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拈花时评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因采访调查金乡县魏菜园村千余警察、防暴队、武警参入的强征土地案件,张军于3月12日被拘留10天。接着,四个便衣警察加农行的一位领导,再加另两身份不明的人陪张军旅游。他们从济宁到上海、苏州、杭州、吴镇再回到济宁,再从济宁去了日照。
   
   这旅游中张军本不打算逃跑的,没想到与他同室的临时工防暴队员练武成癖,把他当时沙袋了,这防暴队员对他又是踢头又是擂胸。无奈中,于3月30日凌晨4点,张军悄然起身,把小警察衣物尽数劫掠成功逃亡。
   
   张军说,那小警察晚上洗了内裤,一丝不挂。所以,才能把内裤缴获来。内裤呢?张军说半路上觉得背着一条让人感到臊臭的内裤恶心,随手扔了。


   
   历数张军这次缴获的战利品,还真不少,小到发票、钱包、大到银行卡、照相机,真是应有尽有。张军这小子,有点特不地道,居然把小警察的相关证件都给顺手牵羊了。难道这张军还要当一回假警察不成?
   
   应该说,警察及农行领导对张军不薄,不光是带他游山 玩水,更是下大酒店,娱乐场所。可惜这张军不抽烟,一个临时工警察都抽高档烟,若给他抽那一定是一千七百元一条的极品黄鹤楼或是什么高级外烟吧。
   
   张军说,领导们陪他这次旅游,确是档次不低,花费少说也得七八万,并且,所选陪同都是高水平的,那把他当沙袋的警察虽是临时工,但是武术出身, 多次上过电视。说到这小警察,张军连说“可惜”,说这小青年可惜入错了道,再在这个染缸里混下去,就成真二流子了。
   
   哎,领导们好心好意安排的免费旅游,张军居然搞成了丑闻。听到此故事的倪律师即兴拟了如下对联:张军万般无奈盗内裤维权、警官一丝不挂真丢人现眼。
   
   其实,这旅游本来就美中不足,让警察领导们受苦了,若给每个警察领导公开配上个貌美如花的情妇才对呀。
   
   说到此,给金乡领导们报告一个重要信息(千万不要说是我告的密)。张军于4月1日接受完我的采访就去了北京,他说要带上缴获的战利品当证据去公安部告状。以我看,快追到北京把这不识好人精神病人张军逮回去吧,快实施你们最有效措施。你们不是对张军说过,把他暗暗整死最多赔他家人一百万了事么?不过,真那样得多赔四万,因为张军说了,被拘留、被旅游中他的股票不能及时处理产生损失四万余元。
   
   在此再附上张军近照便于辨认捉拿归案。
   
   文中图片特别说明:
   
   除衣物、证件、香烟图片,其它均来源于张军缴获的相机中。本文所有法律责任由撰稿人李向阳负责。
   
   相关电话:金乡县公安局总机:0537-8722071
   
   派出所所长李广西电话 13505379875
   
   辛春强15898787444
   
   附:我的兄弟是张军
   
   因为做期货,网上认识了一个做期货的朋友,根据其指导,我做得小有收益。后来,他拉我做电子交易,根据他的指导,所做单子帐面上赚了钱。可是,最终因为电子盘的恶意操控该赚的钱没赚到手。
   
   这个指导我的人就是张军,那时他已是托金乡县农行及政府狗官的福到精神病院几次治疗了。
   
   有一天,张军突然跑五百里路来找我,说想约我一起与电子盘打场官司把该赚的钱拿回来,怕只打电话我不同意就直接来了。哈,这个张军向我逼宫来了。我迟疑不决中张军说,你李向阳是维权律师,自己的权都不维算什么维权律师?这官司打起来,开庭前四次去日照法院交涉,都是他办的,我提出给他点费用,他说我写的一纸状子远比他的所做含金量大,花钱跑腿算他的。
   
   到日照开庭我们住在宾馆,出于职业习惯我向曾做过银行信贷部主任的他了解银行的运作情况,他从银行如何运作到银行黑幕一路谈下来,又从网上调出他原来撰写的有关金融方面的论文给我解读,从具体概念到大理论谈得让我对他肃然起敬。那晚我们谈了个通霄,每谈到银行及当局对他的迫害、他被精神病,他的情绪马上有点失控的样子,与刚才侃侃而谈逻辑严密的他判若两人。
   
   后来,他听说我代理的一个官司在北京中国国际经济贸易委员会开庭,他知道需要有人帮场时什么没说,居然在开庭的那天出现在了北京现场。我要当事人给他车费,他居然说,我来学习你们不要学费就行了。他四处打电话,约来了在京的几个朋友听庭,并在网上发布消息、拍照等忙得不亦乐乎。
   
   有一次他到济南帮一个冤民维权,我正好在济南就约他们住到同一宾馆。因为那个冤民要印名片,他说他对此熟悉让那人歇着他一颠颠地跑去了。到了饭间我们等不到他回来就吃了,他回来后还是自己去买了方便面吃得又香又甜。我问他这么卖力人家给了多少钱,他说人家能让帮忙他就很高兴了。
   
   于我来说,见的冤民多了见到再冤的事也能保持平静,可是张军不同,他也是在维权圈里转的人,每每遇上冤民听人家诉说,他马上动情,情绪溢于言表,要么义愤不已要么一腔的同情。
   
   有次我们一起与一个做网站的朋友相聚,同在场的一个我们从没见过只是听说过的朋友一脸的惨淡,张军知道他没有生活费了时,居然强塞给人家一千元钱。张军说身上不缺钱,怕别人不信就把身上还有的一千来元拿出来让大家看。他说,家里十万八万的有,只是老婆管得紧罢了。
   
   去年快过春节时,北京退休高干组成的号称左派的团体召开坐谈会,其中一个张军熟悉的老头儿电话中问张军是否有时间到时去捧场,张军居然不顾及回家过大年的事等着参加。听朋友说他当时没生活费了,我给打过去了点钱。他在银行取钱往回走的路上,看到收破烂的车上有旧衣服,不顾同行的朋友反对花一百余元把能穿的衣服十几件全买下来,又坐公交去上访村把衣服送给访民。那朋友电话中说这事,让我苦笑不得。
   
   张军有时确是让人难理解,但是细品味起来让人能从更深的层次上理解他。我有次路过金乡稍事逗留,走时他说我好酒就送箱酒。我知道拗不过他,便反复强调要高度酒,与我同行的朋友与他一起去了超市。他回来时抱了一箱低度酒,我便抱怨,他说高度酒伤人,让我以后不要再喝高度酒,并反复叮嘱与我同行的朋友以后要监督我。
   
   这次他在被旅游中逃脱,我便联系他曾无偿帮助过的人从经济上帮他一把,有人居然做不到,我愤愤地骂人中他说,人人都有不方便的时候,手上有几百元就行了。我气得骂他“精神病”,他马上与我急起来。他说,你也说我是精神病了?我被政府精神病就够了!哈,他这过敏式反应让我禁不住笑出声来。
   
   张军,我的兄弟,确是与很多人不一样,与被铜臭浸透的官僚们不一样,与恶贯满盈的官僚们不一样,与假话连篇的官僚们不一样,与阴险城腑的人不一样,与我们这样的怀利益之心、有冷漠情结的人不一样。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人就是精神不正常的话,张军,我的兄弟确是时时犯着精神病。
   
   我的兄弟是张军,谁再迫害我的兄弟张军,谁就是我李向阳不共戴天的死敌,小心我们定点清除你!
   
   操你妈的金乡县恶官狗官们!
(2012/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