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刘逸明文集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4月17日下午4点左右,一辆装载机开进了云南昭通巧家县老店镇老店村,准备拆村民丁发朝家新修的门窗和阳台。看到镇政府工作人员强拆自己的阳台,丁发朝的妻子刘国珍与拆迁人员吵了起来。在村里帮人干活的丁发朝回到家看到房子被拆,也和镇党委书记陈德顺理论。结果被抓住手脚强行拖上一辆三菱车的后备厢。丁发朝被带到了镇政府后遭到官员殴打,次日凌晨3点多,丁发朝被带回家,身上和肚子剧痛,半个小时后便死亡。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土地价格的飙升,征地、拆迁在全国各地都如火如荼,然而,因在此过程中存在着很大权力寻租空间,所以,各地官员都乐此不疲。在中国,征地、拆迁绝大多数时候都带有强制性,只是强制的程度不同而已。城市里很多小区,在拆迁之前,拆迁方并未与住户商榷,便早早地计划好该拆谁家的房子,该如何拆了。
   
   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国家,官员普遍缺少法制意思,他们非常清楚什么行为违法,但是,因为有权在手,所以完全不顾及法律和舆论,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不惜采取违法和违德的手段剥夺民众的资产。中国民众当中,以顺民居多,所以,即使土地被强征,房屋被强拆,敢于起来反抗的人并不多。那些没有出现抗议的征地、拆迁事件中,并非民众就心甘情愿,很多都是无可奈何才忍气吞声。


   
   当然,这些年当中,民众的公民意识已经有了很大的增强,从维权网、参与网等关注人权的网站所发布的消息来看,维权事件正日益增多,而民众的维权行动也日渐成熟。很多民众在维权的过程中,不再采取过激的行为,而是尽量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行事,并且懂得运用互联网为维权服务。
   
   据媒体报道,中国每年的群体事件数量都在上升,如今已经超过了每年十万起,不难想象的是,在这浩瀚的群体事件当中,因为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所引发的群体事件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因为这方面的统计数据往往都是保守数据,所以,事实上的群体事件数量或许更大。中共当局如今所投入的维稳经费比军方还高,显然与他们对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的感受有直接关系。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虽然在经济上并不发达,但拆迁的事情同样是屡见不鲜,而强制拆迁的情况也举不胜举。如今,虽然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不许强制拆迁,但是,在云南以及其它地方,强制拆迁的案例依然是层出不穷。可见,官员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已经成为了中国社会的常态,只要有利可图,地方官员对于各种红头文件和法律法规完全是视若无睹。
   
   据悉,镇政府官员之所以要强拆丁发朝家的阳台,是因为官方认为该阳台属于违规建筑。倘若事实真的如此,官方在强拆前也应该拿出让丁发朝家信服的理由让他家接受拆除,倘若丁发朝家不愿意,可以通过法院来解决,一旦法庭裁决丁发朝家的阳台违建,那么,便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强拆。
   
   从媒体的报道当中,我们看不到官方在强拆丁发朝家阳台前跟丁发朝家有什么协商,即使丁发朝家的阳台真的属于违规建筑,那么,镇政府的强拆行为也是违法的。丁发朝在得知阳台被官方强拆以后回家跟官员们理论,结果竟然遭到官员当场殴打,不仅如此,而且还将他拖进后备箱,带到镇政府去殴打,最后导致了丁发朝的死亡。
   
   丁发朝死后,儿子丁明仓、丁明宝又把丁发朝的遗体送回镇政府讨要说法。4月18日上午,老店村村民得知丁发朝去世的消息后,也自发组织来到镇政府讨要说法。当天下午5点多,不少村民从老店村出发,放着鞭炮前往镇政府给丁发朝举行追悼会。丁发朝的遗体摆放在镇政府的办公大楼内,身上仍然穿着被撕烂的衣服。
   
   现场传来低沉的哀乐声和家属的哭声,老店镇政府办公大楼在当时就像一个灵堂。虽然巧家县的相关领导以及数十名警察正在现场维持秩序,但他们并没有阻止家属的这一行为。显然,在那种气氛下,一旦警方阻止家属以这种方式进行抗议,那么,在家属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流血死人事件发生。
   
   因为此事的影响在当地很大,最终引起了巧家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抗议当天下午,巧家县委经研究决定,停止陈德顺老店镇党委书记职务。县委副书记王刚在群众大会上宣布了上述决定,并代表县委、县政府向死者表示沉重的哀悼,向死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这种反应速度跟其他事件发生后官方的反应速度相比,显然是非常快的。巧家县委、县政府的这种表现值得肯定。
   
   不过,媒体的报道并未披露相关涉案人员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只是说警方和检方正在对案件进行调查。报道此事的不是外地媒体,而是云南当地的《都市时报》,这是令人欣慰的,因为这种消息在以前多半是以异地监督的形式出现,当地媒体往往不敢触及。云南媒体自揭家丑显示征地、拆迁这类消息的敏感度正不断下降,而当地媒体对这类事件的舆论监督已经有了很大的空间。
   
   根据丁发朝死亡的事实结合法律来看,将他殴打致死的官方人士显然涉嫌谋杀,倘若他们并无将丁发朝殴打致死的初衷,那么,至少也是涉嫌故意伤害,而情节是相当严重的。当地警方和检方虽然已经介入调查,但因为当下官官相护的官场生态,没有谁能确定司法机关能够对此事进行公正的调查和处理。在这种情况下,舆论的穷追猛打或许是让此事划上圆满句号的不二法门。
   
   2012年4月19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