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简历
·孙文广简历
* * * * * *
*孙文广最新著作*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2011年12月2日星期五 选举日记
   
   十二个国保将我堵在家中,不准去演讲,警告再去就传唤
   
   今天上午山大公安处的一个副处长和另一个干部,加一个片警,一起到我的工作室敲门,说要和我谈谈。我不让他们进屋,副处长说,我现在警告你,不准中午到学校餐厅去发表演讲、发传单,再去就传唤你。我对他说,作为独立候选人我有和选民交流的权利,我会继续去学校餐厅,至于是否传唤那是你们的事,我管不了那么多。

   
   今天中午我被十二个国保堵在家中。我要出门却被国保拉到车中谈话,让我不要进学校。这时有些学生打电话、发短信来,说他们在餐厅门口等我,我给他们回短信,说我被十二个国保堵在家门口,不能到现场。我对国保说,有同学在餐厅前等我,我必须过去。他们说你可以让学生进来,到你家去谈,我说他们来后你们不准阻拦和盘查,国保说可以,于是我就电话告诉学生,他们可以到我37号楼我的工作室来。随后来了三个同学,谈得很好,表示支持我的选举,留下了电话,他们也谈了自己的思想演变过程,还谈了其它一些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国保还是对这三个同学照了相,接下来院领导找他们谈话,威胁、恐吓他们。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出现很多便衣拍照或威胁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选举日记
   
   我被传唤到派出所
   
   今天十一点半我照常下楼,到院内贴海报,然后去餐厅,这时突然涌出一帮国保和公安处的人,其中一人问我去哪?我说去餐厅,他说不能去。我说为何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他说你要去我就传唤你,我说传唤得有传唤证,于是有一个人从纸袋内拿出传唤证对我示意,但不交给我,我说按法律规定应交给本人。就在争执中,他们几个小伙子把我抬起来,塞到公安处的车中,这辆车没有警车标志,把我拉到了山大路派出所。到派出所已是中午时分,他们买了一份盒饭,吃完饭我就在那休息。下午一点半他们来讯问,我说传唤非法,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传唤不了了之。大概两点半他们对我说要送我回去,我要“传唤证”,他们说没有,我说你们把我拉到这里关了三个多小时,没有传唤证就是非法羁押,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在我的坚持下,到下午三点半,他们终于给我开出了一张“涉嫌策划非法集会”的传唤证,用山大公安处的车把我送回了山大宿舍。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我被公安传唤
   
   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 选举日记
   
   国保、公安校门口组人墙不准进校门
   
   十几个国保和公安仍然堵在家门口,不让去餐厅,楼下停着一辆110的车,公安处的人说你要去餐厅我们就再传唤你。我说你拿传唤证来我就跟你走,他拿不出传唤证。
   
   我带着一些选举海报,要在家属院内贴几张,刚贴上就被撕掉。之后我又欲到餐厅吃饭,很多国保和公安在门口组成人墙,挡住不让进去。我说我到哪吃饭去?他们说你只要不进校园,到哪吃饭我们都可以用车送你。最后我和朋友坐上他们的车,到洪家楼一个饭店去吃饭,吃完饭把我的朋友送回家,然后回来。
   
   下午外地一位朋友来声援我的选举,我们商量不妨利用晚饭时间去餐厅会见选民、散发名片和传单。公安处六点下班,趁两个看守去吃饭,我们突然去了餐厅,他们毫无准备。我们在餐厅里活动,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利用早晚时间进餐厅演讲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给大学生分发选举名片
   
   附:
   
   选战“夜袭”获胜
   
   选战中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国保和公安。我们原定每天中午在校园大餐厅门前会见学生、回答问题,结果,来了三十多个便衣堵在校门口,死活不让我们进去,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几天争夺后损耗我方的体力。国保用“劳教”、“拘留”等威胁我校外的朋友,制造恐慌,朋友们的资料早已被国保全面掌握,他们每每次校门都会受到阻挡,回家后还要受国保盘查警告,这必定影响士气。
   
   今天下午,外地朋友王译过来看我,于是我们决定搞一次夜“袭”,当局有上下班制,下午六点后是个空当,我们三人轻装上阵,人不知鬼不觉地进了餐厅。我踏上座椅发表演说,重点是用我的亲身经历揭露校方打压、国保干扰选举的内幕,宣讲理念,随后散发选举名片,回答有关问题。多数同学专心致志地听我讲话,有同学还提出一些问题,也有的同学留下了电话号码。有的同学明确表示:“我支持你、我顶你!”
   
   我走遍了这个能容纳上万人吃饭的四层餐厅。散发选举名片时,也有同学不敢接,显得害怕。还有一个同学接了我的名片,悄悄对我说:“我上次接了你的名片,结果被领导找,很可怕,你还是不要发给我们班的同学吧。”
   这次夜“袭”,我们方面出动了仅两三人,毫发无伤,在学生中造成了相当影响,收获不小,可以说是一次胜利。最后当我们在负一层餐厅吃完饭准备离开时,山大公安跟了过来,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早晨进餐厅与大学生交谈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早晨进餐厅
   
   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选举日记
   
   选战黎明
   
   我今天凌晨两点多钟醒来,想到应该在今天一早,在当局还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去一次餐厅,发表演讲、散发名片。我和王译一起到达餐厅时大约七点二十分,上课的同学正在吃饭,我就匆匆忙忙地介绍了自己,然后开始派发名片。这时同学陆续来到餐厅,我在门口发名片,直到上第一节课的同学走光,剩下的同学就我讨论一些问题。八点二十分,公安接到汇报来到现场,我大声和学生讲:这就是山大的公安,就是这些人,每天中午堵住餐厅不让我进门。同学们把注意力都转移到公安身上,他们只得不做声地坐在远处,看我给同学们演讲、和不急着上课的同学讨论问题。
   
   到九点钟左右我们才离开餐厅,我在前头先离开,没想到和外地来的朋友王译走散了。后来听她说,因找不到我又不熟悉路线,她在校园里转悠,被跟着的公安赶出了学校大门,并对门口的校警说:“记住她,以后不要放她进来。”看来只要冲破公安的重围进入餐厅,给同学演讲,走到学生群体中,就会自然受到保护。因为公安们怕学生,一旦引起学生公愤,他们要承担无法预料的后果。餐厅里学生密集,大学生成了我们的保护伞,只要进到餐厅里就有了安全感。
   
   中午我们三人刚下楼,就发现下面大约有十几个便衣堵住路口。我走过去对他们说:“你们又上班了,公安处长都来了。”他们都笑了,随后他们说:“怎么样,今天还进校园吗?110都来了,你是进校园还是进派出所?”我看到那边有一辆110警车,旁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我走过去对他们说:“你们带传唤证了吗,如果有传唤证我马上跟你走。”他们只笑不说话,后来说:“我们不是来传唤你的。” 公安是在用“传唤”吓唬人。
   
   接着一个警察开始盘问王译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王译反问:“请问你的身份是……”他说是公安,王译接着问:“我和孙老师是朋友,来投靠亲友,公安也要盘查吗?”公安说这是学校的地盘,所以要盘查。我们说:“你们连警服都不穿,怎么有资格盘查我们?”
   
   王译受到公安警告,看来他们很快把消息传到了河南,昨天下午河南国保给她打了电话,为防意外,她下午只得离开济南。前两天我们利用公安一早一晚吃饭的时间去餐厅散发宣传品、发表演讲,可以说是“偷袭”作战。
   
   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选举日记
   
   编发《选举实报》
   
   我的宣传海报被撕,竞选展板被抢,我只得到餐厅演讲,散发传单。我想何不把关于我参选情况的报道编成一份《选举实报》呢,于是我在12月6日接受朋友的建议编出了《选举实报》第一期,把我网上发表的、张贴过的文章和报道编印成一份《选举实报》,每次印一千多份,到食堂散发。《选举实报》一共印了四期,分别是12月6日、8日、16日、18日。
   
   今天一早我只得单独前往餐厅,外边温度很低,还飘着雪花,我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帽子,把脸遮住,本想以这种方式躲过公安,但他们已经提高警惕,我出门时还是被他们看到。他们问我到哪去,我说出去一下,说话间我就骑着自行车飞奔餐厅而去,公安因为天冷发动汽车太慢,只得跟在我后头狂奔。我先赶到餐厅,他气喘吁吁地从后边赶来,身上都着冒汗,当他来到餐厅时我已到学生中间。这个餐厅很大,上下有五层,每个餐厅都有几百人,我只要到学生中间,不管演讲还是散发传单,公安和国保在学生食堂内都不敢轻举妄动,讲道理又讲不过我,动粗会引起学生公愤,所以学生的餐厅就成了我的保护伞、安全地。在这里我可以和学生交谈,可以发表演说、散发传单,公安只要出来干涉,我就会大声斥责,让他们陷入孤立。几次交锋下来,他们只得躲在餐厅角落里,看着我和学生们交流。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每天一早一晚我都会到学生餐厅,早上八点以前公安处多数工作人员尚未上班,晚上六点以后他们已下班回家,虽然有人对我二十四小时值班监控,但他们两个人也很难对付我,一早一晚就是属于我的时间了,餐厅成了我的天地。
   这几天每天中午校门口都有公安堵我,不准进校门,但可以用车送我到其它地方吃饭,我正好可以利用公安的车出去采购、接送朋友。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选举实报第一、二期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选举实报第三、四期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在餐厅散发实报讨论问题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在餐厅与同学讨论选举散发实报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在餐厅与大学生讨论问题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这位大学生说他要投我一票我表示感谢
   
   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选举日记
   
   公安建议送我去青岛旅游
   
   今天校公安处的人建议我和家人一起去青岛旅游,放松一下,路费和住宿都由公家支付,被我婉言拒绝。历史系阎钢老师从12月4日开始来帮我做一些资料整理工作,他已经退休,空余时间比较多。但三天后派出所五个民警到他家中,威胁他,警告他不要再帮助孙文广,尽管他据理力争,最后还是决定不能再来帮我了。外边很多朋友,凡来帮助我的都被国保谈话,威胁他们,让他们不要再到山大来,有的人到了山大就被挡在校门外。所以进入十二月,我的竞选活动基本是单兵作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