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東西沒說出來]
盛雪文集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亚衣:“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
·盛雪获加拿大少数族裔新闻记者奖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RFA:有人冒名盛雪挑拨海外民运
·表里俱澄澈 肝胆皆冰雪
·海外华人(女记者盛雪女士) 梦回故乡
·《TAXI》首演(图) 六.四悲惨往事呈现舞台
·陈奎德:剑气箫心
·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入港被拒民运人士盛雪 指北京违背奥运精神
·64二十一周年——這是一代人的悲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東西沒說出來


   《明鏡月刊》黃舒心
   
     中國政府承諾在賴昌星被遣返後,不判處死刑、不施酷刑,也允許加拿大人員探監及參觀聆訊。曾對賴昌星進行百多小時訪問的《遠華案黑幕》作者盛雪在接受《明鏡月刊》專訪時表示,中國特殊的體制,令中方對賴昌星案的承諾沒有太大的司法效用,只能說有一定期限的權力效用,可保證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動賴昌星。不論如何,在賴昌星這名“主犯”被遣返之前,中國已處死8名“從犯”,如今“主犯”卻暫時得到免死金牌,中國的司法正義與司法獨立,都是中方無法自圓其說的問題。
   

     盛雪為加拿大作家、時事評論員、記者,曾多次獲得加拿大主流社會全國新聞和寫作獎項,1999年賴昌星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後,盛雪開始深入調查此“中國第一大案”。賴昌星外,盛雪也對死刑犯家屬、律師、“420專案組”成員、紅樓服務員、專家學者等進行採訪,2001年盛雪所著《遠華案黑幕》一書由明鏡出版社出版,至今仍為瞭解遠華案的重要參考著作。盛雪另著有《覓雪魂》、《敵對抒情》。
   
     以下為明鏡對盛雪的採訪:
   
     中方在一段時期內會保障賴昌星安全
   
     明鏡:賴昌星的案子經歷了12年,現在有了結果,这純粹是因为賴昌星在加拿大的司法程序走完,加拿大也相信中國作出的承諾?或者是有其他政治、外交上的原因?
   
     盛雪:賴昌星的司法程序走完是一個因素。賴昌星於1999年8月從香港到加拿大,2000年6月申報難民,2001年7月3日難民案開始審理,加拿大移民及難民局委員會在2002年6月拒絕賴昌星的難民申請。其後的9年,賴昌星經歷上訴、駁回上訴、進入遣返程序、要求進入遣返前的風險評估、司法複核、要求暫緩遣返等一系列環節,直至2011年7月21日,才走到司法環節的最後一步。照理說,如果賴昌星的律師堅持繼續上訴,並非不可行,但律師已表明不再上訴,因此法律程序已到終點。
   
     中國官方和中國老百姓,特別是華人社會,有一個極大的誤解,他們不知道如何把政府、政權、黨派和獨立的司法體系分開。過去12年間,中國官方和官媒曾無數次說:賴昌星馬上要被遣返了!甚至一些所謂的專家,比如一位司法專家楊誠(註:澳門聖若瑟大學國際法講座教授)多次公開預測賴昌星幾月幾日會被遣返回中國。我相信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很多华人,不知道加拿大的政府不能干預司法,如果試圖干預,一定會出大亂子,因為社會各方面的法律、架構已經完全定型。
   
     明鏡:您認為加拿大的司法不受任何政治、經濟壓力左右。所以是否也不認同“許多貪官攜帶鉅款潛逃加拿大,反而對加拿大有利,因此加拿大政府只是以司法獨立作藉口,實際上拖延賴昌星遣返”的說法?
   
     盛雪:我相信加拿大政府一直想遣返賴昌星。你想想,把他硬留在加拿大,對加拿大有什麼好處?況日持久的法律訴訟,對加拿大來說也是很大的經濟負擔。賴昌星的難民審訊是由獨立的難民裁決委員會進行聆訊後,交由加拿大移民部起訴,所以賴昌星之後的對手是加拿大移民部。當司法程序走到盡頭,加拿大政府可以立即採取行政手段,進入遣返程序。
   
     但中國官方長期以來也給加拿大施加壓力。從2000年賴昌星在加拿大申報難民開始,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就表示,不判賴昌星死刑,要求加拿大將賴昌星遣返回國。過去幾年裡,這樣的壓力從未間斷。如今中方再次作出承諾,不酷刑虐待也不判死刑,外加兩個重大的讓步:公開審理賴昌星案,加拿大可派觀察員出席,以及允許加拿大官員定期到獄中探視賴昌星,尤以後者更是史無前例。賴昌星沒有加拿大公民身份,他完全是持中國護照的中國公民,中國政府有充足的理由拒絕加拿大提出的要求,所以,中國方面的做法幾乎等於允許加拿大干涉中國主權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東西沒說出來

   
   
     明鏡:加拿大有什麼理由如此關心賴昌星回中國後的情況?主要還是人權問題?
   
     盛雪:加拿大法律不允許把人遣返到可能面臨死刑判決或酷刑虐待的地方。賴昌星的案件已是國際知名大案,引起整個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也是加拿大持續12年的熱點新聞。審理過程中,賴昌星的律師無數次提出,如果賴昌星遭遣返後,可能遭受死刑或酷刑,所以,加拿大不得不一再要求中方作出正式承諾;同時採取新手段,確保賴昌星的人身安全。
   
     明鏡:您覺得賴昌星在中國是否會得到公正的審判?中國政府會遵守對加拿大作出的承諾嗎?
   
     盛雪:我相信這些被中國採納的要求,都將直接影響賴昌星在中國的處境。在一段時期內,中國政府會保障他的安全,也保證他不會受到非常明顯的酷刑虐待。賴昌星案已成為中國的形象工程,他的處境將是一個櫥窗,而中國政府搞形象工程和櫥窗設計相當在行,因此,短期內沒必要動賴昌星,而讓自己在國際上失信。
   
     明鏡:1999年負責遠華案的“420專案調查組”成立,調查了600多人,起訴300多人,21個人被判死刑或死緩,其中8人已被處決,遠華案的調查已結束,除了賴昌星以外,其他人的審判已完成,如今賴昌星被遣返,會對此案掀起什麼樣的波瀾嗎?
   
     盛雪:中國政府在這個案子上沒有出路,這完全是一筆爛賬,不管怎樣對待賴昌星,都沒辦法自圓其說。遠華走私案1999年爆發,賴昌星被控走私逃稅800多億人民幣。在那樣的年代,這筆錢絕不是一、两年能積聚起來的,賴昌星的生意做了20年,為什麼1999年一揭出來,就是一個驚天大案?難道過去20年間,中國政府部門、監察機構都不作為?
   
     賴昌星的確建構了一個上至江澤民、朱鎔基,下至各省市人員的龐大人際關係網。如果不是這個關係網給他提供了保護、方便,與之共謀,賴昌星能發家到這種程度嗎?
   
     1999年事情爆發後,中國政府迅速成立了“420專案組”,前後有將近3000人處理此案,受查者裡則有多人自殺。賴昌星的大哥賴水強被判7年徒刑,按理說,7年不是一個絕望的數字,但賴水強與遠華的一名會計師都在獄中原因不明地死亡,政府未提供驗屍報告,也沒給說法。
   
     而賴昌星是本案的“主案犯”。今天如果中國政府如它所承諾的,不判賴昌星死刑,那21名被判死刑的“從案犯”,包括8名已經被執行槍決的,是不是很冤枉?司法正義存在嗎?如果賴昌星回中國被判死刑,那中國政府做出的承諾就是無稽之談。
   
     此外,不管作出承諾的人是朱鎔基或胡錦濤,都因為中國特殊的體制,使得承諾本身沒有太大的司法效用,只有一定期限的權力效用而已。舉例來說,如果朱鎔基做了不判賴昌星死刑的承諾,朱鎔基下台後,他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保證了;就算是胡錦濤做出承諾,他有一天也會下台。所以出於政治上的考量,只能說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動賴昌星。
   
     雖然可以說,這樣的承諾是由中國法院、檢察院所做出,但中國的司法能獨立嗎?中紀委都是共產黨高官組成,还不都是黨說了算?所以中共在遠華案和賴昌星案上,完全陷入無法自圓其說、無法理出清晰頭緒的境地。
   
     明鏡:在一定時間內,賴昌星應有人身安全的保障,那長期來說呢?
   
     盛雪:長期來看,中國政局非常不穩定。今年以來,要求民主化、司法獨立、開放言論和媒體的呼聲越來越高漲,中國社會的變革,肯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賴昌星案。比如一旦社會體制開始轉型,原來中國領導人作出的承諾還算數嗎?在司法獨立的過程中,也有很多問題得重新檢視,都會為賴昌星案帶來變數。我們持續將這台跌宕起伏的戲看下去吧。
   
     中國經濟改革是條血淋淋的道路
   
     明鏡:賴昌星曾坦承自己鑽了法律和海關法的漏洞,但他也說“做生意就是這樣”。您覺得確實當時有“做生意潛規則”?此外,比起賴昌星的作為,您似乎更重視此案背後的權力鬥爭?
   
     盛雪:我在《遠華案黑幕》的後記中特別說明了,我還在中國時,曾參與創辦過兩本經濟和企業管理方面的雜誌,給了我相當多的啟發。中國30年的經濟改革,是在一黨專政的控制下進行的,完全是依據政治權力鬥爭和共產黨高層的利益來調整,目的都是讓自己在經濟改革中首先獲利;所以,經濟改革的過程充滿了血腥不公,是用無數人的生命鋪出的一條血淋淋道路,通向的則是共產黨的權力核心。賴昌星是這條道路上的一顆石子,只是這顆石子比較大而已。
   
     賴昌星是福建晉江的農民,上過兩年小學。他能成為呼風喚雨的首富,如果不是共產黨龐大的關係網作為一張互惠互利的共犯網、提供機會,他就不可能走到這裡。中國很多經濟問題都是通過政治權力的鬥爭才浮出水面,遠華案就是一個非常有中國特色的案件,深深將高層權力鬥爭捲入其中。
   
     明鏡:中國把捉拿賴昌星當成反貪腐的宣傳。賴昌星扮演的是行賄者的角色,許多人相信遠華案中仍有收賄的官員沒受處分,賴昌星只是這場反貪行動中被抓出來祭旗的,您怎麼看?
   
     盛雪:這要理解起來非常簡單。如果按照審理遠華案的標準,李鵬家族是否都是貪官?朱鎔基的子女是否都是貪官?按此標準,今天中共核心官員的家屬全都是貪官,而賴昌星偏偏不是貪官,他沒有官職,他確實利用了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政策漏洞,他的經營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合法的,但若說打擊賴昌星可彰顯中國打擊貪官的力度,那完全是無稽之談。
   
     明鏡:您覺得怎樣做才能真正的打擊貪腐?現在貪官打不到,尤其是高官動不了,是因為中紀委不敢打?
   
     盛雪:貪官打不到,因為他們自己就是貪官,打什麼呢?中國的貪腐問題如果不能經過政治體制改革,讓中國進入民主體制,那麼這個問題不但永遠不可能解決,還會越來越嚴重。中國《刑法》規定,個人貪污受賄數額在10萬以上,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以死刑,用這個標準,現在有多少貪官要被判死刑了?比起剛開始搞改革開放時,現在的貪腐程度豈不嚴重千萬倍?如今幾乎所有官宦子女都在海外,他們在掏空中國後,卻為自己和家人取得人身安全的保障。
   
     明鏡:中國官員因貪腐落馬時,往往見到百姓拍手稱快,但廈門當地的百姓至今對賴昌星的評價仍舊挺不錯的。
   
     盛雪:賴昌星在發家致富的過程中,還不忘回報鄉里、搞慈善事業、捐助教育,反過來看看這些手中掌握權力的官宦,直接壓榨百姓獲取利潤,不知道比賴昌星惡劣多少倍?
   
     明鏡:我們也見到不少所謂的中國優秀企業家,最後卻變成中國的重大經濟犯,這是什麼原因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