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刘逸明文集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4月17日下午4点左右,一辆装载机开进了云南昭通巧家县老店镇老店村,准备拆村民丁发朝家新修的门窗和阳台。看到镇政府工作人员强拆自己的阳台,丁发朝的妻子刘国珍与拆迁人员吵了起来。在村里帮人干活的丁发朝回到家看到房子被拆,也和镇党委书记陈德顺理论。结果被抓住手脚强行拖上一辆三菱车的后备厢。丁发朝被带到了镇政府后遭到官员殴打,次日凌晨3点多,丁发朝被带回家,身上和肚子剧痛,半个小时后便死亡。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土地价格的飙升,征地、拆迁在全国各地都如火如荼,然而,因在此过程中存在着很大权力寻租空间,所以,各地官员都乐此不疲。在中国,征地、拆迁绝大多数时候都带有强制性,只是强制的程度不同而已。城市里很多小区,在拆迁之前,拆迁方并未与住户商榷,便早早地计划好该拆谁家的房子,该如何拆了。
   
   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国家,官员普遍缺少法制意思,他们非常清楚什么行为违法,但是,因为有权在手,所以完全不顾及法律和舆论,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不惜采取违法和违德的手段剥夺民众的资产。中国民众当中,以顺民居多,所以,即使土地被强征,房屋被强拆,敢于起来反抗的人并不多。那些没有出现抗议的征地、拆迁事件中,并非民众就心甘情愿,很多都是无可奈何才忍气吞声。


   
   当然,这些年当中,民众的公民意识已经有了很大的增强,从维权网、参与网等关注人权的网站所发布的消息来看,维权事件正日益增多,而民众的维权行动也日渐成熟。很多民众在维权的过程中,不再采取过激的行为,而是尽量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行事,并且懂得运用互联网为维权服务。
   
   据媒体报道,中国每年的群体事件数量都在上升,如今已经超过了每年十万起,不难想象的是,在这浩瀚的群体事件当中,因为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所引发的群体事件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因为这方面的统计数据往往都是保守数据,所以,事实上的群体事件数量或许更大。中共当局如今所投入的维稳经费比军方还高,显然与他们对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感受有直接关系。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虽然在经济上并不发达,但拆迁的事情同样是屡见不鲜,而强制拆迁的情况也举不胜举。如今,虽然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不许强制拆迁,但是,在云南以及其它地方,强制拆迁的案例依然是层出不穷。可见,官员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的常态,只要有利可图,地方官员对于各种红头文件和法律法规完全是视若无睹。
   
   据悉,镇政府官员之所以要强拆丁发朝家的阳台,是因为官方认为该阳台属于违规建筑。倘若事实真的如此,官方在强拆前也应该拿出让丁发朝家信服的理由让他家接受拆除,倘若丁发朝家不愿意,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一旦法庭裁决丁发朝家的阳台违建,那么,便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强拆。
   
   从媒体的报道当中,我们看不到官方在强拆丁发朝家阳台前跟丁发朝家有什么协商,即使丁发朝家的阳台真的属于违规建筑,那么,镇政府的强拆行为也是违法的。丁发朝在得知阳台被官方强拆以后回家跟官员们理论,结果竟然遭到官员当场殴打,不仅如此,而且还将他拖进后备箱,带到镇政府去殴打,最后导致了丁发朝的死亡。
   
   丁发朝死后,儿子丁明仓、丁明宝又把丁发朝的遗体送回镇政府讨要说法。4月18日上午,老店村村民得知丁发朝去世的消息后,也自发组织来到镇政府讨要说法。当天下午5点多,不少村民从老店村出发,放着鞭炮前往镇政府给丁发朝举行追悼会。丁发朝的遗体摆放在镇政府的办公大楼内,身上仍然穿着被撕烂的衣服。
   
   现场传来低沉的哀乐声和家属的哭声,老店镇政府办公大楼在当时就像一个灵堂。虽然巧家县的相关领导以及数十名警察正在现场维持秩序,但他们并没有阻止家属的这一行为。显然,在那种气氛下,一旦警方阻止家属以这种方式进行抗议,那么,在家属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流血死人事件发生。
   
   因为此事的影响在当地很大,最终引起了巧家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抗议当天下午,巧家县委经研究决定,停止陈德顺老店镇党委书记职务。县委副书记王刚在群众大会上宣布了上述决定,并代表县委、县政府向死者表示沉重的哀悼,向死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这种反应速度跟其他事件发生后官方的反应速度相比,显然是非常快的。巧家县委、县政府的这种表现值得肯定。
   
   不过,媒体的报道并未披露相关涉案人员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只是说警方和检方正在对案件进行调查。报道此事的不是外地媒体,而是云南当地的《都市时报》,这是令人欣慰的,因为这种消息在以前多半是以异地监督的形式出现,当地媒体往往不敢触及。云南媒体自揭家丑显示征地、拆迁这类消息的敏感度正不断下降,而当地媒体对这类事件的舆论监督已经有了很大的空间。
   
   根据丁发朝死亡的事实结合法律来看,将他殴打致死的官方人士显然涉嫌谋杀,倘若他们并无将丁发朝殴打致死的初衷,那么,至少也是涉嫌故意伤害,而情节是相当严重的。当地警方和检方虽然已经介入调查,但因为当下官官相护的官场生态,没有谁能确定司法机关能够对此事进行公正的调查和处理。在这种情况下,舆论的穷追猛打或许是让此事划上圆满句号的不二法门。
   
   2012年4月19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