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生存与超越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

   利外

    2012-04-15 http://blog.creaders.net/liwai/user_blog_diary.php?did=109419

   一,为什么说是狠打?

   按中国政治社会文化的传统伦理,刑不上大夫;20多年来诸位中共大佬间形成的默契,刑不上政治局常委。薄虽只是政治局委员,不是常委,但按薄的出身和影响力,应该不至于落到二陈的下场。中国文化讲究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要看主人。薄斗败后本来有上中下三种可能的结局:1,18大后卸下政治局委员,给闲职,做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2,政治局委员做到18大,无职退休;3,秦城监狱。

   本来3是最坏结局,也是很多人认为最不可能的结局,但按现在最新公布的说法,很明显是要给薄最坏的结局,所以说是狠打。

   二,是大戏将落幕吗?

   收拾二陈,只是江三表与胡和谐当初为了立威和巩固权力,最多再加上为己方多谋取一个重要岗位和常委的职位。如果打薄是同二陈相似的情形,那可以说至此大戏即将落幕了,因为按现在的最新情况,薄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

   但是,打薄和二陈有两点明显不同,其一,正常情况下,胡温即将谢幕,没有最后时段再为自己立威的需要。其二,如果是为己方多谋取一个常委的职位,给薄第二种结局就已足够,既符合中国政治社会文化的传统伦理,也符合打薄之前近10年的时间里胡温展现出来的性格。

   薄公子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能量比二陈可大多了。和谐不折腾,胡温怎么会在到站下船之际冒着翻船落水的风险惊涛骇浪地折腾起来?有悖常理。

   说得出口摆得上台面的理由,包括权力斗争和路线斗争,即薄挑战中央权威和有复辟文革的危险。打掉薄熙来,是为了18大的顺利召开和权力的平稳交接,是为了邓二猫治国路线的延续,避免左派上台重蹈文革覆辙。

   其实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不能说的和说不出口摆不上台面的原因。实际上,让薄入常,18大的召开会比现在顺利,权力的交接会比现在平稳,18大之前肯定没有这么惊天动地的剧情,但对现任和继任正副导演来说,也会因此埋下不定时炸弹,后患无穷。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先拆弹的好。

   所以,打掉薄熙来,背景比收拾二陈复杂得多。

   而且,正因为薄的能量大,既打就要狠打,一定要打成死狗,不能留有任何咸鱼翻身的机会。

   道不同不相与谋。毛对邓网开一面,留下小命保留党籍,结果如何?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的教训不能不牢记呀。(这一段话俺是替别人说的哈)

    三,还是变局才开始?

   变局有两种, 一好一坏:

   第一,是为政改铺路。

   政治稳定,经济繁荣,GDP世界第二,盛世的口号喊了多年了,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的领导权力分配和传承有了平和有序的方式。这次狠打薄熙来后从上至下从地方到军队的站队表态效忠说明,政治稳定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政治还是要靠枪杆子维稳。

   我是推崇中国成为法治国家的(不是法制,观点见拙文《中国的老百姓该信什么?》),按有些人的观点我应该被归类于右派(其实我以前本来没有所谓左右的概念),但正是因为推崇法治,所以,我在这一点上与很多人有共识:打掉“文革余孽”薄熙来用的是地地道道的文革手法,甚至用上了毛太祖时代党员、军队领导干部站队表态效忠的大力丸。

   如果打掉薄熙来,是为政治体制改革祭旗,是为从此走向民主法治开路,那我同意以专制反专制,用文革手法收拾“文革余孽”。其实,薄到底是不是“文革余孽”贪腐分子都不重要,正如同文强到底是不是贪官污吏和黑社会保护伞并不重要、薄公子只是需要用他的人头来为自己的入常之路祭旗一样。

   温在记者会上“文革余孽”和重庆市委市政府必须反思的说词成了各大媒体的焦点,有一句重磅炸弹很多人却忽略了:“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如果是为此目的,那现在打掉薄熙来绝不是大戏将落幕,而是变局才开始,更震撼的剧情还在后面。

   以前有不少人指责温空谈政改,却不谈怎么改,这其实比较幼稚。改不改众大佬们还没同意呢,何谈怎么改?即使谈也不能公开谈哪。“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是温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到政改内容。

   问题是,胡温执政近10年,温喊政改喊了多次,只打雷不下雨;政令不出中南海,胡哥变成了胡公公,怎么可能在任期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胡温忽然勃起来了?

   套用李宁的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3.15之前,甚至4.10之前,有几个人想象得到他们能把薄熙来打翻在地再踏上几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胡温为什么熬到现在才出手?1,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再不出手没机会了。以前没有100%胜算的事情不敢干,现在有80%就干了。2,这么多年下来,势力布局搞得差不多了,可以放手一搏了。3,江三表身体不行了。

   别忘了,从49岁作王储任政治局常委,到现在胡已经隐忍20年了!

   到底会不会启动政改肯定要等到18大甚至以后3年的时间里才能见分晓。

   不过,在这里我先给像我一样曾经对政改抱有热切期望的诸位泼两瓢冷水:1,即使启动政改,最多就是党内民主。司法独立、三权分立、多党竞争甚至军队国家化等等都不用想。2,政改成功, 就要把权贵们按现有法律定义非法攫取的海量财富合法化——黑钱洗白之后,既往不咎,到时候权贵们再抢钱时按新的游戏规则来玩。权贵们大快朵颐,屁民们能讨 食残渣剩羹;权贵们抢屁民的钱时不再这么血腥残暴赤裸裸,屁民们反抗时不再会赔上小命,这就是和谐社会了——地球上都差不多。

   第二,是乱局才开始。

   20多 年来执行邓二猫理论,“发展才是硬道理”,经改政不改,唯经济发展为上,不算社会成本道德成本不计资源代价环境代价;江三表思想更把邓二猫理论发展到登峰 造极,权贵资本家黑社会做为先进生产力纷纷成了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胡温上台之初提出“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相信他们是看到了前任政策造成的问题而对 症下药有针对性地开出的药方。不说他们心怀屁民为屁民谋幸福,就是为中共的长治久安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胡温10年下来,旧有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和谐变成了维稳。这有两种解释:1,本来那口号就是忽悠屁民欺骗百姓的,或者说屁民理解的和谐与朝廷定义的和谐不是一个概念。2,胡温确实想做,但有心无力。9个常委6个都不是和自己一拨儿的,执政理念怎么贯彻?

   花点儿小钱买和谐相对容易,取消农业税、覆盖城乡的医疗保险养老统筹等等胡温做了,但“科学发展”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直接关系到利益集团的敛财途径,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不管两种原因的哪一种,结果就是权力致富导致的贫富悬殊社会不公道德沦丧愈演愈烈,社会不满与日俱增,这也是除了自身能力和资源之外,薄能成气候的最重要的社会背景。胡温治标——打掉薄之后要做的是治本——真正启动政改约束权力贪腐缓解社会矛盾。

   如果事实再一次残酷地证明,是我等善良幼稚的屁民自作多情妄揣上意,根本没有政改这回事,此次狠打薄熙来只是又一次权力斗争或者所谓的路线之争;或者胡温真有政改之心,但阻力太大连党内民主也不能启动,那打薄一役不但不是大戏将落幕,更不是变局才开始,而是乱局才开始。

   因 为:一方面,如果不是为政改只是权斗和路线之争,连薄这样贵为政治局委员、响当当的红二代太子党都可以如此狠打,那以后还有谁不可以打?打多狠也都可以, 以后的宫廷权斗只会更黑暗更残暴;另一方面,如果胡温是为政改如此大动干戈都不能使中国政治前进哪怕一小步,那也就不需要对良性政改再抱希望了,等着恶性 革命吧。

   当然,这是我等远隔太平洋遥望这场政治龙卷风的善良屁民不愿意看到的。

   为 诸位大佬的荣辱沉浮和人身安全计,也为屁民百姓的柴米油盐生活福祉计,衷心希望“我们这儿”上至大佬下至屁民早日抛弃成王败寇的落后腐朽的封建政治文化、 接纳现代民主政治文明:权斗成功者荣登宝座,失败者认赌服输,该干嘛干嘛去。屁民们也不要随着成功主政者的舆论指挥棒起舞欢呼激动,至少应该明白:成功者 不是伟光正,失败者也不是天生的贪腐分子大坏蛋,二者都是人,都不是圣人。

   衷心祝福,这场政治龙卷风,是中国变局的开始,而不是乱局的开锣。

   最后,用一位大学时就到中国学中文、在美国读研究生、常驻中国多年、见证了最近20多年来中国经济发展、通晓中英美历史、对中国饱含感情的英国记者齐福德(Bob Gifford)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世界上有任何人民更应该得到成功、更应该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看到、感受到西方世界认为理所当然的繁荣与自由?除了中国,我不认为有其他人民更应该得到。

   中国人民已受苦受难太久太久了。。。。。。

(2012/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