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游滕王阁记]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滕王阁记

罗列

    10月某日下午游滕王阁!

    坐车绕了几湾,南昌城虽是深秋,相对于北方,依然很显温和——路两旁还有叫不出名字阔叶树木,池边的浅草竟也如绿茵!

    见到滕王阁,从平地看,很高耸的样子,看看介绍,说初建阁者李元婴是李世民的弟弟,因性格放荡被高宗贬到洪州,贪玩修此阁。

    此阁共29次修建,最后一次重修则是1989年秋,那上面的文字说“欣逢盛世,修此阁也”——我便感到修这阁的词写得很有拍马的意思,1989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刚被碾碎于坦克车的履带下,此时重修滕王阁而且冠以盛世实在是太有拍马之嫌,果然离滕王阁不远的新修八一大桥的民间版本再一次显出南昌官僚的善拍,因为那大桥的南北护栏上塑了两个像——黑猫与白猫。

    要登阁了,在塔下面墙壁上再阅韩愈的《新修滕王阁记》,依稀感到韩愈写此记是暗中得意的,因为他说,“愈既以未得造观为叹,窃喜载名其上,词列三王之次,有荣耀焉……”

    拾级而上,浏览了科举时代的考卷,作弊小抄,江西历代名人画廊——我终于出阁观望,潋滟的赣水,赣水西岸的现代高楼,要比滕王阁高得多——我在极力寻找,落霞呢?孤鹜呢?怎么没有渔舟唱晚?怎么不见雁阵?——推算一下时期,现在是阴历九月二十三日,也该是王勃文中所说的三秋吧?!

    或许,我想,或许唐朝时这里的高层建筑太少,一个滕王阁在水边稍微高些,就使人们赞叹不已,现在看滕王阁周边建筑,高于此物的难以胜数——我清楚,现在我所看的滕王阁,已不是王勃的滕王阁,那时的王勃,得意过,也失意过,现在出门乘飞机火车,古代人乘船或骖騑长途旅行的寂寞,我体会不到,现在已到不惑之年的我,时时被难以数清的琐事缠绕,——登滕王阁与王勃心情相似者,大概都尝过辛酸人生滋味吧!

    告别滕王阁,已近薄暮,阁上现代灯火已璀璨,在附近小店买了两只笔筒,一位同伴问老板,想去八一大桥看看那两只著名的猫,那胖胖的中年人笑笑说,“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接着他给我们讲一个故事,说是江泽民来南昌视察,看八一大桥还没竣工,用浓浓的地方口音问吴官正,“桥mou好哪!”吴官正没听明白,还不得不表态,“猫好,猫好,黑猫白猫解放了我们的思想……”——于是大桥靠市里侧便塑了两只猫。——这样看,猫的官方版本与民间版本迥然相异,江西人从解缙起就爱嘲笑权贵,这风气到现在看来也没改变。

    秋日去南昌偶然,到南昌参观滕王阁则是必然,平生第一次到江南,到江南则登了此千古名阁,幸乎?然而我的心却如从洪都继续往南赶路的王勃,前途茫茫,没有着落,是以记!

    ——写于2010年11月8日

    ——修改于2011年8月初

    ——2012年4月15日录于《博讯》博客

(2012/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