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生存与超越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zt]薄熙来、王立军治理下的重庆——一位重庆人的话(2012/04)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zt]吴英集团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201204)
·[zt]十八大后经济面临历史巨变——对十四大以来经济制度与政策的思(201210)
·[zt]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
·[ZT]春节观感:十字路口的中国 (2013/02/17)
·[zt]三大争议困扰 温家宝悲剧根源所在
·[zt]孙立平:散论重庆模式(201305)
·[zt]中国社会普遍蔓延绝望感(201305)
·[zt]《中县干部》:北大博士论文揭密基层官场十四种生态(201306)
·[zt]犀利公:中国将来可能比晚清还不堪(201309)
·[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zt]中国哪里还有“净土”?(201309)
·[zt]薄熙來審判不公不合法的八點說明(201309)
·[zt]死刑面前并非人人平等(201309)
·[zt]是谁害死了夏俊峰和申凯(201309)
·[zt]沈阳夏俊峰死刑复核案辩护词(201309)
·[zt]深圳富士康卖淫“厂妹”再调查(201310)
·[zt]关于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若干共识(牛津共识)
·[zt]一个共和国公民的困惑——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万言书(201310)
·[zt]中國現在有哪七種反對力量?(201311)
·[zt]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201311)
·[zt]2013中国精彩微博选(201401)
·许志永: 为了自由•公义•爱-我的法庭陈词
·侯欣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做的太少
·[zt]对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罪一审判决的法律意见
·[zt]高处不胜寒——对习近平的感想(201401)
·[zt]中国官员淫乱洪流冲垮社会人性底线(201401)
·[zt]为什么来北上广深打拼?(201402)
·[zt]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黑犯罪内幕揭秘(201402)
·[zt]任志强是中国社会腐败堕落的集中体现(201403)
·[zt]中国涉黑组织成员不下百万人(201404)
·[zt]2014年“海天盛筵”照常举办(201404)
·[zt]中国年轻女性如何沦陷(201404)
·[zt]宋林的悲剧不破局会层出不穷(201405)
·[zt]727万大学生毕业为何就业难?(201405)
·[zt]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201407)
·谣言四则(201407 )
·[zt]关于郭美美事件的两则评论(201408)
·[zt]中国地震死亡人数较多的真正原因(201408)
·[zt]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201408)
·[zt]中国媒体沦为“黑社会”陷权钱交易桎梏(2014 09)
·[zt]再见伊力哈木(2014 09)
·[zt]香港一位立法委员所写香港问题分析(2014 10)
·[zt]一个非典型性贪官的人生素描(2014 10)
·[zt]党国封杀方舟子的三个原因(2014 10)
·[zt]中国经济未来20年的20大趋势(2014 11)
·对外向型经济转型的思考 (2015 01)
·[zt]遇见2015:风雨之年(2015 04)
·[zt]中国式雾霾:你想不到的重要原因(2015 04)
·[zt]中国爆红“大师”释永信王林都是啥玩意? (2015 08)
·[zt]为什么各种重大安全事故频繁爆发?(2015 08)
·[zt]兄弟规则:中国的饭局、性交易与生意潜规则(2016 02)
·[zt]空姐谈中日乘客:巨大的素质差距(2016 02)
·[zt]失业潮--3亿饥饿流民席卷中国的场景或许不远!(2016 03)
·[zt]我们很快就会见证历史(201603)
·[zt]悬崖上的中国楼市 (2016 04)
·[zt]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2016 04)
·[zt]谁让全民成了牺牲品?(2016 05)
·[zt]瓷器村食堂的故事(2016 05)
·[zt]从出租车暴力谈底层的逻辑(2016 06)
·[zt]房地产开发商说出了真相(2016 07)
·[zt]改革难在触动政府利益 危机会不断出现(2016 07)
·[zt]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2016 07)
·[zt]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2016 07)
·[zt]中国海洋权益争端漫谈(2016 07)
·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与预测 (201610)
·[zt]我们今天如何评价朱镕基?(201611)
·[zt]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201611)
·[zt]为什么说医改是失败的!(2017 02)
·丁酉年中国房市狂想曲[2017 03]
时评(国际)
·听“歪歪”老师讲“邪门歪道”(2003)
·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2003)
·全球化的困境与可能的前景(2005)
·美国政府的财政机制及其可能的前景(2007/06)
·美国的次级按揭危机与2008年的两场战争(2007/09)
·处于行为取向转变中的美国--从美国的道德困境看未来走向(2007/06)
·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列出的美国走向金融灾难12步(2008/02)
·2008年之后美国会怎样拯救自己?(2008/03)
·[转贴]下一场风暴6月开始(2008/04)
·[转贴]美元与信贷危机(2008/04)
·[转贴]中国投资美房债巨亏被质疑(2008/07)
·[转贴]金融危机本质:美国过度消费和中国生产过剩(2008/09)
·[转贴]全球经济滞胀的可能性大于通缩(2008/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香港“死掉”的困境 信源:李铁博客|编辑:2012-04-01|

    如何在经济社会发展上突破地产财阀的合围,靠金融等高端服务业和创意产业的崛起实现可持续的经济转型,是解决香港诸多问题的出路所在。

   说起香港人的特质,很多人都会用到“务实”这个词。确实,很长时期以来,香港人在政治方面都不爱搞宏大叙事,务实和理性的风格甚至使他们对政治和群体表达相对冷漠。这一点,从这座城市的报摊就可以看出来:这座城市几乎没有一本像样的时政杂志,娱乐八卦周刊毫无疑问才是杂志的中坚。香港人几十年来习惯了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与家庭,激烈的群体表达似乎与香港人无缘。大学教授们,也都倾向于做一个知识份子而不是意见领袖。

   但情况在这些年显然已经发生了变化,香港似乎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激烈排外情绪的出现、在没有多少实在证据的情况下就发动一轮轮的“反贪大游行”、以及屡屡出现的对司法权威的质疑,都让人们感受到,一股戾气开始在这座城市升腾。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些现象的出现,并非是因为这些事件本身,而往往有其更深刻的社会经济背景。我们只有了解香港今天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困境,才能明白为何“This city is dying(这城市快死掉了)” 会在过去一年成为城中热话。

   吸“自由行”上瘾,香港经济模式的困境

   香港是一个税基狭窄的外向型经济体,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利得税、薪俸税、地价收入和投资收益。现今的香港政府,与物业相关的税收亦接近两成,其比例远远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在1996-2006的十年间,政府卖地和投资收益共占政府总收入的39.6%;在过去两年,政府的卖地收入更是分别超过了600亿和800亿港元,以政府年度总收入为2000多亿计算,约占三成。

   学者们普遍认为,这种土地和房地产财政既缺乏稳定性,更存在结构性问题。但与此同时,政府的大部分支出都用于教育、卫生和社会福利,随着人口结构的改变(主要是新移民的涌入)以及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这一部分支出的比重只会进一步增大。更加吊诡的是,高地价政策给普通市民造成了沉重负担,而政府又不得不倚赖卖地收入来“派糖”平息民众的怨气,这变成了一种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尽管目前香港仍能以卖地保证库房盈余,其公共财政却隐藏着极大的危机。

   香港政府并非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前任特首董建华时期以来,政府不再安于“积极不干预”的角色,不断尝试主导经济转型,发展新产业,但当“八万五”的房屋政策导致楼价暴跌,代表高科技经济的“数码港”最终沦为地产项目。在经历了连续的赤字预算案和“非典”的打击之后,政府终于决定接受“背靠祖国”的定位,开始大力发展与内地的经贸融合。这便是2004年开始实行的《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其中正包括了内地人熟知的自由行。

   香港学者卢兆兴曾以“大陆化”(mainlandization)来描述香港回归后所经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大陆化”这个词本身已经揭示了,一国两制实行十五年以来,两地间的融合多于疏离,而融合又以香港向大陆的靠拢为主。作为中央对香港的一种经济策略的“大陆化”,恰恰始于CEPA和自由行。

   CEPA对香港经济的影响有多大?根据香港政府工业贸易署的统计,仅仅在2007-2009年,香港的服务企业因CEPA获得的累积业务收益超过500亿港元;而香港根据CEPA设于内地的企业在此期间获得约1985亿港元的收益。而自由行方面,专业人士估计,以一个百分点失业率代表3.5万人失业计算,自由行和CEPA大约将香港的失业率拉低近两个百分点。

   当初开通CEPA和自由行的时候,中央和港府都有一种期望,那就是用这种刺激措施使香港经济喘一口气,用以带动金融、专业服务、教育和医疗等产业的服务需求,毕竟这些行业才应该是香港竞争力的核心。然而近十年过去了,有评论认为,零售业的急剧增长“其溢出效应无法到达其他产业”,反而使其他新兴产业难有发展的空间。即使增加了就业,自由行吸纳的主要是大量的低技术劳动力,年轻人投身其中亦难有好的发展前途。因此,自由行的好处除了商铺业主,普通市民几乎享受不到。反而是连锁零售商店的急剧扩张,破坏了香港社会原本的社区结构和消费习惯,其中的损害逐渐浮现,演变成今天港人与内地游客的对立。

   更严重的是,在这十年之中,自由行带来的眼前利益和繁华景象甚为符合港人实用主义的心态,而“背靠祖国”的神话也已经深深植入香港社会的群体意识之中,由于库房连年盈余,政府不仅不再讨论税基狭窄的问题,还以争取到新的中央“惠港措施”为政绩,遑论顾及经济转型。

   直到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曾荫权政府才终于大梦初觉,委任了一个经济机遇委员会,提倡发展知识经济和“六大优势产业”,时至今日仍成效不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无论创意、环保、医疗或是科技等多么先进的现代产业,在香港首先便要克服高地租带来的成本问题,这恰恰又是香港经济的重心和痼疾所在。高昂的地价和生活成本,极大削弱了香港在很多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因此,旧问题仍未解决,而且可能更加恶化了。因为就在这十几年间,无论香港经济和市民生活境遇如何变化,有高地价护航的大地产商却始终旱涝保收,以回归前就已积累下的雄厚土地储备和资产为基础,在回归后几乎不受节制的环境里迅速发展成为超级寡头,不仅巩固了原先不合理的经济结构,阻碍了自由竞争,更加剧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根据香港社联的统计,2010年香港录得十年以来最多的贫穷人口数量以及最高的贫穷率,而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更发表报告指出,香港是全亚洲贫富最悬殊的城市。

   地产财阀的合围

   2010年,一位前地产商私人助理潘慧娴女士撰写的《地产霸权》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泛关注。《地产霸权》所依据的,除了公开的经济数据,便是十几年来港人无比熟悉的大小事件,但串联在一起,便组成了一幅触目惊心的超级寡头垄断经济与民生命脉的景象。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主要的四家地产商就已经控制了香港55%的的房地产市场,如今新的地产商已经极难进入这个市场。而大地产商凭借地产事业获取的暴利,进而收购拥有大量土地的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机构,享受这些廉价地皮的同时也因公共服务的专营权和垄断地位获取稳定可观的利润。今天香港的公共交通、煤气、电力以及超级市场等,无一不由大地产商所控制。

   受此书启发,一位名叫庞一鸣的香港青年开始身体力行一个“一年不帮衬地产商”的计划,然而,这项计划殊为艰难。纵使他不搭乘公共巴士,不去连锁超市,不去连锁快餐店,不去大商场里的电影院,不装上网宽频,他也无法不用电,不坐渡海小轮或是地铁。

   电力公司和小轮也都属于大地产商所有,而港铁本身就是一个地产商。今天,香港人的衣食住行已被全部纳入地产商强大的网络之内,民众在无法负担房价的同时,更发现当公共服务加价时,他们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高度垄断之下,各个领域的公平竞争渐渐不复存在。政府的放任无疑助长了跨行业垄断的加剧。早在1993年的殖民地时代,立法局已经开始讨论公平竞争政策,但在回归之后的头十几年里,特区政府一直反对订立适用于所有行业的公平竞争法,而只愿意对电讯和广播业进行反垄断监管;直至2008年,政府才终于发表竞争立法建议的咨询文件。这条法例原计划应在2008-2009立法年度内通过,但至今仍在讨论之中。

   在这十几年香港大学所作的历次民调中,香港社会“公平”指标得到的评分,长期在各项指标评分中包尾,远远落后于自由、文明、治安、廉洁、繁荣以及法治等指标;2011年12月公布的民调显示,若要在“繁荣、廉洁、公平、自由或福利社会”中做出选择,最多港人选择的是“公平社会”,其次才是廉洁和繁荣的社会。反抗各种不公平,拿回自己应得的那份,俨然成了港人的头等目标。

   官员遭遇信任危机

   不少香港人认为,当香港社会逐渐为大地产商的跨行业垄断付出沉重代价时,港府却躲在“积极不干预”和“小政府,大市场”的旧信条后面,以一时的盈余或赤字来判断市况,逃避作为平衡者和仲裁者的责任,放任了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情况恶化。

   持这种看法的港人并非没有依据,比如长期以来,政府不愿主动监管一手楼销售。直至今日,香港地产商在卖楼过程中仍只需进行“自我规管”,故而民间有“街市卖菜呃秤会被海关检控,地产商卖发水楼却不必负责”的愤懑。2011年,政府终于开始就立法规管一手楼销售进行公众咨询,提上日程,但此时政府早已在民众中落下了受制于“地产霸权”的软弱形象,社会不满也自然随之而来。

   除了在面对地产财阀时表现软弱与放任之外,政府为摆脱财赤而进行的公产私有化过程也助长了垄断企业的扩张,使基层市民生活更加艰难。2005年,房屋委员会将旗下遍布各个公共屋邨的180个零售和停车场设施分拆出售给“领汇”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然而接下来的几年,由于领汇以成倍的租金加幅逐渐使小商户绝迹,原本作为公共屋邨配套设施的商场也逐步蜕变为低收入阶层负担不起的连锁商店聚集地。小商户因大幅加租而发起多次抗议,民怨累积之下,这一公营服务私有化的范例可说是相当失败。

   这些做法,包括《公平竞争法》的难产,不但加剧了市场环境的不公平,还损害了政府自身的管治威信,令民众怀疑政府无意改变甚至是助长各种社会不公的现象,从而逐渐不再信任政府。在“不信任”的社会氛围之下,政府官员稍有不慎,便可能瓜田李下,堕入“官商勾结”或是“利益输送”的疑云。

   例如,前地政署署长梁展文曾参与政府和某大地产商补地价的谈判,退休后又加入该地产集团接受高薪厚职,因此数次被立法会传唤解释此事。尽管梁氏并未违反法律,此事却触发了公众对政府官员可能收取“延后利益”的疑虑。

   此次特首曾荫权就因为参加私人宴会、低价乘坐富豪的私人游艇等并未违法的“小事”而引发了轩然大波,就连他本人也连称感到意外:“我承认45年公务经验是我的资产,但也是包袱,有时会令自己有盲点,只相信自己一套,忽视时代转变后,公众期望也跟着改变,对公职人员有更高的要求。”

   言下之意便是,他本人没想到,民众对官员的信任度已经今非昔比。

   今天港人对贪腐问题如此敏感,固然是因为香港人对公务员的廉洁度是“零容忍”,却也不排除港人对政府官员疑虑渐深。香港公务员一向以清廉高效著称,这种不信任不仅对整个公务员体系产生了相当负面的影响,也增加了未来政府推行政策的阻力,更加剧了社会分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