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回归(电视短剧)]
王巨文集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旅美日志(3):飞越美利坚
·旅美日志(4):鸟瞰美利坚
·旅美日志(5):温馨的家园
·旅美日志(6):初在美国见闻
·旅美日志(7):租公寓及其它
·旅美日志(8):美国乡村
·旅美日志(9):往日不堪回首
·旅美日志(10):花粉
·旅美日志(11):去温泉城
·旅美日志(12):游森林公园
·旅美日志(13):黑人清洁工
·旅美日志(14):移居达拉斯
·旅美日志(15):在美国开车
·旅美日志(16):拣破烂的
·旅美日志(17):达拉斯公寓
·旅美日志(18):达拉斯的中国城
·旅美日志(19):在达拉斯修车
·旅美日志(20):小墨阿米古
·
·一只想飞的鸡(寓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电视短剧)


         
   
   
   1、 外景 休斯顿市貌 白天

   休斯顿市中心远景。立交桥飞驰的车流。几个具有异国情调的街景。
   2、 外景 中国城 白天
   中国城街景。香港超市、黄金广场等。宽阔的广场上,停满车辆。有的车辆在进进出出。
   此时推出片名。
   镜头摇向一家中餐馆。
   3、 内景 中餐馆 近午 
   中餐馆内,已坐着两三桌客人。企台小姐在忙着招呼。
   一位中年华人男子走进来。他周正的脸颊胡子拉茬,神情疲惫,目光带着与生俱来的忧伤。
   礼仪小姐:先生,请进。
   中年男子:你们老板在吗?
   礼仪小姐:请稍等。
   礼仪小姐向厨房款款走去。
   中年男子好奇地环视着餐厅。一位娴婌的中年妇女从厨房走过来。
   女老板:你找我吗?
   中年男子:你这儿招工吗?
   女老板:厨房倒是缺人手。你会干什么?
   中年男子(惭愧一笑):我刚从大陆来。
   女老板:看你不象是干过粗活的人。(提醒)在餐馆做,可是很辛苦的哟。
   中年男子(悲情地):流亡之人,无他奢求,只要有活干就成。
   女老板(似有同情地):那就留下吧。不过其他事你不会做,只能干洗碗打杂的活。
   中年男子(感激地):行,干什么都行。
   女老板:哎,谈了半天,不知怎么称呼你?
   中年男子:我叫王浩。
   女老板(微笑着伸出手):王先生,欢迎你。
   王浩(握手):谢谢关照。
   4、 内景 厨房
   菜单一张张送进来。
   师傅们在忙着炒菜,火光从锅里不时地冒起,叮咚咣当声不绝于耳。
   洗碗机前,王浩在快速地冲洗着碗盘。待洗的碗盘在旁边堆成一座小山。他把冲洗好的碗盘码在塑料架上,推进洗碗机里,压下挡板。洗碗机轰隆隆地自动冲洗起来。王浩的脸上汗如雨下,整个背心也都被汗水浸透了。他默不作声地干着活,不时地抬起手臂擦一下流进眼里的汗水。等他把所有的碗盘洗完后,已累得精疲力竭了。
   女老板走过来。
   女老板(关心地):怎么样?还行吗?
   王浩(勉强地):还行。
   女老板:刚干时,总感觉累。干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刚来美国时,也在餐馆打工,累得不知哭了多少回。这十多年下来,自己开了餐馆,有时想休息几天,结果一休息,浑身就像有病一样难受。你说怪不怪。这会儿不忙了,休息一会儿去吧。
   女老板说完,有人喊她,又赶紧忙别的去了。
   5、 内景 洗手间
   王浩站在水池前,用双手接着水龙头的水,哗啦哗啦地洗着脸。他洗着洗着,停住了。
   他慢慢地抬起头,慢慢地把双手从脸上往下移,手指缝里露出一只眼睛。他用这只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
     王浩(内心独白):你是谁?
     蒙太奇片段:王浩不同头像的特写。
   6、 内景 长廊
   王浩茫然地走在一条长长的过道里,过道两边是许多关着的门。叠印出王浩背着行囊四处流浪的镜头。
   王浩(内心独白):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7、 内景 厨房
   王浩一边切着肉,一边陷入沉思。旁边堆着一大堆成块成块的肉。
     王浩(内心独白):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经受如此多的苦难?
     特写:菜刀在快速切肉。
     王浩:哎哟。
     特写:菜刀扔在一旁。
     王浩痛苦地蹲在地上,右手紧紧攥着左手食指。女老板跑进来。
     女老板:怎么了?把手切了?
     王浩攥着的手指洇出鲜血。
     女老板找来创伤贴,小心翼翼地为王浩包裹着伤口。
     女老板:在餐馆干活,可得要小心。
     王浩默不吭声地看着女老板为他包扎。
     王浩回忆的镜头:王浩孩提时,不小心摔倒了,母亲惊慌地跑过来,把他抱起。他的膝头擦伤了,母亲轻轻地为他吹着伤口止痛。
     女老板把王浩的伤指包扎好。
     女老板:怎么样?好些了吗?不行就休息吧。
     王浩(动了动伤指):没事。
     王浩拿起菜刀,继续切肉。
   8、 内景 餐厅 夜
   客人散尽,餐馆的工作人员围着一张大圆桌吃饭。前台的四五个青年男女边吃边谈论。
   小姐甲(抱怨地):一整天招呼客人,这日子过的快郁闷死了。
   男生甲(提议):那我们去酒吧唱歌跳舞去吧。
   众青年:好的,我们都该放松放松了。
   小姐甲:我们现在就走。
   众青年:好吧。
   众青年放下碗筷,一窝蜂似的飞走了。
   王浩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王浩(内心独白):这也是生活吗?
   师傅甲:你昨天手气怎么样?
   师傅乙:不太好。
   师傅甲:我也是。
   师傅乙:我感觉今天手气会好的。
   师傅甲:那我们就走吧?
   师傅乙:走。
   他们说着站起身来。
   师傅甲:老王,跟我们一起去吧。
   王浩(迷茫地):去哪?
   师傅乙:去赌场。
   王浩摇摇头。
   两位师傅也走了。
   王浩(内心独白):这也是生活?
   女老板在吧台里正低着头结算着账单。餐桌前只剩下王浩一人坐着。王浩慢慢地站起身,慢慢地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到餐车上。
   王浩(内心独白):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何在?
   王浩推着餐车走进厨房里。不一会,厨房响起老王洗盘的声音。
   餐厅空寂无人的镜头。
   9、 内景 酒吧 夜
   年轻人在酒吧狂欢的镜头。
   10、内景 赌场 夜
     师傅们在赌场赌博的镜头。
   11、内景 公寓 夜
     王浩回到自己独居的公寓,疲惫地倒在沙发上。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坐起身来,合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电话通了,他把手机举在耳边,等待着。
     画面由左向右压缩成一半,另一半是一陋室,茶几上的电话铃在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走过来,拿起话筒。
     老人:喂,谁呀?
     王浩:妈,是我。
     老人(激动地):儿,是你吗?
     王浩:妈,您身体还好吗?
     老人(流着眼泪):妈身体很好。你在那里怎么样?习惯吗?能生活了吗?
     王浩:您放心。我这里很好。孩儿不孝,不能孝敬您,您要多注意身体,多保重。
     老人:你在那里很好,妈就放心了。要常给妈打电话,常报平安。
     王浩(哽咽着):好的。
   12、内景 酒吧 夜
     年轻人在昏暗的灯光里痴情狂舞的镜头。
   13、内景 赌场 夜
     师傅们脸沁着汗水在专注地赌博的镜头。
   14、内景 公寓 夜
     王浩和衣躺在沙发上,双手操着捂在脸上,似乎睡着了。
   15、王浩回忆的镜头:
     王浩坐在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前写着什么,写字台上堆满了书籍和手稿。他的妻子在他背后数落他。
     妻子:你像个男人吗?你看看这个家,都快成破烂店了,还能在那里四平八稳地坐住。看看你们同学,不是当了官,就是当了老板,一个个有头有脸的,多神气、多风光啊。再看看你那穷酸样儿,还说什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妙个庇!人家写文章,歌功颂德,又当官又发财,你写文章是专挑政府的刺,写得被单位开除不说,还差一点郎当入狱。说人家什么专制啦,腐败啦,靠歪门邪道发财啦……腐败怎么啦?歪门邪道怎么啦?人家有别墅住,有高档轿车开,出入高级酒店,到处旅游观光,活得多滋润!你有什么呢?一个穷光蛋。你“不为五斗米折腰”,你清高,有什么用?只能喝西北风!这社会,只要能发财,就是本事,就是爷。你懂吗?
     王浩停住书写的手,坐在那里不动。
     妻子(继续):啥时代了,还成天坐在写字台前,钻进书堆里,装出忧国忧民的样子。你是国家主席?还是总书记?真是咸吃萝卜淡抄心。你看看你这写的是什么东西?都是些讨人嫌的狗庇文章。(一把抓起王浩书写的稿纸,扔到地上)要这有什么用,擦屁股都嫌硬!
     王浩仍坐在那里,不动神色。
     王浩(语气低而坚定):我们分手吧。
     妻子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一个讥笑。
     妻子:分手?早就跟你过腻了。(转身拿起自己的挎包)你以为你是香馍馍吗?男人没钱,简直就是垃圾!
     妻子一甩门,走了。留下一片死静。
   16、内景 公寓 夜
     王浩仍躺在沙发上的镜头。他从脸上挪开自己的双手。
   他的眼角挂着一滴泪珠。
   17、内景 餐厅 白天
     王浩推着餐车在大厅收拾着空盘。
     旁边坐着一桌年轻人在大吃大喝。一位“富二代”在炫富。
     富二代:我们家穷得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钱了。地下室里锁了满满一室现金。
     女子甲:哇,这也叫穷呀?
     女子乙:那你们每天吃啥呢?
     富二代:没啥好吃的,也就是鱼翅燕窝之类。
     女子甲:这也叫没好吃的?
     女子乙:那你们家有什么车?
     富二代:就几辆破车,什么法拉利,劳斯莱斯的,嫌地上跑的不好玩,又买了架飞机。
     女子甲:哇,你们家还有飞机?
     富二代:买来随便玩玩。
     女子乙:你爸一定是位大老板。
     “富二代”摇摇头。
     女子甲:那一定是位大官了?
     富二代:不大,只是个小市长。
     女子甲:一市之长,还不算大?那可是土皇帝哟。
     王浩推着装满空碗盘的餐车从旁边经过。
   “富二代”鄙夷地看着王浩。
     富二代:人活在这份上,有什么活头。
     王浩轻蔑地看了一眼富二代,没有理会他,推着车继续向前走去。
     王浩(内心独白):人啊,你为什么如此丑陋?
     王浩推着餐车穿过走廊。画面叠映出王浩漫无目的地走在茫茫人海、不同路上的几个镜头。王浩站在一个十字路口,茫然四顾。
     王浩(内心独白):先生,你在寻找什么?
   18、内景 餐厅 夜
     女老板在吧台低头结账。工作人员陆续离去。
   师傅:一天又混过去了。
   王浩也正要离去,骇然发现旁边桌上放着一张纸单。他停下步,回头看着那张纸单。
   纸单特写:华人基督徒教会。
   特写:王浩充满亮光的双眼。
   此时,从天宇传来似有似无的钟声。
   背景音乐《空谷的回音》响起。
       我是空谷的回音,四处寻找我的心。
       问遍溪水和山林,我心依然无处寻。
       ……
       有人曾经告诉我,耶稣正在寻找我。
       他爱能够保护我,他手能够医治我。
       ……
       朋友你今在哪里?四处奔跑何时已?
       如果你还愿意听,让我再来告诉你;
       ……
   19、内景 公寓 夜
     王浩端坐在桌前,庄重地翻开面前的一本《圣经》。
     王浩(念):起初,神创造天地。……
     王浩不同地点、不同场景的读《圣经》镜头。伴随钟表的滴嗒声。
     王浩(念):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王浩仰躺在床上,捧着《圣经》读。
   王浩(念):……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