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选举日记

   
   投票日我不得投票
   
   12月12日是山大投票日。我大概凌晨两点多就醒了,突然想到何不做块展板让楼内人看看。2008年选楼长,我以第一高票当选,很多住户支持我。但知道我参选人大代表的人不多,我要用展板介绍自己。于是我开始动手制作,先到地下室找了块旧床头,早上四点多做成,放到一楼门内。负责看我的两个公安正在睡觉,完成后我有一些成就感,但是早七点多我下楼时展板已经不见。
   
   虽是投票日,但我却不得投票。约二十个公安堵在我家大楼门口不准我外出,不准我去投票。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我只能在8号楼内走动,屡次试着冲出去都没有成功。他们为何如此兴师动众?投票日堵我在家中,原因可能是怕我在投票点发表演说。一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人竟害怕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见群众。
   
   中午来了五个朋友,三人是特地从临沂赶来的,其他两人是济南的。他们到我家表示支持,我们一起照了相,(这个大楼有24层共144户,公安无法检查每个进出的人员)。
   
   下午三点,山大管理学院党委一位工作人员抱着“票箱”来到我家,让我投票。在他背后站着五六个高举摄像机的人,正在摄像。我说:投票应该是无记名的,你们在这样的条件下逼我投票,会把我的隐私公开,这是违法的,我能走路,我要到投票点去投票。最后他们把选票留下,径自回去了。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投票日票箱到我家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公安站在门口拍照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他们给了我一张选票,要我在公安的摄像机下写票,投入票箱遭我拒绝。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简单的选票,除了姓名什么也没有,没有年龄、性别、党派、文化……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投票日我在楼下放了块展板
   
   下午四点半,我得知管院投票已经结束,恰好房改办送来通知,说我12月9日被抄走的东西放在仓库中,可以去取。于是我坐公安的车,取回了我急需的电脑和打印机。
   
   晚上向海外媒体发出一篇稿子,《投票日我不放弃投票》。
   
   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选举日记
   
   早晨又去餐厅演讲,控诉投票日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权利。餐厅里遇到数学院的刘老师,四年前2007年的选举中他对我的参选很不以为然,当时他说你自己不想想,共产党会让你这样的人去当人民代表吗?你当选的可能是零。今天又遇到他,在一起吃饭,他的态度有变化,大骂主持选举的人,说这次选举根本没有通知他去投票,也没有让他去参加提名会议,学校根本没有把退休人员放在眼里。他对我说:“你的参选也是一种信仰和追求,”带有肯定的意思。他说有人退休后打麻将、钓鱼,这是他们的兴趣,你的兴趣在政治。这位教师平日和我很熟,退休也近十年,是个老共产党员,看来他的观点在变化。我想这种暗箱操作下的选举制度造成的民间不满正在扩大,早晚有一天会被冲破,问题是冲破黑暗需要有人出面抗争、采取行动。今天还遇到一位姓郑的老师,也是退休多年,他说没有人通知他去开提名候选人的会,新选举法规定候选人应该和选民见面,但学校没有提供这种会面机会,这次选举和上次比是后退的。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餐厅前大学生提出问题
   
   这几天我的手机一直打不进来,也接不到短信,下午去移动公司查问,才知道我的手机被“关闭”了,是谁干的?工作人员说不知道。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选举日记
   
   今天下楼仍有警车值班,我乘警车去了两个书店,终于买到了新版《选举法》。下午一位老师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所在的兴隆山校区(离中心校区二十公里,和我们不是一个选区)贴出一张选举结果,张榜公布后发现我得了十三票,下午该《通知》被换掉,我的名字不见了。看来在他们的选区搞选举工作的人不知道“孙文广”的名字是犯禁的。
   
   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选举日记
   
   今天一早我去餐厅,遇到校公安处的分管副处长,他坐在我旁边和我聊天。他说,我们的工作都是执行上级任务,请你谅解,我们也是要生活的。我问他,我的自行车、背包和展板丢失,是不是公安处的人拿走的?他说不知道,但他承认11月26日我贴出的海报很快被撕,是他指使人去干的(此事的现场录像已在网上发)。他还告诉我选票的开票工作并不在学校进行,而是把票箱拉到校外的选举委员会开票,我心想在此过程中是否有人造假,那真是天知道。
   
   最后在餐厅里遇到一个周日到我家的学生,他说回去后被党委找去谈话,威胁他不要再接触我,他的解释是那天我在餐厅被人推倒,是他扶我起来后送我回家的。
   
   今天晚上停止了夜间监控,我召集这次选举过程中曾帮助过我的朋友一起吃饭,也算是“庆功会”吧。一共来了十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在读大学生,很难得。大家谈了很多心得和建议,有的写证词证明因参与选举而遭到公安威胁。
   
   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选举日记
   
   当局的惊恐
   
    早晨下楼发现仍有公安在值班监控,我去餐厅他们也跟着。饭后我离开餐厅准备去市场买些东西,听说选举结果已出来,贴在知新楼(党委、校长的办公大楼),路过此楼门口时我想进去看看。跟着的公安问我想做什么,我回应到里边看看,他们好像很惊恐,我迈开大步要进楼。这时从楼内突然冲出约二十个公安人员,不让我进门,我大声质问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禁止教师进知新楼?他们不讲道理,就是不让我进,看来这几天知新楼中常备十几、二十几个公安人员,防备有人来冲击。我向他们讲明情况是来看选举结果的,有人进去把贴板抬出来让我看,我拿出照相机拍了照。回来后我才发现这个选举结果公告没有日期,除了官定候选人外其他人的得票数并不公布。这次山大的选举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说明当局的心态是很脆弱的,他们的恐惧超过了独立候选人和一般选民。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选举日记
   
   今天中午去餐厅又搞了一次宣讲活动,因为学生们23日开始期末考试,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活动。主要是揭露选举中校方当局如何侵犯人权、搞了多少违法违宪的活动,散发了《选举实报》第三期,其中有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播杨宪宏电话采访孙文广的录音内容。
   
   早上在餐厅遇到一个新闻学院的研究生,他说上次我在餐厅广场上的演讲被录了像,还给在场的很多学生拍了照,然后把录像和照片发到几十个院所,让他们识别这些学生并找去谈话,让他们不要听孙文广的演讲,不接传单也不要围观,带有威胁之意。有的同学问我选举结果是否已出来,他们班很多同学投了我的票,他们不知道选举结果贴在知新楼下,那座楼是戒备森严的党委、校长办公大楼。看来对这次选举山大当局意图很明显,就是让人们处于闭塞状态,很多人对这次选举不知情、不了解、不关心,当局希望在悄无声息中把官定候选人送进区人大。直到官方通知投票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选举这回事,他们一些人最早是从我口中得知今年要选举的。山东大学有每周一期的《山东大学学报》和山大官网,我查了一下,没有看到关于这次选举的报道、通知和讨论,校方极力封锁这次选举的信息。
   
   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选举日记
   
   今天赶印了《选举实报》第四期,其中头条是《山大选举违法,求索人证、物证》。午和晚间去餐厅散发,校公安有三人对我监控,他们坐在餐厅边上,听我演讲,看我散发《选举实报》。
   
   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选举日记
   
   今天遇到一个同学,跟我说管理学院的一个学生,因为听了我的演讲而被党委找去威胁,还让他写保证书。他感到很恐怖,对我讲话声音都很小。山大当局就是要在选民中制造恐怖气氛,在这种气氛的笼罩下他们才有可能得心应手地进行暗箱操作,他们用各种手段对独立参选人进行阻挠、破坏,甚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极力分化、瓦解、威胁和恐吓公开的支持者。
   
   在餐厅遇到哲学院的一个博士生,他说现在很多教师也包括一部分博士生,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关系生存问题。我听过一位五十多岁的博导说,他拖家带口,如果出来参选或把真实想法讲出来,会是什么结果呢?砸了饭碗,我何以生存?从事一辈子的专业不就全泡汤了吗?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中国青壮年知识分子的现实。即使我这样一个退休将近二十年的人,因为有了“出格”的言行,私有住房被抢、退休金每月扣发两千元长达三年时间、五次遭抄家,更何况是中青年知识分子呢?
   
   苏联能和平变革是因为有选举制度
   
   这位博士生还谈到了苏联,苏联为什么能比较顺利地完成和平演变?他说因为早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就已经开始建立起党内外的选举制度,尽管还不完善,但有了这种选举制度才有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脱颖而出。中国的选举制度至今还很陈旧,还是苏联早期的制度,所以中国要出现像苏联那样的和平演变是很困难的,中国将来的出路可能是突尼斯或埃及的模式。我心想北非、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都是不满的民众到广场表达诉求,最后推翻了专制,但也造成不小的动荡和很多死伤。中国如果能改进选举制度,就有可能和平过渡到民主化的道路上去,苏联和台湾都如此。建立一个和平、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需要体制内的开明派,如苏联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如台湾的蒋经国。中共当局过去有过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开明派,现在还有吗?不得而知。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和民间力量的聚集,是民主和平过渡必不可少的条件,现在中国很多独立候选人所追求的不正是这样一个制度吗?他们揭露暗箱操作不正是要追求选举的透明、公正吗?当局的打压会阻碍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但打压也是对某些人的锻炼和考验。
   
   人类社会进入民主时代,总要伴随着各种选举,这种选举是否完善,是否有成熟的选将、帅才,不但要有理论还需有实践。现在的参选条件极其恶劣,这种条件不也正是培养选举干将的好机会吗?
   
   青年人的从政道路
   
   在这次参选过程中我也和很多大学生讨论过从政的问题,很多大学生把考公务员作为从政的一种途径,但公务员的环境能培养出独立的政治家吗?公务员和政治活动家不是一个概念。作为公务员首先要听从上级要求,根据上级脸色行事,想上级所想急上级所急,对民间的呼声和疾苦可以不闻不问,只要伺候好上级、博得上级欢心,他们就可以步步高升,他们整天想的就是如何升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