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刘水文集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共产党是父亲的教父。

   本文试图廓清父辈是怎样被共产制度愚弄的,这是我对父辈的义务。

   

    ——题记

   

   父亲刘彦虎,1924年11月出生于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萧咀乡湾子村。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延安之后,这里成为陕甘宁边区的一部分。1942年,十八岁的父亲参加八路军,东渡黄河在山西前线抗击日军;国共内战期间,参加延安保卫战,解放太原、西安和兰州战役。1949年加入中共。1952年在西北军区司令部(现兰州军区)后勤部任助理员,后在兵役局(现武装部)服役;1955年被授予中尉军衔;1958年共军大裁军,父亲转业在地方政府、粮食部门工作;1970年代初始,全家下放西北农村十年;1986年父亲离休;2009年父亲遭遇暴力拆迁,险丧性命;2012年父亲88岁。

   

   

   爷爷早逝留下的几亩薄田不足以养家糊口,父亲打小就干农活,打短工,没有上过一天学。1942年的一天,父亲在萧咀乡赶集,正逢八路军招兵买马,声称有饭吃有衣穿,于是父亲瞒着家人参加八路军。而他参加的中共部队,并不属于国共抗战国军序列第八路军的三个正规师,而是共军的独立部队。父亲像一粒沙子,糊里胡涂被吸纳进革命潮流,这一年他十八岁。毛泽东在延安接受斯诺采访时曾说:感谢日本人的进入,我们才有机会扩张势力。这就明确了中共所谓革命的目标就为夺权,无关于民族独立和国土完整。费正清指出:“(抗战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这些当然都是战术上的权宜之计,藉以在举国抗战的崭新形势下趁机扩张中共的势力。”(《美国与中国》第四版,2001年1月,中国•世界知识出版社,P272。下同。)

   吃饱肚子,是父亲那代人参加共产革命的直接动机,而中共也正是以此鼓惑并动员底层民众加入革命队伍。那个年代个人选择极度窄缩,革命成为一种无法拒绝的流行病,不惜以身家性命下赌注。夺权成功即为胜利者,个人服从党的指挥然后得到益处。而这个党当初的所谓平等、自由、尊严等革命口号,成为革命动员的手段,而不是其目标。这其实跟封建王朝末期的农民起义,利用妖术和邪教动员社会,手段是一致的。只不过共产党人拿来西方自由与民主标签,用以蒙骗社会大众。我们必须指明,共产党人仅把自由与民主当作口号来喊,而在制度层面并未有符合人性文明的设计,并且钳制、剥夺公民自由与权利有甚于它所反对并推翻的国民党政府。他们将民主抽象为党内民主。所谓党内民主,那不叫民主,而是政党利益共同体服从个人权力意志的表决。人民始终是被权力奴役的对象,而不是分享并主宰权力的主体,这是对民主制度的反动。民主是国家“主权归民”、人民通过全民投票让渡部分权力组建政府而实施多数人统治,并尊重少数人利益的制度安排。

   父亲与他的战友,在蛮荒的黄土高原驰骋。他们常以炒面果腹(用小麦黄豆等炒熟、磨粉,用水搅拌成糊状而食)。即使到“抗美援朝”,志愿军也是以炒面作为军粮。父亲说,战争期间随时会断粮,饿肚子是常事。

   国民政府非经全民选举产生同样没有权力来源合法性,因此,共产党的造反和革命便被赋予正当性和合理性。但是,共产党造反的唯一目标就是夺权,只要能夺得权力,哪怕血流成河,任何手段都被虚构为崇高的革命意义。幸存者成为权力统治者或维持权力运转的无数螺丝钉,然后权力变成维稳控制、贪腐自肥和阶级斗争互害机制,并伴随着领袖独裁,与当初新民主主义革命动员社会的目标背道而驰。个人自由、政治权利和个人私产被限制和剥夺,所谓民主协商机制、人民当家作主都成为空头支票。

   八路军地方部队与国军制造摩擦,专干抢占地盘建立根据地、扩大“红区”的绿林营生。国军主力部队在正面战场与日寇决战,部分在黄河以东抗击日军西进,捍卫国土;共军以实力和地盘最大化作为抗战目标,当然也有小规模的游击抗日。这个时期,父亲所在的部队,在陕甘宁边区西南边缘的游击地带,与“西北王”马家军展开拉锯战。国共红白两区,在此犬牙交错。

   父亲偶尔会给我们讲故事。在庆城县赤城争夺战中,他们一股八路军被马家军骑兵包围在城墙围子里。马家军骑着高头大马,挥舞大刀,轮番冲击。八路军不支,突围出城。父亲扛着掷弹筒奉命在后掩护。等打光炮弹,从城墙上翻跳下来,马家军骑兵已从西门旋风般冲进城墙。背后马蹄哒哒,杀声震天,眼看大刀就要落在头上,父亲侧身用掷弹筒架住砍刀,就势滚落黄土沟,才留下性命。

   文革期间,我家下放农村,发配在赤城公社白马大队。大队部与公社所在地相距20里,一条黄土公路南北相连。我等代表所在的白马初级中学,参加全公社学生田径运动会,步行到公社所在地。赤城中学设在原来的城墙内,师生就住在城墙上挖出来的一孔孔窑洞里。我的兄姐都曾在这所中学住校就读,运动会假此举办。我好奇地独自跑去瞻仰父亲战斗过的地方。城墙坍塌,荒草萋萋,已没任何战争遗迹。父亲也曾短暂在赤城粮管所工作,我家仍借住在白马大队老乡的窑洞里。我清晰地记得,父亲调回白马粮管所那天,一位老乡赶着毛驴车将父亲和行李送回。

   

   

   中共军队固然与老百姓打成一片,但军粮和军服摊派,却让贫困的西北老百姓不堪重负。部队下达每户的军鞋任务,老百姓根本没布料完成,于是用玉米棒包皮填充鞋底做鞋充数。这种鞋子很快就会破损。父亲与他的战友们不得不取下绑腿裹脚,几乎赤脚在雪地里行军作战。

   黄仁宇分析蒋败毛胜原因:蒋介石仅完成作为独立国家的高层军政权力架构,广阔的乡村仍被地方军阀割据,严格讲蒋介石并未统一中国;毛泽东通过土地革命,收买工农,及时完成基层权力建设,最终以农村包围城市夺得政权。汉纳•阿伦特将社会主义斯大林与纳粹希特勒等同,她使用“共产极权”描述全球共产社会主义实践的残暴与独裁。中共取得基层政权,正是通过“打土豪分田地”等暴力手段,切断乡村自治和乡绅耕读传家的自然人文格局。中共取胜还在于竖起共产主义乌托邦天梯,自己踩在土地上,以美好的未来做诱惑,将人等同于低等动物驱使、将人体能量发挥到极致,让人们攀爬上毫无尽头的虚幻天梯,然后数百万成千万地献身死亡,最后换来的却是一个专制独裁政权。一旦邪恶思想与战争结合,人类将万复不劫。

   中共早期承诺“耕者有其田”动员民众夺取政权,极有可能在“耕者无其田”“居者无其屋”谎言中结束统治——中国农民对土地只有使用权却无所有权,城市居民商品房只有建筑所有权却无楼下土地所有权。所谓宪法权利“主权归民”实质是“主权归政府”。这不仅违宪、违背民意,而且触犯天条。实际上中共自1927年南昌和秋收起义之后,朱德与毛泽东建立第一个根据地井冈山,也就预示着中共作为小农意识浓厚的组织,对土地和财富天然具有侵占欲,颇得历朝农民起义的真传。

   “朱毛”在井冈山踞险称王,尽管出于生存需要,但靠武装暴力收编地方武装,打破了当地原有社会秩序,实难论谁好谁坏;后期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排挤、迫害建立陕北根据地的刘志丹,如出一辙。费正清评价:“毛在那里(井冈山)集结了叛乱力量的源泉即人力和粮食。”、“红军作为政党的阶级队伍,(在苏维埃政权)尤其享有特权。为了确立政治控制,他们既采取古老的农民起义方式,又以阶级斗争名义,用暴力重新分配了土地。”(《美国与中国》,P268、269)。中共建政后,将私人土地和住房全部收归国有(实为政府所有)。近年遍布城乡的暴征血拆,同样都是对土地与财富的贪婪掠夺和疯狂占有,近乎于公开抢劫,这在暴政逻辑上前后是一致的。

   当需要普通工农打江山时,中共跟工农站在一起,化身为工农的一分子;当夺权成功,工农便被抛弃,曾经承诺的自由和土地等统统反悔。曾经承诺解放全人类,结果首先通过频密的政治运动将自己的同志抛弃和消灭。革命的过程,不光血腥暴力,而且贯穿着等级制度。那些居于权势金字塔顶者,被认为是最为可靠和忠诚的同志,他们结成利益共同体,自授权位,同时享有婚配的性特权。性混乱,多婚,子女被送往苏联避难并接受良好教育。中共高层的性特权,不仅表现在对中低层官兵实行禁欲主义,而且映射出封建特权阶层的男权思维,这跟后来他们建立的共和国,靠暴力实行人治,一脉相承。在夺权时,许诺民主,夺权后,实行专制,这是共产极权的最大特色之一。

   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个人才智,在杀戮——夺权——统治——权力倾轧的敌我不安全感中虚耗,而不是造福国家、服务社会、保障民权。用权利制约权力,将统治者关进笼子驯服,今日的台湾就是如此,中国大陆一定也有这一天。

   普通工农卖命者,没有这种特权,死后连名字都不会留下。没有比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更冷血的革命记载。以牺牲绝大多数人生命成就虚假的集体记忆,少数中共高级官员对应着数百万死亡的无名集体。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层,践踏着无数同志的尸体,登上天安门城楼,竟然舍不得记载那些倒下的同志姓名,并在夺权后抚恤他们的亲属。不仅不会抚恤死者,反而把那些幸存战友,通过政治运动一个个消灭。

   中共党旗确实是血染的,不仅有同志的鲜血,而且还有被称为敌人的鲜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中共迷信暴力最为赤裸裸的证词和实践。

   

   

   1942年,父亲随部东渡黄河,赴山西临汾前线抗战。八路军此举是战略警戒,以确保陕北延安根据地东翼安全,也不乏觊觎阎锡山地盘。在惨烈的临汾城守卫战中,父亲腿部负伤。国共惨败,八路军退却。中共当时在临汾附近设有一所抗日军政大学,父亲就此边疗伤边识字脱盲。他们露天席地而坐,手拿小树枝,在地上写字识数。1950年代,父亲先后在西北军区第一速成中学和甘肃财经学院受训,学习初级文化和财经知识。

   在我童年记忆里,父亲是个有文化的人。家中有个暗红色、镶玻璃双门书架,高高矗立在一台三屉桌子上。书架里摆放着用黄色牛皮纸包皮的全套马恩列毛全集、毛主席语录、《资本论》、《哥达纲领批判》、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怎么办》、《新华字典》、医书《汤头歌》、《解放战争回忆录》、《解放兰州》、《刘志丹》等一排小说;即使在1970年代下放农村期间,父亲靠72•5月工资独自负担全家七口人生活的情形下,还自费订阅了《解放军报》。父亲在藏书书页上留有划线和心得,年代久远字体很难看清楚。父亲的藏书,我小时候大多看不懂,乱翻一气,加上兄长的一箱小人书画本,都是我最早享有的课外读物。父亲写的字独成一格,我数次坐牢,狱警审查来信,皆因不认识父亲写的字,都例外交给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