,就是当了老板,一个个有头有脸的,多神气、多风光啊。再看看你那穷酸样儿,还说什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妙个庇!人家写文章,歌功颂德,又当官又发财,你写文章是专挑政府的刺,写得被单位开除不说,还差一点郎当入狱。说人家什么专制啦,腐败啦,靠歪门邪道发财啦……腐败怎么啦?歪门邪道怎么啦?人家有别墅住,有高档轿车开,出入高级酒店,到处旅游观光,活得多滋润!你有什么呢?一个穷光蛋。你“不为五斗米折腰”,你清高,有什么用?只能喝西北风!这社会,只要能发财,就是本事,就是爷。你懂吗?
     王浩停住书写的手,坐在那里不动。
     妻子(继续):啥时代了,还成天坐在写字台前,钻进书堆里,装出忧国忧民的样子。你是国家主席?还是总书记?真是咸吃萝卜淡抄心。你看看你这写的是什么东西?都是些讨人嫌的狗庇文章。(一把抓起王浩书写的稿纸,扔到地上)要这有什么用,擦屁股都嫌硬!
     王浩仍坐在那里,不动神色。
     王浩(语气低而坚定):我们分手吧。
     妻子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一个讥笑。
     妻子:分手?早就跟你过腻了。(转身拿起自己的挎包)你以为你是香馍馍吗?男人没钱,简直就是垃圾!
     妻子一甩门,走了。留下一片死静。
   16、内景 公寓 夜
     王浩仍躺在沙发上的镜头。他从脸上挪开自己的双手。
   他的眼角挂着一滴泪珠。
   17、内景 餐厅 白天
     王浩推着餐车在大厅收拾着空盘。
     旁边坐着一桌年轻人在大吃大喝。一位“富二代”在炫富。
     富二代:我们家穷得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钱了。地下室里锁了满满一室现金。
     女子甲:哇,这也叫穷呀?
     女子乙:那你们每天吃啥呢?
     富二代:没啥好吃的,也就是鱼翅燕窝之类。
     女子甲:这也叫没好吃的?
     女子乙:那你们家有什么车?
     富二代:就几辆破车,什么法拉利,劳斯莱斯的,嫌地上跑的不好玩,又买了架飞机。
     女子甲:哇,你们家还有飞机?
     富二代:买来随便玩玩。
     女子乙:你爸一定是位大老板。
     “富二代”摇摇头。
     女子甲:那一定是位大官了?
     富二代:不大,只是个小市长。
     女子甲:一市之长,还不算大?那可是土皇帝哟。
     王浩推着装满空碗盘的餐车从旁边经过。
   “富二代”鄙夷地看着王浩。
     富二代:人活在这份上,有什么活头。
     王浩轻蔑地看了一眼富二代,没有理会他,推着车继续向前走去。
     王浩(内心独白):人啊,你为什么如此丑陋?
     王浩推着餐车穿过走廊。画面叠映出王浩漫无目的地走在茫茫人海、不同路上的几个镜头。王浩站在一个十字路口,茫然四顾。
     王浩(内心独白):先生,你在寻找什么?
   18、内景 餐厅 夜
     女老板在吧台低头结账。工作人员陆续离去。
   师傅:一天又混过去了。
   王浩也正要离去,骇然发现旁边桌上放着一张纸单。他停下步,回头看着那张纸单。
   纸单特写:华人基督徒教会。
   特写:王浩充满亮光的双眼。
   此时,从天宇传来似有似无的钟声。
   背景音乐《空谷的回音》响起。
       我是空谷的回音,四处寻找我的心。
       问遍溪水和山林,我心依然无处寻。
       ……
       有人曾经告诉我,耶稣正在寻找我。
       他爱能够保护我,他手能够医治我。
       ……
       朋友你今在哪里?四处奔跑何时已?
       如果你还愿意听,让我再来告诉你;
       ……
   19、内景 公寓 夜
     王浩端坐在桌前,庄重地翻开面前的一本《圣经》。
     王浩(念):起初,神创造天地。……
     王浩不同地点、不同场景的读《圣经》镜头。伴随钟表的滴嗒声。
     王浩(念):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王浩仰躺在床上,捧着《圣经》读。
   王浩(念):……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