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拈花时评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193
   此,毛泽东在也42 年3 月下旬起草的这份以后被束之高阁的文件的主旨精神却是鼓动
   「放」!
   1942 年的3 月,「自由化」的微风从毛泽东的窑洞里飘拂出来,从毛泽东窑洞里进
   出的客人有一位就是非党作家萧军。毛泽东在一次深夜长谈中甚至将自己在党内所遭受

   的排斥和打击的细节向萧军和盘托出。 ①从这件事中不难看出毛泽东在1942 年3 月鼓
   动「自由化」的真正意图。然而担任《解放日报》社社长的博古并不完全知道毛泽东的
   打算,他眼见毛泽东「批评」的板斧又挥向自己负责的党报工作,于是迅速跟上毛的调
   子,在他的默许下,丁玲在《解放日报》文艺栏推出由党员与非党员撰写的一组批评性
   文字,以示党报工作的改进。
   1942 年3 月9 日,就在《教条和裤子》社论问世的当天,《解放日报》刊出了丁玲
   的《三八节有感》,紧接着,由丁玲任主编、陈企霞任副主编的《解放日报》文艺栏又
   先后发表了王实味的《野百合花》、和经毛泽东亲笔润色、作了修改的萧军的《论同志
   之「爱」与「耐」》,②以及艾青的《了解作家,尊重作家》、罗烽的《还是杂文时代》,
   这些文章一经刊出,立即轰动了延安。
   丁玲、王实味、萧军等人文章的共同特点是:用文学的形式对毛泽东在1941 年9
   月10 日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批评宗派主义的一段话:「在延安,首长才吃得开,许多科学
   家,文学家都被人瞧不起」作具体的解释和进一步的发挥,尽管他们当时都不知道毛的
   这个讲话。
   毛泽东的「煽惑」终于将瓶子里的「魔鬼」驱赶了出来!丁玲等尖锐抨击了在延
   安普遍存在的「首长至上」的现象。这些文章还曲折地表达了广大青年知识分子对延安
   「新生活」的失望:基层单位的领导毫无政策和文化水平,对上奴颜卑膝,对下则横眉
   冷对,动辄用政治大帽子压制普通党员的不满。文章的作者纷纷要求扩大党内民主,在
   「同志爱」的基础上建立充满友爱、平等精神的革命队伍的新型关系。
   在《解放日报》文艺栏发表的文章中,最具影响力的是中研院文艺研究室特别研
   究员王实味的《野百合花》。
   二 呼唤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王实味言论中的意义
   ①王德芬(萧军夫人):《萧军在延安》,载《新文学史料》,1987 年第4 期;另参见张毓茂:《萧军传》(重庆:重庆出版社,1992 年),
   页233-34。
   ②据当时在《解放日报》文艺栏任编辑的黎辛回忆,王实味的《野百合花》是经丁玲看过,签过「可以用」意见才见报的。博古因工
   作繁忙,没有事先审阅,文章见报后的次日,博古特来到编辑室询问王实味何许人也,并打听此文发表的经过,博古并叮嘱该文的下一部
   分「以后不要发表了」。3 月23 日,《野百合花》下半部分又在《解放日报》刊出,博古又到编辑室询问此事,编辑陈企霞说明此文曾送博
   古审查,博古解释他因事忙,稿子没看,并表示他对此事负责。参见黎辛:〈《野百合花》延安整风《再批判》〉,载《新文学史料》,1995 年
   第4 期。页69-70。另参见王德芬:《安息吧,萧军老伴!》,载《新文学史料》,1989 年第2 期,页114。王德芬自1938 年与萧军结婚后,
   于1940 年6 月与萧军同赴延安,萧军夫妇当时并不知道,毛泽东其实并不真正欣赏萧军。毛泽东虽然亲笔为萧军的〈论同志的「爱」与「耐」〉
   作了修改和润色,但萧军文章渗透的人性论并不合毛的口味。1942 年4 月8 日,延安已转入对王实味的批判,只是由于箫军的文章具有外
   人不了解的特殊背景,《解放日报》才破例予以刊载。毛泽东出于其个人的政治目的,本来有意利用萧军的豪爽性格,但毛很快就发现萧军
   个性倔强,难以驾驭,遂对萧军产生了反感。1958 年,《文艺报》第2 期将萧军经由毛修改润色的〈论同志的「爱」与「耐」〉,与王实味的
   《野百合花》,丁玲的《三八节有感》等文章,汇编成《再批判专辑》,作为供批判右派的「大毒草」重新公布。毛亲自主持此事,并亲笔
   加了「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很长一段编者按语。
   @@@
   
   194
   王实味是受了五四民主和科学精神的影响,满怀乌托邦社会改造的理想,转而接
   受了马克思主义,从而投身共产主义运动的那一代左翼知识分子的突出代表。1926 年,
   时年二十岁的王实味在其就读的北京大学文科预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年后因与女友
   恋爱受到了中共支部书记的指责而不再参加支部的组织生活。从1926 年起,王实味开
   始在北京、上海的文学刊物上发表文学作品,1929 年后,长期住在上海,有过一本创
   作小说集和五本文学译着问世。1937 年10 月王实味来到延安,先入鲁迅艺术学院,后
   经张闻天亲自挑选,调入马列学院编译室,参与翻译马列经典著作,几年中译述达百万
   字左右。王实味个性耿直傲介,看不惯马列学院编译室负责人陈伯达等谀上压下的种种
   表现,与他们的个人关系十分紧张,但却十分尊敬张闻天、王学文和范文澜(原任马列
   学院中国史研究室主任,1941 年8 月后任中研院副院长)。马列研究院改名为中央研究
   院后,王实味转入由欧阳山任主任的中国文艺研究室作特别研究员,享受中灶待遇。
   从1942 年2 月始,年届三十六岁的王实味受毛泽东整顿三风号召之鼓舞,陆续在
   《谷雨》杂志、《解放日报》及中研院《矢与的》壁报上连续发表文章,计有《政治家、
   艺术家》,《野百合花》,《我对罗迈同志在整风检查动员大会上发言的批评》,《零感两则》
   等。王实味的上述文章,从内容上看,与丁玲、萧军、艾青等人的文章完全一致,只是
   更具尖锐性和批判性。
   王实味大胆地揭露了延安「新生活」的阴影,相当准确地反映了延安青年知识分
   子理想渐趋破灭后产生的沮丧和失望的情绪,并对在革命口号下逐渐强化的等级制度及
   其官僚化趋向表示了严重的忧虑。
   1937—1938 年,成千上万受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范长江《中国的西北角》
   和《塞上行》强烈吸引的知识青年,怀着对中共的崇仰和对未来新生活的憧憬,从天南
   海北奔向延安。他们的到来正好和急欲「招兵买马」、壮大自身力量的中共的现实目标
   相契合,因此受到中共领导的热烈欢迎,而与外界隔绝多年的老红军也热忱欢迎给他们
   带来各种信息的知识青年。延安一时到处充满着青年的欢声笑语,似乎成了一座青年乌
   托邦城邦。
   知识青年在延安感受到一种完全迥异于国民党统治区的氛围,最令人振奋的是,
   在人与人关系上充满着一种同志式的平等精神。尤其从国统区中小城镇前来延安的女同
   志,更是觉得「卸掉了束缚在身上的枷锁,分外感到自由」。一首流传在延安的歌曲真
   实反映了当年她们的感受:
   冰河,在春天里解冻;万物,在春天里复生;全世界被压迫的妇女,在「三
   八」发出自由的吼声……从此,我们……我们定要……打碎这锁人的牢笼!①
   在这个时期,由于毛泽东的领袖权威还未最后形成,中共政治生活中的礼仪化色
   彩较为淡薄,毛泽东、王明、张闻天、朱德等党的领袖穿着朴素,言谈随和,经常前往
   各学校作报告,前呼后拥的现象还不突出。除了「毛主席」这个称呼已被叫习惯而继续
   ①文白:《金色年华——马列学院的八小时之外》,载《延安马列学院回忆录》,页189。
   @@@
   
   195
   沿用以外,其它中共领袖都可以被青年人直呼为「同志」,无论是「王明同志」、「洛甫
   同志」,还是「恩来同志」、「博古同志」,都未闻有谁将「书记」、「部长」一类头衔与他
   们的名字相联。集中在延安各学校学习的青年学生经常就马列基础知识和党的领导人的
   报告,展开热烈的讨论,「他们无限崇仰『两万五』穿草鞋和会打草鞋的人」,「一到了
   自己的队伍里,就天真烂漫得很,虔诚到了家,对自己的领袖人物更是从心里往外热爱
   他们,一想到烈士,就肃然起敬」。为了表示与旧社会一刀两断,许多人甚至改了自己
   的姓名。艰苦的物质生活非但未减弱知识青年的热情,相反,在这种充满平等精神的新
   环境里,他们体验到心灵净化的崇高,对中共的政治目标产生出更为强烈的认同感。在
   这个时期,延安男女青年的交往还比较自由,十月革命后苏俄柯伦泰夫人的「杯水主义」
   一度流行,一些重要干部率先「与传统作彻底决裂」,上行下效,「打游击」和「革命的
   恋爱」成为新生活的一项标记, ①使得理想主义的氛围更加浓厚。
   然而1938—1939 年后,随看国共关系的恶化,延安与外界的联系基本中断,在封
   闭的环境下,延安的社会气氛和精神生活领域开始出现重大的变化:
   一、毛泽东有意利用王明、康生从莫斯科带回的斯大林「反托派」精神为己服务,
   放纵康生在延安营造「肃托」精神恐怖,青年知识分子无端失踪的事件时有所闻。伴随
   「肃托」阴影的扩大,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也逐渐升温,延安各学校原有的自由讨论的
   学习活动渐渐转变为对毛报告的歌颂,广大知识青年的主动性逐渐消失,自赎意识与沮
   丧感日益蔓延。
   二、上下尊卑的等级差序制度逐步完善,新老干部的冲突逐步表面化。在任弼时
   的督导下,1940 年延安的大、中、小三灶制度正式在全党推行,舞会成为延安高级干
   部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对领导干部的安全保卫工作已制度化。各单位的领导多由参
   加过长征的老同志担任,知识分于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开始受到严厉的指责,批评知识青
   年的词汇,诸如「小资产阶级的动摇性」,「小资产阶级的情调」,愈来愈经常出现在报
   刊和领导干部的口中,成为笼罩在青年知识分子头上的精神低气压。
   三、恋爱自由逐渐受到限制。「杯水主义」现象显然与差序等级制度相违背,作为
   一种「时尚」它在1939 年就告结束,而代之以干部级别为基础的、由领导介绍批准的
   婚姻制度。
   到了1941 年,延安的青年知识分子忽然发现,他们已从青年乌托邦理想国的主人,
   一下子跌落至「等级差序」制度下的最底层!
   从王实味给我们提供的延安两个女青年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延安青年知识分子的
   失望和激愤:
   ①宋振庭:《真理是朴素的,历史是无清的——为长诗〈于立鹤〉再版说几句话》,载严慰冰:《魂归江南》(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1987 年),页3。另「打游击」是喻指恋爱对象的转换犹如战无固定限制的游击战一样,经常处于变动之中,此种风尚一度流行于1937—1938
   年的延安。
   @@@
   
   196
   「……动不动,就说人家小资产阶级平均主义,其实,他自己倒真有点特殊主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